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电台情缘

简介:因为一个古老的无线电台,白清秋结识了齐燕西。

他的幽默、他的体贴、他的温柔皆让她 沉迷。

就在两个人互相倾心时,却发现,爱人在异时空……

1

“据报道,24日下午两点多,天文站监测到太阳爆发的M2.5级耀斑,这是近四五年来最强的一次太阳黑子活动,太阳风暴抵达地球后,现在已产生了较强的地球物理效应,对空间产生了一定影响。

经专家预测,此次活动大概会持续两个月左右……”

播放《新闻联播》的时候,白清秋正踮着脚整理着书架最上边的旧报纸,每拽一张下来,都会带掉一层灰。

究竟是有多久没整理房间了?要不是新买的书没地方放了,她大概还不会想收拾……

一张一张拽得白清秋烦躁无比,最后,她干脆用毛巾捂紧了嘴,用尽全身力气扯掉了放的最高的那一层报纸,意料之内的,报纸哗啦哗啦地掉了一地,白清秋被砸得灰头土脸。

认命地从椅子上跳下来,白清秋又开始枯燥地捡散落一地的报纸。

2012年的,2011年的,2010年的,2009年的,2008年的,甚至还有2007年的……怪不得书架上被塞得满满当当都顶在棚顶上了,六年的报纸居然都在这儿!

收拾了许久,电视里已经从《新闻联播》变成《焦点访谈》了,地上的报纸才收拾个差不多。

丢掉最后一摞,又把新买的书放上书架,正准备安心上网时,白清秋突然发现角落里居然还有一张报纸。

随意捡起来一看,是2008年11月28日的《环球时报》,头版头条正是当时轰动全球的孟买恐怖袭击事件。

闲来无事,白清秋按了电脑的开机键,在开机的这几十秒钟简单地看了一遍那条新闻。

当初正是忙着找工作,没怎么认真看,现在看来,还真是损失惨重。

“孟买市中心CST火车站、维多利亚火车站、泰姬玛哈酒店、孟买市政府等着名建筑都遭到了袭击,伤亡人数达五百多人,其中包括数十名中国人。

下面就是遇难者名单……”

这时电脑已经开机了,白清秋便没再往下看,随意把报纸丢到一旁,点开了网页,在百度中输入“无线电台如何修理”几个字,按了回车。

百度上罗列了一堆答案,白清秋随意点开其中之一,然后从角落里拿出一个陈旧的老式无线电台,放在了桌子上。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她嫁给了传说中抛妻弃子的陈世美。

苏小白都要哭瞎了,穿越过来不想做小三啊……

(一)

苏小白穿越了,穿成了一名公主。

自古以来,公主都是一种被用来和亲的生物,苏小白很幸运,她尚保留着招聘驸马的权力。

招聘一位驸马,然后再招聘一堆面首,每天醉生梦死地生活在美人堆里……苏小白幻想着日后的美好生活,口水都要流了出来,忽然头皮一疼,她啊地叫了一声。

给她梳头发的小宫女连忙跪到地上连连求饶,好不可怜。

苏小白看着她战战兢兢的样子,幽幽地叹了口气。

苏小白叹气是因为她想起了曾经看过的穿越小说,每个玛丽苏女主在面对这种情景时都会情真意切地教育小丫鬟“人人平等”的大道理。

苏小白肯定不会做这么傻×的事情。

她认为,公主就该有公主的气势,于是她大手一挥:“出去领十个耳光。

然后宫女被拖了出去,一个太监进来了。

那太监打了个千,礼貌地问候苏小白吉祥如意,然后喜滋滋地道:“公主,今儿殿试放榜,万岁爷已经钦点了状元出来,还将他招为您的驸马呢。

苏小白一愣:“不是说,让我自己选驸马吗?”

“公主您说笑了。

这自古以来哪里有女儿家自己选夫婿的?”说到这里,那太监忽然喜气洋洋地继续道,“公主您别担心,奴婢偷偷在殿后瞧了,那新晋状元郎可英俊着呢。

苏小白眼睛一亮,一把抓住太监的袖子:“果然英俊?”

