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宫女守则

她穿越而来,一朝从皇后贬为宫女,深知作为敬事房的宫女,最重要的就是职业操守,日日将嫔妃的牌子送上去,那个男人却不看一眼?皇帝!请配合点儿好么?

第一章

作为一个宫女,最重要的就是职业操守。

帮皇后下毒,帮贵妃陷害,帮妃嫔堕胎,帮姐妹上位……这些,都是不能做的。

我身为敬事房中唯一的一个宫女,平日的工作虽说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但还算清闲。

,可近两个月来,不得不说,我那稚嫩的小肩膀上,压力有点大啊。

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就在于,我们伟大的,光辉的,神圣的,高贵的,不可侵犯的皇帝陛下已经两个月没有宠幸任何妃嫔了。

这个惨绝人寰,惨无人道的消息,无疑是寂寞了整个后宫啊。

后宫寂寞了,然后,我的悲剧就来了。

“皇上,太后亲自挑选了几位闺阁千金,您今晚要不要试试?”

我不改一贯的奴颜媚骨,对全身上下闪耀着佛祖光芒的皇帝陛下慕容夜和气生财地的问道。

慕容夜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英俊非凡、,帅气逼人的脸上立刻荡漾起令我心醉神驰的讽刺一笑:

“哼,试试?当朕是嫖客吗?萧宫女的用辞一如既往的粗俗。

尽管被奚落,但看在他是皇帝的份上,我就不跟他计较了,依旧觍着脸腆着脸,弯着腰对他阿谀奉承道:

“是,皇上教训得的是。

奴婢没念过几天书,说话自然不及皇上优雅。

”尤其是“‘嫖客”’那句,太优雅了。

,我踌躇着继续道:

“那今晚……”

慕容夜横眉瞥了我一眼,继续将目光投入到书中,冷冷地说了句:“没兴致,退吧。

我绝望地的闭上双眼,暗叹了一口气。

,他一定不知道他的这句“‘退吧”’,无形中会给我造成多少压力?

无需等到明天,甚至我怀疑我都回不去敬事房,就会给各宫娘娘们揪去问话,如果运道够好的话,再加上太后娘娘……随便哪种身份,都足以将我架出午门斩首,理由便是“‘不尽忠职守不敬忠职守”’!!

你妹的不敬忠职守不尽忠职守!

如果我能够代替慕容夜去宠幸妃嫔而不去,那是我的责任,可腿和工具都长在慕容夜身上,他不去,我能怎么办呢?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事情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开端:我谈了3个月零1天的男朋友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突然良心发现决定要拯救地球秉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崇高革命精神决定义无反顾地向我求婚,也不知道是听信了哪个笨蛋的建议居然把钻戒放在我的最爱——蜜桃冰激淋里。

就在他无限期盼的眼神下,无辜纯真善良的我用汤勺铲了一大口冰激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吞了下去……在迅雷不及掩耳慢动作瞬间,我看到他闪烁期盼的小眼睛突然呈几何基数倍放大(一般人们称之为惊恐的眼神),然后眼前一黑……

史上最郁闷之穿越:有人撞车穿越,有人跳楼穿越,有人睡觉穿越,有人生病穿越……而我——居然因为被求婚钻戒给噎死穿了过来,惭愧惭愧~不幸之中万幸,据说我穿到了好人家……

第一卷:雪映白梅梅映雪 史上最郁闷之穿越前

我发誓: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不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作者:你当自己是梁山出品的啊!),誓将淑女进行到底……

夏天为什么一定要那么热!都已经晚上8点了,温度也丝毫没有下降倾向,穿着吊带衫走在蒸腾的马路上,我幻想自己是一块美味的菲利牛排躺在铁板中央滋滋冒烟。

对于气象学家的“温室效应”我一向嗤之以鼻,“烤箱效应”才是王道!至于那头把我约出来当牛排的家伙——斜眼看了一下身边的人(偶谈了3个月零1天的男朋友),不理会他莫名其妙的亢奋笑脸,我在心里大声诅咒第108遍!

