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卡罗尔·切西·麦克艾尔亨妮

(Carol Chase McElheney)

2006年,卡罗尔•切西•麦克艾尔亨妮驾车从加利福尼亚的佩里斯(Perris)出发,打算回到位于圣贝纳迪诺(San Bernardino)的家中。

据卡罗尔称,走到半途的她突然想回一趟老家——河滨市。

然而,卡罗尔很快就感到自己身处的这个河滨市有点不对劲:尽管地理位置没错,但是卡罗尔却找不到童年时的家,也没有找到家人,事实上,那些房子的门牌号并没有什么不对,就连记忆中祖父母栅栏圈出、长满杂草的坟墓都如出一辙,但卡罗尔却感觉很陌生。

她会不会来到了另一个地方?如果卡罗尔没认出当地大学、中学等地标建筑的话,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托词。

然而,当卡罗尔看到这个地方人们散发的诡异气氛时,她立刻感觉到地标建筑并不能说明一切,她立刻离开了那个地方,一刻也不想看到那些散发着阴险气息的市民了。

卡罗尔坚称是自己穿越到另外一个空间了,在那个空间里,河滨市比我们熟知的河滨市更加凶险邪恶,然而她的话也没办法得到考证。

几年后,卡罗尔回老家参加父亲的葬礼,那里的一切又回到记忆中的模样,她再没遇上上次那个诡异的河滨市。

上一页12下一页

(Ong’s Hat)

新泽西昂格的帽子约诞生于19世纪,建立者昂格(Ong)将自己的帽子抛向空中,帽子落在一棵大树的枝桠上后不知所踪了(也有可能掉到另一个空间去了,谁知道呢)。

上个世纪20年代,这个小城成为有名的鬼城,然而昂格的帽子并没有为人们所遗忘。

相反,由于当时一个和互联网相关的阴谋论,昂格的帽子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七八十年代时期,一种名为“混乱”(“chaos”)的科学范例渐渐受到人们的追捧,“混乱”把日常行为作为研究对象,如风扇发出的“呼呼”声、电脑发出的“嗡嗡”声,弗兰克(Frank)和阿尔西·多布斯(Althea Dobbs)是该领域内的两名科学家,他们提出:人本身的思维就是自我宇宙的模型。

如果人类能够掌握自己的思维,那他就能够掌握自己的“混乱”,在两个空间穿梭自如。

根据当时遗留下来的宣传册,另外3名专家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共同在昂格的帽子寻找地下“混乱”研究小组。

他们顺利地找到了两个空间的通道——让科学家进入意识玻璃实验室,即他们口中的“蛋”(“the egg”)。

据说,他们由此找到了跨维度旅行的奥秘,在他们的探险之旅中,他们发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没有人类,却有植物和水的世界,据说几位科学家之后便在那个空间安顿下来,再也没回来过。

上一页12下一页

(Lerina Garcia)

2008年7月一个看似寻常的早上,41岁的高知女性雷丽娜·加西亚在自家床上醒了过来,但她那天却从自己千篇一律的生活中发现了不同:在加西亚记忆中,床单和睡衣并不是昨天的花色。

加西亚决定扫去心中的疑惑,收拾好心情去上班,但当她来到工作了20年的大楼时,她发现这并不是自己公司所在的大楼,虽然大楼依旧是以前的大楼,楼层也还是以前的楼层。

这时候,加西亚可以肯定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正在她周围上演,回到家时,加西亚发现已分手6个月的男朋友若无其事地待在自己家里,而与自己相处了4个月的现任男友却不知所踪,甚至连私家侦探都没有查出他的下落,现任男友的住处,家人都好似从人间蒸发了一般。

尽管人们认为,加西亚可能是神经出现了幻觉,但加西亚坚称自己穿越到了另一个空间。

不幸的是,作为一个跨维度旅行者,加西亚并没有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不得不和一个甩都甩不掉的男友朝夕相对。

上一页12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