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菩提树下

我只是一普通的蜘蛛,一只环宇中既丑陋又卑微的生物,而我又是一只不平凡的蜘蛛,因为我把蛛网结在了西天雷音寺的廊檐下。

每日里我听的是僧人们念经的阵阵木鱼与片片梵音;亨用的是普天下的善男信女的香火供奉。

慢慢地, 我也开始有了灵性,我也能悟出一些堪为艰深的法理。

终于,有一天,佛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和我的长进。

佛问我:蛛儿,普天之下汝以何物为最贵?

我慎答:余窃以为天下万物皆不足为贵,贵者只两件。

一曰已失去,一曰得不到。

我为我的答案深感自豪。

佛却说:蛛儿,你错了。

我错了吗?真的错了吗?

佛要出去云游了,佛走之前交待我,让我好好的参悟,他回来仍是要问我的。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好像是一千年罢,佛回来了。

一见我,佛就问了我:一千年了,你想的怎么样了?

我不语。

我不知我上次的答案有何不妥。

佛笑了笑便不再理我了,我想佛是恼我了。

于是,我便仍在那里忙着吐丝织网,闲暇时学习佛理。

转眼又是一个千年。

有一天,观音大士从我身边经过,可能是行得急了些,一滴甘露从她手中的杨枝叶上落了下来,不偏不倚就停在了我的蛛网之上。

甘露的宿命是化雨,去滋润人间万物,我的网只是它作片刻逗留的地方。

它是那么的晶莹夺目,它的存在只是为了让我感到自卑。

我不去理会它的存在,因为它最终是会自动消失在我的生活中的。

又是一个漫长的千年,它始终没有走,只是这么静静地陪伴着我,无声又无息。

终于,有一天,一阵长风,从我身边刮过,把它带走了。

它走了以后我开始明白原来它来之前我所拥有的除了寂寞以外别无其它,而它走了,留给我的只是无尽的孤独。

生命中有很多东西也许终我一生我也无法拥有,然没有就没有,我也不会为此而感到有任何的遗憾,遗憾的是有一些东西拥有过却终又失去。

我越来越无法平复那一种被称作孤独的感觉。

尽管我每天都让自己很忙,可是孤独就像是毒药,贯穿我的肢体百骸,让我倍受熬煎。

终于惊动了佛。

佛说:蛛儿,这是你命中注定的劫数,去吧,红尘之中自有你另一翻气象。

我沉沉的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响起噪杂的声音,有人在打我,我忍不住痛,张开了嘴,我有了我作为蜘蛛时所没有的声音和眼泪。

耳边响起的是我的哭声洪亮而悦耳。

就这样,我成了林太师的小千金林珠儿。

是的,是那份我无法与之抗衡的孤独将我推落于这万丈红尘,也许会找回一些我想要的东西,也许会万劫不复,谁又知道呢?我想,佛是偏爱我的,否则他不会让我仍保有我作为蜘蛛的记忆。

我要找我的甘露,那个默默守护了我一千年的甘露,我要他永远陪在我身边将我内心所有的孤独与寂寞杀个灰飞烟灭。

我的父亲是朝庭的太师,他与先皇是连襟,也就是说我的母亲与太后是嫡亲的姐妹。

我的兄长与姐姐也都是富贵中人,我们家出了两个驸马,三个王妃。

佛是顾念我的,他让我生在这么一个钟鸣鼎食之家,让我得到了这个家里所有人的爱。

我长到了十六岁,我是那么迫切的想要找到甘露,我怕我会像上次那样,在不知不觉中错过。

命运终于还是将我与甘露拉在了一起。

太后五十华诞,我获准与母亲一同出席皇家寿宴。

这个宴会比我想像中的要大的多。

因为是太后大寿,所以不仅是皇家的人,所有一品大员的家眷们也都来了。

皇上还请了新科状元前来吟诗作赋。

我想,我的出现让在场所有的人惊艳了,许多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这让我感到恐惧。

是的,我想我是美丽的,可这份美丽是为了甘露才展现的。

我的眼光在人群中寻找,我想找到甘露。

我的家规甚严,我几乎足不出户,所以我要抓住机会。

我的眼睛终被一双明眸所吸引。

是的,没错,就是他,我快不能呼吸了,当那个让我在雷音寺里不得安生的明亮又一次呈现在我的面前时,就是他,新科状元甘露,连名字也没改。

他在不停的忙,忙着为太后写诗,他的身边有好多女子,她们都是公卿王候之女,她们的眼中都流露对他的向往。

我不吃醋,我乐意让我的爱人成为众人追逐的对像,我自信,只有我才是他这一世宿命安排的妻子。

我是那么的优秀,我坐在那里只是静静注视着他,而他也发现了我,他的眼神告诉我,我的存在已深深震撼了他。

我俩目光交会时他对我笑笑,接着便又埋头写诗。

公公将他写的诗一首一首呈给皇上和太后,由两位品评后让宫女就着曲牌唱。

1/3123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