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小奴

午夜,风硬。

一个瑟瑟发抖的身影,入了周大善人的眼,开始他以为是只小狗,走进了才发现是个又瘦又小的女孩子。

他和蔼的笑,伸出了温暖的手,抓住了那只冰冷的小手,牵回了家。

从此小奴便有了家,成了周大善人的贴身侍婢。

周大善人家的水米养人,不过一年的时间,小奴就由一个瘦弱的丫头,变成了一个婷婷少女。

周大善人对她的蜕变非常满意,对她的笑容便越发的多了,一个寒冷的夜,周大善人关心她,把她拉进了自己的被窝,手不停的在小奴刚刚发育的身体上乱揉,喘着粗气,如一头野狮蹂躏小羔羊般的疯狂。

小奴没有大喊,紧闭着眼,浑身冷的像冰块。

把周大善人心里的欲望都冻住了,他抱着她,说:你真冷

小奴嘴角扯了扯,像是被推动一样,爬到了周大善人的身上,扭动着水蛇一样的腰,手揉搓着周大善人chi裸在外的胸。

周大善人又开始喘粗气了,激动的浑身乱颤,可他突然推开了她,对她说:你太小了,再等等吧!我心疼你

小奴的嘴角不自然的翻动了一下,眼睛里的情感很复杂,有恐惧,有失望,还有些什么连她自己也不清楚。

之后周大善人对她更好了,没人的时候会把她搂在怀里,体贴地说:宝贝!你太冷了,我帮你暖暖。

小奴很少说话,只是静静地让他抱着,眼睛里有些感动在闪烁。

周大善人有一妻一妾,妻凶悍,妾无辜而亡,他曾怀疑是妻所为,可没证件,只是对妻的感情淡了,见面也淡淡的,好像陌生人,妻也不愿见他,对他宠爱小奴的事,充耳不闻,只是每天勤于理家,总把钱柜钥匙带在身上。

小奴每日陪在周大善人左右,有时故意穿的很少,身体有意无意地碰在他身上,可周大善人除了抱住她之外,并不往下深入,甚至小奴牵引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周大善人都不为所动。

小奴便哭了,她说:老爷不喜欢奴家?。

周大善人抱着她很紧地说:就因为喜欢,所以怜爱,要等你长大。

小奴那天掉的眼泪特别多,不管周大善人怎么擦都擦不干。

周大善人只好细声细语地哄着,手在她背上轻轻地拍着。

小奴突然抬着泪眼说:她要害你

周大善人微微一笑道:谁?

小奴指了指正房,他妻的住处。

周大善人满不在乎地说:让她来害吧!我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只要爱你

小奴不哭了,伸着冰冷的手摸着周大善人的脸,一遍又一遍。

那晚周大善人的妻莫名其妙的死了,像是被人掐死的又或许是被人勒死的,反正死了,死于谋杀。

周大善人不许家人声张,对外只说是暴毙。

小奴站在他的左右,手无助地拽着他的衣袖。

周大善人说:给她做场法事吧!好歹跟了我一场。

小奴就觉得周大善人真善良。

可她不喜欢和尚,于是躲进了卧室。

不久门窗一阵轻响,屋外脚步缭乱。

小奴害怕,大叫着周大善人的名字。

她想闯出去,一道金光打得她一个趔趄,到在了地上,举头看见,门窗上都贴上了朱砂写的符咒,怪不得她出不去,鬼最怕就是这些符咒,特别是朱砂写的。

是的,小奴是鬼,周大善人的妻招回来的鬼,本来她的使命是吸尽周大善人身上的阳气,让他暴毙而亡,可谁料到,小奴会爱上周大善人,所以她杀了周大善人的妻,想和他白首,就算不能白首,一生一世在一起,也是她的心愿,鬼同人一样都想占有。

小奴惊慌地看着周大善人一脸的微笑,她不明白,他明明说爱她,难道他开始就知道她是鬼? 1/212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