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鬼导游

张易阳将一瓶二锅头全倒进了肚子里,可神志依旧清醒——他能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

交往了三年的女友胡薇薇,突然决绝地提出了分手,他一再追问一再哀求,可她却什么都不说,怎么都不肯回头。

张易阳知道,胡薇薇变了心,在这灯红酒绿的城市里,诱惑太多太多。

躺在床上,张易阳回想起和胡薇薇在一起的甜美时光,将瓶子里的酒大口大口地吞下去。

酒里放了大剂量的安眠药,足以让他在美好的回忆里沉沉睡去。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想自杀吗?为什么不听听我的意见?”

张易阳扭过头,见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房内。

他不禁吃了一惊:门都反锁了,黑衣人是怎么进来的?

“你是谁?”张易阳问。

黑衣人慢慢朝着张易阳走过来,说:“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

你是个倒霉的小保安,上个月公司被盗,你被扣掉了大半个月的工资。

前些天,一个醉酒的老板看中了来找你的女友,上前调戏,你一怒之下将他揍了个满脸花,因此被关了几天班房。

结果,你女友却提出了分手,你怎么会不窝火?怎么会不心痛?”

张易阳惊呆了,嗫嚅着问:“你、你到底是谁?”

黑衣人笑了:“我是个导游,能帮你解决一切麻烦。

你现在放弃自杀,还来得及。

如果有需要,明天打电话给我。

”说罢,黑衣人返身走出房门。

张易阳抓起名片看了看,上面只印着“导游杨昌霖”,然后是手机号码。

杨昌霖的话,对张易阳像是当头棒喝。

趁着还有几分神志,张易阳奋力冲向卫生间,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干净净。

清醒过来后,张易阳拨通了杨昌霖的手机。

杨昌霖开门见山地问张易阳有什么愿望。

这一问,倒把张易阳问愣了。

他一咬牙,心一横,说:“我想得到许多许多钱,花不尽的钱。

还有,要一个比胡薇薇更有钱、更漂亮更年轻的女朋友,并且,她要对我死心塌地。

杨昌霖说:“这很容易办到。

今晚11点,羊肠巷见。

深夜11点,张易阳早早来到了羊肠巷,蹲在角落里抽烟。

没等几分钟,他看到一辆出租车打着双闪过来,杨昌霖就坐在车上。

出租车拉上张易阳向郊外驶去,杨昌霖嘱咐道:“一切听我的,不该说的别说,不该问的别问。

另外,有我在,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害怕。

”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很久没有写过鬼故事了,今天上班休息把以前更新完的鬼故事发表给大家

游客们和会员们给点意见哈

第一章、噩梦

夜深了,走廊里静的滴水可闻。

何沅轻轻推开寝室的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室友们都已睡下,她可不想吵醒她们。

小沅,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呀? 临铺的唐兮云一开口,倒把何沅吓了一跳。

兮云,你怎么还没睡?吓死我了 何沅手抚着胸口道。

唐兮云见到何沅吓了一跳,忙从床上坐起来问道: 怎么了,大晚上真见鬼了?

