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穿越之棒打初恋

1

六年前的月亮更加明澈,夜风比往常迷人,女孩子们穿着清凉的吊带裙和超短裤穿梭在熙熙攘攘的夜市中。

年遥光深深呼出一口气,安静地守在自己的面具摊前。

她卖昆仑奴的面具,自己亦戴着一具蓝色的昆仑奴面具。

旁边卖乌龟的男孩子说话从来没有停止过。

“大晚上的,你戴个面具怪瘆人的。

“摘了吧,男同学们买东西挑长相的。

“你不会长得比面具还丑吧。

遥光额角青筋突突跳,终于忍不住说:“凌极,闭嘴。

男孩子更加诧异:“你怎么知道我叫凌极?”然后自问自答,“我是显大的校草,想来早就声名在外,你知道也不奇怪。

二十二岁的凌极眉目张扬,热情闪耀,在学校是受女孩子追捧的阳光暖男,瞧他那自恋的表情便可窥见一斑。

可六年后,成长为青年才俊,霸占公司总监一职的凌极却是个不苟言笑的万年冰山,就像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冰冻蘑菇。

凌极初入公司就大刀阔斧策划改革,雷厉风行,杀伐决断,各个部门叫苦不迭。

短期内就树立了领导威严的“凌极”自此让人闻风丧胆,谈虎色变。

即便是在这样严峻的背景下,凌极却表现出了对年遥光的与众不同。

其实遥光长得真的没有那么引人注意,她这种级别的是公司里一抓一大把的小角色,为了升职加薪在岗位上卖力地发光发热。

论相貌,比不得刚入公司的新人青春活泼;论气质,远不及一干优雅端庄爬到公司管理层的女强人。

但凌极就是注意到了她,也许发光发热的电灯泡对冰山是一种致命的吸引。

那日,凌极打格子间走过,经过遥光的位子时便再也挪不开脚步。

遥光承认,俯视她的凌极帅得睥睨天下,她也短暂地迷失在他的魅力中。

直到他低声说:“晚上一起去袅袅山顶吃牛排。

那是命令的口吻,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遥光刚刚交了一份关于袅袅山顶的婚礼策划书,所以遥光难得没有自作多情,只以为凌极纡尊降贵想一边吃饭一边同她探讨策划书。

结果山顶不仅有烛光、玫瑰和小提琴手,还有西装笔挺,分明打扮过的凌极。

穿着牛仔裤、T恤衫的年遥光望着脸色渐渐黑下来的凌极怔了半晌,终于嗫嚅着问:“总监,你这是打算泡我吗?”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1章

第一章

楚卓穿越了……

不幸的是,寄居的身体显然比自己的尸体更有当尸体的潜质。

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困难的张开眼皮,环顾四周,铁栏杆锈迹斑斑的竖立着,泛出阴冷的气息,身后的十字形木架上带着点点血迹,有些颜色还是鲜艳的,估计是这个叫楚秋月的可怜女人的,还有些暗红色泽的应该是一代代囚犯的血泪结晶了。

除了血腥味,牢房里还回流着另一钟气味———-腥中带着淫糜的气息,两者结合得出了一个结果,楚卓这位五百年前是一家的姑娘因何而惨死,到也不是啥先奸后杀,不过也相差无几了。

现在且来草草介绍一下这位楚秋月姑娘,此女身世却也可怜,不过还未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

楚姑娘自幼父母双亡,由舅舅代养,可他舅舅家偏偏也不甚富裕,尤其在其妻产下第三子后更是渡日艰难,迫不得已就将那才6岁的秋月给卖到了一家春楼—-风月楼,当时也不过拿到了5两银子,竟是比秋月年龄还来得少。

不过,怎么着也算是扫掉了个包袱。

至此以后,秋月就一直以丫头的身份呆在楼里。

到她满13岁那年初潮来后,鸨母就迫不及待的打算将其称斤卖两了,想那楚秋月父母都长的普普通通并不出彩,到她那却硬是生的明眸皓齿、眉清目秀,小小年纪已经初现风采了。

长久以来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十三岁的楚秋月自然不再是当年那个纯真的小女孩了,同时鸨母估摸着在秋月那可以大捞一笔,对她也算娇宠,使得这姑娘越发心高气傲了。

