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痴情鬼

清明节到了,鬼府的银行门前又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大家都急着提取亲人烧寄过来的钱。

每年清明节,小丽都从银行提取了大笔现金,这是她老公刘勇给她烧寄过来的。

刘勇每次都给她烧很多钱过来,她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要知道,鬼府和人间一样,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买房子,要钱;吃喝,要钱;坐车,要钱。

在鬼府,没有钱,就只能同人间一样,沦为乞丐,沿街乞讨,夜宿街头。

小丽有很多钱,因此她买了别墅,养了宠物,请了保姆,过着富人的生活。

白天,她不是逛商场购物,就是跟姐妹们一起打牌。

可是一到晚上,鬼府就静了,大家都待在家里看电视。

小丽最怕晚上了,她不是怕有鬼来抢劫,她怕的是寂寞。

晚上,一闲着,她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到刘勇,不知刘勇过得好不好,不知刘勇想没想她。

她非常想此时有刘勇陪在她身边。

虽然她已经做鬼五年了,但她就是放不下刘勇。

长长的队伍一点点地移动。

有些鬼取到的钱多,欣喜若狂,忍不住手舞足蹈。

钱多,说明亲人在乎他;有些鬼取到的钱少,低头不语,赶紧匆匆离去。

钱少,说明亲人不怎么在乎他;更有些鬼一分钱都没有取到,亲人简直就没把他放在眼里,这样的鬼,难过得掩面而泣,软在地上,半天不肯起来。

见到这样的鬼,大家都表示同情,纷纷指责他的亲人。

有些鬼心里过意不去,取了钱扔几张钞票给他,表示一下心意。

终于轮到小丽了,她赶紧把存折递过去,可是工作人员查后告诉她没来钱。

小丽听了一愣,让工作人员再查一下。

工作人员很有耐心地又查了一次,还是说没来钱。

小丽的身子一软,差点倒在地上,后面的一个鬼扶住了她,把她扶到了椅子上,让她休息。

小丽瘫在椅子上,泪水夺眶而出,刘勇终于忘记她了,终于不给她烧钱来了。

其实,小丽在乎的不是钱,她在乎的是刘勇有没有那颗心,她根本不缺钱花。

小丽坐了好一会儿,才强打起精神走出了银行。

没走多远,小丽就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回头一看,竟然是刘勇。

小丽睁大了眼睛,刘勇怎么出现在这里?太突然了!小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刘勇上前笑着说:“丽,你怎么了?认不出我了?我是你老公啊!”小丽点点头,一头扑进刘勇怀里,泪水夺眶而出。

她日思夜想的刘勇,终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从此,她不再寂寞了,她和他团聚了,幸福终于到来。

 上一页123下一页

张易阳将一瓶二锅头全倒进了肚子里,可神志依旧清醒——他能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

交往了三年的女友胡薇薇,突然决绝地提出了分手,他一再追问一再哀求,可她却什么都不说,怎么都不肯回头。

张易阳知道,胡薇薇变了心,在这灯红酒绿的城市里,诱惑太多太多。

躺在床上,张易阳回想起和胡薇薇在一起的甜美时光,将瓶子里的酒大口大口地吞下去。

酒里放了大剂量的安眠药,足以让他在美好的回忆里沉沉睡去。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想自杀吗?为什么不听听我的意见?”

张易阳扭过头,见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房内。

他不禁吃了一惊:门都反锁了,黑衣人是怎么进来的?

“你是谁?”张易阳问。

黑衣人慢慢朝着张易阳走过来,说:“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

你是个倒霉的小保安,上个月公司被盗,你被扣掉了大半个月的工资。

前些天,一个醉酒的老板看中了来找你的女友,上前调戏,你一怒之下将他揍了个满脸花,因此被关了几天班房。

结果,你女友却提出了分手,你怎么会不窝火?怎么会不心痛?”

张易阳惊呆了,嗫嚅着问:“你、你到底是谁?”

黑衣人笑了:“我是个导游,能帮你解决一切麻烦。

你现在放弃自杀,还来得及。

如果有需要,明天打电话给我。

”说罢,黑衣人返身走出房门。

张易阳抓起名片看了看,上面只印着“导游杨昌霖”,然后是手机号码。

杨昌霖的话,对张易阳像是当头棒喝。

趁着还有几分神志,张易阳奋力冲向卫生间,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干净净。

清醒过来后,张易阳拨通了杨昌霖的手机。

杨昌霖开门见山地问张易阳有什么愿望。

这一问,倒把张易阳问愣了。

他一咬牙,心一横,说:“我想得到许多许多钱,花不尽的钱。

还有,要一个比胡薇薇更有钱、更漂亮更年轻的女朋友,并且,她要对我死心塌地。

杨昌霖说:“这很容易办到。

今晚11点,羊肠巷见。

深夜11点,张易阳早早来到了羊肠巷,蹲在角落里抽烟。

没等几分钟,他看到一辆出租车打着双闪过来,杨昌霖就坐在车上。

出租车拉上张易阳向郊外驶去,杨昌霖嘱咐道:“一切听我的,不该说的别说,不该问的别问。

另外,有我在,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害怕。

”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刘勇擦着小丽的泪水,说道:“丽,别哭了,我知道你想我,我这不就来了吗?从此,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小丽问刘勇是怎么来的。

