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苍鹰的欲望

毕业制作狸狸

原本想跟大家聊聊小狸最近找到的新工作的趣事,但除了工作之外,还有另一件让小狸非常care的事情,就是目前搞得小狸和同学们四个头一百个大的毕制。

说起这毕制,真的是做起来一点成就感也没有,而且学校老师和学校探取的政策和想法更是让人啼笑皆非。

我们的星期二,一整天都是毕制课,从早上九点开始一直到下午五点,中间穿插一个小时的班会,照理讲,毕制课是让同学有事情可以在那天跟老师请教,但通常可不是这么一回事,许多同学一来就是聊一整天,偶尔去找老师讨论个四、五十分钟,其它时间几乎都在聊天!

好啦~~或许有的时候,老师们会发表一些关于毕制的重要事情,但是大部分时间,同学们还是在聊天。

或许有人会觉得纳闷,有那么多时间可以聊天,应该可以去做更多其它的事情……

算了吧!老师规定了三次点名,早上点一次,下午点两次,用意就是要同学们乖乖的坐在教室里……聊天,这是我们学校最伟大的点名政策,不时还有点名妈妈在外巡视喔!

但我们的毕制全部都是要经过计算机才能制作得出来的3D动画,教室里又没半部计算机,要怎么动得起来?

当我们把这个问题跟老师反应时,他们的回答是,「你们可以带笔记型计算机到教室啊!」

很好,老师觉得我们都很有钱,人手一台Notebook。

有一次,我们跟我们的主指导老师讨论毕制的进度问题,讲到为什么我们的进度会比较慢,主要是因为计算机速度不够快等等,结果老师一句话就说:「计算机速度不够快,就加内存啊!提升计算机配备咩!」

「老师,没钱碍…」

「没钱不会跟父母伸手拿喔?!」

「……」

「还有,毕制都做不完了,还跑去打工?」

「老师,不打工没钱吃饭啊!」

「那就不要吃饭啊!」

夭寿,五楼摆着一堆用我们的学费买的超高级计算机不给借用,居然只会叫我们去提升配备?!

念完他还在说什么他以前也是吃苦吃过来的云云,说我们这样一点都不苦,小狸真的很想叫他闭嘴,现在是我没钱,不是你!OK?

自大的沙猪。

因为前年的那一届毕制有太多老师发表意见,搞得同学们到最后乱了方向,所以去年当我们开始做毕制时,老师们还信誓旦旦的说好绝对不会干涉太多我们的想法和idea,好啦!结果也是屁话乱放,发表评论的老师由十二位改成六位,意见还是一样多!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楔子

她死了。

一月一日。

她的生日,没想到同时也成为了她的忌日。

温芯呆呆地站在路中间,目睹了一场车祸与事故处理的全过程,两旁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们。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生命会如此短暂,死亡会如此突然。

18岁,生命还刚开始,转瞬之间就已经结束了。

不过,这样子,生命应该很完美吧,至少从科学计时的角度来讲,是很圆满的,比死在别的日子要让人印象深刻的多。

温芯(xīn)就这么自我安慰地想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躯体被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救护人员抬上救护车运走。

没有人看见她,没有人理会她,也没有人听到她说话,她好似一尊空气,穿过好多人的身体。

现在该怎么办呢?哎,别人都是为救人而死,她却为救猫而亡……温芯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自己死得的确不值,可谁叫自己是爱猫一族呢?也不能倒转头来怪那只横过马路的黑猫吧?虽然黑色的猫被称为不幸,虽然不幸的事真的发生了,但好歹它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说不定它还上有老猫下有小猫。

没办法啦,不能找它索命……

“喂,你等一下。

” 一个声音传入了温芯的耳朵,她四下仔细观望,却未发现有人像是在对着她说话的样子。

难道是她的错觉吗?她都已经是鬼了,谁看得见她呢?温芯叹息了一声,继续向前飘行。

“温芯!”又是一声,还是特意加上了称谓的呼唤。

温芯这次确定了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绝对不是幻觉或错觉。

听声音,像是来自身后,她霍地转身,一只黑猫正慢悠悠地向她走来,步履从容,神气倨傲,诡魅的同时,还拥有着一股难以形容的高雅。

温芯颦(pín)眉,纳闷地心忖道:这黑猫……不就是刚才她救的那只吗?难道是它在跟她讲话?

