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无边风月居

第1章

第一章

楚卓穿越了……

不幸的是,寄居的身体显然比自己的尸体更有当尸体的潜质。

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困难的张开眼皮,环顾四周,铁栏杆锈迹斑斑的竖立着,泛出阴冷的气息,身后的十字形木架上带着点点血迹,有些颜色还是鲜艳的,估计是这个叫楚秋月的可怜女人的,还有些暗红色泽的应该是一代代囚犯的血泪结晶了。

除了血腥味,牢房里还回流着另一钟气味———-腥中带着淫糜的气息,两者结合得出了一个结果,楚卓这位五百年前是一家的姑娘因何而惨死,到也不是啥先奸后杀,不过也相差无几了。

现在且来草草介绍一下这位楚秋月姑娘,此女身世却也可怜,不过还未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

楚姑娘自幼父母双亡,由舅舅代养,可他舅舅家偏偏也不甚富裕,尤其在其妻产下第三子后更是渡日艰难,迫不得已就将那才6岁的秋月给卖到了一家春楼—-风月楼,当时也不过拿到了5两银子,竟是比秋月年龄还来得少。

不过,怎么着也算是扫掉了个包袱。

至此以后,秋月就一直以丫头的身份呆在楼里。

到她满13岁那年初潮来后,鸨母就迫不及待的打算将其称斤卖两了,想那楚秋月父母都长的普普通通并不出彩,到她那却硬是生的明眸皓齿、眉清目秀,小小年纪已经初现风采了。

长久以来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十三岁的楚秋月自然不再是当年那个纯真的小女孩了,同时鸨母估摸着在秋月那可以大捞一笔,对她也算娇宠,使得这姑娘越发心高气傲了。

在楼里看多了姑娘们凄凄惨惨的结局,暗自在心理打着小算盘。

也算是她运气好,在初夜拍卖那晚遇到了曾武。

曾武因其主子陵城被人下了春药,不得不与人燕好,就打算来青楼找个干净的姑娘,可不正好赶上了楚秋月出场么。

曾武因是陵城的得力手下,穿度本就比普通百姓要来得好,浑身上下又带着一股凌厉,沉稳的气势,秋月眼一扫就瞄上了他。

而曾武本就在赶时间,又不好随便给主子找个女人,这秋月就这么吧吧的送上了门。

扛上人,扔了银子就走,谁都拦不住。

急的那鸨母哭爹喊娘的直跺脚,却是无可奈何。

就这么着秋月凭着自己曾已清白之身替陵城解毒,就赖上了他。

而陵城因正有急事待办,也不想和个女人计较,就派人将秋月送回了山庄。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身为皇帝的宋泽不小心穿越到现代,没想到三个月后,又在山崖下捡到了自己身着古装的妃子!仗着孟小菲对现代一窍不通,宋泽一本正经地骗她穿女仆装,给她买山寨手机,还害她一起坐了牢……就在两人相亲相爱时,孟小菲却颤颤地说她其实是现代人……

1.

我叫孟小菲,是个女程序员。

万万没想到,我一醒来就穿越了。

这房间没电视、没电脑,一定是在古代;这宫殿装饰得如此华美,一定是在皇宫;床边看着卷书穿着龙袍的男人,一定就是皇上。

而我身着古装,躺在龙床之上,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胸,竟然有Dcup,一定是魂穿了。

彼时我有那么片刻的当机,觉得自己一定是脑袋摔出毛病了才会出现幻觉,但我又万分地不愿意承认自己摔坏了脑袋,然后就看到那个男人转过身来,说道:“醒了?”

我说:“没醒,我还在做梦。

”说着倔强地闭上眼睛,试图从这可怕的梦境中逃离出来。

忽的额头被一只手轻轻覆住,那感觉如此真实,倏地把我惊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烧已经退了,怎么还在说胡话。

”男人冰凉的指尖若有若无地滑过我紧绷的皮肤,像是探测温度一样,摸完额头摸脸颊,摸完脸颊摸脖子,摸完脖子摸……

我终于忍不住睁眼揪住了他那欲往下伸的手,但见一双丹凤眼斜斜上翘,清清冷冷中含了几分戏谑的意味,分明是故意惹我醒来。

这一看就知道是个精明的主儿,我无奈地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扶着床沿坐起身,清了清干涸的喉咙,然后试探地唤了声:“皇……上……?”