瞎说什么呢,我不过是和朋友多聊了一会。

唐兮云向来喜欢大惊小怪,何沅倒也习惯了。

唐兮云却很认真的说道: 你可别不当回事,我听学长们说了,这学校邪门着呢,听说去年施工还挖出过人骨呢。

以后晚上还是早点回来,最好啊向我一样,天黑了就别出门。

何沅听到这儿不禁 噗嗤 一声笑了,学校挖出过人骨倒是真的,新生开学时领路的学长将这件事讲述的绘声绘色,惹得不少胆小的女孩子当场尖叫了起来。

只是因此便将学校与邪门联系起来,何沅不信。

唐兮云见何沅满脸不相信的表情,道: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不过还是小心一点吧。

说着长叹一声, 哎,你说我们也真是倒霉,学校那么多校区,偏偏把我们分配到这鸟不生蛋的荒郊野岭来。

何沅轻轻一笑: 其实还好,这里多清净。

是清净,只是太荒了,那小树苗还没根葱粗呢。

唐兮云无奈的说道。

何沅听得她这么说,只是一笑了之。

其实唐兮云说得没错,这里是太荒了。

这个大学有六个校区,偏偏她们这个专业被分到了前年刚刚启用的新校区里。

但这里其实并未完工,除了寝室楼,教学楼,食堂等基本设施建成了以外,其他的地方基本上还是原生态的。

因为学校扩招的厉害,所以刚能用便迫不及待的迁了进来。

没有园林景致,没有小湖池塘,只有几株瘦弱的小树,砰砰作响的施工队,还有尚未来得及开发的野树丛。

不止唐兮云叹息,这样的大学校园,连何沅也觉得委屈。

恍惚间,何沅看到唐兮云手里的一个红色的东西,问道: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张易阳连连点头,不过,还是问了一句:“你在哪家旅游公司上班?”

杨昌霖诡秘地一笑:“我自己开公司,既是导游,也是老板。

张易阳愕然:一个人的旅游公司?

出租车终于停了下来,张易阳四下里看,前面竟是一片公墓区。

他的心开始打鼓:深更半夜,来这种不干净的地方干什么?杨昌霖拍了拍他的肩,缓缓地说:“你的愿望,就要实现了。

张易阳回过神,迟疑地跟在杨昌霖身后。

杨昌霖走到一片密集的墓碑前停住脚,突然从衣袋里拿出了一把手术刀,叫张易阳伸过头来。

张易阳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缩。

杨昌霖不以为然地说:“我不会杀你的,只是取几滴血。

张易阳的额头被划破,几滴血流进了杨昌霖带来的玻璃瓶子里。

杨昌霖又蘸着血迹在张易阳的脸上涂了几道。

张易阳隐隐有些恐惧:这个杨昌霖,到底要干什么?

接下来,杨昌霖要张易阳闭上眼睛,跟在他身后。

他嘴里喃喃自语,好像在念咒,没过多久,张易阳感觉到身上凉飕飕的,像是有一阵阴风刮过。

张易阳猛地睁开眼,不知何时,他们已来到了一扇黑漆漆的大门前,杨昌霖正将玻璃瓶子递给大门前的小卒。

小卒将瓶子凑到鼻子下闻闻,满意地笑笑,很快便打开门。

杨昌霖和张易阳进到了里面。

张易阳的心已缩成一团,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他进了鬼门关!

走过一段漆黑阴森的路,张易阳的心跳如同擂鼓。

杨昌霖一言不发,张易阳也不敢多问。

不知走了多久,张易阳眼前豁然开朗,灯火通明,场景竟然跟夜市无异。

只不过,卖的东西却是零七杂八:手机、电视、奔驰车、手表、照相机、童男童女、花篮……再看那些摊主,他们活脱脱一副干尸、木乃伊的模样,形容枯槁,神态吓人。

张易阳惊得毛骨悚然:他们……他们看上去像鬼!卖的东西,分明都是烧化物!

“这、这是什么地方?”张易阳颤声问道。

“鬼市。

”杨昌霖轻描淡写地说,“明白了吧?我是鬼导游,接引阴阳两界。

张易阳膝盖一软,整个人差点儿坐在地上。

杨昌霖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阳世得不到的,你可以通过阴世得到。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张易阳的牙齿打着颤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的脚也软了,几乎是杨昌霖提着他走。

一直走过半趟街,杨昌霖一指远处的一个摊位,鬼气森森地笑了,对张易阳说:“走,去那个摊位看看。

守摊的是个面白如纸的老女人,张易阳知道,这应该是个女鬼。

摊位前摆放着十个布偶,都是青绿衣裳,描眉画眼,看上去十分娇媚。

杨昌霖上前搭讪,让张易阳说一遍自己的愿望。

张易阳脑子里一片空白,经杨昌霖再三提示,才说要花不尽的钱,要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女鬼看着张易阳,突然笑了,露出了一排焦黄的牙齿,怪腔怪调地说:“很简单,拿十滴血来换吧。

张易阳一愣:她要血做什么?杨昌霖附在张易阳的耳边催促:“快点儿啊,省得她反悔!”

张易阳答应了。

女鬼伸出手,轻轻地抚摸张易阳的额角,一滴滴血就落入了女鬼的唇边,她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

而张易阳的神志渐渐迷糊,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张易阳醒过来,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大片墓地间,孤零零一个人。

杨昌霖呢?