“温芯,你要到哪里去?”不……不会吧?猫居然说话了!这一惊非同小可,温芯的身体像弹簧般弹飘了起来。

“你下来啦,这样和你说话很累耶!”黑猫优雅从容地蹲坐在地上,琥珀一样的明眸幽幽地望着温芯,面容里夹杂着一丝微笑。

温芯看得怔怔出神,又仔细的看了看四周的人,还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似乎他们都看不见这只黑猫的存在,这是怎么回事?她满脸疑惑之色,轻轻飘动淡透明的身体落到黑猫的身边。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搞到最后,我们这组自己决定不再听老师的屁话连篇,毕制才能继续做下去。

而且小狸到最后总算明白一件事,铭X数X系……是有钱人才念得起的学校。

序幕

「欧阳姊,你……真的没问题吗?」

「我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可是……」

欧阳萱莎纳闷地回眸扫一眼紧跟在后头那一大串人。

「连傻大姊你们都不是很担心,为什么要这么担心我呢?」

「因为、因为……」

「在我们十二个人里,除了傻大姊之外,我的年纪不是最大的吗?」

「是没错,但……」

「在我们十二个人里,我的脾气不是最好的吗?」

脾气好?

请问她的脾气在哪里?

「在我们十二个人里,我不是最随遇而安的吗?」

随遇而安?

那叫大而化之好不好?

「在我们十二个人里,我不是最理智的吗?」

理智?

只有她自己那么认为。

「在我们十二个人里,我不是最冷静的吗?」

冷静?

说得真好听,根本是天生惰性高人一等……懒得花脑筋想太多,能不想的她就不去想,免得伤害脑细胞又浪费时间,还会影响身体健康,总之,自寻烦恼那种事她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把她们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当作是默认,欧阳萱莎自顾自说完后,再一本正经地又问了一次,「你们究竟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九个女孩面面相觑,苦笑。

基本上,她竟然可以问出这种问题就很令人担心了,她根本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嘛!

「总之,你们不用再担心了,」六号研究室门口,欧阳萱莎先按下密码,再把手掌放在门旁的识别器上,「除非……」两秒后,门开了,她反而回过身来。

「你们是觉得我没有资格去,因为我学的是历史,对时光机而言,其实是一点贡献也没有……」

「哪里是!」不假思索地,九个女孩动作一致的拚命摇手否认。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虽然欧阳姊所学的历史确实对制造时光机一点帮助也没有,但在进行时光旅行时,历史却是最重要的环节,这点欧阳姊应该比谁都清楚,想回到过去,对于过去的历史,还有如何生存在过去那种落后时代的生活知识,不准备好那些,我们连一天也无法待在过去啊!」上一页1234下一页

欧阳萱莎听得眉开眼笑。

「嗯、嗯,没错、没错。

「就算我们可以自己去找,但由对历史一无概念的我们找来的资料,天知道有几分可信度,就算有问题我们也不知道,所以说,在这种时候就非得靠欧阳姊来提供我们最正确的历史资料不可了,对吧?」

欧阳萱莎脑袋微倾,两只乌溜溜的眸子眨呀眨的。

「你们真的这么想?」

「当然是真的,」女孩们异口同声道:「不然我们特别要求所长给我们找个历史学家来干嘛?讲床边历史故事哄我们睡觉觉?」

「好,那么……」欧阳萱莎很高兴的笑开了,转回去,继续前行穿过第一道门。

「请问你们到底在担心什么?」

她们在担心什么?

她连她们在担心什么都不知道,就是这点令人担心!