“英俊英俊,奴才就没见过这么美的男子。

”太监笑道,“他那名字取得也好,陈世美。

陈世美,可不就是个美男子。

一道雷光忽然劈中了苏小白,她不敢置信地问:“你说他叫什么?”

“陈世美。

当这个名字再次传入耳朵的时候,苏小白心中犹如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她忍不住泪流满面。

果然玛丽苏的做法才是正确的,她刚刚应该和那个小宫女讲“人人平等”和“八荣八耻的”!

这果然是报应啊!

当然,苏小白是不会这么轻易认命的。

她是公主,皇帝的女儿,这身份拿出去能压死一片人,况且,她手里还握着那位状元郎的把柄——

他的原配妻子秦香莲,以及他那两个儿子。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是白家大伯留给白清秋的,那老人对这无线电台执着得很,曾经一不小心摔过,现在就不是很好用,说死说活就让白清秋这计算机专业的学生给修修。

可新时代的大学生哪接触过这么老旧的东西,况且她都毕业快五年了……但拗不过那执拗的老人,白清秋只能边学边修。

按照网页上的介绍,白清秋重新接了一块接线板,然后尝试着拧开了开关——依旧是吱吱啦啦的杂音,听不见任何声音。

也是,这年头手机遍地,哪还有用无线电台的?

想到大伯的固执,白清秋忍不住叹了口气,不报任何希望地又拧了一圈调频的转轮……

“Hello?能听见吗?”

2

一个清朗的男音突然从电台中钻了出来,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极其突兀,吓得白清秋一声尖叫。

对方显然也吓了一跳:“啊!吓到你了吗?不好意思,我、我只是想试试我的无线电台好不好用,其他的调频都是杂音,只有你这频没有,我就想是不是有人在用……”

白清秋坐在地上,按住狂跳的心脏,平复了好久才让自己勉强坐回椅子上,随后她清了清嗓子:“我……能听见。

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既开心又得意:“太好了!我就知道没有我做不到的事!哈哈!”

笑了一会儿,对方似乎才想起来这边还有一个人在听着,轻咳了两声掩饰了一下尴尬,亲切地开口:“这无线电台是我在废旧市场买来的,卖家说已经坏了,就便宜卖给我了,没想到却让我修好了,哈哈!他赔了……”

听到这儿,白清秋尝试性地问:“你也是自己修的?”

“是啊!”对方回答得很快,“不过你说‘也是’,难道你的无线电台也是坏掉了自己修的?”

白清秋摇头:“不是,是大伯的。

他只说不是很好用,又不想花钱到外面修,就交给我了。

对方还是笑:“这就是老人啊!我爷爷有台古董收音机,我说给他换个小音箱,这样能听得清楚点,他说什么都不让。

不过,没想到还有能自己修东西的女孩。

白清秋扯唇露出一个淡薄的笑容:“修不好还怕修不坏吗?”

说完,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白清秋不是很会与人沟通的人,更别提是跟陌生人,但这次,也许是因为看不见对方,也许是因为这人随和又亲切的语气,也许是独自一人生活了太久始终没人聊天,白清秋居然就跟这人打开了话匣子,随意地聊了起来。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没想到,这一聊,就聊到了晚上十点多。

良好的生活习惯让白清秋有着很准时的生物钟,打了个哈欠后,她才觉得应该休息了。

很抱歉地打断了依旧在滔滔不绝地说着话的人,白清秋开口:“我明天还要上班,现在,该休息了。

对方似乎刚刚意识到这个问题,立刻停下了刚才的话题:“居然聊了一个多小时……”

“是啊!”白清秋也有些不敢相信,“我也没想到。

嗯……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对方比她精神很多,没有丝毫困意,“我叫齐燕西,你呢?”

