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高价保姆

主人找保姆,居然开出一天303元的高价工资。

这里到底有什么名堂?

邵浦在人才市场转了一天,简历送出去好几十份,却一点结果也没有。

正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有一对中年夫妇向他走来,男的西装革履,女的风姿犹存。

他们问他是不是在找工作,邵浦点点头。

中年男子对邵浦说: 我姓王,我们家有一个病重的老人,你愿不愿意去照顾? 邵浦一听心里挺别扭:自己一个堂堂小伙子,又是大学生,做这种事情未免太屈才了吧?中年男子似乎看出了邵浦的心思,非常诚恳地说: 我们观察你一天了,觉得你很适合做这份工作。

至于待遇方面,我们包你吃住,另外每天再付你303元工资,怎么样?

邵浦听了吓一跳:这哪是保姆的待遇?不禁脱口惊叫起来: 你们开玩笑吧? 中年男子口气坚决地说: 我们既然开了这个价,就一分钱不会少付。

不过我把话说在前头,如果你答应接下这份活的话,今后在老人面前,也就是在我母亲面前,你就是她的孙子。

孙子? 原来出这么高的价,是要我做他们家孙子!邵浦不禁觉得奇怪:这家人在搞什么名堂?他想问个明白,可是中年男子却朝他摇摇头: 你别问那么多,如果愿意,就跟我们走。

邵浦心里疑团重重,但实在是这个出价太诱人了,看看这对夫妇脸相挺和善,再想想自己一时又找不到其他活儿,去就去,怕什么!于是就跟着中年夫妇上了他们停靠在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

在车上,这对中年夫妇向邵浦道出了实情。

原来他们家里有个七十多岁的老母亲,不但患了绝症,而且眼睛也瞎了,医生断言老人不会活多少日子了。

老人最后的心愿就是能在闭上眼睛之前再看看自己的孙子,可偏偏这孙子被中年夫妇送到国外读书后,学业没长进,却染上了毒瘾,三个月前因为过度吸毒而猝死。

这事儿夫妇俩当然没敢对老人说,所以现在老人整天念叨孙子什么时候能回来看她,否则死不瞑目。

中年男子对邵浦说: 我们想让你去充当我们的儿子,陪老人度过她最后的日子。

邵浦虽然为中年男子的孝心而感动,可仔细想想,就算老人眼睛看不出,耳朵总能分辨得出自己不是她孙子啊!他犹豫着对夫妇俩说: 你们这个计划听起来蛮不错,可真做起来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 你放心,你的嗓音和我们儿子十分相像,这也是我们选择你的原因之一,况且我们儿子出去的这几年,正好是他嗓音变化期,所以要瞒过我母亲应该没有问题。

我们倒是担心你,不知道能不能答应这个要求? 中年夫妇随即把老人和孙子以往的事情,挑主要的给邵浦介绍了一下。

邵浦挺有信心地说: 我是我们学校话剧团的顶梁柱,演戏不在话下,既然拿了你们的钱,就一定会尽心尽力把老人照顾好。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小时候喜欢听妈妈讲故事,并且特别着迷。

什么7个卖小鸭子的故事啦,早市卖花的故事啦,在我看来都是哄小孩子的经典段子,但是这些呢却怎么听也感觉不真,所以呢,我还是最爱听妈妈讲她小时候生活过地方的故事,那些代代曹姑人口述的传说。

究竟妈妈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有何不同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学过地理的人都知道,在美丽的长江中下游主航道中,有着一些泥沙长时间沉淀堆积的沙洲,有的沙洲很小,只有房子那么大的面积,有的沙洲能有十几平方公里。

曹姑洲就是其中的一个,面积大约4平方公里,有历史记载已经有600多年的历史了。

关于曹姑洲的诞生还有一个凄美的传说,600余年前,皇室在民间选秀女,选中了天门山脚下的曹姑,而曹姑早就有了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为了忠于自己的爱情,反抗压迫,曹姑投江了。

随后人们在江中发现了曹姑的尸体。

但是却少了一只绣花鞋,有人在天门山脚下的江边向远处眺望,发现江中忽然多了一片沙洲,而且沙洲还是鞋底型状的,于是人们都说这是曹姑的绣花鞋变的,为的是在江中给人们寻找一片宁静生活的乐土,遂定名为曹姑洲,还有就是曹姑洲的面积大约是4平方公里。