在楼里看多了姑娘们凄凄惨惨的结局,暗自在心理打着小算盘。

也算是她运气好,在初夜拍卖那晚遇到了曾武。

曾武因其主子陵城被人下了春药,不得不与人燕好,就打算来青楼找个干净的姑娘,可不正好赶上了楚秋月出场么。

曾武因是陵城的得力手下,穿度本就比普通百姓要来得好,浑身上下又带着一股凌厉,沉稳的气势,秋月眼一扫就瞄上了他。

而曾武本就在赶时间,又不好随便给主子找个女人,这秋月就这么吧吧的送上了门。

扛上人,扔了银子就走,谁都拦不住。

急的那鸨母哭爹喊娘的直跺脚,却是无可奈何。

就这么着秋月凭着自己曾已清白之身替陵城解毒,就赖上了他。

而陵城因正有急事待办,也不想和个女人计较,就派人将秋月送回了山庄。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他会泡一个不漂亮、没才华,也绝没有巨额遗产的她吗?

遥光看过总裁文、总监文、总经理文,各位老总朝女下属伸出魔爪前通常会铺垫许多预兆。

刻意的接近,假公济私的帮助,还有绝对少不了的出席派对惊艳老总,最后才有老总悠悠一句真情表白。

但凌极没有,在这之前他没有同她说过一句话,工作上的交流也没有,他并不是她的顶头上司。

他就这样赤裸裸地将遥光直接拐到袅袅山顶,在遥光疑惑的眼神中点头承认:“是的。

是的,他要泡她。

年轻有为,英俊多金。

这八个字虽然俗气,却将凌极的优点描绘得淋漓尽致。

一定是上帝手里的馅饼太多,不小心掉下一个砸中了遥光。

虽然凌极不够温柔、不懂浪漫、不解风情,但他走路会牵遥光的手,吃饭会替遥光夹菜,看电影肩膀会借给遥光睡觉,夜里还偷偷亲过遥光,偶尔对她笑,像开在雪地里的炫目莲花,让人心神激荡。

待红艳艳的结婚证领到手,那一刻,遥光真觉得自己死而无憾了。

然而便是在这一天,她发现了凌极的秘密。

就在她上蹿下跳想找个神圣又庄重、隐秘又安全的地方置放结婚证的时候,她无意间打开了一个抽屉。

抽屉是有密码锁的,她试了他们的结婚日期,结果就打开了。

遥光的掌心忽然冒出了冷汗。

密码锁上的几个数字摩挲得平滑模糊,想来这个密码凌极已经用了很久,久到在认识遥光之前。

所以,凌极不是用结婚日期作为密码,而是根据密码选择了婚期。

怪不得,他坚持这一天领证。

九月六日,这一天到底对他有什么意义?

遥光颤抖着拉开抽屉。

抽屉里有一本相册,孤零零地躺着一张照片,是个女孩子的侧脸,拍摄日期是六年前,地点是凌极的大学操场,背面是凌极的字迹:永远的初恋。

如果遥光不是清楚记得自己没有去过那所大学,她真的会以为那个女孩子就是自己。

她们太像了,尤其那双被阳光照得眯起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她的心跌入谷底,原来一直以来,她不过是别人的影子。

有些原本不能解释的,统统被她归为凌极怪脾气的事情,突然有了解释。

比如那次在游乐场,她拉着他去坐海盗船,他莫名其妙地就发了火,狠狠看了她两眼,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她一个人摸不着头脑。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遥光不明白一个肯坐过山车的男人为什么不肯坐海盗船,现在想来大约是海盗船勾起了他什么不好的回忆。

她想起有一天傍晚,他们在山顶看夕阳,漫山遍野金灿灿的,凌极看着她说:“你的眼睛真漂亮,夕阳尽入。

那是凌极为数不多的甜言蜜语之一,遥光还为此高兴了很久,现在想想,还真是悲哀。

2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那都是过去式了,现在陪在他身边的是她。

TVB剧情里,这句话是女主奚落女配的至理名言,但她做不到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继续过日子。

她一直耿耿于怀,她开始讨厌自己的眼睛,也开始揣摩凌极的每个眼神,她快要被这种感觉逼疯了。

遥光时常想,如果能够回到六年前,阻止凌极遇上他的初恋,是不是她的幸福就会回来?

