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警局诡事

警校大三,我爸给我找了个警局让我当学徒。

所在的这个片区,整个被一条高速公路横穿,这里可以说是城乡结合部,也可以说是居民住宅区,又因为横着这么条高速公路,我们处理的车祸案件比刑事案件要多多了。

我们都可以说是交警了,哪里像是警察的样子。

我爸是刑侦警察,虽然并不是高官,但是认识的人可不少,当时趁我放暑假不乐意回家,愣是把我弄到这儿当学徒。

当时正好局子里正好接到一个案子,女大学生裸死出租房,门从里边反锁了,死了一个多月也没人发现,直到把隔壁的房东臭到不行了。

报警说她卖淫,把警察找来,把门打开,结果人都生蛆了。

这下可好,没法解释她是怎么死的,门被反锁的,自杀?法医出结果说没有任何自杀的迹象,也没有任何外伤。

她为什么全裸?鬼知道,又没有被强奸过。

估计她有自己在家时就全裸的怪癖。

门和窗户都是被从里面反锁的,没有人进入的痕迹。

全屋的指纹都是她的,看来她还没什么朋友。

就好像突然到点该死了,她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就死了一样。

这下案子也就完全没有了进展,我们抓破了头,死者的家人天天来警局纠缠,说什么要个说法,女儿不能就这样白白的死了,巴拉巴拉……

要我说你女儿死都死了,也没有他杀可能,要说法来有什么用?真是电视剧看多了。

死也要死得明明白白?真逗。

但是不知道这家人去哪儿找的关系,局长都关心起这个案子来了,这下倒好,领导下命令说这个案子一定要水落石出。

尼玛都是些不操心的人,跑来逼起我们了。

虽然这都不关我的事儿,我只是学徒,但是我当时也在为我未来的工作环境深深的担忧啊!

话说狗急了还跳墙,愣是让我那帮师傅想出办法来了。

什么办法?要我说,这就是个馊主意,要是我知道会搞成这样当时死活也不会参与。

大伟,我师傅,平时就是个不靠谱的,天天都给我讲黄色笑话,而且生得就满脸猥琐。

夜班时候,拉着我和另外一个值班警察阿强,来到停尸房说是要招魂。

大伟你不是吧!又来?从来就没灵验过。

害了这么多人还不够啊?恶心死了。

阿强一脸无语。

看来他做这种事了不是一次两次了。

你懂什么?你们这些五大三粗,平时在尸体旁边吃盒饭的糙汉子怎么招得来?鬼都怕你。

这不,我们这有小南嘛。

说不定他的体质就行呢。

小南,你可是我的希望啊。

成了,师傅包你一个月的盒饭。

他说着就一直盯着我,双眼发光。

谁稀罕你的盒饭啊?我要吃海鲜。

我还怀着帮个小忙,赚一大笔的心态,要是知道他后来对我做的事,就是给我吃什么也不干啊。

行啊,我的祖宗,你要吃啥都行啊。

他满脸兴奋,转身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把钳子就去拔那女尸的指甲!

哎,你干嘛呢?被家属知道还不削死你啊?我连忙想去阻止,可惜已经晚了,那尸体都开始腐烂了,指甲一扯就下来了。

没事儿,用完了粘回去就得了。

他倒是说得轻松,把指甲拿下来用纸擦了擦。

接下来做什么啊?念咒语嘛?我有点好奇。

做什么?他笑了笑,一下发作,一只手就把我双手锁住。

一把往我嘴里塞了点什么,尼玛,就是那女人的指甲。

没事儿,我已经擦过了。

当时我已经没功夫搭理他了,因为我好像已经失去了知觉。

眼睛一直往上翻,脑海里闪过种种画面。

渐渐画面变成镜头,我变成了一个女人,全身chi裸的在家。

哎玛,我的身材还真好,前突后翘。

这些都不是重点,我喜欢性ai玩具,拿出我的最爱。

现在想起来当时那玩意儿这么大,她怎么这么喜欢?简直就是个矿泉水瓶子!

我把那东西塞进喉咙里,尽情的感受那窒息带来的快感。

我意识渐渐模糊,但是快感太强,我已经没有力气抽出了。

直到我跌倒在地,我的最爱弹到了沙发底下。

尼玛敢情这女人不是自杀,也不是他杀,还真是一不小心就死了。

现实中,我跌倒在地回魂似的大口喘气。

突然我想起什么,使劲干呕,却什么也吐不出来!大伟也来帮我拍背好让我吐出来。

努力了半天也什么都没有,擦,我把那指甲吞下去了。

向大伟投去怨恨的眼神,他也没有不好意思,急忙追问我看见什么。

1/212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