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孟小菲的双重穿越

身为皇帝的宋泽不小心穿越到现代,没想到三个月后,又在山崖下捡到了自己身着古装的妃子!仗着孟小菲对现代一窍不通,宋泽一本正经地骗她穿女仆装,给她买山寨手机,还害她一起坐了牢……就在两人相亲相爱时,孟小菲却颤颤地说她其实是现代人……

1.

我叫孟小菲,是个女程序员。

万万没想到,我一醒来就穿越了。

这房间没电视、没电脑,一定是在古代;这宫殿装饰得如此华美,一定是在皇宫;床边看着卷书穿着龙袍的男人,一定就是皇上。

而我身着古装,躺在龙床之上,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胸,竟然有Dcup,一定是魂穿了。

彼时我有那么片刻的当机,觉得自己一定是脑袋摔出毛病了才会出现幻觉,但我又万分地不愿意承认自己摔坏了脑袋,然后就看到那个男人转过身来,说道:“醒了?”

我说:“没醒,我还在做梦。

”说着倔强地闭上眼睛,试图从这可怕的梦境中逃离出来。

忽的额头被一只手轻轻覆住,那感觉如此真实,倏地把我惊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烧已经退了,怎么还在说胡话。

”男人冰凉的指尖若有若无地滑过我紧绷的皮肤,像是探测温度一样,摸完额头摸脸颊,摸完脸颊摸脖子,摸完脖子摸……

我终于忍不住睁眼揪住了他那欲往下伸的手,但见一双丹凤眼斜斜上翘,清清冷冷中含了几分戏谑的意味,分明是故意惹我醒来。

这一看就知道是个精明的主儿,我无奈地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扶着床沿坐起身,清了清干涸的喉咙,然后试探地唤了声:“皇……上……?”

男人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转瞬又沉下去,不动声色地看着我,算是默认了。

既然是皇上就不好糊弄了,我悲哀地安慰着自己“船到桥头自然直”,然后用一种深切的目光凝望着他说:“皇上,臣妾不知怎的记忆有些混乱了,脑海里除了皇上什么也记不得了……”

不管前路怎样,拍龙屁总是没错的。

我刚说完,就见一个穿着现代工作服的男人大大咧咧地闯进了房门。

瞧见我,他眼前一亮:“嘿,妹子你醒了。

我们在山崖下取景的时候发现你昏迷在那里,本想把你送去医院,但是前面的路被封了,就把你带回来了,正愁着呢。

”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楔子】

晚上八点,加班完回到家的裴曦然刚一打开门,散落一地的衣物让她不由得蹙起眉头。

这些都是三天前裴曦然买给儿子五岁生日的礼物,而今却全部躺在地上,惨遭主人践踏,凄凉不堪。

她攥紧拳头扬起一丝狠笑,看样子那浑小子是拿她的话当耳旁风,这次他哭也好求饶也好,休想她手下留情。

“裴冬冬,你给我出来!”

中气十足的喊声,得到一声软嫩童音的呼应。

“妈妈,我在这里。

有笑声自浴室传来,裴曦然带着满身怒气杀过去。

一脚踹开门,指着蒸腾的雾气全力吼出声来。

“裴冬冬,你是不是不想混了……”余下的话全数噎在裴曦然喉间。

雾气稍稍退去,不足六平方米的小小浴室,因一个精瘦的男性躯体而更显窄小。

她望着男人的背影一时语塞,为什么家里多了个男人?

“妈妈。

”五岁的裴冬冬自男人怀中探出头,冲她吐舌一笑,“这是我的新朋友,妈妈来打个招呼吧。

裴曦然瞬间大脑当机,跟一个一丝不挂的陌生男人打招呼?还在她家的浴室里?

当裴曦然发呆的时候,男人已经抓过浴巾围在腰上,单臂抱着裴冬冬,转过身面带笑意地看着裴曦然,一张俊容泛着沐浴后的丰润水泽。

他勾起嘴角,说:“曦然,你儿子很可爱。

看清男人的面容,裴曦然当场倒吸一口冷气,怎么是韩克骏!

他不可能出现,更不可能和她笑眯眯地打招呼,因为——

韩克骏,已经死了三年!

