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回到清朝当王妃

一、影壁

朝阳酒店是由清代的一座王府花园改建而成,古香古色,精致典雅,景观基本保持了原貌。

这天,一群衣着光鲜的人来到酒店,走在前面的是一个颇有气势的中年男子。

经理李彦一看,原来是市长王鸣轩领着下属们来吃饭,忙亲自上前服务。

饭后,王鸣轩一行来到花园中散步,只见处处假山绿萝、小桥流水,让人仿佛置身于古代。

一些年轻的女下属平时喜欢在网上看穿越小说,见景纷纷打趣起来。

这个说: “这里有口井,你掉下去就可以穿越到清朝当格格了。

”那个说: “这里有个石洞,你钻进去就可以穿越成福晋了。

王鸣轩听了很好奇,问穿越究竟是怎么回事。

女下属们就七嘴八舌地解释起来:穿越,就是穿越时间与空间的简称。

有现代人穿越到古代的,也有古代人穿越到现代的,有灵魂穿越过去的,也有肉体穿越过去的……

王鸣轩笑着说: “原来穿越这么有趣。

不过,你们这些人就是穿越过去,也只能是个丫鬟;林局长若穿越过去,倒还真可能做个王妃。

”众人的目光一齐落到了旁边的工商局领导林疏雨身上。

林疏雨三十来岁,外表美貌,是王鸣轩一手将她提拔上来的,两人关系密切。

林疏雨问那些女孩: “现代真有人穿越到古代去吗?”有人说: “虽然小说都是虚构的,至今还没有成功穿越的先例,但说不定奇迹真会出现呢。

林局长,您不会也想过把穿越瘾吧?”林疏雨叹了口气: “现实生活真是无奈。

如果有缘,我还真想到古代去呢。

”说完,她来到了一面影壁前,只见壁上彩绘着缠枝牡丹图,一朵朵盛开的牡丹艳丽华贵,灿烂缤纷。

林疏雨失神了好一会儿,才转身走开。

半个月后,王鸣轩的生日到了,晚上他在朝阳酒店请客,赴宴的客人大都是上次在一起的那些人。

林疏雨也在其中,她化着精致的妆容,身穿一袭白色曳地长裙。

在席间与大家推杯交盏后,她有些醉意,就独自出了大厅,想到花园中冷静一下。

过了许久,王鸣轩发现林疏雨还没有进来,觉得很不安,便和宾客们一起到花园中寻找,酒店经理李彦也迅速带人赶了过来。

此刻,月色下的花园朦胧而幽静,隐隐透着诡异的气氛。

 上一页1234下一页

001

“城北徐公,齐国之美丽者也……”

小段握着竹简,敲了敲桌子,撑着下巴一头栽在桌上,换了个音调:“城北徐公,齐国之美丽者也!”

小段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她明明好端端地在家里教妹妹背《邹忌讽齐王纳谏》,怎么刚念完一句“城北徐公”就被丢到这连盐巴都没普及的战国时期了!

一丰神俊秀的美貌男子掀开竹帘子大步踏进来就坐在她面前:“大娘,为兄给你寻了门亲事,这次这个貌美如花,你一定喜欢!”

小段觉得心好累。

“兄长每次都说我一定喜欢,可上回是个大胡子,上上回有狐臭,上上上回不讲卫生,十天半月不洗身子……别的我也懒得说了,大兄,能消停些不?大娘芳龄不过十五,正是稚嫩萝莉一枚时,缘何定要将大娘嫁出?”

“这次这位名副其实!”

邹忌十分尴尬,媒人来说亲时夸得天花乱坠的,将那几位吹得天上有地上无,他都想跪一跪三清尊主,莫非他下邳人杰地灵,英才如同地中萝卜,一个接一个,颗颗冒出头?

他哪知道媒人这样不靠谱,还好他让正主到家中一见,否则真要害死他家大娘了。

接连几次这样后,邹忌就愤怒了,再有媒人上门提亲,定让家仆将其赶出。

他思来想去,果然还是不放心别人给家里唯一的娘子找乱七八糟的夫婿,可大娘都已十五,正是娇花待折之时,不能由着她的性子再让她待字闺中。

邹忌将下邳王孙公子风流才俊都摸索了一遍后,看到了一个老熟人的名字——徐倾。

徐倾家世品貌都属当世一流,又无骂妻打狗之陋习,且日日沐浴、天天刷牙,简直与大娘情投意合,婚后定然能举案齐眉!