这时候,张易阳的手机响了,对方的声音温柔曼妙却很陌生:“张易阳,你去哪儿了?我还等你一起去维京国际呢。

张易阳蒙了:维京国际?这个名字他非常熟悉。

几个月前,他曾是那家五星级酒店的保安。

张易阳咽了口唾沫,快步走出公墓群,拦了车直奔维京国际酒店。

那女人叫林杏儿,看到张易阳进来,忙起身朝他招手。

张易阳的眼都直了,那绝对是个绝色女子,身材苗条,眼神流转,整个人像一池春水,刹那间就把张易阳给淹没了。

张易阳不知道那顿饭吃了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家——他的家,居然是一幢顶级别墅。

林杏儿温柔异常,对张易阳言听计从,仿佛他是不容违拗的皇帝。

张易阳知道,他在夜市的交易兑现了。

看着林杏儿,张易阳突然有一种报复了胡薇薇的快感。

张易阳过了一段神魂颠倒的日子,每天除了喝酒就是陪着林杏儿购物,然后就是开车绕着胡薇薇打工的厂子兜风。

可奇怪的是,张易阳一次都没有碰到过胡薇薇,拨她的电话,也已经成了空号。

张易阳有些怅然:他想让胡薇薇知道,他有钱了,还有个比胡薇薇漂亮千倍的女人。

但他心里清楚,他爱的,始终是胡薇薇。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清明节到了,鬼府的银行门前又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大家都急着提取亲人烧寄过来的钱。

每年清明节,小丽都从银行提取了大笔现金,这是她老公刘勇给她烧寄过来的。

刘勇每次都给她烧很多钱过来,她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要知道,鬼府和人间一样,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买房子,要钱;吃喝,要钱;坐车,要钱。

在鬼府,没有钱,就只能同人间一样,沦为乞丐,沿街乞讨,夜宿街头。

小丽有很多钱,因此她买了别墅,养了宠物,请了保姆,过着富人的生活。

白天,她不是逛商场购物,就是跟姐妹们一起打牌。

可是一到晚上,鬼府就静了,大家都待在家里看电视。

小丽最怕晚上了,她不是怕有鬼来抢劫,她怕的是寂寞。

晚上,一闲着,她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到刘勇,不知刘勇过得好不好,不知刘勇想没想她。

她非常想此时有刘勇陪在她身边。

虽然她已经做鬼五年了,但她就是放不下刘勇。

长长的队伍一点点地移动。

有些鬼取到的钱多,欣喜若狂,忍不住手舞足蹈。

钱多,说明亲人在乎他;有些鬼取到的钱少,低头不语,赶紧匆匆离去。

钱少,说明亲人不怎么在乎他;更有些鬼一分钱都没有取到,亲人简直就没把他放在眼里,这样的鬼,难过得掩面而泣,软在地上,半天不肯起来。

见到这样的鬼,大家都表示同情,纷纷指责他的亲人。

有些鬼心里过意不去,取了钱扔几张钞票给他,表示一下心意。

终于轮到小丽了,她赶紧把存折递过去,可是工作人员查后告诉她没来钱。

小丽听了一愣,让工作人员再查一下。

工作人员很有耐心地又查了一次,还是说没来钱。

小丽的身子一软,差点倒在地上,后面的一个鬼扶住了她,把她扶到了椅子上,让她休息。

小丽瘫在椅子上,泪水夺眶而出,刘勇终于忘记她了,终于不给她烧钱来了。

其实,小丽在乎的不是钱,她在乎的是刘勇有没有那颗心,她根本不缺钱花。

小丽坐了好一会儿,才强打起精神走出了银行。

没走多远,小丽就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回头一看,竟然是刘勇。

小丽睁大了眼睛,刘勇怎么出现在这里?太突然了!小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刘勇上前笑着说:“丽,你怎么了?认不出我了?我是你老公啊!”小丽点点头,一头扑进刘勇怀里,泪水夺眶而出。

她日思夜想的刘勇,终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从此,她不再寂寞了,她和他团聚了,幸福终于到来。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