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陛下,奴婢智商求拯救

穿越到古代皇宫当宫婢,她爱岗敬业,努力扮演好狗腿奴才的角色,却误把回宫的皇上当成奸夫,哎呦喂,这下可不得了了,这个皇上小气又记仇,一次又一次把她往死里整啊。

楔子

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有私心。

有人为了皇位不择手段,有人为了凤冠机关算尽,还有人为了复仇泯灭良心……

一 捉奸

掌灯时分,琼国皇宫内亮起璀璨宫灯,霎时照得雕梁画栋的恢宏宫殿犹如玉宇琼楼,美轮美奂。

我一路飞扑进灵雎宫,口中大叫:“娘娘,奴婢方才看见柠妃在自己的寝宫私会男人!”

“哦?”绯衣宫装的女子闻言喜上眉梢,“还等什么?随本宫去捉奸!”我擦了擦头上的汗,应了声是,主仆二人雄赳赳气昂昂杀向了白鹭宫。

众所周知,琼国皇帝闻人弈自登基后励精图治,手腕强硬,一个月前御驾亲征奔赴西北战线平复藩王之乱,至今未归。

此时此刻,柠妃寝宫内却出现了其他男人,何其可疑?我一路十分尽职的在自家主子面前展露身为狗腿奴才的职业素养:“娘娘,这回咱们来个捉奸捉双,把她和那奸夫送到太后面前发落,让太后治柠妃一个秽乱后宫的罪名,从此打入冷宫,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跟娘娘争?”

淳妃坐在鸾轿上,赞赏地看了我一眼:“好奴才,你尽心为本宫办事,以后好处多着呢。

我露出一个曲意奉承的笑,身为一个穿越者,一个看过《宫锁××》《步步××》《后宫××传》的穿越者,一朝穿越到了古代皇宫,凭着从电视剧中学来的宫斗技巧,我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红光满面,把宫廷里这些妃子争宠的心思摸了个门儿清,并凭此迅速由一个小小宫婢跻身成为淳妃身边的当红心腹大宫女,油水捞足便宜占尽。

我得意地挥舞小手帕指挥抬着鸾轿的轿夫:“都给我加快速度!没吃饭啊!耽误了娘娘的大事儿小心你们的脑袋!”

一路风风火火杀到了白鹭宫,粉衣宫婢对着淳妃行了屈膝礼,随即拦在门前道:“娘娘恕罪,我家主子身子不适,今儿个晚上谁也不见,娘娘请回。

哟,好大的架子!听听,身子不适,今儿个晚上谁也不见,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和淳妃交换一个会意的眼神,我狠狠挽起袖子上前一把推开粉衣宫婢:“作死呀,敢挡着娘娘的路!”对方跌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这对嚣张的主仆冲进了柠妃的寝宫。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

我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太亮,熹微的晨光透进来,眼前的幔帐朦朦胧胧似真似幻。

我狠狠地闭了闭眼,再睁开仍旧是这一幅场景。

我不死心,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大约用得力气太大我忍不住叫出了声,惊动了门外的人——

“大司马可是醒了?”

我听到这个称呼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自己的胸,下一个反应就是摸自己的胯下腿间,确定上面没有少下面没有多后,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幸好穿越后还是个女人,但是很显然,这个女人的身份有些微妙,女扮男装身居高位,这对于我一个考大学考了两年,智商刚刚过九十的普通女人来说,要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委实困难了一些。

我把胸束好后方应了声,侍从们鱼贯而入,伺候我洗漱更衣。

她们均穿着同一色系同一款式的衣服,训练有素,沉默不语,显得教养十分好。

但是她们的沉默让我没办法判断自己所处的环境,便只好开口找了个不出错的话题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大司马,现在是辰时。

”其中一个打扮略显富贵的少女笑道,“陛下起来的时候您正好压住了陛下的袖子,陛下见您睡得正香不忍吵醒您,便拿剑割断了自己的衣袖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弯腰从床上捡起半截玄色的布料,往我面前一递,“陛下对大人真好。

这这这,这一出为何会这般耳熟?女扮男装,陛下,还有断袖,这和历史上董贤与汉哀帝的故事多么相似!我抬手擦了擦惊出来的冷汗,问:“我是不是叫董贤?”