【一】

饭桌上。

“叔叔,你要多吃点菠菜。

裴冬冬将面前一盘菠菜推到韩克骏面前,天使一样的笑容也掩不住他眼底赤裸裸的嫌恶。

韩克骏淡定地推回盘子:“我讨厌吃菠菜,你吃。

一大一小互瞪了几秒,继而将视线齐齐投在裴曦然身上。

“一人一半,谁都不许挑食。

”女王下令,大男人与小男孩顿时如蔫了的气球般垂首吃饭。

裴曦然毫无胃口,几年来,冬冬的异能已成成为她心头的一根刺,令她寝食难安。

发现冬冬有穿越时空的能力,是在冬冬一岁的时候。

一岁的裴冬冬同学,某天正坐在婴儿车里哭得声嘶力竭。

裴曦然当时一只手在接上司的电话,一只手在为儿子泡奶粉。

等上司挂掉电话,她再抬头看时儿子却不见了人影。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扛着摄像机的小伙子,一个扛着照明灯的大叔,以及一个扛着戏服的女工作人员。

我颤抖着声音说:“你们这是……”

“我们是《少年天子》剧组的工作人员,我是导演。

看你还穿了一身古装,是不是跟朋友玩Cosplay走丢了?下次别来那么危险的地方了。

”带头的男人叮嘱了我一句,然后指了指我床边的男人,“噢,对了,这是演皇上的宋泽。

我目光颤抖地转向导演指着的“皇上”,只觉头顶仿佛有雷声轰鸣而过,顷刻间羞愧得恨不得活埋了十分钟前说出“臣妾失忆了”的自己。

——这不还是在现代么!!

2.

屋子里的人闹哄哄地一通进来,又闹哄哄地消失干净,只余下我和最初在这里的叫宋泽的男人,在尴尬的沉寂中虐心地对视着。

“那个,其实我……”

“你……”

我率先打破沉默,不料宋泽也同时出声,互相愣了一下后,我礼让道:“你先说。

他顿了顿问道:“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被他问得有些尴尬,总不能直接说我是因为通宵写程序猝死,然后魂穿出现到这里的吧?想了想,我还是按之前导演的说法说道:“从山崖上摔下来,醒来就到这儿了。

闻言,宋泽一愣:“怎么会从山崖上摔下来?”

我被他问得一噎:“呃……”

我这厢还在寻由头,宋泽却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一定是朕穿越后,朝臣以为朕驾崩了,所以送朕的妃子一起来陪葬。

我听得一头雾水。

朕?穿越?

这个男人,说自己是从古代穿越来的皇帝?

还未等我震惊回神,宋泽又看了看我,眼里多了一抹怜惜:“你刚刚自称‘臣妾’,一定是朕的妃子吧?是朕连累你了,不过你放心,既然你穿越来到朕的身边,朕就不会亏待你。

这个世界是一夫一妻制,朕一定会对你好的。

听完他这番话,我已然震惊到神情呆滞。

宋泽见状安慰道:“别慌,朕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然后又脸色略不自然地看了看我,“你……是哪个宫的?梅妃?怜妃?还是香妃?”

此时我的脑袋已经有些转不过来,索性放弃思考,转而问道:“你是哪个朝代的?唐朝?宋朝?总不会是明朝?”上一页1234下一页

宋泽看我的眼神变得怜悯起来:“看来你真是摔惨了,连我凤贤国的国名都不记得了。

……居然还是架空……

魂穿的事实已经如此难以接受,竟然还遇上一个架空而来的皇帝,我脆弱的心脏终于还是承受不住这个刺激,索性两眼一黑就这么不省人事地晕厥过去了。

我叫孟小菲,是个程序员。

万万没想到,最终我还是被宋泽扛回了家。

宋泽是三个月前穿越到现代的,来的时候身上还穿着龙袍。

彼时什么都不懂的他,误打误撞地闯入了剧组《少年天子》的试镜棚里。

导演以为他是来试镜的演员,还敬业地自带戏服,于是一眼就相中了他。

所以,宋泽就这么阴差阳错地混了个皇帝的角色,用签合同的钱买了这个房子。

宋泽还给我买了套衣服,他说:“你刚穿过来可能不清楚,这个世界的女人平时都穿这个。

我沉默地看了看手里的衣服,抬头看他:“你确定?”