齐燕西的语气非常自然,自然到白清秋想也不想地就说出自己的名字:“白清秋。

齐燕西扑哧笑了一声:“我们还真是有缘。

一个燕西,一个清秋,我当初还跟我妈一起一边看《金粉世家》,一边跟个女人似的抹眼泪呢。

白清秋也笑道:“那年我读高一,放假的时候都是把房门反锁上看的,生怕被我爸妈发现。

“暴露年龄啦小妹妹!”齐燕西的语气里满是笑意,“演《金粉世家》的时候我都读大学了。

我今年二十六岁,2002年的话,我二十岁,应该在读大二……嗯?怎么又聊上了?你快去睡觉。

有点困倦的白清秋点点头,想到他看不见,就又应了声,然后关了无线电台。

只是躺在床上之后白清秋才赫然醒悟,如果他现在二十六岁,那就是比她小一岁啊……2002年的时候她才十六岁,他又怎么可能是二十岁呢?

不过她也没仔细想,没准就是他算错了呢。

3

一夜无梦,第二天上起班来也是精神百倍。

白清秋在一家主营电子产品公司的市场部上班,刚工作的时候她以为会很累,不过好在市场部的工作人员以男性居多,出门跑业务的事情不会落在为数不多的三朵小红花之一的白清秋头上,她只要坐在办公室打打电话联系联系业务就行。

一整天,白清秋都没放下过电话,下班时委婉地拒绝了同一公司的男同事要送她回家的请求,自己在市场买了三个苹果拎回了家。

简单地吃了顿晚饭,白清秋便又钻进了书房。

又到了《焦点访谈》的时间,白清秋想了想,又拧开了无线电台。

不知道,齐燕西会不会在。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一章 楔子

2010年。

香港。

夜店。

厉洁疯狂的喝酒,疯狂的跳舞,她需要这灯红酒绿来麻醉自己。

醉了,就会忘记他对自己的伤害吧?她爱了他八年,换来的却是他的一句,“对不起,我一直都当你是妹妹!”

夜店。

正翔默默地注视着这个疯狂的让人心痛的女人。

为什么,他爱了她八年,她的心痛却一直都是为了别人,自己的心痛却一直都是为了她。

猛仰头喝下杯中酒,他冲向舞池,一把拽开那只几乎贴在她身上共舞的“绿毛鸡”,不顾她的挣扎抗议,拖起她就往外走。

这是他第一次违背她的意思。

八年了,他对她说的话奉为圣旨,小心翼翼地宠护着她,只要她高兴,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哪怕那些事会让自己痛彻心扉也在所不惜。

可是今天,多年的压抑终于爆发,他不能让她再这样买醉放纵,那个男人不值得她如此,他要让她恢复成以前那个活泼、可爱又刁蛮、任性的小洁。

这一次,他决定不再放手。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这个酒风不太正的女人弄回了公寓。

半夜。

厉洁醒来,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一杯水一饮而尽,心中泛起一丝温暖和一丝苦涩。

这杯水,一定是正翔准备的。

只有他会担心自己喝了酒醒来会口渴,只有他这个傻瓜会八年如一日无条件的关心她,纵容她,而不管自己怎么伤害他。

“唉!”自己欠他的实在太多了。

扭过头,目光无意识的透过敞开的卧室门望到客厅。

咦,还有灯没关,难道……

客厅。

厉洁蹲在沙发前仔细地欣赏着这个孩子般熟睡的男人,古桐色的肌肤,坚毅的面庞上镶嵌着高挺的鼻梁和性感的嘴唇,就连紧闭的双眼都那么的好看。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男人长得这么帅呢?其实,他比俊凯更稳重、更有男人味,只是自己的心先入为主地装进了俊凯,才会刻意忽略这个一直对自己不离不弃的大帅哥吧。

天亮了就要离开这儿了,想到这儿,厉洁的心没来由的一阵颤动,那么,现在,就来补偿他八年来对自己的付出吧。

醒来的正翔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半裸的厉洁正八爪鱼似的趴在自己身上笨拙的解着自己的腰带,上衣的扣子已经不知何时被解开,裸露着宽广结实的胸膛。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