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君心荡漾

内容简介:一次意外,不受宠娘娘赵婵和皇帝李圳从异世界大祈穿越到现代,两人从帝妃关系变成了门当户对的青梅竹马,成为了千万学子中的一员,角色的突然转变,皇帝和妃子必须适应现代的生活,除了要学习数理化和英语之外,还要面对天朝各种新颖的事物,对于废材妃子赵婵,最怕的就是天朝的大小考试。

然而与皇帝携手走过各种考试,相同命运,让两人关系发生了改变,岂料等到高考之际,皇帝居然不告而别了……

第1章

赵婵在大祈后宫其实一直都没什么建树,不过入宫五年,还是从五品良媛升到了从一品的妃位,单纯从妃位上来说,因为后位还悬着,除了上头压着的一位贵妃,她在这个后宫是可以横着走了。

可事实上,如果她不好好儿走路,她明天就会被人横着给抬出去。

跟赵婵一块升上来的还有顾幼容,顾幼容同样也是从五品良娣升到了妃位,同年入宫,从良娣到婕妤再到容嫔,去年又因为给皇帝生了一位小公主,直接生了两级,从容嫔变成了容妃。

因为年龄相仿,入宫时间相近,加上每次晋升的等级都差不多,赵婵和顾幼容私底下常常被后宫里的人偷偷比较。

有个词叫殊途同归,赵婵和顾幼容虽然每次晋升的情况不一样,不过都站在了妃位上,从这一点来说,赵婵其实混得还不错,至少她可以拿来跟顾幼容这位宠妃相提并论。

相比容妃的晋升路子,赵婵能升到妃位全因为“我爹是赵刚”这句话,赵婵进宫第二年,父亲赵刚驻守凉州有功,赵婵从良媛升到了婕妤;第三年,赵家军大胜倭寇,皇帝又将她从婕妤升到嫔位;第四年开春战起,三位哥哥在沙场上英勇殉职,赵家忠烈多,一荣俱荣,立春过后,皇帝过来看了她,在她的西禾宫坐了一会儿,第二天圣旨到,赵婵便成了从一品的赵妃。

赵婵升为赵妃的那一天,趴在雕花大床上哭了整整一天,一双眼睛哭得通红通红的。

圣旨上写她“温良敦厚,端庄淑睿,性资敏慧”,跪在地上接过圣旨的时候,赵婵觉得自己的心情实在难以形容,直至后来她觉得有句话特别贴近她那时的心情——“哎哟,妈呀!太蛋疼了有没有”。

