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恐怖山庄

多少年来,恶浪不断的拍击着贵都府足下的那堵磐山,一刻不停,仿佛在告诉它:迟早有一天,我会击碎磐石,将你重新拉回地狱

白日里,它在森、岚的环抱中安逸的睡去,感觉不到一点气息。

但一入夜,府内就会传出许多嘈杂的声音,打骂声、喊叫声甚而更有碗碟落地开花的声音,里面就像是千百人

齐聚在一起开着巨型派对一样。

辉煌的灯火使贵都脱离夜的怀抱,孤立于一切。

这与时间脱节的府邸常会引起迷路游人的注意,在这里借宿一夜,当然一去不回的也大有人在。

只是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而白天,你即使踏破了铁鞋也无法寻觅它的踪迹!这不受时间禁锢的府邸难道真的只在夜间出现吗?从贵都回来的人都有着不一样的说辞,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称它做嗜血山庄。

迷惘,故事的开始

酒馆里,人们彼此开着玩笑。

划拳,斗殴在不断的演绎着。

一个右手捏着红葡萄酒杯的中年妇女从内厅走出来,她应该就是这个酒馆的老板娘吧。

大概是有点发福的缘故吧,从她那张脸上看不出一点皱纹。

她走到离柜台很远的孤僻角落中,坐下了,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小孩子,估计只有十一二岁左右,那么小的年纪能进酒馆吗?估计他与老板娘是认识的吧。

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呀?先前的估计错了,老板娘并不认识他。

我在等人!

这孩子并不太愿意与自己谈话,微胖的老板娘有些生气了,你越不愿意和我说话,我就越要和你搭讪。

要喝酒吗?老板娘将手中的玻璃杯轻轻地推向了那孩子。

望着杯中晶莹的玉液,那孩子的眼睛似乎闪动了。

正欲拿起,只见杯子以被人抽离了桌面:小鬼,我逗着你玩的,你当真想喝这酒啊?老板娘拿起酒杯,轻轻地呷了一口。

透过玻璃杯,她看到那小鬼正用一种哀求的眼神看着自己,她扬起嘴角微微一笑。

小鬼,你家大人上哪去了?

那孩子朝着窗口一片密林虚指了一下。

贵都!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两个字,但老板娘听后,脸色立刻变的煞白。

你家大人去了那个地方?那还有命回来?老板娘的语气中充满了惊讶与恐惧,却还透着一丝怜悯,似乎已经预测到小孩的父母已遭不测。

小男孩很疑惑,看了看窗外的黑沉的密林,又看了看老板娘白中带紫的脸色,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开始显的紧张起来。

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爸爸不会出事的,绝对不会!小孩用力地摇了摇头,用坚定的口气说到。

是吗?等我告诉了你贵都里有什么东西,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墙壁上的烛火映亮了老板娘半边的脸,而另外半边却沉入了黑暗中,她口中阴冷地言语钻入男孩的耳中

贵都府的传闻

那是一个夏天,也可能是冬天,反正是某一天的上午。

一个旅行团大约十多个人来到酒馆前的一片密林中野营。

今天天不错啊!说话的是一个青年男子,那张不太英俊的脸上满是笑容。

随其后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也是满脸微笑。

也许是走的太久了吧,他们一群人坐在半上腰上开始谈笑风生起来。

阿清,你真没用啊,连女人都比你强。

一个看似团长的中年男人开着身旁青年男子的玩笑。

阿清没有回驳,只是傻傻地笑了笑。

你不也直喘气吗?还说别人,呵呵,真是的!女人也开口了,似乎在为阿清做些辩驳似的。

哎哟,我这是招谁了。

好,算我没说吧,你们还真是天什么、地什么的一对啊,只不过老是女的护着男的。

哈哈哟,打痛我了!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颗小石子给丢中了,负伤的团长佯装成中枪倒地的样子,引来众人的笑声。

对了,我早就想问了,你和阿清是早就认识呢,还是在路上培养的嗯?

哎呀,我和慧佳先前根本就不认识嘛!是因为大家阴错阳差的选择了同一个旅行团才会结识的!阿清立刻澄清到。

1/812345678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