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穿越之深宫男宠

(一)

我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太亮,熹微的晨光透进来,眼前的幔帐朦朦胧胧似真似幻。

我狠狠地闭了闭眼,再睁开仍旧是这一幅场景。

我不死心,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大约用得力气太大我忍不住叫出了声,惊动了门外的人——

“大司马可是醒了?”

我听到这个称呼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自己的胸,下一个反应就是摸自己的胯下腿间,确定上面没有少下面没有多后,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幸好穿越后还是个女人,但是很显然,这个女人的身份有些微妙,女扮男装身居高位,这对于我一个考大学考了两年,智商刚刚过九十的普通女人来说,要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委实困难了一些。

我把胸束好后方应了声,侍从们鱼贯而入,伺候我洗漱更衣。

她们均穿着同一色系同一款式的衣服,训练有素,沉默不语,显得教养十分好。

但是她们的沉默让我没办法判断自己所处的环境,便只好开口找了个不出错的话题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大司马,现在是辰时。

”其中一个打扮略显富贵的少女笑道,“陛下起来的时候您正好压住了陛下的袖子,陛下见您睡得正香不忍吵醒您,便拿剑割断了自己的衣袖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弯腰从床上捡起半截玄色的布料,往我面前一递,“陛下对大人真好。

这这这,这一出为何会这般耳熟?女扮男装,陛下,还有断袖,这和历史上董贤与汉哀帝的故事多么相似!我抬手擦了擦惊出来的冷汗,问:“我是不是叫董贤?”

那侍女一惊,飞快地抬眸看了我一眼,略带惶恐地道:“大人名讳,奴婢不敢妄言。

“所以,我真的是董贤。

”我略略失神地重复了一遍,然后恨不得仰天长叹,老天爷坑我啊,我在现代活得好好的,穿越也就罢了,穿越成个假男人也罢了,为什么要让我穿越成董贤这个短命鬼?

就在我各种扼腕抑郁时,有宫人过来通传,说陛下已经在正殿等着我了,让我赶紧去陪他用膳。

我这才知道,现在我住的这个地方叫甘泉宫,睡的这张床,是真真正正的龙床。

龙床呀,博物馆里围着栏杆挂着警示牌连拍照都不允许的东西,我竟然睡过,这个事实真是令我又惆怅又激动。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1卷 穿越大汉变成丑女,弄巧成拙变将军 第一章 泰国的诅咒厄运

蔚氏巨额财产唯一女继承人,十七岁的蔚七七一直都在做一个既恐怖又甜美的梦。

恐怖的是:梦中有无数的黄色蠕动的虫子向她爬了过来,爬到她的身体上,咬噬着她的脸,钻入她的皮肉,让她痛苦不堪。

甜美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男人突然出现了,抱起了她,然后他们痴缠在一个荒凉的大沙漠中,轻颤的抚摸和滚烫的热吻,以及掀起的情欲浪潮……

恐怖、甜美不断的交错,让她每每在入睡前,就既担心又期待,

七七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然而一个来自泰国的诅咒厄运降临了……

―――――――――

泰国的知名的“下降头”村,已经六十多岁的草鬼婆迎来了一位五十多岁的长发性感的中国女人。

器皿中的黄色蛊虫令人翻胃恶心的蠕动着,草鬼婆将一只蛊虫夹到了一只单独的器皿中,向身边这个穿着性感的长发女人伸出了手。

“这只虫,能利用身边的事物去吸收宇宙的能量,令人心想事成,蔚太太,我要那个女孩子的血,带来了吗?”

“在这里!”女人神秘拿出了一个小瓶,递给了草鬼婆,草鬼婆看了看小瓶子,奸笑了起来。

“不要弄错了,送走了就回不来了!”

“不会的,送的远点,我恨死她了!让她的幸运变成不幸,最好是战事不断的年代!”

草鬼婆白了那个女人一眼“五十万也带来了?”

“带来了,草鬼婆,我不想让她在那个年代也舒服的生活,有什么办法再加一道蛊吗?”

“有很多蛊,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最痛苦的是什么?”

那个女人若有所思的摸了一下脸,恶毒的笑了起来“容貌……”

“再加五十万!”草鬼婆伸出了手。

“我会给你的,只要你把事情办好!”

