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极品女将军与睿智三王爷

第1卷 穿越大汉变成丑女,弄巧成拙变将军 第一章 泰国的诅咒厄运

蔚氏巨额财产唯一女继承人,十七岁的蔚七七一直都在做一个既恐怖又甜美的梦。

恐怖的是:梦中有无数的黄色蠕动的虫子向她爬了过来,爬到她的身体上,咬噬着她的脸,钻入她的皮肉,让她痛苦不堪。

甜美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男人突然出现了,抱起了她,然后他们痴缠在一个荒凉的大沙漠中,轻颤的抚摸和滚烫的热吻,以及掀起的情欲浪潮……

恐怖、甜美不断的交错,让她每每在入睡前,就既担心又期待,

七七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然而一个来自泰国的诅咒厄运降临了……

―――――――――

泰国的知名的“下降头”村,已经六十多岁的草鬼婆迎来了一位五十多岁的长发性感的中国女人。

器皿中的黄色蛊虫令人翻胃恶心的蠕动着,草鬼婆将一只蛊虫夹到了一只单独的器皿中,向身边这个穿着性感的长发女人伸出了手。

“这只虫,能利用身边的事物去吸收宇宙的能量,令人心想事成,蔚太太,我要那个女孩子的血,带来了吗?”

“在这里!”女人神秘拿出了一个小瓶,递给了草鬼婆,草鬼婆看了看小瓶子,奸笑了起来。

“不要弄错了,送走了就回不来了!”

“不会的,送的远点,我恨死她了!让她的幸运变成不幸,最好是战事不断的年代!”

草鬼婆白了那个女人一眼“五十万也带来了?”

“带来了,草鬼婆,我不想让她在那个年代也舒服的生活,有什么办法再加一道蛊吗?”

“有很多蛊,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最痛苦的是什么?”

那个女人若有所思的摸了一下脸,恶毒的笑了起来“容貌……”

“再加五十万!”草鬼婆伸出了手。

“我会给你的,只要你把事情办好!”

女人看着器皿中蠕动的蛊虫,不放心的问“这种蛊虫不会中途死掉,她突然再跑回来吧!”

草鬼婆在地上恶心的吐了口涂抹“不会的,但是那个容貌蛊,可是有破解之术的!”

女人一听马上紧张了“破解之术?”

“对,如果不巧,有人爱上了她,她给男人的初夜,容貌蛊就彻底破解了!”

“哈哈!一个女人连容貌都没有了,怎么会有人爱上她,痴人说梦!”那个女人从皮包里拿出了一包厚厚的钱“两个蛊都下了!我要让她永远消失,并痛苦的活着……” 上一页1234下一页

1、穿了 …

黑黑的一片,好像有一点光出现,努力的睁开眼睛想要看的仔细,可是眼睛怎么也睁不开。

就这样努力的好久,总算睁开了眼睛。

咦,这是哪里?灰灰的房间,破旧的衣服,身上盖的被子也是左一个窟窿右一个补丁的,还散发出一股子怪味。

不会吧,看了那么多穿越啊重生的书以后,杜伟铭发现了一个悲惨的事实,他好像重生了。

还记得前一刻好像还在和同伴们一起爬山,可是因为自己比较心急,所以就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发现了一个山洞,就立刻探头进去观察,去不想一脚踏空,从旁边摔了下去,以为这次要上天堂了,去不想来到了这里。

动了动身子,发现这具身体是真滴好脆弱啊,整个一皮包骨头,估计原先的主人就是饿死的。

在床上躺了半天,总算有点力气了,觉得起床看看,肚子也在对自己发出严重的抗议。

好吧,吃饭皇帝大,先喂饱肚皮再说。

对自己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后,杜伟铭起床了,觉得吃饭后再研究一下周边的环境。