刘勇找了张椅子坐下,这才告诉小丽过程:今天是清明节,他带了很多钱准备烧给她,可是路上车辆很多,不时拥堵,他担心自己烧得晚了,她取钱的时候还没有到,会伤心,于是便一路超车,结果就出了车祸,小车翻下了公路,他一睁眼见来到了鬼府,就匆匆赶到银行找她。

刘勇愧疚地说:“丽,对不起!今天我不能给你钱了!”小丽生气地说:“你知道不知道,在这里,到处都要花钱,没有钱寸步难行。

你没有钱,还来干什么啊?你想给我添麻烦是不是?你滚,赶紧滚!”说着,小丽对刘勇又推又拉。

刘勇说:“小丽,你别这样好不好?我现在没钱,但我可以去挣钱,有我陪着你,不好吗?”小丽把嘴一歪,说道:“谁稀罕你来陪我啊?在这里,想陪我的帅哥多着呢!”

刘勇听了掉头就走。

小丽在他身后使劲推了一把,狠狠地说道:“赶紧滚回人间去,给我烧钱来!我只要钱,不要人!”小丽这一推,刘勇眨眼间就不见了。

此时的公路边,早已来了警察和医生。

医生看到刘勇的眼睛突然睁开了,高兴地叫着:“他还活着!”刘勇看到医生也笑了,他还活着,眼泪顿时就滚了出来。

刚才的那一幕,还清晰地刻在他脑子里:他去了一趟鬼府,小丽嫌他没钱,把他赶出了鬼府。

刘勇不见后,小丽开着车匆匆赶往别墅。

一进别墅,她就走进房间,扑在床上大哭。

小丽的哭声震天动地,干活的保姆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跑来问她怎么了。

小丽抹着泪水说:“他来了,可我把他给赶走了!”小丽想念刘勇的事,保姆一清二楚,她着急地说:“你怎么能把他赶走呢?他在哪里?我去把他找回来!”小丽说:“我把他赶出鬼府了!我是想他陪在我身边,但我更希望他在人间好好地活着啊!”

上一页123下一页

青将爱车停靠在公寓门口,熄火后取下钥匙,轻轻在门上一转,铁门咿呀一声开了。

仅有十多平方米的房间,昏昏暗暗,没有开灯,幽幽的,角落里似乎有个人影。

“容,是你吗?”青向角落问了一声,没人回答。

青拉了一张椅子,随手打开桌上笔记本电脑的电源,接着,右手按着鼠标点了两下,开始写报告……

突然,一双手由背后轻轻搂住了青。

“容,是你!”青没有回头,握了握腰间的手。

“等等……我马上处理完,然后我们出去吃……算了……还是在家里吃好了……”

容的手又开始轻轻抚摸青的脸颊,青不禁心中一荡。

“你想吃什么?唉,冰箱里面好像没什么菜了,我去附近超市买吧!”青的脸在容微微的抚摸下渐渐红润。

“什么?要跟我一起去?外面下着雨呢……好吧!一起去就一起去!”青匆匆忙忙地关电脑,然后反握住容的手。

昏暗的街道,青一手握着容的手,另一手撑开雨伞。

“好大的雨呢,不是吗?”青笑道,“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这样下着雨。

想起来了吗?大约是上星期的这个时候,我们约好出来见个面。

那天也和今天一样,下着大雨。

你还因为走得太急滑了一跤,整个人坐在地上,伞掉了,全身都湿透了。

我就正好站在你的面前,然后伸手把你扶了起来。

“很不可思议哦,刚见面想要和你牵手都不行,连手也不肯让我碰一下,直到两个人都湿哒哒、脏兮兮的时候,你才肯让我牵你的手。

”青拉着容走进超市的大门,迎面而来的冷气让容的手微微一颤。

“冷吗?那你把手插进我的口袋好了。

”青体贴地说着。

很快便购物完毕,玉米、青菜、牛排、蘑菇、鱼酱

将晚餐的材料买好后,青打开雨伞,走出超市。

“到家了……我提东西不方便,你开门吧!”

容的手从青的上衣口袋内掏出钥匙,轻轻在门上转了一下……

“答应我,永远跟我在一起,好吗?”青一面收伞,一面柔声问。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