邹忌拍案!就这个了!

“谁啊?”

“城北徐公。

小段想哭……

徐公!缘何又是汝啊!

002

小段不想与徐公相亲,在她的印象中,但凡与“公”挂钩的,要么是国公,要么是公公,前者白胡子花花,后者都不是个男人,她一个身娇体弱的萝莉,不好大叔也不慕残,两者都不喜欢。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她非嫁人不可!

不论她如此抗争,大兄邹忌还是命人将她梳洗打扮,准备推到徐公面前,只是这次邹忌学聪明了,他还知道举办个宴,邀请广大男女一起相亲,掩饰一下他急切地要将大娘配出去嫁人的心情。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来到一口水池边时,李彦忽然惊恐地指着前面说:“快看,林局长在那里!”众人忙转头看去,只见水池对面的牡丹影壁前,穿着白色长裙的林疏雨紧紧地贴着墙壁,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拉扯她,使她无法挣脱。

更为恐怖的是,她的身子渐渐陷进影壁里,先是身躯慢慢变小,后来是手臂消失,最后,连她的头与脸也不见了。

众人回过神来,绕过水池向影壁赶去。

大家将影壁前前后后都找了一遍,可哪里有林疏雨的踪影?李彦恍然大悟,大声说:“林局长一定是穿越了,她穿越到清朝去了!”众人顿时愣住了。

王鸣轩觉得此事像天方夜谭一样,不可思议。

他拨打林疏雨的手机,没有任何回音;他连忙走到酒店大门口,发现林疏雨的车还停在那里,保安说刚才并没有人进出。

王鸣轩不死心,又带人将花园与酒店的所有角落查找了一遍.可都没有看到林疏雨的身影。

这时,众人都相信,林疏雨真的是穿越了。

李彦暗中安排了多名保安看守大门。

显然,他担心这件事传扬出去后,那些一心想穿越的人会蜂拥而至,把整个花园夷为平地。

二、翡翠

两天过去了,林疏雨一直没有出现,也没有来上班,于是局里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负责刑侦工作的周晓接手了这件案子,带着助手小孙赶到了朝阳酒店。

周晓打量那面影壁,发现它只是园林中常见的装饰物,墙壁是青砖砌成,非常厚实,上面也没有墙洞与其他机关。

周晓又询问当时在场的宾客和酒店工作人员,大家都说当晚亲眼看到林疏雨的身子消失在影壁里,而且这段日子她失魂落魄的,好像有穿越的前兆。

小孙问:“周警官,林疏雨不会真是穿越了吧?”周晓说:“简直是无稽之谈!虽然我不清楚她怎么会在影壁前消失,但这肯定是她故意做出的假象,利用时下热门的穿越话题,为自己的失踪做掩护。

接着,两人又来到林疏雨家。

林疏雨一直独身未婚,家中也没有其他亲人,只有一个年老的保姆陪伴她多年。

周晓问保姆,林疏雨失踪前有没有异常的行为?保姆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林局长最近总是心神不宁,跟我讲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说想要到古代去生活。

后来,她竟然将家中一些值钱的大宗东西变卖了,还买了一对翡翠玉雕,说钱币古今不流通,而翡翠在清代很贵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周晓一怔,又问道:“林疏雨失踪的那个晚上,她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话?”保姆说: “她说如果自己有一天不回家了,我可以一直住在这里,还说在银行帮我存了一笔钱养老。

周晓又问了一些其他事,就和小孙起身离开了。

路上,周晓说:“看来,林疏雨对这次失踪行为预谋已久。

从种种迹象看来,她是打算永远不回来了。

”小孙说: “真是想不明白,林疏雨身为局长,有钱有势,为什么要放弃这么美好的生活呢?”