走出现在的房间,来到外面一间房,不是很大,东西也很少,只是大概放着一张四方桌子,几条凳子,再往外走就是厨房了,灶头倒是挺干净的,估计以前也是常用的。

上面几个罐子,看了一下,小的那些估计是调味料,盐啊、花椒、醋什么的,稍大的一个估计里是白色的油脂,刮了一点看了一下,估计是某种动物的油脂。

锅子里还有2个山芋,是熟的,只是现在冷掉了。

去土灶后面找到了柴火,费了半天劲才用那传说中的火石点燃了柴火,狼吞虎咽的把那2个山芋吃下肚子。

总算有点力气了,杜伟铭觉得探探周边的环境了。

从刚才屋内的情况分析,杜伟铭觉得自己不是在乡下的农村,就是穿到古代去了。

但是摸摸自己的头发,估计是古代的可能性大一些。

这具身体估计在10岁左右,因为太瘦,所以无法判断正确的年纪了。

家里估计也就他一个人,因为从他醒着到现在也都没有人进来过,家里破旧的家具,和土灶上的碗筷似乎也说明了这一点。

那么就出去探探吧。

哎,不知道姐姐现在会怎么样啊,估计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受不了的。

从小到大都是他们姐弟两人相依为命,还好,姐姐现在已经成家了,小孩也刚刚出生没多久,不然真怕她受不了这个打击。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那女人盯着器皿的两只恶心蛊虫,心中不由得大笑了起来,蔚七七,怪就怪你是蔚家的唯一继承人,作为继母,她必须保护亲生女儿的权力。

……

第1卷 穿越大汉变成丑女,弄巧成拙变将军 第二章 蛊咒穿越

第二章蛊咒穿越

姓名:蔚七七。

年龄:年满十七岁。

外貌:短发,身高一米六九,爱穿体恤,牛仔裤,厚底旅游鞋,喜欢做很多酷酷的造型。

身份:玄德女子高中三年级学生。

性格:活泼好动,争强好斗,爱打抱不平。

爱好:擅长散打,曾经多次获得散打冠军,喜欢摇滚。

身份:蔚氏集团唯一女继承人,玄德女高大姐大,

人生格言:古有侠女,今有蔚七七。

……。

“别看了,蔚七七来了……”

玄德女高大门外,几个男生将手中的关于蔚七七的简介藏在了背后,互相拥挤着,带着渴望的表情向女高的大门内望去。

十几个女孩子一起嘻笑着走出了校园,为首的一个女孩身材高挑,容貌俊美,皮肤白皙,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满含笑意,精巧的鼻梁,红嫩的嘴唇,一看就是个惹人喜欢的女孩。

这就是蔚七七,玄德女高大姐大,众星捧月的娇娇者,正带着她的女子别动队放学了。

“七七,又有爱慕者了……”身后的跟班推了蔚七七一下,七七的眼睛马上警觉的看向了那几个男生,那些男生马上你推我桑的躲避起来。

七七撇嘴笑了起来“胆小鼠辈,连过来打招呼的勇气都没有,不要理他们!”

远远的,一辆克莱斯勒豪华加长车开了过来,一位中年的男司机恭恭敬敬的下了车,打开了车门,七七和那些女孩子挥了一下手,飞快的钻进了车,车子绝尘而去。

蔚七七悠闲的坐在车里,无聊的打开录像机,看着憨豆喜剧,手里吃着爆米花,她伸长了修长的双腿,一边看一边咯咯的笑着。

司机从后视镜中看着蔚七七,真是一个有钱人家无忧无虑的女孩子,又是巨额财产的唯一继承人,注定锦衣玉食,一生富贵。

蔚七七正看的起劲的时候,车子突然停了下来,七七马上抬起头,奇怪的向前看去,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停了?

司机举起双手捂住了头发,大声尖叫着“怎么会有这么多黄色的虫子?我的天呢,车上都是虫子!”上一页1234下一页

“搞什么?”蔚七七打开车门,刚要下车,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听见一个女人嗡嗡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脸开始激烈的疼痛起来,她捂着脸,感觉似乎有无数的虫子在叮咬着她,七七的眼前出现了幻觉,一条黄色的,巨大的虫子,向她蠕动过来。

“言叔叔,言叔叔!”

