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是不是真的有鬼了

S大学坐落在某市的北郊,是一所比较有名的大学。

特别是它有几个系在全国也小有名气。

S大学里高楼林立,办公楼教学楼加上学生宿舍已经有12所了。

这12所大楼都是在峻工不到一年里,有学生从楼上跳楼自杀。

12所大楼12个年轻的生命,每一所大楼都见证了一个鲜活生命的凋零。

一个恐怖的传说开始在S大学流传:每座新楼盖好,都会把以前的冤魂招来,他们会在学生中找个替死鬼,向他索命。

人们都很怕新楼。

不知是不是这个缘故S大学有几年没盖新楼了。

随着学生的增加,S大学大学不得不盖的第13所大楼艺术楼也竣工了。

为了避免类似悲剧重演,校领导一致决定把艺术楼楼顶通向天台那间楼道永远封闭,上一把大锁锁住,任何人都不地打开。

一年,两年过去了,没有人从这里跳下了。

S大学这个恐怖的故事快要被人们遗忘的时候,一个女生在一个晴朗的午夜,由这里跳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刑警们勘验完现场,认定是自杀。

不过有一件另他们不可思议的事,就是在那个女生的眼中发现了临死的影象,通过电脑绘制,照片让人们都大吃一惊:确切的说,这不是一张人脸。

头发乱蓬蓬的,向向翻着,一张煞白的脸,一张咧开的大嘴几乎占了下半个脸,一个半尺长的舌头耷拉在外面,尤其是那双眼,几乎全是白眼珠,只有一点点黑芒,更另人恐怖的是,他的眼睛和舌头都在向外冒血。

更准确的说,这是一张鬼脸!这是她最后看到的东西。

难道真的有鬼?刑警们虽然听说过S大学的传说,都是不相信的。

刑警们把情况通报给了校领导,看完照片的领导们开会,要严密封锁消息。

可是校园已经悄悄传开了,说跳楼的女孩是被鬼害死的,公安人员已经从她眼里拍到了鬼的照片,等等。

这个血淋淋是事实使那个传说更加真实更加恐怖,不少学生开始后悔来到这个厉鬼做祟的学校。

一王果和欣发展的很快,刚刚两个月,两人已开始在学校外偷偷的租了套民房。

是上下两层带个院子,象个小别墅。

虽然贵了点,但欣的家里有的是钱。

开始过他们的二人世界了。

王果和欣是大家羡慕的一对,王果英俊潇洒,长的象胡兵一样。

而欣不仅是班花,还有就是她还有一个副部级的爸爸,这或许是王果成为大家羡慕的主要原因。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这有一件真实的事件想和大家共同警惕注意,尤其是喜欢旅行者,这些事件大都发生在国外,但是国内好像有类似的犯罪发生所以大家小心保护自己,多注意防范周围的事物。