周晓也很困惑,但不久后,失踪之谜解开了。

纪委接到举报,林疏雨在当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贪污了数百万元。

原来,她是借着“穿越”畏罪潜逃了。

公安机关在全国下了通告缉拿林疏雨。

几个月过去了,公安机关都没有得到林疏雨的消息。

她失踪的传闻在社会上闹得沸沸扬扬,成千上万的穿越迷深信,林疏雨真的穿越到清朝的某座王府中去了。

接着,无数电话打到公安局,劝警察放弃追捕,并嘲笑他们去寻找一个清朝的人,真是异想天开。

这时,连小孙也沉不住气了,沮丧地对周晓说: “咱们布下了天罗地网,犯人都没有消息,她到底去了哪里呢?”周晓的神色变得严峻起来:“一个人在现实中失去踪影,除了穿越时空外,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个人已经死了。

就在这时,周晓得到一个消息,文物部门组织了一批古玩在市里展出,这些宝物大都是名贵的翡翠。

为了凸显历史韵味,主办方选择了深藏古意的朝阳酒店,在花园内租了一栋楼作为展厅,而对翡翠情有独钟的市长王鸣轩也将莅临捧场。

周晓忽然想起,林疏雨失踪前也带走过翡翠,既然王鸣轩爱好翡翠,而两人平时关系也不错,林疏雨失踪的事会不会与他有关联?想到这里,周晓预感到案件会出现转机了,于是换了便装来到朝阳酒店。

三、屏风

古玩展厅位于花园的一角,是一栋碧瓦朱檐的小楼,里面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周晓隐身在人群中,只见大厅中央有一排长长的桌台,上面摆放着琳琅满目的珠宝,每一件都价值不菲,而在正中显眼的位置摆放着一尊碧绿闪亮的翡翠佛像。

周晓环顾大厅,目光落在了靠墙的一扇落地屏风上。

屏风是锦缎制作的,上面绣着百蝶穿花图,无数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整扇屏风显得既华美又绚丽。

不知为什么,他脑海中忽然又闪过那面牡丹影壁。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内容简介:一次意外,不受宠娘娘赵婵和皇帝李圳从异世界大祈穿越到现代,两人从帝妃关系变成了门当户对的青梅竹马,成为了千万学子中的一员,角色的突然转变,皇帝和妃子必须适应现代的生活,除了要学习数理化和英语之外,还要面对天朝各种新颖的事物,对于废材妃子赵婵,最怕的就是天朝的大小考试。

然而与皇帝携手走过各种考试,相同命运,让两人关系发生了改变,岂料等到高考之际,皇帝居然不告而别了……

第1章

赵婵在大祈后宫其实一直都没什么建树,不过入宫五年,还是从五品良媛升到了从一品的妃位,单纯从妃位上来说,因为后位还悬着,除了上头压着的一位贵妃,她在这个后宫是可以横着走了。

可事实上,如果她不好好儿走路,她明天就会被人横着给抬出去。

跟赵婵一块升上来的还有顾幼容,顾幼容同样也是从五品良娣升到了妃位,同年入宫,从良娣到婕妤再到容嫔,去年又因为给皇帝生了一位小公主,直接生了两级,从容嫔变成了容妃。

因为年龄相仿,入宫时间相近,加上每次晋升的等级都差不多,赵婵和顾幼容私底下常常被后宫里的人偷偷比较。

有个词叫殊途同归,赵婵和顾幼容虽然每次晋升的情况不一样,不过都站在了妃位上,从这一点来说,赵婵其实混得还不错,至少她可以拿来跟顾幼容这位宠妃相提并论。

相比容妃的晋升路子,赵婵能升到妃位全因为“我爹是赵刚”这句话,赵婵进宫第二年,父亲赵刚驻守凉州有功,赵婵从良媛升到了婕妤;第三年,赵家军大胜倭寇,皇帝又将她从婕妤升到嫔位;第四年开春战起,三位哥哥在沙场上英勇殉职,赵家忠烈多,一荣俱荣,立春过后,皇帝过来看了她,在她的西禾宫坐了一会儿,第二天圣旨到,赵婵便成了从一品的赵妃。

赵婵升为赵妃的那一天,趴在雕花大床上哭了整整一天,一双眼睛哭得通红通红的。

圣旨上写她“温良敦厚,端庄淑睿,性资敏慧”,跪在地上接过圣旨的时候,赵婵觉得自己的心情实在难以形容,直至后来她觉得有句话特别贴近她那时的心情——“哎哟,妈呀!太蛋疼了有没有”。

赵婵因为入宫之前跟着父亲在凉州军营里浑,温良敦厚、端庄淑睿、性资敏慧,这些跟她压根儿没有关系。

有一次皇帝在她宫里发了脾气,还指着她额头训斥她又骄纵又无知什么来着,训完之后大概觉得伤了赵家的面子,冷着脸哼了哼:“朕姑且当你年少无知。

”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