女人看着器皿中蠕动的蛊虫,不放心的问“这种蛊虫不会中途死掉,她突然再跑回来吧!”

草鬼婆在地上恶心的吐了口涂抹“不会的,但是那个容貌蛊,可是有破解之术的!”

女人一听马上紧张了“破解之术?”

“对,如果不巧,有人爱上了她,她给男人的初夜,容貌蛊就彻底破解了!”

“哈哈!一个女人连容貌都没有了,怎么会有人爱上她,痴人说梦!”那个女人从皮包里拿出了一包厚厚的钱“两个蛊都下了!我要让她永远消失,并痛苦的活着……”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就在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时,忽然听到一声:“圣卿过来。

这声音清爽敞亮,十分好听。

我抬头,便看到一个面容俊秀的男人坐在案几后面,正温柔地朝我笑着。

刚刚引路的侍从早已不知去了哪里,我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圣卿怎么了?”

我猛然意识到这是在叫自己,连忙应声,挪着小步走向他,正琢磨着如何请安,手腕忽然被人抓住用力一拽,我便头晕目眩地落到这人怀里,抬眸,正对上他低头凝望我的目光。

我更加尴尬了。

他俯身亲了亲我的嘴唇:“今日圣卿怎这般拘谨,以前我若是敢这么做,你早就发火了。

”说着便低低地笑了起来,扶着我坐在旁边,又夹了菜送到我嘴边。

我木讷地张开嘴吃了,嚼了两口,差点没吐出来。

不得不说,这汉朝的水煮菜真真不敢恭维。

汉哀帝温柔的表情倏地一变:“来人,剁下做这道菜的那个厨子的一根手指,逐出皇宫。

”这狠厉而绝情的话端的是轻描淡写。

我却被吓得打了一个寒战。

他又夹了另一道菜给我吃,我吓得连忙张嘴,还做出了津津有味的姿态,他这才又露出笑颜:“赏——”

(二)

后来从宫女们的聊天中得知,这汉哀帝对董贤的宠爱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比如说他想给董贤封侯,不仅给他编造功劳,甚至还多赏赐了他两千户。

丞相王嘉因为反对此事,居然被汉哀帝投入牢房处死。

总而言之,凡是和董贤作对的,凡是董贤不喜欢的,都不会得到什么好下场。

而我这个顶替了董贤身份的可怜姑娘,如若被汉哀帝发现,估计结局会更加凄凉。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当然,我肯定不能这样坐以待毙,须得想个办法逃出宫去才好。

我一边开动我不太聪明的脑子一边翻看奏折,忽然目光一顿,发现这奏折上面好像涂了一层白色的粉末。

我拈了一些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略微有些甜腻的味道,忍不住好奇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并没有什么味道。

当然,我做这些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地方是皇宫,也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被牵扯到宫斗这种高端洋气的高智商犯罪事件中。

所以,当小腹处那股子酥麻燥热蔓延开的时候,我也完全没想到自己是中了春药这种高端洋气的东西。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么晚了,还在看奏折?”汉哀帝沐浴完,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来,在明晃晃的宫灯照射下,他的侧脸越发性感,他的目光也越发迷离。

当我看到他头发上的水珠以极其暧昧而挑逗的姿态滚落到他的衣领里后,我觉得我的理智消失了,再也忍不住身体里的躁动,我以极快的速度扑倒在他的身上,一边抚摸着他的身体一边喃喃自语:“给我凉凉手,给我凉凉手。

“圣卿你怎么了?”他稍稍推了我一下,并没有太用力,而后紧紧地搂住我,头藏在我颈窝里闷笑,“你真的是很久没这般热情过了。

我哪里还能听得进他讲什么,恨不得将整个身体都贴在他的身上。

他开始抚摸我的身体,那略有剥茧的手擦在我身上时,让我忍不住战栗,想要更多更多。

这真的是迷乱而又疯狂的一夜。

我似乎听到他在我耳边一直念着:“对不起。

”待我想要问他究竟在对不起什么的时候,他吻住了我的唇,最终我也没有问出口。

醒来的时候我已记不清前一天发生过什么,唯有那仿佛被碾压过的身体提醒我,我真的是和汉哀帝做了整整一夜。

我哀号一声扯过被子蒙住脸,觉得自己真的可以一头撞死了,前一刻才打算逃跑,下一刻就和汉哀帝发生了关系,这果真是老天爷在替汉哀帝惩罚我吧?