不过……

九个女孩再次相对一眼,不约而同闷声失笑,然后在欧阳萱莎背后争相挤眉弄眼又扮鬼脸,那个比脸,这个比身材,另外一个又比个子高矮,还有人比脑袋,忙得不亦乐乎。

欧阳萱莎若有所觉地回过眸来,还是笑吟吟的。

「你们在干嘛?」

大家又很有默契地一起板正脸,一个比一个无辜地猛眨眼。

「没啊!没在干嘛呀!」算了,至少欧阳姊的脑筋是真的很聪明,她的天才可不是干假的,只是需要push一下而已。

等欧阳萱莎移开视线后,她们又一起吐舌头,捧腹无声的大笑,还有人装出「让我死了吧」的表情,一路笑着跟随欧阳萱莎一起穿过另外两道既要辨识密码掌纹,又要辨识瞳孔和声纹的防护门,最后才进入实验室内,随即各自散开去准备激活时光机,并为时光机做设定。

「其实我们只是在想说,欧阳姊长得很像阿拉伯人,肤色却相当白,不像一般的阿拉伯人那样深……」

欧阳萱莎哈哈一笑,「因为我爸爸是那种皮肤比较白皙的中国人,我的肤色像他。

」放下旅行袋打开,取出里面的衣物。

「而我的五官起码有一半像我妈妈,她是中东半岛的阿曼人,所以我会讲英文、中文、德文、阿拉伯文、乌尔都语、斯瓦喜一里语和古波斯语,还有一些山区方言。

「啊!对喔~~我记得欧阳姊说过欧阳伯伯是中国人,不过他十年前就去世了,而欧阳伯母在欧阳伯伯去世三年后再婚到阿曼去了,为了不想妨碍她的新生活,欧阳姊就尽量不去骚扰她……」上一页1234下一页

寨主夫人不是你想穿,想穿就能穿。

新婚第二天便被叫去打猎,谁晓得他以后会不会心血来潮逼她去攻占山头。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女性,她怎么可能被一个古代人玩得团团转。

闲时打小怪,忙时泡寨主,两不误!

第一章 被穿越之神遗弃的人

孟弱缓缓睁开眼,入目的是红漆雕花的床檐,细细的繁纹描绘其中,朱红色的帷帐垂下,悠然自飘。

好一副古风古韵古色古香古往今来人生自古谁无死的景象啊。

“啊……我穿越了。

”嘴里喃喃自语,她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我穿越了啊。

片刻后,一声凄惨的尖叫划破天际,惊得院子里报晓的鸡一个趔趄,嘹亮的鸡鸣顿时化为了一声绵长的“呜”。

“啊啊啊!我穿越了啊!”

“小姐!怎么了?”门被急急地推开,中年女人刚冲入屋内,就看见自家小姐双手揪发面色苍白地倒在床上,还未从变换了空间的震惊中缓过神来。

孟弱一抬眼便看见身着古装的妇人,最后一丝侥幸都消失殆尽,她的脸上瞬间风云变幻,仿佛误食了放在厕所里臭馊了好几天的咸鱼,难看至极。

可以确定是穿越了。

但是……

别人穿越是撞个车啊被雷劈啊溺水啊什么的,她只不过是做作业的时候偷懒睡了个觉,竟然也穿越了!穿越是超市打折促销买一送一的货品吗?要不要那么随便啊!

这边还在怔忪的同时,那边中年妇女已经一个大跨步走到了她面前,伸手抚上孟弱的发,妇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隐隐透着担忧。

“孟弱小姐。

”名字都原封不动地穿越了?还真是粗糙随便的穿越呢。

“您今年都十六岁了。

”十六岁?穿越回来还能装嫩啊。

“不能再这个样子了,你可是明天就要嫁人的人呢。

”嫁人?耳朵敏锐地接收到关键字,孟弱猛地抬起头紧攥住中年女人的衣袖,眼中射出精光,“嫁给谁?”

按照她阅读多本穿越文的经历,穿越过来嫁的对象即使不是四爷八爷将军丞相,也该是个富商大侠,然后一番纠葛爱恨缠绵,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这样看来,前边那些让她灰心至极的穿越设定都是铺垫啊铺垫。

“小姐要嫁的人啊……”中年女人神秘地凑近她,“是门口右拐五步距离就到的王二家哦。

”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