这并不是异想天开,她知道本市一家高科技研究中心已经研究出时光机。

虽然价格令人咋舌,但没关系,凌极有钱,她就乐意用凌极的钱破坏他初恋。

于是遥光揣着凌极的金卡、钻石卡光临了高科技研究中心。

遥光选择回到六年前的九月六日,这是凌极珍视的日子,想来是他和初恋相遇的日子吧。

遥光也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时光机只能给她一个月的时间。

她要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将凌极的初恋扼杀在摇篮中。

但是六年前的凌极真是让人无法忍受啊,长得帅就可以聒噪吗?遥光默默地整理自己的摊子,凌极热脸贴了冷屁股,终于偃旗息鼓。

他的乌龟生意很好,基本都是女孩子光顾,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他那张脸招人。

他也很懂得利用自身优势,笑得热情洋溢,笑得女孩子们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

遥光一直冷眼看着,她在观察,到底是哪个女孩子入了他的眼,占了他的心?但是来来回回二三十个女孩子,实在看花了她的眼,可是她横看竖看都没挑出一个比得上自己的。

她只得从凌极入手。

在下决定的刹那,遥光将脸上的面具狠狠地摔在地上,吼道:“凌极,你这个忘恩负义、两面三刀的花心大萝卜,我忍你很久了。

似乎觉得这顶“污名”帽子还不够,遥光又利落地端起地上一盆乌龟,手起盆落,哗啦啦,凌极被浇成了落汤鸡,头顶还趴着一只绿壳乌龟。

上一页1234下一页

PART 1 穿越鸟

哇!红廊绿瓦,哇!酒池肉林,谁家这么牛,咸鱼咸肉当作装饰品挂满整个院子,整个屋子可以俗得这么厉害,红绿配成一团。

林无鸟木然地仰视!

“女儿哎……”随着一声凄厉的“女儿哎”,从院落的尽头,滚来一个肥婆,她脸上的粉有城墙厚,腰圆肚肥,每一步踏在地上,都会抖起身上一层又一层的肉浪,最为神奇的是,她的鬓角还插着一朵红灿灿的石榴花。

真是美绝人寰。

“女儿哎,你醒啦!”她喘着气就要扑过来。

“哎,你在叫我?”林无鸟的神志还处于混沌状态。

“无鸟,你犯什么傻哦,难道你睡傻了?”肥婆绞着手帕,很纠结地娇嗔。

林无鸟的额头上很快就渗出了密密一层冷汗,我的娘哎,这下看清楚了,肥婆居然还穿了一身对襟的大花长袍,真是够古韵的。

“无鸟,你不逃避了?”她问。

“哎?”

“你看,你连素材都准备好了。

”她惊喜,指指林无鸟手里的环保袋。

“哎?”

“我的好女儿,你终于愿意为娘出头,参加林家的厨师争霸赛了啊!”她嚎啕大哭。

“哎……”

谁来告诉她,这究竟是一个怎么样混乱的局面哦。

她当然知道自己是谁。

林家有两宝:林有鸟和林无鸟。

这么油菜的名字拜林爸爸所赐,据说生林有鸟的时候,他正在烹饪一道百鸟朝凤的菜,油光一闪,美食谱就,一举拿下最杰出厨师奖。

对于一个以鸟字号成才出名的厨师,没有什么比素材更让他心安的了。

所以,为了纪念一个伟大的时刻,他将自己的头生子非常慎重地取名为林有鸟。

到了林无鸟出生的时候,恰巧禽流感横行,为了买只做素材的童子鸡,林爸爸走了足足一天路程,遍寻无果,一怒之下,给二女起名林无鸟。

无鸟无鸟,真是个衰败的名字。

这个衰名,伴随着她一直成长到成年。

并且一直衰到现在。

“妈哦,我穿越了。

”她后知后觉,两个时辰以后,她才反应过来。

“女儿哎,穿越?不不不,你穿什么都好看!你看这绿的,这厚的,该又是哪里的稀奇货吧?”肥婆看她,简直满意得不得了,拉着她穿的军大衣,啧啧地称赞。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