殷勤的服务生挂着他的第108个招牌笑脸把我们领到预定桌位——

饿滴神啊!明晃晃的蜡烛刺痛我的眼睛,隔着空气灼伤我的皮肤,居然是烛光晚餐!

从小到大我幻想过无数次烛光晚餐,但从来米有幻想过在零上42度的三伏天跟人在露天餐厅“享受”此等待遇……

“安安,喜欢吗?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Suprise!”林程一脸骄傲地向我邀功。

的确是惊天地泣鬼神宇宙霹雳无敌劲爆的suprise!这么远拉着我一路走到这家餐厅(林程美其名曰为散步,PS:还非让我打扮正式,套着我最憎恨的细高跟凉鞋摧残了我近2公里路程扭到这里)居然就为了这顿该死的烛光晚餐……

我死盯着眼前的5根烧得不亦乐乎的蜡烛,一下子哽在那里。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在那一个囫囵不及吞枣的工功夫,无数种可能已经在我脑中上演完毕。

,为了结局不更加悲惨,我撕下豁出最后一层脸皮,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对慕容夜施展了江湖失传已久的绝技——抱大腿。

“皇上,您就行行好,试一个开开荤吧!,您要再不开荤,敬事房的李公公就要自宫……呃,不对,是自戕谢罪了!”

“……”

见慕容夜没有说话,我以为他为我的忠君爱国、,忠心不二所感动,于是再接再厉再接再厉咬耳朵道:

“若皇上不喜欢闺阁千金,嫌她们不带劲儿,那不如去翻西宫中的胡姬,狂野、,奔放、,销魂!”

慕容夜凝神聚气,冷冷地的盯着我,爆吼道:

“萧芳芳,你给我滚!圆润地的滚————”

“……”

唉,英雄气短,时不与我啊。

第二章

一腔热血出山头,却打鸟而归。

我的心情没人懂。

挑了一条冷僻的路径回到了敬事房,李公公等一众太监全都站在敬事房门外迎接我归来。

每个人眼中闪耀的期盼都能将我薄如蝉翼的脸皮射穿。

自从十二岁穿越到这个时代,我萧芳芳的人生道路就一直很坎坷,先被一个官迷父亲洗脑了两年,将他一辈子奉行的忠君爱国思想,用高压水枪往我脑子里灌输,灌输了两年,正巧遇上三年大选,他就像丢垃圾一样,把我丢入了宫中,让我自生自灭。

我秉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原则,对他们露出了微笑,李公公见我这副表情,以为事成,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兴冲冲地问我:“怎么样?皇上召了哪宫侍寝?”

我哈哈一笑:“我给皇上推荐了那几个闺阁千金和西宫的胡姬……”

李公公欣慰地点头,对我的头脑很是赞赏,因为在这事关敬事房生死存亡的重要时刻,哪怕皇帝召幸的是头母猪,他也是高兴的。

“人选得不错。

那……”李公公暗示我讲重点,我刻意装傻,摸头傻笑,他只好点明问道:“最后皇上召了谁?”

我舔了舔干涩的唇,保持面部微笑,迅速地,含糊不清地答道:“谁也没召。

李公公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语气都变了:“你说什么?”

我笑如傻帽儿:“就是……皇上谁也没召,今晚仍旧宿在养心殿。

”上一页1234下一页

“……”

潮起潮落的叹息声将我的羞愧推至顶点。

李公公指着我,骂不能骂,打不敢打,撑着食指在原地转圈圈,反复言道:“天亡我也,天亡我也!”

其实,天亡的又何止是他呢?还有我啊。

跪在坤宁宫中,我低眉顺眼地竭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渺小,但依旧顶不住坐在主位上,打扮得珠光宝气,恨不得将整座皇宫的宝贝全都挂在身上的皇后娘娘灼灼的目光。

从前看电视,一直觉得电视里的正宫娘娘很威风,小小年纪便无限向往之,可如今正宫娘娘耍威风的对象变成了我,那意思就有点不对了。

敬事房的李公公当仁不让地将我推到了权利倾扎的最前线,致力于让我扮演本次战役中最新鲜的炮灰角色。

“娘娘,这几个月来都是萧……芳芳这个宫女去请圣意的,奴才等不知具体缘由啊。

“……”