不对,不是老天爷。

我忽然想起前一天尝过的那个白色粉末,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去翻找那张奏折。

好在汉哀帝并不是什么勤勉的皇帝,奏折还是昨天那般摆放着并没有被人动过。

我赶紧翻出那个涂着白色粉末的奏折,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一个大名鼎鼎的名字——王莽。

历史上清楚地记载着,就在汉哀帝死后,王莽逼死了董贤。

(三)

王莽为什么要在奏折上涂这一层春药?我拍拍头,觉得自己有限的脑容量是没有办法想明白这个问题了。

我只知道比宫斗还要惨烈的是政斗,作为皇帝的女人以及朝廷的大司马,我深深地感觉到了压在自己身上的担子是有多么重,并已经能预料到最终的结局是多么凄惨。

我觉得此时此刻最明智的事情就是找机会脱离这个是非之地。

我曾经试图提议过搬出宫外去住,话音刚落汉哀帝就摔了一个花瓶,后来我提议出宫玩耍,他非要贴身陪着我一起。

无论何时何地,他似乎都要和我黏在一起,我根本找不到脱身的机会。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穿越到古代皇宫当宫婢,她爱岗敬业,努力扮演好狗腿奴才的角色,却误把回宫的皇上当成奸夫,哎呦喂,这下可不得了了,这个皇上小气又记仇,一次又一次把她往死里整啊。

楔子

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有私心。

有人为了皇位不择手段,有人为了凤冠机关算尽,还有人为了复仇泯灭良心……

一 捉奸

掌灯时分,琼国皇宫内亮起璀璨宫灯,霎时照得雕梁画栋的恢宏宫殿犹如玉宇琼楼,美轮美奂。

我一路飞扑进灵雎宫,口中大叫:“娘娘,奴婢方才看见柠妃在自己的寝宫私会男人!”

“哦?”绯衣宫装的女子闻言喜上眉梢,“还等什么?随本宫去捉奸!”我擦了擦头上的汗,应了声是,主仆二人雄赳赳气昂昂杀向了白鹭宫。

众所周知,琼国皇帝闻人弈自登基后励精图治,手腕强硬,一个月前御驾亲征奔赴西北战线平复藩王之乱,至今未归。

此时此刻,柠妃寝宫内却出现了其他男人,何其可疑?我一路十分尽职的在自家主子面前展露身为狗腿奴才的职业素养:“娘娘,这回咱们来个捉奸捉双,把她和那奸夫送到太后面前发落,让太后治柠妃一个秽乱后宫的罪名,从此打入冷宫,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跟娘娘争?”

淳妃坐在鸾轿上,赞赏地看了我一眼:“好奴才,你尽心为本宫办事,以后好处多着呢。

我露出一个曲意奉承的笑,身为一个穿越者,一个看过《宫锁××》《步步××》《后宫××传》的穿越者,一朝穿越到了古代皇宫,凭着从电视剧中学来的宫斗技巧,我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红光满面,把宫廷里这些妃子争宠的心思摸了个门儿清,并凭此迅速由一个小小宫婢跻身成为淳妃身边的当红心腹大宫女,油水捞足便宜占尽。

我得意地挥舞小手帕指挥抬着鸾轿的轿夫:“都给我加快速度!没吃饭啊!耽误了娘娘的大事儿小心你们的脑袋!”

一路风风火火杀到了白鹭宫,粉衣宫婢对着淳妃行了屈膝礼,随即拦在门前道:“娘娘恕罪,我家主子身子不适,今儿个晚上谁也不见,娘娘请回。

哟,好大的架子!听听,身子不适,今儿个晚上谁也不见,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和淳妃交换一个会意的眼神,我狠狠挽起袖子上前一把推开粉衣宫婢:“作死呀,敢挡着娘娘的路!”对方跌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这对嚣张的主仆冲进了柠妃的寝宫。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