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在树上唱歌的人2

我停顿了一下,说:妳说谁?没有人不喜欢胜男。

我是说杨彩。

我看着小诗良久,起身回家。

她跟着我。

一进家门,奶奶见我就狠狠甩一巴掌。

你带回来的东西是什么?奶奶提高音量斥骂,嘴中念念有词。

我急忙回头,后来想想也许我不该回头,小诗果然消失了。

奶奶有阴阳眼,但是和我所见不一样。

她跟我说大声骂我只是为了让不干净的东西离开,并不是讨厌我。

人是很虚弱的,心灵更远比肉体虚弱。

因此,我们的心灵一有空隙,鬼魅便会趁机闯入,进而控制人心。

基本上,鬼的存在就是一种报复,对他人,或对自己。

那么奶奶,鬼有没有好坏之分呢?

我发现有些事,是阴阳眼分辨不出来的。

你看遍青鬼、白鬼、断头鬼,什么都好。

可是,你看得见鬼的眼泪吗?

你看得见背叛吗?

传说中能看见小诗的人,仍旧只有一个。

(四)

胜男命好,在城里过上小学,还拿过班上第五名。

后来他回到村里念书,读一些他口中幼儿园的教材──当然,是以都市的标准。

我并不觉得我们比都市人笨,初中一年级学十位数加法也没有什么不对。

不过,胜男是真的很有一手,考试都不用念,就得了满分。

Cat,猫。

Dog,狗。

我们最敬佩的就是胜男会说英文,而且说得很好听。

嗯,我不知道什么是他所谓的标准发音,但是,我确定我能辨别声音是否悦耳。

小诗常常问我,她唱歌好不好听?我会直接告诉她不好听,而且很好笑。

她通常会生气,叫我回去;我转身要走时,她又笑着叫我回来。

胜男整天被大家起哄着要说英文,还要教大家什么字是什么意思。

好笑的是,根本没有人可以学会任何一个字,也没有人想要学任何一个字。

Cat,猫。

Dog,狗。

他总是教这两个字。

只要这两个字存在,胜男便是我们公认最聪明的人。

大家都会跟我一样,认为他以后会出国留学三年,拿个什么什么博士的学位回来。

杨彩这时已经背叛了我,喜欢上人缘极佳的胜男。

有一次她蹲在厕所旁边哭,就是为了胜男会离开他,到国外读博士。

于是我去找胜男,劝他不要出国,留在村里也可以很有出息。

胜男只是笑了笑,一口答应说他不会出国,但我知道他是故意骗人。

在学校教大家英文的事,让胜男很是烦恼。

他爸爸为了让胜男专心念英文,好出国留学,花大钱请了个外籍老师到学校教两个小时的英文会话。

那老师长得很高,左耳戴着耳环,班上同学一看到他,就冲上前去围住他,像是看前几天村口猎人从林子里带回来的山羌。

虽然他一直叽叽喳喳讲个不停,但除了胜男,没有半个人敢跟他说话。

不久,那老师就放弃了跟大家无意义的对谈,把目光放在角落的我。

他走了过来,对我一笑。

You lookfriendless.他笑着说。

我一时惊慌,不知道该怎么办,赶紧招手叫胜男过来帮我解围。

Sir, Mr., teacher, say what?胜男问那外国人。

OhI just said, he is friendless.

What?胜男又问了一次。

Friend-less.

喔我懂了。

老师说你是佛蓝德里斯,这是他给你的新名字。

就在同时,大家的焦点集中在我身上。

真好,老师给你新英文名字。

李仁,你的英文应该也不错吧?不然老师怎么对你那么好?

大家簇拥而上,问东问西。

向来独来独往的我,突然有了极佳的人气。

我看着老师,眼神充满崇拜与感激;他也跟我点点头,一个劲的傻笑。

1/3123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