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当鬼不容易

大学新校区建在四环外,出门便是大片的农田。

这一晚阿于正在写论文,突然眼前一黑,整个学校陷入黑暗,居然停电了。

阿于决定去校外找个网吧。

刚出校门,阿于眼睛一亮,只见前面几十米处立了个招牌——“有间网吧”。

刚走近,门便开了,伸出一只惨白枯瘦的手:“进来吧。

阿于想了想:“你的电脑配置怎么样?”

“苹果电脑,进来吧。

”那手向他招了招。

“苹果几代?是新机吗?”

“新的,快进来吧。

”那手又向他招了招。

阿于这下满意了,但又突然隔着门望了望,转身走了:“你的椅子太旧了,现在都改全皮沙发了。

身后,那只手陡然僵住。

干脆去吃宵夜,阿于发现新开了家“有间火锅店”。

门开了,伸出一只惨白阴森的手:“进来吧。

“辣吗?”

“辣。

”。

阿于转身走了:“我不喜欢吃辣的。

身后,那只手陡然青筋暴起,瞬间长出尖利的指甲,一下一下刨着门,“咔咔”的刨门声响了一整晚。

第二天,阿于的女朋友想吃火锅,阿于便带她去了“有间火锅店”。

“进来吧。

”惨白的手又伸了出来。

“辣吗?”阿于的女朋友问道。

“不辣。

女朋友拖着阿于转身走了:“不辣还开什么火锅店!”

身后,那只白手停了半晌,陡然疯狂刨门,突然“咔”一声,指甲齐根而断。

阿于晚上开车去市内,车子“砰”一声,爆胎了!

还好带了备胎,可竟没带千斤顶!

阿于正发愁,抬眼一看,前面立了个招牌——“有间修车”。

想去借一下千斤顶,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别人肯定不愿借,而且自己没带现金,现在的人都冷血得可怕!自己女朋友就是这种人,若不是看他有钱,才不可能和他在一起。

于是,阿于越想越气,气得头皮发麻,走到“有间修车”前,伸脚就使劲踹门。

门开了,一只惨白的手伸出来:“进……” 上一页123下一页

劳模的家是一幢有着茅草屋顶的土墙平房,堂屋里黑黢黢的,只有一盏油灯,散发着一股难以道来的霉臭和劣质旱烟呛人的味道。

四处墙壁坑坑洼洼,土块已经从墙体上剥落了下来。

村长的家尚且如此,其他村民更是可想而知,这是一个贫穷的山村。

死了的女人叫吕桂花,三十四岁。

她男人到南方打工,在外面裹了一个野女人,不知道灌了什么迷魂汤,一回来就闹着要和桂花离婚。

桂花一时想不通,就走上了绝路。

唉 多好的一个姑娘啊 王村长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旱烟杆使劲敲了敲鞋底。

余光连忙撒了一根龙凤烟给村长: 说说夜葬吧,究竟有些什么习俗? 王劳模瞄了一眼纸烟上的牌子,然后把烟插在了旱烟杆上,划了几下火柴都点不燃。

翁蓓蓓赶紧摸出打火机为村长点上了烟。

王劳模狠狠往肺里猛吸了一口烟,慢慢说道: 这凶死的人啊,可跟在家里死的人不一样,有邪气的。

话音未落,一股莫名其妙的穿堂风掠过堂屋,油灯的火苗摇曳了一下,把屋里几个人的影子拖得长长的,翁蓓蓓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听到了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

迷信! 平时就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的沈天冒了一句话。

这小伙子满脸粉刺,火气满足。

王劳模的脸色赫然一变,一脸阴沉。

余光连忙瞪了一眼沈天,叫他赶紧收声。

吴勇也拍了拍他的头,叫他别乱说话。

比起沈天,吴勇显得老练多了。

王劳模斜看了一眼沈天,继续说道: 不要以为我是在迷信。

我也是党员,不然也当不了一村之长。

不过,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我们说不清道不明的事。

那年夜葬的时候,就有一个小青年,不听人劝,在赶路的时候出了声,第二天就死在了竹林里,身上一点伤痕也没有,就是没了气。

你说这该怎么解释?村民们都说是鬼上了身! 余光一下来了精神: 你刚才说有人在夜葬的时候出了声,第二天就死了。

你的意思是,夜葬的时候不能出声? 对! 王劳模答道: 不能出声,一句话也不能说!只能安静地去野外最偏僻的地方。

谁说了话,就会引回来死者的凶灵。

凶灵回来了就会找一个替身! 王劳模把烧完了的纸烟摁灭在鞋底,屋里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中,只有穿堂风呜呜作响。

不说了,晚上说着心里毛烘烘的。

明天白天再说吧。

丢下了一句话,王劳模进了里屋,只留下考察队的四个人在堂屋中默不作语,面面相觑。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不借就不借!你道德沦丧,良心被狗吃了!”阿于大吼了一句,转身就走。

身后静默无声,断了指甲的白手僵直在门外很久,才颤抖着缩回了门内,紧接着,一个尖利的声音嚎叫起来:

“当鬼容易吗?学电工、学安装电脑、学烹饪,还学了修车,这倒算了,最后竟然还得忍受你!”

从此,再也没有人在那附近看见过一家叫作“有间××”的门店。

上一页123下一页

  一晃几天过去了,那个事还在脑子里出现,我问村里年长的老人,那里埋得是谁家的坟墓?怎么这么多年不见有人来上坟。

老人们说,那个坟头有年号了,不知是谁家的,也从没见有人来,我想想有主意了。

       这天,我把家里的印版(一种印冥币的器具)找了出来,放在药箱里,拿到卫生所。

买了瓶墨汁,裁了十几张包装纸,印了起来。

中午回家时,到了那坟前,看看四周无人,我给印好的冥币烧了,口里还念叨着:来取钱吧,我给你送钱来了,以后别出来吓唬人了。

烧着烧着,呼的来了一旋风,把灰钱刮了起来,听老人说:这是鬼来收钱了。

我心里特高兴,觉着办了件善事。

       晚上,我又去卫生所值班,洗漱完毕,早早的睡了觉,不一会就进入了梦香。

       睡着觉,感觉晃晃忽忽的被人领着走了,我来到一处宅院,没有院墙,没有大门。

只见一间破旧茅草屋,下面是陈旧的茅草,上面是新苫的茅草,院落里茅草横生,我来到了门前,有人过来开了门,是一位70岁左右的老太太,身上穿的衣服补丁摞补丁的,老人看上去一副病态,眼神里却透着高兴,慈祥的劲。

老人看到我激动的说:“恩人来了!”。

我莫名其妙,不知是怎么回事,在她的招呼下,坐在了炕沿上,环顾四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小炕上放着一张小炕桌,上面放着好几摞钱,我看了一下,心想,这老人家怎么有这么多钱哪?老人家看了我一眼说:“那都是你给我的吗,房子也是你给我修好的,我得好好谢谢你,”她看了看屋里,无奈的说:“我家里没什么好吃的招待你,也没什么值钱的玩意给你”。

我朦胧的看着她,正想说话,就听她大声说:“有了!”,随即发出了个低沉的怪声,听着我头皮都发麻,不一会,就进来了5个男人,她看着那几个男人,用手一指我说:“以后你们就陪伴着他,不允许给我出现一点闪失,”那几个人诺诺听命。

老人又对我说:“天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以后遇事不要害怕,会有人帮助你的,你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

说完,用手轻轻的推了我一下,我激灵的打了一个冷战,醒了,想想,刚才是做了一个梦,但情节特清晰,就像真事一样。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