哈罗,各位,自己小心点,这真的很严重,请阅读下面的文章。

这故事是登在 每日德州人 (德州大学的报纸)上。

明显地是发生在秋季时的FallPremier-德州大学庆祝期中考结束时的传统,为的是再也没有庆祝了(译者曰:大概是因为再来就是期末考了吧。

有个男的去参加上星期六晚上的庆祝。

他觉得很快乐,喝了很多酒,而且有些女孩对他有兴趣,于是邀请他参加另一个庆祝会。

他很快的就答应了,并且自己一个与女孩们同去。

庆祝会是在另一楼公寓。

他们继续地喝酒,并吃了一些不知名的药。

等他再醒来,发现他全身赤裸地躺在浴缸中,而且浴缸里满满的都是冰。

药效仍然没完全退去,不过他看了看四周,发现只有他一个人。

他看了自己的胸部,发现上面用口红写了 打911,否则你会死 。

(译者曰:911就是报警电话)。

他接着看到了一支电话就在浴缸旁,于是他就打了电话到911去。

他向EMS(EmergencyService?急救服务?)说明目前的情况,并表示他不知道自己在何处,他吃了什么,与他为什么要打这电话。

EMS建议他离开浴缸,并照照镜子,他照做了,并无发现任何异状。

EMS再建议他检查自己的背,而他只发现了两条九英寸长的切割伤囗在背部下方。

EMS要他马上躺回满是冰的浴缸,并马上派一组急救队来。

在仔细检查之后,明显地,他发现事实超出预期。

他的肾脏被偷了!在黑市里,一对肾脏值10,000美元!!(我以前从不知道这事实)。

这件事可能是:第二个庆祝会是个骗局,参与的人中至少有医学院学生。

被害人所吃的药也可能不只是单纯的迷幻药。

不管如何,被害人现在正躺在医院里靠维生系统过活,并且等待肾脏的捐赠。

德州大学正与拜尔大学医学中心合作,在寻找这个大四学生的肾脏。

(译者曰:原意是从事组织研究以找出与受害者-大四学生-肾脏相符的人)我希望警告你们,一种新型态的犯罪正在发生,并且以旅行者为目标。

这个犯罪组织很有规模,有钱,并且有训练有素的人员。

这犯罪行为正发生在绝大多数的主要城主,最近尤其是在新奥尔兰。

 上一页123下一页

刚搬进去时,二人同进同出,其乐融融。

这天,欣一个人先回来了。

天刚擦黑的时候,她听到门玲响,她出去打开门,看到一个长的很文静的女孩,有着一头长长的秀发。

她说找王果,欣说不在,她的眼睛翻了翻,说了一句怪怪的话: 不会太久的。

就走了。

王果回来时她问他那个女孩是谁?王果刚开始是一脸的茫然,听到她描述她的外貌,他的脸色大变,口里小声说着不可能。

她再追问是谁,他说了声不认识就再也不说话了。

第二天,还是同样时间,还是欣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响起了门玲声,欣开门一看,还是昨天的那个女孩,她还说找王果。

欣说不在,接着问她她是谁?她还是怪怪一笑: 你去问王果吧。

转身走了。

欣这次把她看的很仔细,突然她感到她很眼熟,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

天已经黑透了,王果才回来,欣再三追问他他还是坚持说不认识她。

从他闪烁的眼神中,她知道他一定有什么在隐瞒她。

吃完饭,天开始晰晰漓漓的下起了小雨,空气潮湿而阴冷,这种天气似乎也可以把人的心弄的沉郁起来。

门玲又玲玲的响起,他去开大门,她则站在屋门口向外看。

门开了,却一个人都没有!

王果狐疑的走回屋,他们刚刚座定,门玲又刺耳的响了起来,他们一起起身,王果三脚两步的跑到门边,打开门,外面还是没有一个人,门玲还是在玲玲的响着。

声音在黑色的夜里显的孤独而凄厉。

声音一声声打在他们心上,两个人都莫名的升起一种恐惧。

王果用力拍拍门玲,响声依旧。

他最后把门玲上的电线用力拽断。

声音停止了, 这个破门玲! 他嘟努着进了屋子。

临睡前,在二楼的阳台,欣依偎在他的怀里,二个人都没说话,各想各的心事。

忽然,在王果怀里的欣一个激灵,她颤声问: 你,你看到她没有?

王果向院子望去,阳台的灯光还是把院字照的清楚的,一个一身白衣的人站在院子中央。

她的头发衣服湿淋淋的,长长的头发,但顺着脸和衣服流下来的不是雨水,而是血水!血色被白衣映的很刺眼。

他已经认出她是谁了。

王果压抑住自己的恐惧,对着在怀里打颤的欣说: 什么也没有啊,别瞎想了,去睡吧。

他把她抱上了床。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在床上欣忽然说: 我想起来了,她就是你那个跳楼的老乡梨。

外面的雨声渐渐停了,四周很静,静的没有一点活力。

二人都因为刚才的事还心有余悸,都没睡的着。

突然,一阵歌声传来 夜太黑 是林忆莲的歌,不过声音对王果太熟悉了,这是梨最爱唱的歌。

声音很清脆,是从院子里传过来的,后来声音到了楼下,从楼梯越来越近了,声音一直飘到他们的身边。

欣把头埋在王果的怀里,王果紧闭着眼睛,面向着墙,他不敢回头看。

歌声在他们床边一遍一遍的唱着,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哭泣声, 呜 哭的凄楚又悲凉,听的他们两个又难受又害怕。

声音猛然没有了,没有声音的沉寂更让人喘不气来。

王果看到在怀里的欣吓的几乎不能动了,咬咬牙,大着胆子拧开了台灯,屋里什么也没有,他把她拉起来说: 我们赶快走!