赵婵因为入宫之前跟着父亲在凉州军营里浑,温良敦厚、端庄淑睿、性资敏慧,这些跟她压根儿没有关系。

有一次皇帝在她宫里发了脾气,还指着她额头训斥她又骄纵又无知什么来着,训完之后大概觉得伤了赵家的面子,冷着脸哼了哼:“朕姑且当你年少无知。

” 上一页1234下一页一、影壁

朝阳酒店是由清代的一座王府花园改建而成,古香古色,精致典雅,景观基本保持了原貌。

这天,一群衣着光鲜的人来到酒店,走在前面的是一个颇有气势的中年男子。

经理李彦一看,原来是市长王鸣轩领着下属们来吃饭,忙亲自上前服务。

饭后,王鸣轩一行来到花园中散步,只见处处假山绿萝、小桥流水,让人仿佛置身于古代。

一些年轻的女下属平时喜欢在网上看穿越小说,见景纷纷打趣起来。

这个说: “这里有口井,你掉下去就可以穿越到清朝当格格了。

”那个说: “这里有个石洞,你钻进去就可以穿越成福晋了。

王鸣轩听了很好奇,问穿越究竟是怎么回事。

女下属们就七嘴八舌地解释起来:穿越,就是穿越时间与空间的简称。

有现代人穿越到古代的,也有古代人穿越到现代的,有灵魂穿越过去的,也有肉体穿越过去的……

王鸣轩笑着说: “原来穿越这么有趣。

不过,你们这些人就是穿越过去,也只能是个丫鬟;林局长若穿越过去,倒还真可能做个王妃。

”众人的目光一齐落到了旁边的工商局领导林疏雨身上。

林疏雨三十来岁,外表美貌,是王鸣轩一手将她提拔上来的,两人关系密切。

林疏雨问那些女孩: “现代真有人穿越到古代去吗?”有人说: “虽然小说都是虚构的,至今还没有成功穿越的先例,但说不定奇迹真会出现呢。

林局长,您不会也想过把穿越瘾吧?”林疏雨叹了口气: “现实生活真是无奈。

如果有缘,我还真想到古代去呢。

”说完,她来到了一面影壁前,只见壁上彩绘着缠枝牡丹图,一朵朵盛开的牡丹艳丽华贵,灿烂缤纷。

林疏雨失神了好一会儿,才转身走开。

半个月后,王鸣轩的生日到了,晚上他在朝阳酒店请客,赴宴的客人大都是上次在一起的那些人。

林疏雨也在其中,她化着精致的妆容,身穿一袭白色曳地长裙。

在席间与大家推杯交盏后,她有些醉意,就独自出了大厅,想到花园中冷静一下。

过了许久,王鸣轩发现林疏雨还没有进来,觉得很不安,便和宾客们一起到花园中寻找,酒店经理李彦也迅速带人赶了过来。

此刻,月色下的花园朦胧而幽静,隐隐透着诡异的气氛。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赵婵想起皇帝跟她为数不多的对话,基本上都是训斥。

“赵婵,这事好好儿反省吧。

“赵婵,你好自为之吧。

“赵婵,朕不觉有亏待了你的地方,但是你们赵家也太目中无人了!”

……

“若兮!朕命令你,不准离开朕,朕不准,不准!”

“皇上,就让臣妾随风而去吧……”

“不要啊,朕不要!”

三十寸液晶电视里,有一位身穿龙袍的男子正抱着一位宫装佳人,仰天咆哮起来。

赵婵咔嚓咔嚓地咬着薯片,转头看了一眼哭得一塌糊涂的赵母:“娘,哦不,妈,要不要吃点薯片?”

赵母对她的薯片熟视无睹,抽了一张纸巾擤鼻涕,边哭边说:“怎么可以这样子?如果若兮死了,皇上怎么办呢?他一定会难过死的。

赵婵忍不住开口:“皇帝怎么会死,他还有后宫佳丽三千呢,妈,不要信这些……”

“但是皇帝只爱若兮一个啊。

”赵母反驳她,说着说着,又开始掉眼泪了。

赵婵咬咬牙,站起来说道:“这些都是假的,皇帝根本不是这样的。

妈妈,我告诉你,皇帝有很多老婆的,死了一个还有一个呢……”

啪——就在这时,客厅的门猛地被推开,赵婵慢慢转过头,李圳噙着一丝冷笑立在玄关口,手里拿着一个装满饺子的盘子。

妈,皇帝真来了。

“赵阿姨,我妈今天包了饺子,让我给你们送一些过来。

”李圳笑着开口。

哭得稀里哗啦的赵母终于收住了眼泪,然后笑容满面地招李圳进屋,接过他手里的饺子,一边放进冰箱里,一边对李圳说:“谢谢你啊,真是太客气了。

李圳收起笑容,说了一句:“没什么。

顿了一下,他瞟了一眼装作看不到他的赵婵,不咸不淡地开口道:“蝉儿,你昨天有本作业本落在我房间里了,你过来拿一下。

”李圳叫她名字都会拖一下,多发了一个“儿”音,听着就多了一份亲昵。

相反,在大祈后宫的时候,他通常都是直接赵婵赵婵地喊她,每次他喊到她名字,赵婵都要胆战心惊一下。

赵婵不厚道地想,物以稀为贵,以前娘娘满天飞的时候他不稀罕她,现在只有她在他眼前晃荡,总算有了那么点存在感了。

赵婵捧着薯片,站起来跟赵母说:“妈妈,我去一下李阿姨家。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赵母对着电视剧又是一阵欷歔,根本听不到赵婵的话,赵婵在玄关处换好鞋,跟着李圳来到了李家。

