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重生有囍

01

“兰儿醒醒,快醒醒,再不醒来庙会就要结束了。

迷迷糊糊间,有一道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睁开蒙眬的睡眼。

映入我眼底的是慕寒那张丰神俊朗的脸,周遭一片漆黑,只有五角凉亭上挂着的两盏花灯散发出柔和的光。

有虫鸣的声响,我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此时此刻我与慕寒二人正身处半山的凉亭中。

慕寒眉头微蹙,他道:“让你喝酒!以后可不许喝这么多了,若是你爹知道你喝醉了,回去后定要打你板子。

我又是一怔,低头一瞅,方发现眼前的石桌上摆了七八个喝得一滴不剩的酒壶,而我身上也满是酒味。

慕寒说:“走得动吗?我背你下山吧。

我看着慕寒,鼻子微微有些发酸,但是我忍住了,趁慕寒不注意,悄悄地擦了下眼角,说道:“好,你背我。

小半个时辰后,我们已经到达山脚下。

慕寒放下我,我定定神,方站稳了。

街道上颇为清冷,游人早已散去,卖吃食和花灯的小摊也在打烊,看起来庙会已经结束了。

慕寒问我:“你今早出来的时候不是说要去月老庙里求签吗?这个时候月老庙还开着,我们现在过去的话刚好赶得上。

“不要!”

我心中蓦然一紧,在慕寒迈开脚步时,急急地拉住他的手。

我使劲摇头:“不要不要!我累了,我要回去。

”许是我的声音太尖,又或是我的神情太过惶恐,慕寒的面上添了几分担忧。

“兰儿,你可有哪里不适?”

我深吸一口气,佯装镇定的模样,说道:“慕寒,我真的乏了,不想去求签了。

慕寒伸手摸摸我的头,温和地道:“好,不去便不去吧。

我松了一口气。

我知道的,若是我和慕寒此时去了月老庙,一定会遇上他,遇上我这一辈子的噩梦。

难得上天垂怜,给了我重活一次的机会,这一回我必定不会像上辈子那样,最终落得个坠崖而亡的下场。

02

上一世的我只活了短短的二十一年,在我最美好的年华里,我穿着一袭火红的嫁衣从悬崖上纵身跃下。

我坠崖前,还恨恨地瞪着楚易言,举指对天发誓:“我兰佼佼若能重回到一年前,必不再会把负心郎放在心间,任由郎君欺我负我!”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初来乍到不懂事

说实话,我现在的心情很忐忑。

目前的情况是这样,四周红幔高悬,而我身着一身绯色宫装在床侧如坐针毡。

稍微有点常识的就知道,我是一个新娘子,而且还是皇帝的新娘子。

身侧的宫女疏梅终于忍不住提醒我:“薛娘娘,皇上可能马上就要来了,您这样左右张望,实在是有些……”

那个被疏梅省略掉的词语我大概也能猜出来,无非是“急不可耐”之类的。

可是她真是冤枉我了,虽然那个新郎官皇帝迟迟没有出现,但是我此刻坐立不安、左右张望的原因可不是这个。

我犹豫了一下,问疏梅:“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

疏梅先是一愣,接着对我的容貌、气质进行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赞美。

这样十分主观的话我能信吗?

于是我商量着说:“要不你给我找一面镜子?”

此话一出,我明显地感受到了一屋子的人对我如此臭美的鄙视之情。

我真的不是臭美,我是另有苦衷。

实不相瞒,我是穿越来的,穿越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比起别人,我比较有大家风范,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惊慌。

毕竟有些事情,以后我还可以慢慢了解。

而现在我迫切想要知道的是我这张脸长得如何。

在这个古今都是看脸的世界里,看脸说话很有必要,毕竟我一会要面对的是皇帝。

眼看着疏梅就要把镜子送到我手上了,门外忽然乱了起来,喊杀声震天,疏梅手中的铜镜坠落在地,发出沉闷的声响。

看这情形,八成是宫变了!穿越到皇宫成为皇妃什么的已是人生的大不幸了,为什么我还能来个倒霉透顶,穿越到这样的皇宫!

