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被诅咒的马桶

“我觉得毛毛的。

”朋友小皮,具有灵异体质,当他这么说的时候,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了几度。

“放心啦,只是方便一下而已。

很快。

”我实在是没办法忍耐了,急忙拉开厕所门,解开裤子,跳上马桶。

这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公厕,共有四个隔间。

我在门口进来的第一间,每个隔间大约一平方米左右的大小,整体而言还算是干净整洁,不會给人脏乱不堪、毛骨悚然的感觉。

“小子,大便大得很爽嘛。

”突然,一只手猛然拍上我的肩膀,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这么说道。

声音来自于我的身后。

问题是,我的身后分明是一堵厚实的墙。

“啊——”

在那个moment,在那个莫名其妙有手来拍我肩膀的moment,裤子有没有拉早已不重要。

我几乎是本能地从马桶上跃起,然后一个箭步夺门而出。

门外迎接我的是小皮瞬间变白的脸。

他颤抖着手,指向我身后,牙齿不住打颤,似乎想表达什么。

不过我根本不想回过头去看,一把扯住他的胳膊,大叫:“跑啊!”两人使出吃奶的力气逃上车,油门狂踩到底,飞也似的离开了那个鬼地方。

“你惨了…你被诅咒了。

”小皮打破沉默。

是的,我真的被诅咒了,不幸从那次大便之后降临到我的身上,我遇到了一件难以想象的惨事。

仔细回想,这件惨事的最初征状,是跟我约會的女孩子皱着眉问我:“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我一闻,依稀可以闻到有种若有若无的臭味在附近,没想到回家脱了衣服、洗完澡之后,那个味道还在。

这次我仔细地寻找味道的来源,这味道竟然是从我的皮肤里散发出来的。

几天过去,我身上的味道变得越来越浓,越来越臭。

这真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为了除去这股莫名其妙的臭味,我洗了可以脱去一层皮那么多次的澡,甚至是直接改用香水来洗澡,但无论我怎么做,我的身上还是臭到不行。

我曾找过医生,甚至是求助过道士,任何科学或非科学的方法我都试过,但情况依旧没有改变。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你相信人有三魂七魄吗?如果你相信有,这篇文章就可以看下去了,收藏起来,或许有朝一日用得着。

人是有三魂七魄的。

魄是我们身体内的恒星,一般认为,七魄是固定不变的,在任何时候都不会丢失;三魂就不一样了,魂在特定条件下也会离我们而去,魂丢失了的人,轻者精神恍惚,四肢酸软无力,重者失去生命。

因此,一个人四肢酸软精神恍惚的话,医生把脉、通过任何仪器都查不出病因来,就大约是魂走了。

有的人,魂走了,过些日子魂又自己回来了;然而,大多数魂一旦走了,多不会自己回来的了。

一般情况下,成人走魂的事非常稀少,最易发生走魂有年纪是0到7岁,其次便是7到12岁。

人到了13岁以后,思想的独立性开始初步形成,因此魂不易离自己而去;就算离开了,大多能自己找到回归的路。

这些小孩子,你如何知道他们是魂走了呢?当然,父母发现孩子身体不适后,如果没发高烧却出现眼神暗淡游离,一副若有若失的神态,7到12岁的孩子,他会告诉大人自己软得受不了。

而0到7岁的孩子们,他们常常自己都不知道,特别是婴儿期。

但是他们往往表现为心烦气燥,哭闹不停,睡眠不香,甚至常常从梦中哭醒;但是通过大人自己或者医生检查,却未发现孩子生病,就大有可能是走魂了。

小孩子丢失魂的最常见原因是受到了过度的惊吓。

那么,一旦发现孩子魂走了,我们应该怎么办呢?据说,有些道士会招魂咒,他们念着我们听不懂的怪话(咒语),在孩子经过的地方一路找去,找到魂后便收到符里带回来,再施法术把魂从孩子头顶强行灌入,之后再用符咒封住……这象神话, 我基本觉得他们是装腔作势的施法,事实上采用的是“呼魂法”。

什么是呼魂法?就是自己最亲的人通过深情的呼唤,把丢失的魂唤回来。

那些道士常常在“施法”的时候,一路都由孩子的母亲不断深深呼唤孩子的名字,因此我觉得道术者用的其实只是普通的呼魂法而已,只是故意搞得神神秘秘,骗取钱财罢!

那么?到底怎么呼唤呢?父母如果知道孩子在什么地方受到过惊吓,便每天早晚去那里呼唤孩子的名字:“**,你在哪里呀?回妈妈这儿来吧!”连续喊三次;如果父母不知道孩子在哪里受到的惊吓的话,就在自己家里呼唤,每睡觉前和起床后都到自己常常进出的门口连续而深情地呼喊三次,一般情况下,丢失的魂就会被喊回来了。

但是严重者,必须到孩子受惊吓的地方附近深情呼唤,你实在找不到孩子在哪里受的惊吓,就只好沿着你带孩子走过的所有地方一路呼唤下去,如果寻找呼唤三天,那迷路的魂多半就回来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你被诅咒了。

”小皮带着防毒面具说,“回那间公厕吧。

“我知道你迟早會回来找我的。

”男鬼笑咪咪地说。

我们俩硬着头皮回到了那间公厕,一打开上次大便的隔间,就见到这个男人模样的鬼突然从马桶口爬出来,笑着跟我们打招呼,如果不是早有心理准备,肯定被这样的场面给吓得半死。

“这位灵界的朋友,我朋友他……他不是故意大便给你吃的,请你饶了他吧。

”小皮开门见山说道。

“嘿,慢着慢着,你干嘛跟我道歉啊?”男鬼笑着,“事实上,我还得感谢你呢,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只是个受诅咒的马桶啊。