李家和赵家是对门邻居,就是有事喊一声便可以听见的那种对门。

来到李圳家,李母还在包饺子,赵婵打了声招呼,然后手痒包了一个饺子,李母看了一眼她包的饺子:“婵儿这包法倒是新奇啊。

赵婵笑着,不新奇,这种包法只不过是她和李圳那里的包法而已。

“赵婵,进来。

”李圳立在自己的卧室门口喊她。

“快去吧,估计圳儿有作业问题找你商量呢。

”李母善解人意地笑道。

有作业问题和她商量?哈哈哈——这个真的是一点也不好笑。

赵婵来到李圳房间,李圳已经冷着脸坐在电脑椅上,右手放在腿上,左手随意地放在椅子扶手上,现在的李圳明明穿着简单的短袖长裤,赵婵总当李圳还是那个身穿庄严明黄色龙袍,坐在高高的龙椅上,手拿奏章的大祈皇帝。

然后赵婵腿脚有又些本能地发软,局促地立在李圳跟前,等着听候发落。

结果李圳根本不理她,转椅一扭,转过身背对着她。

赵婵战战兢兢地唤了一声:“皇上——”

李圳还是没有理她。

赵婵又唤了一声:“皇上——”

李圳指了指边上的一张凳子,示意她坐下。

当赵婵纠结着要不要说一声“谢主隆恩”时,李圳嗖地转到她眼前,赵婵不敢直视龙颜,赶紧垂下头。

“抬起头来。

”头顶飘来李圳清冷的声线。

赵婵抬起头,然后稍微别过脸,出于私心,她把自认为好看些的左脸对上李圳的视线,心脏扑扑地跳得很欢乐。

“脖子歪了吗?”李圳又开口了。

赵婵挫败地摇摇头,然后直视李圳这张漂亮脸蛋儿,这张脸真的跟大祈的皇帝一模一样,不过更年轻,更青葱,更水嫩,也更讨喜些。

李圳转过身,一声不响地从一本《考前大冲刺》里拿出一份试卷,上面十七分的成绩让赵婵好奇地抻长了脖子,然后发现这张试卷就是她的。

初三数学模拟卷子,除了选择题、判断题,以及填空题做满了,其他都是空白,不,解答题和证明题下面写了一个“解”,不过也真的只有一个“解”字而已。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初来乍到不懂事

说实话,我现在的心情很忐忑。

目前的情况是这样,四周红幔高悬,而我身着一身绯色宫装在床侧如坐针毡。

稍微有点常识的就知道,我是一个新娘子,而且还是皇帝的新娘子。

身侧的宫女疏梅终于忍不住提醒我:“薛娘娘,皇上可能马上就要来了,您这样左右张望,实在是有些……”

那个被疏梅省略掉的词语我大概也能猜出来,无非是“急不可耐”之类的。

可是她真是冤枉我了,虽然那个新郎官皇帝迟迟没有出现,但是我此刻坐立不安、左右张望的原因可不是这个。

我犹豫了一下,问疏梅:“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

疏梅先是一愣,接着对我的容貌、气质进行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赞美。

这样十分主观的话我能信吗?

于是我商量着说:“要不你给我找一面镜子?”

此话一出,我明显地感受到了一屋子的人对我如此臭美的鄙视之情。

我真的不是臭美,我是另有苦衷。

实不相瞒,我是穿越来的,穿越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比起别人,我比较有大家风范,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惊慌。

毕竟有些事情,以后我还可以慢慢了解。

而现在我迫切想要知道的是我这张脸长得如何。

在这个古今都是看脸的世界里,看脸说话很有必要,毕竟我一会要面对的是皇帝。

眼看着疏梅就要把镜子送到我手上了,门外忽然乱了起来,喊杀声震天,疏梅手中的铜镜坠落在地,发出沉闷的声响。

看这情形,八成是宫变了!穿越到皇宫成为皇妃什么的已是人生的大不幸了,为什么我还能来个倒霉透顶,穿越到这样的皇宫!

怎么办?逃命呗。

换上一身普通宫装,思考片刻,我还是决定不随大流,而是选择了一条偏僻小径独自跑路。

机智如我,自然晓得这样生死存亡的时刻,活路通常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离开时,回头看了一眼牌匾上的“月泽宫”三个字,只有感叹这里风水跟我不合,才来第一天就出了这样的大事。

离开月泽宫没多远,我就被一道男声高声喝住:“站住!”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背上一袋沉沉的金银,不会这个时候还要捉贼吧,苍天啊,请饶过我!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