男人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转瞬又沉下去,不动声色地看着我,算是默认了。

既然是皇上就不好糊弄了,我悲哀地安慰着自己“船到桥头自然直”,然后用一种深切的目光凝望着他说:“皇上,臣妾不知怎的记忆有些混乱了,脑海里除了皇上什么也记不得了……”

不管前路怎样,拍龙屁总是没错的。

我刚说完,就见一个穿着现代工作服的男人大大咧咧地闯进了房门。

瞧见我,他眼前一亮:“嘿,妹子你醒了。

我们在山崖下取景的时候发现你昏迷在那里,本想把你送去医院,但是前面的路被封了,就把你带回来了,正愁着呢。

”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楚秋月本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自认为定能将陵城摆平。

却不想一到山庄就发现陵城虽未娶妻,小妾却有三个。

庄里还有个威严的老头,每当抬眼看那老头时总觉得心慌。

幸而不久,陵城将事情处理妥当回了山庄。

本来呢,贵人多忘事,他早将那秋月忘得干干净净了,突见来了个嗲声嗲气叫爷的小姑娘,还真愣了神,不过见其长的眉清目秀,性格又温婉就留了下来,倒也算宠爱。

岂知,还没得意上几天,横祸飞来。

原是那叫菊儿的女人妒忌秋月受宠,竟然敢在老虎头上拔毛,买了毒药放在了秋月打算送给陵城的燕窝里加以陷害,谁想那燕窝正巧被老太爷给喝了,以那药量若是陵城喝了倒也死不了,但是换成了年近花甲的老太爷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一碗下去就魂归六道了。

陵城大怒,虽然本与老太爷并不亲厚,但毕竟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亲人,事情又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更是火上浇油,不由分说就将秋月拿下关入了地牢。

当晚就亲自去牢中看行刑逼问。

秋月本就并不知情,开始还喊冤,后来实在是坚持不下去就屈打成招的认了。

接着就做了件自以为聪明的蠢事,说那燕窝里本是放了春药,不知怎么就成了毒药,以为能免了一死。

可她也不想想,既然已经承认了,以陵城的性格根本就不可能轻易饶过。

只可惜秋月高估了自己,又对陵城毫不了解。

陵城听了秋月的理由,阴沉的眼睛一瞟,张嘴说了句:“这么想要男人,那就给你”。

随即就让自己的属下轮奸了秋月,还特意挑了青门的人,青门是陵城手下用来暗杀的组织。

杀手啊,下手毫不手软,想那秋月实际上才13岁多的小姑娘,怎么受的了,早就昏死过去了。

陵城见状也不再费力,打算让她自身自灭,扔牢里就不管了。

就这样过了一天一夜,山庄的总管曲宁找来,见自己的主子怒火渐消,就说出了自己的疑虑,认为事情也许另有他人所为。

陵城也已隐隐觉得不对,立刻就派人进行了仔细调查,一查才知原来真不是秋月所为,她甚至连春药都未下。

陵城再如何冷傲无情也稍感内疚,下令拿下菊儿后,就派人将尚在牢中的秋月放了出来。

可是,他却并未想到,秋月早在那天晚上就因伤口恶化,失血过多,死了。

而在那身体里的已经变成了不幸撞车而来的楚卓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疼痛伴随着每一次呼吸而来,楚卓有理由相信,如果继续就这样待在牢里,自己就要在短短24小时里灭两次了,但是这身体确实是力尽了,没办法做任何补救措施,就算只是睁着眼观察环境也是累。

身体越来越冷,黑暗叫嚣着袭来,撑不下去了,眼一闭又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牢房里传来细细索索的声音,朦朦胧胧中感觉有人将满是伤痕的自己抱起,走了段路,又将自己放到了软软的东西上,应该是柔软的被褥了。

接着,便听到传大夫的声音。

楚卓算是放心了,死不了了,心一宽就再次睡昏了过去,嘴角还挂着诡异的微笑,看得旁边守着楚卓等大夫的曲宁一阵寒噌噌。

很快山庄里的主治王大夫就赶来了,进门后睨到床上的人,神经一跳,真是……真是……壮观啊,脸上青青紫紫,嘴唇也破破烂烂,还带着血迹,披头散发,脚踝上还带着血迹,身上裹了件长袍,看不出里面究竟怎么样,不过只凭所见推测,也可以知道想必是狰狞恐怖的了。