那侍女一惊,飞快地抬眸看了我一眼,略带惶恐地道:“大人名讳,奴婢不敢妄言。

“所以,我真的是董贤。

”我略略失神地重复了一遍,然后恨不得仰天长叹,老天爷坑我啊,我在现代活得好好的,穿越也就罢了,穿越成个假男人也罢了,为什么要让我穿越成董贤这个短命鬼?

就在我各种扼腕抑郁时,有宫人过来通传,说陛下已经在正殿等着我了,让我赶紧去陪他用膳。

我这才知道,现在我住的这个地方叫甘泉宫,睡的这张床,是真真正正的龙床。

龙床呀,博物馆里围着栏杆挂着警示牌连拍照都不允许的东西,我竟然睡过,这个事实真是令我又惆怅又激动。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跨过门槛,拂开珠帘,转过屏风,看见衣衫不整的柠妃正斜卧在床榻上,见了我们,风情万种地起身,妩媚一笑:“不知妹妹不请自来,所为何事?”

兴师动众前来,不料扑了个空。

淳妃微微一愣,一双凤目转了转,还未开口,“爱岗敬业”的我再次展露了狗腿奴才的职业素养,犀利的小眼神无声地穿透房间东南角的一张紫檀木衣橱,眼中仿佛有嗖嗖嗖的飞刀射出,穿过那薄薄的一层木板,将那奸夫牢牢钉死在偷情的耻辱架上。

咔嚓咔嚓!我摩拳擦掌活动了下手指关节,余光瞥见柠妃变了脸色,心中越发笃定这衣橱内有玄机。

我飞扑过去凶猛地扒拉衣橱的两扇门,卧槽!居然扒拉不动。

往日开关自如的小门这次居然跟上了锁一般纹丝不动。

“淳妃,你带着这个野蛮没有进化的狗奴才闯到本宫房间,乱动本宫房间的东西,欺人太甚!”

“姐姐何必大动肝火,若是问心无愧,让这奴才看一看姐姐房里的东西,又如何呢?姐姐若是遮遮掩掩,倒叫人怀疑了。

淳妃一番话堵得柠妃无话可说。

我“呸”地吐了口口水,深吸一口气,更加凶残地扒拉着木门。

额头上汗都出来了,门终于被我拉开一条手臂粗的缺口,我立刻探手伸进去,胡乱一抓竟叫我抓住了一只手。

骨节分明手指有力,是一双男人的手。

我喜得心花怒放,连拖带拽一把将衣橱里的男人拖出来,便听“哗啦”一声,我被一股力道撞得倒在了地上,压在我身上的男人一脸怒容地看着我,我一把推开他,爬起来向淳妃邀功:“娘娘快看,奴婢把奸夫找出来了!”

半晌没有声音,两位娘娘一脸惨白地望着我身后。

这气氛安静得太诡异了,我奇怪地问淳妃:“娘娘不高兴吗?”

再次发挥爱岗敬业的可贵精神,我兴奋得两眼放光:“奴婢抓到了奸夫,咱们可以把他送给太后发落。

鞭打杖责滚铁钉关小黑屋扎银针,每样酷刑都来一发怎么样?”

淳妃的表情好像要哭了:“……你闭嘴。

“好大胆的奴婢!”身后的奸夫忽然冷冷开口,“一口一个朕是奸夫。

朕问你,朕是奸夫,那朕的妃子是什么?”

“……”

他刚才说什么?他说朕!朕不就是皇帝吗?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极力克制住自己抖得像羊痫风的身体,僵硬地扭过头,男人满脸怒容地看着我,我朝他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然后极其不雅地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

二 体罚

“此奴婢不识龙颜,戳瞎双目。

冒犯龙体,斩断双手。

对朕恶意诽谤,口不择言,割断舌头。

来人啊,把这贱婢拖下去用刑,鞭打杖责滚铁钉关小黑屋扎银针,每样酷刑都来一发!”男人的声音在头顶冷冷响起,带着报复性的恶趣味。

我躺在地上不由自主地抖了抖,撑开一条缝偷偷瞄一下他,发现对方正盛怒地看着我,我立刻又闭上眼。

佛祖保佑,让我顺利逃过这一劫吧。

“皇上开恩,这个奴婢进宫之前,皇上就去了西北御驾亲征,她不认识皇上也情有可原啊。

”淳妃在一旁弱弱地开口。

“有什么样的主子,就带出什么样的奴才。

”男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并不打算放过躺在地上“昏迷”的我。

唉,看来装晕是没有用的,无论我清醒或昏迷,对方都坚定不移地想整死我。

“咦,这里是哪里?奇怪,我怎么躺在地上?”我睁开眼“醒”了,爬起来目光“茫然”地望着眼前众人,“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

”捧着脑袋大声呼痛,“头好疼,莫非我失忆了?”

