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血的启示

电视上跳跃着凌乱的画面,正上演着一部最近异常火爆的连续剧。

我躺在床头,压根没有看进多少,情节老套的要命,更让我难以理解的是,那个女演员竟然也能出名,还唱了几首歌,嗓子实在不敢恭维。

很快,我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屋顶,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抬头看一眼,有点像火车上预防小偷的意味。

灯光照射下,墙壁微白,隐隐泛着荧光的投影。

直到确认屋顶与墙壁的连接处并未出现异常,我悬着的心才稍稍平定了一些。

实在困极了,我关了电视躺在床上,一夜无恙。

早上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一定要盯着头上的屋顶,发上三分钟的呆,直到确认一切正常为止。

由于眼睛一直没有眨动,又酸又涩,我揉揉眼皮,开始下床洗漱,人却很恍惚。

我始终没有摸清墙壁流血的规律,有时三天一次,也会半个月才来,这让我十分苦恼,每天总是战战兢兢,坐卧不安,生怕哪一天正躺在床上,脸上落上一滴凉凉的、腥粘的血。

这种感觉如同知道明天要有重大的事情要做,前天晚上一定睡不实在,时睡时醒,很怕误事的样子。

屋顶第一次开始流血时候,我正躺在床上看电视,不经意地一抬头,因为当时熄了灯,只见到头顶黑糊糊一片,像浓稠的淤泥在向下缓缓爬行。

我以为是楼上渗水了,一个骨碌坐起来,打开灯后,眼睛张的很大,充满恐惧,脊背上一片冰凉。

那一定是血!我想。

从那以后,我足有一个星期没敢睡觉,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眼睛盯着头顶。

后来,我失眠了,经常做噩梦,时睡时醒,醒来就会慌忙打开床头灯,紧张地抬头看,这几乎成了习惯动作。

只要墙壁依旧雪白,我才又熄灯睡去,可是哪里还有睡意。

每次楼上漏出的血,总会把墙壁和床铺污染得一塌糊涂,我不得不找人粉刷被血染红的地方,所以床头的墙壁总能保持新鲜的白色。

床单可以洗,倒是差不多快褪色了。

我的生活就这样彻底被搅乱了,长期的紧张使神经总处于紧绷状态,脸上没有笑模样,同事怀疑我得了抑郁症。

长期以往,我真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会是怎样的糟糕,也许真会发疯也说不准。

转眼过去三个月了,楼上到底流了多少次血已经数不清了,而我则伴着一次次的流血而垮掉了,仿佛流的是我的血,长期的睡眠不足也使体重急剧下降了许多。

这一天,我很早就起床了,走路像往常一样直摇晃,像踩在甲板上。

我站在穿衣镜前,把自己吓了一大跳。

这是我吗?镜子中的我简直快和猴子差不多了,尤其眼睛,本来不是很大的,如今在尖削苍白的脸庞映衬下,明显大出许多,有些愣愣的感觉。

如此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叫我怎么去见人呀。

我正惶惶然间,镜子竟然流血了,是那么的令我熟悉。

暗红的色彩在迅速地扩散。

我的脸色更加苍白了,那不是镜子在流血,而是屋顶,镜子只是反射出景象而已。

我回过头,十分平静地盯着墙壁上渐渐扩散的红色,像是欣赏谁的名画。

一次次雷同的过程早让我的神经变得麻木了。

我认为血是有生命的,它时常会出现在你不想见到的地方,而且还带着那个人的体温。

红色沿着墙壁缓缓地向下蔓延,像熔解的油脂,向我压迫而来,我感到有些无助。

当我第一次发现屋顶流血的诡异情景时,当时就想,如果这是场噩梦或者是恐怖电影该多好呀,可是它就这么实实在在地出现了。

我幼稚地想,是不是天花板有裂痕了,站到床上,抬头看去,马上又对自己的荒谬想法感到可笑。

可是我却非常惊讶,鲜血在密闭的情况下仍能流出来,太不可思议了。

时间长了,我已经无话可说了,对每次出现的流血现象司空见惯了,像每天要吃饭一样,而我则对红色变得异常敏感,出门的时候见到凡是红色的东西总要退避三舍,怕是血染上去的。

我对如何制止屋顶流血的发生,倒十分迟钝。

还好我大部分都是在要睡觉的时候去看屋顶,躺着看不费多大的力气。

可是这一次不同,鲜血并不像以往流到距床头一米处就止步,比任何一次来得都要汹涌。

血液似乎真的活了,好像是我的动脉被割破了,止也止不住,像面正在舒展的红旗。

1/512345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