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骗鬼

小玲放好了洗澡水,正要沐浴的时候门铃响了。

她去开门,是一个陌生男子。

小玲:“有什么事吗?”

男子:“你是新住进来的房客吧?你还不知道,这个房子死过人。

原来的主人在洗澡的时候突然脚抽筋,动弹不得,就这么活活溺死在浴缸里了,所以你千万别洗澡啊。

你是没见过当时的情景……”

男子形容得绘声绘色,小玲听得花容失色。

男子:“没关系,我有祖传绝活,能帮你驱鬼。

怎么看男子也不像有道之人,小玲犹豫了下,但还是请他进来了。

浴室门紧闭,小玲在外面只听到念咒的声音,男子说他已经给她的眼睛涂了鸡血。

过了一会儿,突然传来一阵水花四溅的声音,男子果真领着一个长发飘飘的女鬼出来了。

小玲重金感谢了他。

男子离去,下了楼,身后的女鬼却一改先前的双目无光,拨开了盖在前面的头发:“快给钱!”

男子就把两百块钱塞给了她。

是的,这个女鬼是他找人假扮的,事先已经溜进了房间,这是两人事先商量后诈骗的把戏。

女鬼:“怎么才这么一点,不是说好平分的吗?”

男子:“她就给了400。

女鬼:“看她千恩万谢的样子。

怎么也得有四位数。

你骗鬼呢?”

男子:“真的,不信我把她给我的红包打开,我数过,就四张。

虽然少了点,不过本来就是不义之财,知足吧。

”说着他把红包拆开,原来的人民币转眼间却成了冥币。

女鬼一直跟在男子身边,确定红包拿在他手里没动过。

两人立刻惊出了冷汗。

女鬼:“怎么回事?不会真的有鬼吧?你不是骗她的吗?”

男子:“我是骗她的,不过死人的事是真的。

啊,说完两人仓皇而逃。

小玲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的一切,嘴角勾出一个弧度:“骗鬼,你以为鬼很好骗吗?”

然后她走进浴室,躺进浴缸,她想最近她还是出来透透气比较好,免得又让人以为这里来了新房客。

上一页12下一页
月儿被云朵遮住,露出一半脸儿,将银白色的光华洒在将军府的庭院里,四周一片寂静,除了虫鸣只有值夜守卫的脚步声还伴着清冷的夜色。

夜风吹来带着一阵奇异的香,空气中弥漫着一层薄薄的、淡粉红色的雾气,夜依然悄无声息,只是那两个库房守卫不知为何开始扭起秧歌了

承王府最近热闹异常,承王爷不费一兵一卒剿灭邪教回京,皇帝是龙颜大悦大,重重地封赏了王爷和神武大将军,听说赏赐的金银珠宝是好几大箱子这么浩浩荡荡地抬回去的,还另赐了一把宝刀给少将军,这刀却并不锋利,而是锈迹斑斑的,但是据皇上所说,这个可是古董,很有收藏价值。

当然,不管它是什么东西,只要是皇上赏赐的,那就是好东西,一样要当个神物供着。

从那时起,承王爷就每天大摆筵席穷奢极侈,他宴请八方宾客,认识的不认识的,有关系的没关系的,占得上边儿的八竿子打不着的,只要是没埋到地里去的、曾经和王爷有交往的都给请来了。

谁敢不给王爷面子,跨了好几个省都要快马加鞭地赶过来,有些是吃顿饭就回去了,有些来了还不让走,非得在王爷府上住上几日,当然也是好酒好菜地吃着,好玩好住地待着,路费餐饮费住宿费全部报销,简直就是公款旅游嘛。

这样一来二去,就算是王爷府也经不住这样折腾啊,府里的丫鬟佣人都在私下里交头接耳,要是这样花销下去,都不知道能不能拿得到月钱了,流言蜚语这么一路传下去,已经变成了王爷散尽家财准备携款私逃了。

谣言越传越像真的,这让家里的家丁们着实捏了一把汗,没事儿就去打听哪里有地方在招人,预备着万一王爷真跑了好有个去处。

第二章王爷府里烦事多(2)

李香兰住进承王府里已经有半个月了,竟然无人察觉到异样。

多亏了叶飞霜三天的魔鬼式训练,让他从一个散漫不羁的道士变成了循规蹈矩的王爷,每天穿得板板整整,装得有板有眼,拖着官腔走着方步,他现在想起来当时的训练还会时不时地做噩梦。

当然最让他头疼的就是吃饭,他是请了不少人,可是王爷的身体也已经变成了僵尸,所以他自己却不能吃东西,人家是真吃,他是看着人家吃假装自己在吗?吃,不但吃不下肚还要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这绝对是一种酷刑。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走出教学楼,外面寒气逼人。

远远就看见绿色灯光打照下的学生公寓。

搞不清楚学校为什么会选择这种阴森森的颜色。

晚自修一结束寝室院就开始热闹了,北院不知哪个男生寝室开着很大的音量对着中院女生楼吼:“我没那种命啊,她没道理爱上我!”

我和室友笑了笑,看到布告栏前站着很多人。

布告栏一般用来写一些类如“女生寝室男生不准如内”的安民告示,要么就是哪个寝室不守就寝纪律被点名批评。

走过去看到上面写着自律委员会的评语— —北院319 昨晚10:45有人在楼道装鬼吓人特此警告!

住宿生活就是那么有意思。

回到寝室马上忙着梳洗,室友谈起布告栏上的那段话,李突然神秘兮兮地说:“你们知不知道,我们寝室外对着的那条臭河浜……”

“谢谢侬同志明天再讲,吓人倒怪的。

”王打断了李。

我已经躺到床上看书,突然有只手摸了一下我的头,我吓了一跳,一看是邻床的张。

“呵呵,且且,给你打声招呼。

吓了一跳吧。

“有你这样打招呼啊,被你吓死了。

“心脏承受能力这么差,看来需要多锻炼锻炼,呆会儿再给你打声招呼。

“不必了,谢谢。

”我看还是逃来得好,便抱着个枕头睡到另一头去了。

不一会儿打熄灯铃了,寝室里顿时漆黑一片,下面只有乔还在打着个手电看书。

渐渐睡意袭来……

“且且!”,听到张叫了一声,“嘿嘿,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莫名其妙,说:“我怎么啦?”

“啊?!”张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你没摸我头啊?”

“没有啊,我一直睡在这头,现在是脚对着你啊。

”说完我自己感到毫毛倒竖。

“那……那……刚才……”

咚咚咚,响起了敲门声,是自律委员会在查就寝纪律。

室长发号:“快先躺下。

别说话。

我感到张的床一直在不停地抖,不一会儿开始啜泣。

敲门声又响了。

下面的乔按捺不住,骂了一声:“敲什么敲,不是已经不讲了嘛。

门此时却自动开了,随之的一阵风吹起了兰色的蚊帐。

“嗯?”乔又惊又怕地拿起桌上的手电向门外走去,“没有人嘛……”

她关上门,走进来,又说了一声:“没有人。

”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