失忆的人更容易赖账不是吗?我转过头阴阴地笑。

下巴一把被人捉住,闻人弈俊美的脸近在咫尺,薄唇轻启,嘲讽道:“不错嘛,不但会装晕,还会装失忆,花样挺多。

”男人转过脸,“淳妃,你宫里的这个奴才,前途无量啊。

淳妃讪讪一笑,不知该说什么。

闻人弈又转过脸盯着我,不怀好意地笑道:“看在你装得这么卖力的份儿上,朕给你一个机会。

一块木板被冷不防挂到了脖子里,木板上有闻人弈御笔亲书的七个大字:“天下第一狗奴才”,字是好字,龙飞凤舞笔意潇洒,板是好板,超薄加长质地细密。

只不过这字面上的意思嘛,就有些有辱斯文了。

夜风凉凉地吹着我单薄的衣裳,我目光哀怨地望着身后负手而立的闻人弈:“皇上,奴婢好歹也是十八一枝花的深宫娇弱美少女,绕着皇宫护城河外围跑十圈,奴婢一定会累死的。

“要么立刻死,要么跑上十圈再死,二选一,你自己选。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事情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开端:我谈了3个月零1天的男朋友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突然良心发现决定要拯救地球秉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崇高革命精神决定义无反顾地向我求婚,也不知道是听信了哪个笨蛋的建议居然把钻戒放在我的最爱——蜜桃冰激淋里。

就在他无限期盼的眼神下,无辜纯真善良的我用汤勺铲了一大口冰激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吞了下去……在迅雷不及掩耳慢动作瞬间,我看到他闪烁期盼的小眼睛突然呈几何基数倍放大(一般人们称之为惊恐的眼神),然后眼前一黑……

史上最郁闷之穿越:有人撞车穿越,有人跳楼穿越,有人睡觉穿越,有人生病穿越……而我——居然因为被求婚钻戒给噎死穿了过来,惭愧惭愧~不幸之中万幸,据说我穿到了好人家……

第一卷:雪映白梅梅映雪 史上最郁闷之穿越前

我发誓: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不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作者:你当自己是梁山出品的啊!),誓将淑女进行到底……

夏天为什么一定要那么热!都已经晚上8点了,温度也丝毫没有下降倾向,穿着吊带衫走在蒸腾的马路上,我幻想自己是一块美味的菲利牛排躺在铁板中央滋滋冒烟。

对于气象学家的“温室效应”我一向嗤之以鼻,“烤箱效应”才是王道!至于那头把我约出来当牛排的家伙——斜眼看了一下身边的人(偶谈了3个月零1天的男朋友),不理会他莫名其妙的亢奋笑脸,我在心里大声诅咒第108遍!

殷勤的服务生挂着他的第108个招牌笑脸把我们领到预定桌位——

饿滴神啊!明晃晃的蜡烛刺痛我的眼睛,隔着空气灼伤我的皮肤,居然是烛光晚餐!

从小到大我幻想过无数次烛光晚餐,但从来米有幻想过在零上42度的三伏天跟人在露天餐厅“享受”此等待遇……

“安安,喜欢吗?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Suprise!”林程一脸骄傲地向我邀功。

的确是惊天地泣鬼神宇宙霹雳无敌劲爆的suprise!这么远拉着我一路走到这家餐厅(林程美其名曰为散步,PS:还非让我打扮正式,套着我最憎恨的细高跟凉鞋摧残了我近2公里路程扭到这里)居然就为了这顿该死的烛光晚餐……

我死盯着眼前的5根烧得不亦乐乎的蜡烛,一下子哽在那里。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