我跟小皮互看一眼,两人都没听懂。

“是这样的,你是第一万个在我身上大便的人,”男鬼解释,“那个让我受诅咒、把我变成马桶的人说,我必须吃掉一万人次的大便,我的魂魄才能从马桶中被释放出来,但还无法离开这间厕所,只有吃掉十万人次的大便,我才能真正从这个诅咒中解脱。

我跟小皮仍旧是一头雾水,虽然我对眼前这个男鬼究竟是怎样被人家变成马桶的,很有进一步知道的兴趣,不过眼前我想先解决自己的事,于是说:“至少你的魂魄被放出来了,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掉我身上的味道之后,就去找他报仇吧。

“去掉你身上的味道啊,抱歉,我做不到哦。

”男鬼双手一摊,“当你大便给我的那个瞬间,解开了我身上一部分的诅咒,却也让我们之间有了某种的连结。

你身上的臭味,来自我肚子里那一万人的大便,除非我身上的诅咒全解除了,否则……”

“不是认真的吧?”我倒抽一口气。

“就是认真的啊。

要十万人次的大便,我才能完全脱离诅咒,现在还差了九万。

”说着男鬼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笑道,“所以,我们现在是生命共同体,你想脱离身上的臭味,就想个法子帮我吧。

“没骗人吗?”公厕外,排得老长的队伍里,一个大婶探头问道,“这样真的可以参加抽奖?”

“真的可以参加抽奖。

”小皮诚恳地回答,“如果我骗人,我朋友出去被车撞死。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小皮说着指向我。

远处的我挥了挥手。

现在,那个受诅咒的公厕外边人满为患,年龄从牙都掉光了的到还没长牙的都有,还有人携家带眷、一家老少全都来排队。

他们全是冲着“来拉屎,抽百万大奖”的活动而来的,而这个活动的发起人不用说是我和小皮。

“七千一百……七千两百……大家真是太踊跃了。

”我情不自禁地说道。

活动就这样顺利地进行了几天,累积的人数次也成直线飙涨,但当大家发现抽奖只是个骗局,便再也没有人未了。

只差……一百人次。

“求人不如求己,最后这一百次我们上吧。

”我对小皮说,眼神坚定无比。

我和小皮轮流大便,一次大便分成好几次,次数也跟着飞快累积。

八万九千九百九十七……八万九千九百九十八……终于,在千呼万唤中,最后一次来到了。

接下来的一切,犹如电影中的慢动作镜头。

结束了!

同一时间,马桶大放光芒,在一阵炫目的光晕中,只见那个男鬼微笑着浮在马桶上空,满脸藏不住的喜悦。

等到光芒消失,男鬼已不见踪影。

呼,我带着愉悦的心情,正想跳着离开厕所时,却发现身体僵硬无比,一点儿也动弹不得。

巨大的恐惧涌上心头,最坏的情况,透过我的想象力在脑海中逐渐成型。

啊——

上一页1234下一页

10点了,同学们都走了,试验楼只剩下了王姗。

王姗看见地上有本杂志,顺手捡起来,杂志里掉出一张纸条:“半夜,千万不要照镜子,否则会招来鬼魂……”

这是一本鬼魂网游杂志,里面的图片看得王姗心惊肉跳。

这时,门外走廊传来一阵阵脚步声,王姗哆嗦了一下,捡起那张纸条和杂志跑出了试验楼。

王姗清纯靓丽,能歌善舞,班上的女同学出于嫉妒都不爱搭理她,同寝室的娟更是冷眼相待,只有班长经常找王姗聊天。

这一天,晚自习后王姗回到寝室,看完书已是十二点。

寝室里除了娟还在上网玩游戏,其他同学都睡了,王姗拿着洗漱的东西朝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里的灯光很昏暗,有一个穿白色睡衣的女生,正照着镜子梳头,水一滴滴地流下来……王姗看不清她是谁,于是,王姗把目光转向墙上的镜子。

镜子里,王姗看到的还是长长的头发,可头发上滴下来的不是水,而是血。

“你要梳头吗?”一只手伸向了王姗,手上拿着一把梳子,梳子上滴着血。

“不,不用了……”王姗惊恐不已,跑回寝室。

娟已睡,王姗整夜都无法入眠,她想起那张纸条和网游杂志。

第二天,王姗被惊叫声吵醒,有个同学摔死了!王姗跑下楼:一个穿白色睡衣的女生躺在地上,脑袋已血肉模糊。

女生叫姜娜,据说是昨晚从阳台上掉下摔死的。

王姗不敢跟别人说纸条的事和昨晚看见的情景,有谁会相信鬼魂。

不过王姗悄悄地告诉了班长,班长要王姗把纸条和杂志给她看,王姗说纸条早撕了,杂志被她扔掉了。

周末,寝室的同学回家了。

十二点,娟回来了,她照着镜子慢慢地把盘起的头发拆下来。

王姗先睡觉了。

王姗睡了一觉醒来,看见娟还在台灯前对着镜子画眉,就奇怪地说:“娟,你都画了一个晚上了。

娟没有答话,她直直地盯着镜子,手机械地拿着眉笔不停地画着,镜子中的娟眼睛红红的好像在滴血。

王姗打了一个冷战,想起了那晚的情景,再看娟手中的眉笔也在滴血,王姗吓得一巴掌打掉娟手中的眉笔:“娟,扔掉它,别画了。

娟猛地转头冲向王姗,她的头发飘了起来,昏暗的灯光里,娟的脸惨白,两只眼睛不停地滴着血。

娟的两只手迅速地伸向王姗的脖子……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