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血姑降临

小玲一直是单亲妈妈带大的,才听说自己有一个爸爸,他却已经去世了。

但是死因却很奇怪,根本没人知道是怎么死的,只知道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全身枯槁,仿佛被一瞬间抽去了所有血液似的。

更为诡异的是素未蒙面的哥哥却表现的很是殷勤,连小玲都有点难以相信,也许是幸福来得太突然。

虽然一直渴求的爸爸已经去世,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从天而降一笔巨款,还多了一个这么好的亲人。

其实关键是那一笔巨款。

小玲像所有的初中女孩一样都有一个公主梦,突然一天自己就变成有钱人家的孩子,莫名的就变成全世界的焦点。

麻雀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的飞上枝头变凤凰。

这个哥哥还非常帅气,举止大方,处处透着魅力。

小玲都暗自感叹自己的生活实在是太偶像剧了。

新哥哥名叫张南,最近老是带着小玲出席各类高档酒席,聚会。

小玲可是长了不少见识,第一次见到搭起来像座山似的酒杯,而且那座山还硬生生被小玲弄塌了。

当然,这是不和谐因素。

张南经常去小玲学校去和老师招呼一声就把小玲接出去玩。

学校里的同学都可羡慕她有个好哥哥了。

今天,张南晚上要带她去参观大宅。

爸爸的遗嘱里说得很清楚,自己的遗产由在外的私生女儿和自己的儿子一人一半。

也就是说小玲要不了多久就会带着妈妈入住那儿了。

虽然最近小玲还算是见了世面了,当车从城里开了半个小时停在了一座海边建筑的时候,小玲还是惊呆了,她来过这儿,每次来都要感叹这是要多少钱才能让一个人拥有这样的房子。

不,这是一座城堡,而她就是即将住进来的公主。

整个过程中小玲的嘴都是张着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从来没见过的,连偶像剧里的豪宅也根本和这儿没法比。

一路惊奇,小玲的注意力却被一幅和这儿不太搭调的画吸引了,当然,她和这儿也不搭调,但是,那又怎样?这儿的一切都将是小玲的。

张南,家里画好别致啊?

哪一幅啊?

就是这幅,上面有个红色女人这幅。

喔,那幅啊?不知道爸爸生前从哪儿淘来的,听他说那上面是血姑。

有一瞬间张南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然后一下恢复平静。

血姑?

嗯,爸爸是这么说的。

我不知道是什么。

那是一幅油画,看不出来自什么时期,棕色的底色,看着像是在落日照耀下的沙漠,中间有一个女人,贞子似的黑色头发遮住了脸。

红色的身子,双腿细长如圆规插进沙土,双手手指都细长而尖,像一根根荆棘。

但是我爸告诉我怎么召唤血姑。

张南这莫名其妙的话令小玲很紧张,也很兴奋。

你是说召唤?你是说能把她请下来?小玲以前也玩过请笔仙之类的游戏,她酷爱这些灵异的东西,和朋友一起燃起蜡烛,气氛诡异,很是刺激。

当然,请血姑只需要一个很特殊的仪式。

张南缓缓的说。

什么样的仪式?是不是要等到晚上?我可以叫一些我的同学来。

小玲表现出难以掩饰的激动。

不用了。

张南笑了起来,眼睛瞪大渗出血丝,身后摸出一把尖刀,一步步向小玲靠近。

小玲大惊失色,急忙往后退,一直退到挂画的墙边上。

你到底要干什么?小玲小声的问,她被吓坏了。

我要干什么?我帮你请血姑啊!简直和老头子一模一样,死到临头都不知道。

只需要一滴血就可以招来这来自地狱的天使,血姑降临吞噬一切,我会帮你们达成想见鬼的愿望的。

说着张南就挥起刀向小玲刺去,划破了小玲的手臂,小玲刚想逃脱却被张南抓住手臂按到画上。

张南放开手,望着小玲恐怖的笑起来。

我好不容易解决了老头子,你又冒出来和我抢遗产,也不想想自己是谁,农村里来的野丫头。

张南几近癫狂,疯狂的朝着小玲撕吼着。

小玲的手臂贴在画上拿不开,她感觉自己的血被吸进了画里,而画里的女人居然动了起来。

她正在挣扎着把自己的第二条腿从地下拔出来,头发拖到了地上,扭动着身子想往外爬。

1/212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