以庄主的手段,这姑娘定是体无完肤了,唉……

可是`……可是……这位姑娘为何嘴角带笑,配上这份扮相,真真是可怕,伸手偷偷摸了摸胸口,稳了稳情绪……

王大夫驻足在床边研究着该如何下手,过了一会,才伸出满是皱纹嗒嗒的手给楚卓诊脉,这一诊可就又吓了一跳,这姑娘,脉象微弱,体质极虚,失血过多,身上的热度已超过正常范围,又两日未进滴水,怎么怎么……还不死啊。

这都能挺过来真女中豪杰啊,感叹毕,提笔刷刷写了两张药方,让候在一旁的丫鬟拿了去配药,继而转头对一旁等待结果的曲宁道:“楚姑娘现下看来情况十分糟糕,失血过多,体温过高,伤口发炎,今晚要叫人好生守着,过了今晚醒了就没性命危险了,曲总管放心。

曲宁点点头,像王大夫作了个揖,回头看了看没了人样的楚卓。

低声吩咐丫头细心清理,好生照顾,就出门回报陵城去了。

陵城正和手下商铺的老板核对这个月的帐目,曲宁就等在一边,楚姑娘的事还未重要到可以打断陵城的正事。

他的做法当然是正确的,想那陵城明里一人管辖一个山庄,暗中还掌握了不为人知的势力。

陵城的风雾山庄是一股灰色势力,黑白通吃。

陵城本人更是手段很毒,果断狠厉,为人虽然还不到六亲不认的地步,不过也相差无几了。

对楚卓(身楚秋月)虽稍觉内疚,但究竟是没放在心上。

上一页1234下一页

1

六年前的月亮更加明澈,夜风比往常迷人,女孩子们穿着清凉的吊带裙和超短裤穿梭在熙熙攘攘的夜市中。

年遥光深深呼出一口气,安静地守在自己的面具摊前。

她卖昆仑奴的面具,自己亦戴着一具蓝色的昆仑奴面具。

旁边卖乌龟的男孩子说话从来没有停止过。

“大晚上的,你戴个面具怪瘆人的。

“摘了吧,男同学们买东西挑长相的。

“你不会长得比面具还丑吧。

遥光额角青筋突突跳,终于忍不住说:“凌极,闭嘴。

男孩子更加诧异:“你怎么知道我叫凌极?”然后自问自答,“我是显大的校草,想来早就声名在外,你知道也不奇怪。

二十二岁的凌极眉目张扬,热情闪耀,在学校是受女孩子追捧的阳光暖男,瞧他那自恋的表情便可窥见一斑。

可六年后,成长为青年才俊,霸占公司总监一职的凌极却是个不苟言笑的万年冰山,就像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冰冻蘑菇。

凌极初入公司就大刀阔斧策划改革,雷厉风行,杀伐决断,各个部门叫苦不迭。

短期内就树立了领导威严的“凌极”自此让人闻风丧胆,谈虎色变。

即便是在这样严峻的背景下,凌极却表现出了对年遥光的与众不同。

其实遥光长得真的没有那么引人注意,她这种级别的是公司里一抓一大把的小角色,为了升职加薪在岗位上卖力地发光发热。

论相貌,比不得刚入公司的新人青春活泼;论气质,远不及一干优雅端庄爬到公司管理层的女强人。

但凌极就是注意到了她,也许发光发热的电灯泡对冰山是一种致命的吸引。

那日,凌极打格子间走过,经过遥光的位子时便再也挪不开脚步。

遥光承认,俯视她的凌极帅得睥睨天下,她也短暂地迷失在他的魅力中。

直到他低声说:“晚上一起去袅袅山顶吃牛排。

那是命令的口吻,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遥光刚刚交了一份关于袅袅山顶的婚礼策划书,所以遥光难得没有自作多情,只以为凌极纡尊降贵想一边吃饭一边同她探讨策划书。

结果山顶不仅有烛光、玫瑰和小提琴手,还有西装笔挺,分明打扮过的凌极。

穿着牛仔裤、T恤衫的年遥光望着脸色渐渐黑下来的凌极怔了半晌,终于嗫嚅着问:“总监,你这是打算泡我吗?”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