怎么办?逃命呗。

换上一身普通宫装,思考片刻,我还是决定不随大流,而是选择了一条偏僻小径独自跑路。

机智如我,自然晓得这样生死存亡的时刻,活路通常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离开时,回头看了一眼牌匾上的“月泽宫”三个字,只有感叹这里风水跟我不合,才来第一天就出了这样的大事。

离开月泽宫没多远,我就被一道男声高声喝住:“站住!”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背上一袋沉沉的金银,不会这个时候还要捉贼吧,苍天啊,请饶过我!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没想到临死前的誓言竟是一语成谶。

我真的重生了,回到了我还没有认识楚易言的一年前。

那时的我还想着若我坠崖后侥幸捡回一条小命,即便要苦一辈子也定要让负心郎楚易言不得好死!

如今重生归来,我的想法却改变了。

人生苦短,与其在负心郎身上再浪费一辈子,倒不如好好地活着,这才不负老天爷的垂怜。

这道理若非重活一次,我也不一定能想明白。

上一世我就是在庙会上遇到楚易言的。

那时我与慕寒分开了,我独自去月老庙求签,未料却遇上一群地痞流氓。

就在我慌张至极时,楚易言如同盖世英雄自带光芒般救了我。

我当时还以为是月老显灵了,然而在我穿上嫁衣坐上八抬大轿嫁给楚易言之时,他却悔婚了,在喜堂上甩袖离去。

我追上楚易言。

他在悬崖边停下来。

我质问他为何要如此?

他的眼神里是我不曾见过的冰冷。

我仿如置身噩梦,只听他嗤笑着说:“为什么?要怪就怪你无自知之明吧。

我堂堂安国皇子又岂会娶你为妻?你不过是区区九品芝麻官的女儿罢了,举止粗鲁犹如市井泼妇,若不是……”

我浑身的血液倏然涌上大脑,我睚眦欲裂地瞪着他。

楚易言步步逼近。

“怎么?不甘心?有本事你便跳下去啊。

如今想起,我真是悔恨得想抓破自己的头。

我当时怎么就这么傻,还真的跳下去了,心里还想着我跳下去了便让你记我一辈子。

03

回兰府后,劈头盖脸就是爹爹的一顿臭骂。

“兰佼佼!我说过多少回了!你一个女儿家家的去喝什么酒?!一身酒味像话吗?你这样以后要如何觅得如意郎君!”

慕寒在爹身边劝道:“伯父,都是我不好,是我拉着兰儿去喝酒的。

爹爹一见到慕寒,像是唱戏那般瞬间变脸,对着我是一张凶巴巴黑乎乎的脸,对着慕寒就如同三月里明媚的阳光,灿烂得都快能开花了。

我以前还偷偷地想过,到底慕寒是不是爹爹以前在外头背着娘亲生的外室儿子啊。

“是慕寒呀。

”爹爹笑容可掬地拉着慕寒的手,“没事没事,你没有不好,我哪会不知我这女儿的脾性。

你以后别总任由她胡闹,该说的时候还是要说的。

”说着,爹爹瞪了我一眼:“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洗净沐浴,一身臭味,传出去之后你还指望谁来娶你!”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温顺地应了一声,对慕寒道:“你不用再送我了,我已经到府了,你也回去吧。

外头天黑,慕寒你注意一些。

”我又对爹爹道:“爹爹,我这就去沐浴,您也早些歇着。

爹爹一副怔愣的模样,看我的表情如临大敌。

他伸手摸上我的额头。

“没发热呀?怎么性子突然就变了?是不是酒还没醒?”

我摇头道:“哪有!我酒量向来很好,哪会醉啊。

爹爹你早些歇着吧。

”看到爹爹发白的两鬓,我的眼眶微湿。

上一世的我太不孝了,为了儿女私情让爹爹操碎了心,竟没察觉到那时的爹爹两鬓早已斑白。

现在我重生了。

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孝顺爹爹。

爹爹一手将我拉扯大,我定要好好弥补上一世的遗憾。

……

我知道楚易言会在安水镇里逗留七日,上一世楚易言与我出双入对之时,他告诉我,他乃京城的官家子弟,来安水镇是想要见一个人。

至于见谁,我也曾问过,只不过楚易言每次都是含糊其辞。

我向来识趣得很,他不说我便不问。

不过也幸好他告诉我了,现在为了不遇上他,这七日我是死活都不会出兰府大门的。

爹爹见我如此,每天都用诡异的目光打量我。

我被爹爹看得浑身不自在,咳了咳,说道:“爹爹,女儿这不是想陪您吗?”