以上说的这些就是外界对于曹姑洲的了解,但作为真正的曹姑人,理解却另有不同,首先是曹姑洲的面积其实是在不断地变化的,因为江水的冲刷,洲头每年都要给冲掉一些,但是州尾呢却又在不停的长,仿佛是活物一般,而在州上,人们都一直住在海拔最高的地方。

为什么呢,州上流传有一首古老的歌谣: 曹姑洲呀曹姑洲,十年倒有九年沤,心想搬到山头住,舍不得蒌蒿马兰头。

曹姑洲似乎是龙王眷顾的宠臣,几乎每年都要被淹。

一旦被淹,所有的农作物都毁于一旦。

但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旦被淹,坐在门槛上就能把脚丫子伸到江水里,曹姑人有着自己的活法。

怎么个活法,会有一个故事带给你真相。

对于民间曹姑的传说,洲上的人却不甚苟同,妈妈说,老一辈的人说了,曹姑的确有其人,但是却不是民女,而是某国的公主,洲上李、王、赵、年四大姓实际上是四大家将,护卫着曹氏后裔。

因为到现在为止洲上的确是有一家姓曹的,但是却是和普通洲上人一样,甚至还有点不如,因为曹家的人世代只有一种职业,就是在洲头看管死人的坟墓。

关于曹家人的故事以后会说到。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中年男子听邵浦这么说,立刻动情地拉起他的手说: 小伙子,如果你真能这样做,我们永远都会感激你!再过三十三天,老人就要去世了,到时候我们会付给你足够的酬金。

邵浦一愣: 你怎么那么确定老人三十三天之后一定会去世? 中年男子突然住了口,脸变得煞白。

邵浦见他这个样子,再不敢多问。

车子很快就在临街的一所宅子前停了下来,邵浦跟着中年夫妇下车,跨进宅子大门。

中年夫妇把邵浦领到老人房间,邵浦抬眼望去,靠墙的床上果然躺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嘴里正在不住地唉声叹气。

邵浦赶紧跑过去,拉着老人的手,亲亲热热地喊了一声: 奶奶,我回来了,我看你来了! 老人听到声音,脸上的肌肉突然抽搐起来,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两只手在空中乱抓: 我孙子回来了?这是真的?我的乖孙子真的回来了?老天爷哪,谢谢你啊!

邵浦一把拉住老人的手,把老人拥进怀里,任凭她抚摸自己的脸,在中年夫妇的眼里,这个小伙子真的把老人当成了自己的奶奶,那个亲热劲儿,简直就像祖孙俩一样。

可老人的身体毕竟虚弱得很,才一会儿就坐不住了。

邵浦重新让老人躺了下来,随后跟着中年夫妇来到客厅,夫妇俩激动地握着邵浦的手,连声说: 你做得太好了,这样我们就放心了! 当晚,夫妇俩给邵浦安排了舒适的睡房。

首战告捷,邵浦心里也踏实下来,这一晚,他睡得很香。

可第二天天没亮,他就被中年夫妇叫醒了。

中年夫妇是来向邵浦辞行的,他们对邵浦说: 我们要出远门,老人就拜托你照顾了。

他们给邵浦留下电话号码,告诉他,如果有特别紧急的事情,可以打这个电话找他们。

夫妇俩的举动显得很神秘,而且从此就再也没有露面,老人就完全靠邵浦来照顾了。

好在老人一直没有对邵浦的身份产生过怀疑,有一天,她居然还从脖子上摘下一个绿色的玉佩,递给邵浦说: 我的亲亲孙子哎,这是你爷爷年轻时特地从国外给我买回来的,我一直把它戴在身上。

你把它好好收着,就算是奶奶留给你的传家宝吧! 既然是老人家里的传家宝,自己怎么能接受呢?邵浦知道这东西不能拿,可是又不能把话说讲穿,于是他就谢过奶奶先收了下来,决定等中年夫妇回来之后交给他们。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眼看就到了中年男子说的老人要离开这个世界的第三十三天上,邵浦以为中年夫妇俩会回来,可他们却踪影全无,邵浦心里不免紧张起来。

说起来,这事情也真是神透了!这天早上,邵浦刚起床,就发现老人原本睡得好好的,却突然咳嗽起来,越咳越厉害,咳得都喘不过气来。

邵浦惊慌不已,赶紧按中年夫妇留下的号码,把电话打过去,谁知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你找谁? 邵浦愣了: 这不是王先生的电话吗?这个号码是他留给我的。