司机听见七七惊恐的喊声,顾不得那些虫子了,慌忙向她跑了过来,但是已经为时过晚,司机看见蔚七七笼罩在红色的光环中,人像风过沙尘一样,慢慢的分解了,一粒粒的消失着,最后瞬间就什么都没有了。

司机吃惊的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感相信自己看到的,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再定睛看去,后车座上只有正在播放的憨豆喜剧,哪里还有蔚七七的影子,他顿时愣住了……

……

第1卷 穿越大汉变成丑女,弄巧成拙变将军 第三章 大汗战场

第三章大汗战场

蔚七七感觉那些恶心的虫子瞬间消失了,她眼前一片明亮,于是才放心的舒了口气,怎么搞的,出现那样厌恶的幻觉,可能是这几天参加散打比赛,有些劳累了,想想那些手下败将,她高兴的不得了。

不过……蔚七七现在可没那么高兴了,她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荒莽的黄土地上,远处尘土飞扬,似乎有很多的马匹飞奔而来。

天啊,这么壮观,不是拍电影吧,言叔叔呢?她的车呢?蔚七七四下看了看,除了飞扬的尘沙,根本什么都没有。

远处的飞骑军队越来越近,蔚七七睁大了眼睛,简直就是天兵天将,难道是海市蜃楼,她听见马蹄踏在大地上发出的轰隆隆的声音,那根本不是海市蜃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再不躲开,估计就变成马下冤魂了。

七七飞快的向旁边的山丘上跑去,期望那些马匹能很快的跑过去,她脑海中有无数的想象,惟独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她敢肯定一点,等一会儿回到家里,一定狠狠的批评言叔叔,居然扔下她一个人跑掉了。

然而蔚七七被眼前壮观的景象震慑了,成千上万的金甲站骑,愕然的停止在了山丘的前面,那些马高大威猛,马上的人个个看起来勇猛无敌,还弄的满像的,不知道是什么新片要上映了。

“抓住那个敌军士兵!”为首的一个将领挥动手中的佩剑,指着山丘上的蔚七七。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

我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太亮,熹微的晨光透进来,眼前的幔帐朦朦胧胧似真似幻。

我狠狠地闭了闭眼,再睁开仍旧是这一幅场景。

我不死心,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大约用得力气太大我忍不住叫出了声,惊动了门外的人——

“大司马可是醒了?”

我听到这个称呼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自己的胸,下一个反应就是摸自己的胯下腿间,确定上面没有少下面没有多后,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幸好穿越后还是个女人,但是很显然,这个女人的身份有些微妙,女扮男装身居高位,这对于我一个考大学考了两年,智商刚刚过九十的普通女人来说,要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委实困难了一些。

我把胸束好后方应了声,侍从们鱼贯而入,伺候我洗漱更衣。

她们均穿着同一色系同一款式的衣服,训练有素,沉默不语,显得教养十分好。

但是她们的沉默让我没办法判断自己所处的环境,便只好开口找了个不出错的话题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大司马,现在是辰时。

”其中一个打扮略显富贵的少女笑道,“陛下起来的时候您正好压住了陛下的袖子,陛下见您睡得正香不忍吵醒您,便拿剑割断了自己的衣袖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弯腰从床上捡起半截玄色的布料,往我面前一递,“陛下对大人真好。

这这这,这一出为何会这般耳熟?女扮男装,陛下,还有断袖,这和历史上董贤与汉哀帝的故事多么相似!我抬手擦了擦惊出来的冷汗,问:“我是不是叫董贤?”

那侍女一惊,飞快地抬眸看了我一眼,略带惶恐地道:“大人名讳,奴婢不敢妄言。

“所以,我真的是董贤。

”我略略失神地重复了一遍,然后恨不得仰天长叹,老天爷坑我啊,我在现代活得好好的,穿越也就罢了,穿越成个假男人也罢了,为什么要让我穿越成董贤这个短命鬼?

就在我各种扼腕抑郁时,有宫人过来通传,说陛下已经在正殿等着我了,让我赶紧去陪他用膳。

我这才知道,现在我住的这个地方叫甘泉宫,睡的这张床,是真真正正的龙床。

龙床呀,博物馆里围着栏杆挂着警示牌连拍照都不允许的东西,我竟然睡过,这个事实真是令我又惆怅又激动。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