宋泽镇定地点点头:“确定。

——确定你妹夫啊!谁平时出门穿丁字裤和女仆装啊!你根本就是自己想看吧!这蒙骗少女的手段也太低级了一点啊!

我一脸欲哭无泪。

这货撒起谎来一脸镇定,丝毫不担心被戳穿的样子,真当我是从古代穿越来的妃子,什么都不懂吗!

然而心中虽然悲愤,魂穿的我无依无靠,却也只能将错就错、寄人篱下。

都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我也只能咬咬牙,一个字——

穿!

3.

原以为既然宋泽在古代是皇帝,应该是难伺候的主儿。

没想到在他家里呆了段日子,我发现这货不仅没有皇帝的架子还特别勤奋好学,不仅勤奋好学还特别乐于授人。

比如我们出门的时候,宋泽指着他那辆奇瑞QQ,对我说:“小菲啊,这玩意叫汽车。

现代的人出门都爱开这个,比朕那御辇快得多了。

我点点头,以为他要开车载我出门。

没想到宋泽介绍完之后,就关上了车库的门。

然后转身牵着我的手,一副打算就这么走了的样子。

我错愕地指了指身后的车库:“宋……呃,皇上,咱们不坐这个出门么?”

宋泽咳了咳,神色略有些不自然:“嗯,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们就走路去吧。

现代人都提倡多运动。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1章

第一章

楚卓穿越了……

不幸的是,寄居的身体显然比自己的尸体更有当尸体的潜质。

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困难的张开眼皮,环顾四周,铁栏杆锈迹斑斑的竖立着,泛出阴冷的气息,身后的十字形木架上带着点点血迹,有些颜色还是鲜艳的,估计是这个叫楚秋月的可怜女人的,还有些暗红色泽的应该是一代代囚犯的血泪结晶了。

除了血腥味,牢房里还回流着另一钟气味———-腥中带着淫糜的气息,两者结合得出了一个结果,楚卓这位五百年前是一家的姑娘因何而惨死,到也不是啥先奸后杀,不过也相差无几了。

现在且来草草介绍一下这位楚秋月姑娘,此女身世却也可怜,不过还未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

楚姑娘自幼父母双亡,由舅舅代养,可他舅舅家偏偏也不甚富裕,尤其在其妻产下第三子后更是渡日艰难,迫不得已就将那才6岁的秋月给卖到了一家春楼—-风月楼,当时也不过拿到了5两银子,竟是比秋月年龄还来得少。

不过,怎么着也算是扫掉了个包袱。

至此以后,秋月就一直以丫头的身份呆在楼里。

到她满13岁那年初潮来后,鸨母就迫不及待的打算将其称斤卖两了,想那楚秋月父母都长的普普通通并不出彩,到她那却硬是生的明眸皓齿、眉清目秀,小小年纪已经初现风采了。

长久以来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十三岁的楚秋月自然不再是当年那个纯真的小女孩了,同时鸨母估摸着在秋月那可以大捞一笔,对她也算娇宠,使得这姑娘越发心高气傲了。

在楼里看多了姑娘们凄凄惨惨的结局,暗自在心理打着小算盘。

也算是她运气好,在初夜拍卖那晚遇到了曾武。

曾武因其主子陵城被人下了春药,不得不与人燕好,就打算来青楼找个干净的姑娘,可不正好赶上了楚秋月出场么。

曾武因是陵城的得力手下,穿度本就比普通百姓要来得好,浑身上下又带着一股凌厉,沉稳的气势,秋月眼一扫就瞄上了他。

而曾武本就在赶时间,又不好随便给主子找个女人,这秋月就这么吧吧的送上了门。

扛上人,扔了银子就走,谁都拦不住。

急的那鸨母哭爹喊娘的直跺脚,却是无可奈何。

就这么着秋月凭着自己曾已清白之身替陵城解毒,就赖上了他。

而陵城因正有急事待办,也不想和个女人计较,就派人将秋月送回了山庄。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