请你转告他,他儿子有急事找他。

对方说: 什么王先生?这里是火葬场。

火葬场? 邵浦以为自己拨错了号码,重新拨一遍,仍旧是这个人的声音,邵浦只觉得头皮发麻,赶紧掉头拨医院的急救电话。

医院里的急救车很快就来了,急救人员把老人抬上车,一路上,邵浦紧握住老人的手,凑在她耳边不停地喊着: 奶奶,你不能走,不能走啊! 可是,老人没能坚持到医院,半路上就停止了呼吸。

邵浦禁不住痛哭失声,一个月来,他和老人已经建立起了深深的感情。

一个急救人员问邵浦: 你是他们家什么人啊? 邵浦心想:既然老人已经去世,自己也没有必要再隐瞒身份了,于是便把事情的前后经过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谁知他一听,顿时变了脸色: 这不可能,你不可能遇上王家夫妇,一定是你搞错了。

邵浦问: 为什么不可能?他们明明告诉我,老人是他们的母亲,他姓王啊!

这个急救人员说: 他们夫妇俩在两个月前的一次车祸中就已经死了,那天正好也是我们值班,去救时用的就是这辆车。

当时那个王先生还有一口气在,攥着我的衣角对我说: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要死了,我病重的母亲就没人照顾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夫妇俩就是这所房子的主人,王先生是个大孝子,这一带的人都知道。

邵浦听他这么一说,如同做梦一般。

不过,尽管遇到的事情这么怪异,他并不觉得害怕。

他想:就算自己真撞了鬼了,他们也肯定是善心鬼。

做鬼还不忘侍奉母亲,这种鬼有什么好怕的!

让邵浦为难的却是,老人给他的那块从脖子上摘下的传家玉佩,该怎么处理呢?他有个朋友是开珠宝店的,邵浦于是拿过去请他看一下。

谁知他朋友还没开口,旁边一个收购商冲口就报了个价: 9999元。

邵浦听了大吃一惊:当初王先生给自己开出每天303元的工资,三十三天,不就是这个数?上一页1234下一页

在美国佛罗里达一个小镇上,这天,一个女孩去吊唁一位去世的邻居,在殡仪馆里,她走错了房间,看见了一具暂时寄放在这里准备安葬的棺材,棺材里躺着一个年龄与她相仿的女孩子,她低头望去,只见那女孩身上穿了一件漂亮的礼服。

看见这件漂亮的晚礼服,女孩心头一动:过几天她要出席一次盛大的舞会,但她家境贫寒,没有漂亮的晚礼服,她正在为此而发愁呢。

正在这时,进来了一位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他说该是合上棺盖的时候了。

他用一个像大扳手形状的工具将棺盖封住,然后说葬礼将于明天早晨举行。

这人走后,女孩突然灵机一动,她用那个 大扳手 将棺材盖重新打开,迅速将衣服从那个女孩身上脱下来,然后将棺材盖原样合上,她将这件白色晚礼服匆匆塞到包里,悄悄溜出房间

第二天晚上,女孩穿上那件从死人身上脱下的白色晚礼服,高高兴兴地去参加那个盛大的舞会。

在舞会上,女孩和好几个认识的男孩跳了舞,跳着跳着,她觉得身体的关节开始变得有些僵硬,过了一会儿,她又觉得身上的肌肉也变得僵硬起来,她的舞姿也越来越笨拙。

她想,一定是这件衣服有什么不妥,于是她赶快跑到洗手间,将礼服脱下来仔细查看,可是没发现有什么问题,于是她重新穿上它回到舞会上。

女孩继续跳着舞,可是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冷,全身的肌肉、关节也变得越来越僵硬,直到最后变得像一块木板一样。

人们叫来了救护车,她被急速送往医院,医生宣布她已死亡,可是她心里明白,她还活着!她听得到周围每一个人所说的每一句话,也看得见周围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但她就是动不了,也说不出话来。

不久,她就躺在了她去过的那个殡仪馆里,她的家人和朋友们都来了,大家为她伤心哭泣,她想动一动,她想叫出声来,可是她做不到。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进来了,为她合上棺盖。

第二天,棺材被送往墓地,她听见两个挖掘墓坑的工人在交谈,其中一人问: 你听说了今天早上殡仪馆里发生的事吗?

另一个人铲起满满一锹土甩到棺材上,问道: 没听说,怎么啦?

在殡仪馆工作的一位年轻人听到棺材里有拼命敲打的声音,他打开棺材盖一看,只见一位只穿着贴身内衣的年轻姑娘从棺材里爬出来,她说,有人给她穿上了一件施了魔法的礼服,于是她就变得像死人一样,但其实她并没有死。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