爹爹的胡须抖了抖。

“少来,是不是又闯祸了?”

我摇头。

爹爹吹胡子瞪眼睛,我就知爹爹又想骂我一顿了,也做好了准备等着挨骂。

没想到一转眼,爹爹立马笑得如艳阳天一般。

我无需转身便知是慕寒过来了。

果不其然,慕寒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伯父。

爹爹笑眯眯地道:“哎呀,阿寒过来了。

用过早饭没有?是来找我这个不孝女的吧?阿寒呀,你别总让着她。

慕寒说:“已经用过了。

我嘀咕了一声,刚想说什么,忽然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我一转身,就在慕寒手里看到了一袋糖炒板栗,慕寒笑吟吟地对我说:“经过街角的时候看到有人在卖糖炒板栗。

我眼睛一亮,说道:“啊!慕寒你真好!”

我从小到大最爱吃的便是糖炒板栗了。

爹爹无奈地看着慕寒,说道:“你就知道宠着她。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求亲

上帝作证,她穿越了。

其实莫亚男不信上帝,所以直到现在,她还是无法相信她穿越了,总是时不时闭上眼睛,希望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这只是黄粱一梦。

除了挂在房梁上的的蜘蛛,编织出一张新的蛛网,眼前的一切,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所以,莫亚男还是穿越了,不仅上帝可以做证,庙里的菩萨山下的土地家里的祖先牌位,都可以为她做证。

莫亚男哭丧着脸,有种想骂娘的冲动,但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最后残留在脑中的记忆却压制了她的冲动。

咳咳,还是高兴点吧,至少她穿越得还不错,在家里睡得好好的,眼睛一睁就灵魂穿越到了一位富家千金的身上,虽然是庶出,但吃穿不愁,还有人伺候,活生生一只米虫,成就了她未穿越前最大的梦想。

可问题是,这位富家千金是典型的淑女,也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说话要拿扇子遮住半边脸,声音轻柔得几乎要贴着耳朵才听得见。

又不是什么绝色美女,至于这么羞羞答答么,害得她为了不被人看出这具身体已属于假冒伪劣产品,不得不装了大半年。

憋,莫亚男快憋坏了,不在憋闷中死亡,就在憋闷中变态,再憋下去,她真要变态了。

贴身伺候的小丫环不在身边的时候,她照照镜子,不怕变态,就怕变丑,听说变态的女人都很丑,这个富家千金本来长得就一般般,还要扭捏作态装淑女,让莫亚男恨得几乎捶胸顿足,未穿前她闭着嘴巴好歹还是一清秀佳人,张开嘴巴也是一毒舌泼妇,所过之处,诸男退避,妖孽横出,这一穿越,除了年纪莫名其妙变轻了许多之外,除了可以光明正大的混吃等死之外,她居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亏,太亏了,她莫亚男好歹也是商界一朵毒花,谁沾谁得给她剥一层皮下来,什么时候做过这么亏本的买卖。

“三小姐,三小姐,不好了……”小丫环梅儿的声音由远及近,声音倒是像喜鹊叽喳着好听,说出来的话却乌鸦一样触人楣头。

莫亚男横眉竖目,菱花镜里显露出一张狰狞面孔,顿时把她吓了一跳,连忙低眉敛目,团扇一抬,将凶相毕露的下半张脸掩住。

其实凭心而论,富家千金长得并不丑,完全是时下流行的妆扮坏了她这张脸,见过日本艺妓吧,就是脸上涂了厚厚一层粉,眉毛画得黑黑的,嘴巴抹得血一样红,还刻意将唇点成樱桃小口的模样。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