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断妖谋杀案

相传。

在民国初年,山西猗氏县新上任的一位县官破了清朝末年的一桩妖案。

欲知案件始末。

且听我慢慢道来:

清末年六,猗氏县西庄里的一个姑娘嫁给东庄里的一个小伙子。

姑娘年岁十八,小伙子年岁十二。

成亲后,媳妇在家里大门不出。

二门不迈,洗衣做饭,打水扫院,在公婆面前,站左站右,尽心孝敬,从不多说一句。

老两口为自个儿的独苗娶了这么个贤惠的好媳妇,高兴得眉开眼笑,逢人就夸。

东西两庄相隔五里之遥。

儿子憨小不懂事理,媳妇回娘家全由公爹来回接送。

这天,媳妇在娘家住满十天后,公爹大早起来就去叫她。

回来的路上,媳妇说:“公爹,你稍等会儿,我想方便方便。

”说着就向离路边不远的破庙走去。

这个破庙周围长有半人多高的荒草,在那儿解个手,童话故事有哪些, 倒能遮掩一二。

可是,公爹等了一阵又一阵,不见儿媳出来。

他想去看看又不好意思,想喊也喊不出口,只好蹲在路边耐心再等。

可是当儿媳妇来到他跟前时,他大吃一惊,只见儿媳妇头戴风冠,身披蟒袍。

公爹慌忙问道:“你咋这身打扮?”儿媳撩撩蟒袍,前看后看,也愣住了。

公爹又问:“你穿戴谁的衣冠?”儿媳说:“我也糊里糊涂。

”公爹突然想起那个破庙,忙说:“赶紧脱了,恐怕是庙里哪位神娘娘的,快快给人家送去”

不说怕还有点胆子,一说怕字公爹也真害怕了,他把风冠蟒袍放在路边,一把拉着儿媳就往回跑。

到家后,他把路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给老伴说了一遍。

老俩口都说怕是儿媳妇中了邪,被妖怪缠身了。

当日傍晚,和往常一样,儿子躺在爹娘的炕上。

儿媳在公婆的房里嗡嗡地纺着棉花。

一把棉花纺完后,婆婆说:“媳妇,夜深了,和你丈夫睡觉去吧。

”儿媳收拾好纺线车,说:”我到茅房去一下,你叫醒他,把油灯点着。

爹娘叫醒了儿子,儿子揉着眼皮,慢腾腾地朝房里走去。

一掀门帘,只听他“呀一“地一声怪叫,倒在了门槛边。

爹娘听得这怪叫声,急忙跑进房,只见儿子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冷汗满额。

爹娘扶起儿子不住呼喊,儿媳从芭房出来,一见丈夫成了那个样子,就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儿子慢慢醒来了。

爹问:“儿呀,你这是怎么了?”

儿子颤颤地反映着,结结巴巴地说:“鬼….鬼 ”说着又是声怪叫,一头扎进娘怀里,不敢抬头。

爹娘一个摸摸儿子的头发,一个拽拽儿子的耳朵,叫着魂,按着心。

又过了会儿,娘问道:“儿呀,到底是昨回事?“儿子才慢慢地说:”我掀起门帘、看 见炕中靠墙的地方坐着一个红头发,绿眼睛的鬼,准是你眼看花了,和你媳妇睡去吧。

”儿子抱住娘哭着说:我不在这睡,我怕, 我要和你睡。

”娘见儿子这般害怕,说:” 媳妇,今夜你丈夫就在我房里睡,你也睡去吧。

后来几天,儿子再也没见到鬼,也敢在自个的房里睡了。

一日傍晚, 天上黑云翻滚, 地下狂风猛起,不一会儿,雷鸣电闪,大雨倾盆。

公公照样是关好大门,儿子照样是在爹娘的炕上打起了呼噜,媳妇也照样是在公婆的房里纺着棉花,一直纺到半夜,在公婆的再三催促下,媳妇便和丈夫进了房,关好了门窗,不多时就睡着了。

且说老两口刚刚展了被,脱了衣,“嗄啦啦”一阵炸雷,窗门“啪”的一声给打开了,油灯也给吹严灭了,公爹起身正要关窗,又是一道电闪一声炸雷。

借着电兴,公爹忽然看见一个高望不到头,低看不到脚,比瓮还粗的白桩子怪物在院心踏着泥水,“扑扑腾腾”地来回走着。

公爹倒吸了口凉气,惊慌中唤起老伴,喘哆家索地说:“你看院心是不是妖怪?”老伴爬出被窝,趴窗一看,只见那怪在窗口停了一下,又“扑扑腾腾”地朝儿子的房门走去。

老两口吓得两腿发软,毛骨悚然,窗也不敢上前去关,也不敢擦火点灯,嘴也不敢张,一句话也不敢说,战战兢兢,靠在一起。

没多时,老两口听不见那怪物走动了、你让她出去看看,他让你出去看看。

正在这时,又是一一阵电闪雷鸣,老两口一齐朝窗外看去,只见那怪比原来粗了,在院心“扑腾”了一阵,便不见下。

老两口这才关紧窗门,点亮油灯,谁也不敢睡觉,谁也不敢出去。

公爹想儿媳那天回家的路上,头戴凤冠身披蟒袍的怪事,想起儿子那夜见吊死鬼的情景,今夜又看见怪物,心里都在说,怕是儿媳被妖怪缠身。

老两口越想越害怕,这害怕越不敢出门,直到天大亮了,老两口才吹灭油灯,开了房门,抬头一看,雨早停了,风也不刮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