我在心中将李公公的祖宗八辈挨个“问安”后,便提着裙摆,低着脑袋,跪爬到皇后脚前,《宫女守则》第三十八条,凡主上要问话,或感觉主上要问话的时候,必须主动出列,目不斜视,心诚则灵。

“哦?本宫还以为是哪个狗奴才,原来是你啊……”皇后娘娘吃力地抬起了挂着十七八个手镯手链的玉臂,将指甲放到眼前观望,语气凉凉地说。

这个皇后娘娘上位还不满三个月,但谱儿却摆到了三十年。

看在她的身份和面子上,我就不跟她计较了,笑容满面地磕头答道:“启禀娘娘,不是狗奴才,是狗奴婢!”

在我如此谦卑的自称之下,终于成功地惹怒了皇后娘娘,鲜嫩豆蔻手指往凤座上一拍:“哼!来人呐,杖责一万,再发去掖庭局洗马桶!谁都不能求情,立刻执行!”

“……”

这道指令一下,不仅仅是众人愣住了,就连我这个快要被行刑的人都满头黑线了。

杖责一万?那是要把我打成肉糜啊。

然后还要我这堆肉糜去洗马桶……

“娘娘,这……”

终于有个不怕死的站了出来。

皇后娘娘凤目圆瞪:“本宫说了,谁都不能求情!你若怕她,本宫便换人来打!”

“……”那个不怕死的人畏惧了,果断下跪求饶:“娘娘息怒,奴才只是想问,到底是先杖责还是先洗马桶?”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叫漾,生活在红尘的终极之地,是一位占星师。

今天,我照例站到占星台上,还没做好占星的准备,陡觉背后有一股凛冽的奇寒袭来。

我飞快地转身,随即看见一颗通体发紫的戾星在背后不停地跳跃舞动,激射出凌厉的气流。

百忙之中我弹出一道三叉火焰,用“戟”术与它抗衡。

幸亏我的力量胜它一筹,最终将它制伏。

我趑趔着走出来,气喘吁吁,灵力使用殆尽。

就在这时,一个陌生人出现了。

“这颗星从红尘中来,是紫檀双煞星座的其中一颗,它们一雄一雌,这次逃出来的是雌星。

发觉它逃窜之后我一路追踪,一直追到这里。

”言毕,他走近我,一张白皙而明朗的脸庞渐次清晰,“我叫月涯,从红尘中来,是那里的占星师。

他转身凝视着爆裂的紫星,叹了口气:“你把这颗雌星打碎了,却正好中了它的诡计,它是从红尘中穿越来的,魂力已经破茧而出,重生到某个人的身体里。

我摇头表示不解。

“红尘中的人死后,会化作星辰。

这颗雌星,是一个叫西施的女人幻化而成的。

她因为长得太漂亮,被越王勾践利用,献给了吴王夫差,使她留恋女色,不务朝政,终被勾践所灭。

西施回国后,被沉水而死。

她心有不甘,所以穿越到这里,想重新来过。

“那颗雄星呢?”

“他还没有归位,哦,意思是他还没有死。

”说到这里,他往别处看了看,转移话题,“占星台下的女孩,是在等你吗?”我循着他的目光看去,旋即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的,她叫月争,我们打小一块长大。

月涯和我告辞,一袭白衫消失在湛蓝的苍穹当中。

从占星台上下来,我走到月争身边问:“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吗?”她撒娇似的说,“爹爹让我转告你,王就要来这里了,你可要做好准备。

”我说:“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她马上对我拳脚相加。

月涯第二次出现,我们已经成了朋友,他给我讲了那个发生在红尘中的故事。

一个容貌闭月羞花的女孩,她叫西施;一个肩负使命的将军,他叫范蠡。

他们深深相爱,可惜,范蠡是越王勾践的部下,当勾践看中西施,想把她送给吴王夫差时,范蠡选择了忍让。

后来,西施回国,范蠡无颜面对她,选择了隐退五湖。

而就在此时,西施被杀。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