两个人迅速穿好衣服,下了楼,逃也似的奔出了大门。

外面是沉沉的黑夜,伸手不见五指。

两个人手牵手向学校奔去。

走着走着,两个人觉得不对劲。

往常不的十分钟的路,现在就是走不到头了,还没有容他们多想,后面传来一个声音: 等等我,等等我。

四周是什么都看不到,可是这个远处白色的身影却看的很清楚。

等等我,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声音越来越近。

他们拔脚拼命的向前跑,前面越跑越黑,什么也看不到了,前面已经没有路了,等等我,还我命来,声音终于追了上来

王果和欣同时从梦中醒来,两人浑身都是汗,手还紧紧的攥在一起。

他们从对方还带着恐惧的面容知道应该是个怎样的梦。

阳光已经照耀进来,两个人边说昨天的梦境边起床。

他们奇怪两个人做的梦一模一样,究竟是梦还是真的那?没有的答案。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扮鬼吓人是最恐怖的一种恶作剧,稍稍拿捏不准,不是活活把人吓死,就是遭 被吓者活活打死,所以这种玩笑还是少开为妙。

尤其是扮鬼吓人不成,反而引来真鬼夺命,那才叫作可怕呢!

*********************一品故事网分介线********************

苗x国小厕所的墙壁上,曾经写过 保密防谍 四个大字(事实上,以前各学校的校园里常常可以看见这样的字眼),後来发生过一件怪事之後,那间厕所就真的成为全校师生心目中敬而远之的 防谍中心 了。

不知道什麽时候开始,那间厕所一到黄昏,就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产生。

比如在上厕所的时候,听到闷闷的哭声,或者是木屐走路的喀 声,因此,一些胆小的学生都不敢去那间厕所。

除了莫名其妙的怪声音之外,入夜後,常常有人看见厕所旁边有白影晃动,於是厕所闹鬼之说便不棼而走。

後来,有位老师在上厕所时,被窗外一张可怕的脸吓得哭了出来。

根据那名老师的形容,那张白脸白惨惨的一点血性也没有,两只血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住她,吓得她一跤跌倒在地,後来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站起来,那张脸却已杳无踪影。

不过校方的解释却指称那是匪谍故意扮鬼吓人,要学生小心提防;後来校方又说那是一些变态者,偷偷潜近厕所旁偷窥,要学生最好结伴去上厕所,以防惨遭狼吻。

不管是匪谍扮鬼吓人,还是变态者装鬼偷窥,最後因为厕所死了一个人,这才搞清楚厕所闹鬼的怪事,果然是人为的,大家才安下心来。

********************一品故事网分介线*********************

那天正好是早上的打扫时间,几个负责打扫厕所的学生发现里头有道门打不开,有个学生想翻墙过去开门,才攀上墙头,马上就怪叫一声,从墙上摔了下来。

有 有 有 鬼 !

大家一听有鬼,登时全都吓得一哄而散,赶紧找老师来处理。

老师随着学生的指引,也攀上墙头往那间厕所里看,果然里头躺着一个很可怕的人。

老师马上驱散学生,叫校工打开门,只见躺在厕所里的那个人,脸上涂着白色的油彩,猛然一看倒也教人大吃一惊。

更可怕的是,那个人的头居然被扭转至背後,嘴角还残留着一抹乌黑的血渍,很显然的,那个人是被人活活地扭断脖子而死。

由於他脸上画着浓浓的白色油彩,一般均认为那个人就是常去厕所偷窥的变态者。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