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痴缠

我是一个鬼,女鬼。

做鬼做的太久,已经忘了当人的滋味。

只隐约记得,上辈子是个穷人家的女儿,小时候做丫头,嫁了人做奴才,好容易熬到生子,正是翻身有望,不想却是难产,生前算不得红颜,死了也没有命薄的感慨。

我认了。

鬼也自有好处,身轻如燕,变化多端,而且恁的大方,碰见旧日恩怨,自来是一笑泯恩仇。

投身人间悲啼始,一成新鬼便开颜。

无情无欲,说不出的好处。

直到我碰见她。

幸或不幸,留给各位看官评说吧。

上元佳节,瑞雪堆枝头,花市灯如昼。

收拾齐整,我也看灯去。

每逢元宵节,人间必定要作盂兰盆会,据说是可以祛鬼,殊不知,我们爱的就是这份热闹,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只见鬼影栋栋。

再然后,我看见了她。

绿罗裙,落梅妆,应是大家的闺秀呢,只那双眸,眼角微挑,波光盈盈,直刺入我心中,自此意乱情迷。

我深吸一口气,喃喃念个诀,也化作个妙龄女子,长裙短袄,,插金带银,袅袅的走过去,深深一个万福:

姐姐,小女子给你请安呢。

压住心头一口气,抬眼看她,果然是大户人家的女儿,眼观鼻鼻观心,便似没见到我这人,只是浅笑回礼,我忙不迭的又作介绍:我姓封,在家排行第三,人家都叫我封三娘呢,就住临村,今天来赏灯,见姐姐天人一般,心中喜悦,就来拜见了,只盼姐姐莫怪我莽撞啊。

实在是姐姐风姿嫣然,我

她终于开口了呢,姐姐说哪里话,姐姐才是翩翩佳人呢,我姿容鄙陋,怎堪与姐姐匹配,蒙姐姐不弃,可否共赏华灯?

我忙点头,探手拉住她的衣袖,轻微的颤栗,我的心事,她会明了?

成群奴仆在她身后,如织行人流落眼前,我们只是把臂言欢,谈笑晏晏。

她低低诉说:见到姐姐,不知怎的,就觉得恁的投缘呢。

虽不相识,却像至亲。

我口舌俱结,一个字也说不出,只感觉心体通泰,不知不觉中,东方已微明。

不知已有几多的仆妇在她耳边窃窃低语催她离去,我只见她眉头心头俱是离愁,却只是依依不舍的拉住我手,眼中是孩子般的固执的依恋,我只好哄她:妹妹莫要不懂事啊,还是快点归家的好,莫让家里人着急啊,我自会去看你的。

边说边顺手摘下头上的绿玉簪,插在她的鬓边。

她这才笑了,亦将她的一枝金凤钗予我,垂首在我耳边低低说到:我叫辛十一娘,住河东柳叶村,姐姐莫忘去找我啊。

我郑重点头。

看她渐行渐远,我也随风而逝。

飘飘悠悠回到白云端,才觉得自己确是失了心,莫不是疯了,任意漂浮三百年,看尽人间风月,无端端的,却为了个女子动了情,罢罢罢,世事无常,反正我有的是无休无止的时间和原封未动的感情。

再看看手中那只金钗,这可算得定情信物?

管不得那许多了,我要去找她。

河东柳叶村,最煊赫的宅子便是辛家的,高墙深户,等闲小卒入不得的,但我不是等闲。

轻轻一跃,飘至墙头,翩翩的落在院中,蹬阶入室。

鸳鸯床上,茜纱帐内,可是伊人否?

我的天,几日未见,怎的瘦成了这般模样。

她埋首入我怀中,只是低低啜泣:我我以为你忘了我了。

我无话,所谓两情相悦,不过如此吧。

那一夜,我们并头而睡,她依偎在我怀中,轻轻问我:姐姐,我看那些西厢娇红,佳人是必要配才子的,姐姐你说,才子有什么好,我见男人,就觉得龌龊不堪,和姐姐一起才舒心快意,姐姐你见识多过我啊,你说,你可曾为男人动心么?

我?

做人的时候,身边只得一个男人,守着他伺候他,最后拼了命为他生下个孩子,这一辈子,便全给了他了,不过如此吧。

1/512345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