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地狱通信员

那是一个初春的夜晚,风很凉,小甲躺蜷缩在舅舅的卡车后座上,温暖而安全。

自从爸爸死后,小甲一直和舅舅跑运输,和舅舅学修车,没白天没黑夜的干,因为他知道自己除了干这个别的什么也干不了,因为他的右脚从小就不好,有点瘸,走路一晃一晃,肩膀一高一低,在家里,同龄的孩子们都笑话他,于是他就不出门,不出门他们就笑话不了小甲了,小甲是这么想的,就和舅舅出来了,结果没有了别人的笑话,而到现在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车停下了,他看到舅舅掀开了卡车的前盖子,叮叮咣咣的半天,最终舅舅上了车,把一个铁家伙往箱里一扔,对小甲说:车又坏了,我给你二叔打电话,告诉他来接我们,冷不冷?小甲摇摇头,舅舅拿起手机给二叔打电话,电话通了,舅舅简单地和二叔说了几句,告诉了他现在卡车的位置,告诉他明天来接他和小甲。

舅舅打完电话,点燃了一支烟,摸了摸小甲的头,递给小甲一个铁板子说:拿好,这里很偏僻,一旦遇到坏人也有个准备,就是遇上了鬼,你也使颈往打,鬼怕恶人。

舅舅说了说,继续抽着他的烟。

小甲试着躺下,可是怎么也睡不着,车窗外,满天的星星,还有一弯新月。

小甲从后座位下面拿了一瓶啤酒,打开车门,下了车。

小甲这才发现他们的车是停在高速高路上面,四周是一望无尽的原野,远处依稀可见灯光点点的村庄。

小甲拿起啤酒,咕嘟嘟喝了一大口,又想起死去的爸爸,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他慢慢地朝田野深处走去,边走边喝酒。

他觉得头有点晕,远处村落的灯光变得影影绰绰。

这时,他看到远处走来了一个人,就是从村庄的那个方向走来的,小甲有点奇怪,这么晚了,谁还会在出现在这空旷的田野里呢?莫不是鬼?

那人走到小甲跟前,那人穿的是戴帽子的那种大衣,看不清脸,那人说:你是小甲吧?我是你二叔的朋友,就住在这个村子里。

我们的车坏了。

小甲说。

那人呵呵地笑了几声,声音很沉,我是你二叔让我来的,他说你们车坏了,叫我来接你,上我们家住一宿吧!明天再走。

小甲说:我舅舅还在车上。

他们正在修车呢!一会儿就来那人把手指向小甲的身后。

小甲朝高速公路那边望了一眼,看到卡车的盖子掀开着,卡车旁边还晃动着几个黑影。

他这才放了心,就说:那好吧!我也有点饿了。

说着,小甲就跟着那个人走,他走啊走啊,走啊走啊!可总是觉得离那个村庄还和原来时的距离一样。

这时,眼前出现了一片森林,森林里的每棵树都很粗,小甲因为饿得厉害,也没有多想,只知道跟着眼前这个人。

一会儿,那个人带着小甲来到一棵大树前,那棵真粗啊!没有三四个小伙子是抱不过来的。

那个人停下脚步说,到了,这就是我的家。

小甲有点不解,说:这是树,不是家呀!他边说着边往后退,他觉得这个人真的有点可疑,而且他试图几次想看清他的脸,可总是看不到。

小甲正要退步,突然,那个人转过身,一把抓住了小甲胳膊,说: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

小甲觉得那个抓住他胳膊人的手是冰冷的,好恐怖。

那个人手一推大树上的一个树节,呼地一声,大树下面立刻展现出了一个黑洞,方方正正的,有一人多高。

小甲使颈摆脱,可总是摆脱不了那个人的手。

那个人迈进了树下面的黑洞,小甲也被他一把拉了进去。

小甲进去后,又是呼地一声,原来黑洞的出口关上了,四周黑漆漆一片,他只有看到一双浅蓝色的眼睛正注视着自己,那眼睛正是刚才那个人的。

1/512345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