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命火传说

每个人的灵魂都为身体燃料着一把火,只要此火熄灭,这个人也就死了,因为命火和他的阳寿是联系在一起的。

但有一种特殊的仪式可以将人的命火取出,为活人点燃,活人即可享受被取者的生命;为死人点燃,死人即可复生!

鬼影

506宿舍是四人间。

故事的发生从严小明去厕所开始,那时候陆李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脑屏幕,和一个叫“微微一笑很倾城”的网友聊天。

这个网友其实是在熄灯的前一刻才加到陆李好友里的。

原本一直不喜欢和陌生人聊天的他看到对方名字时,毫不犹豫地点下了“通过并添加对方为好友”。

那一秒,他甚至产生了某种错觉,觉得对方就是萧微。

但只是那一秒的错觉而已,因为萧微已经死了。

第一次见到这个叫萧微的女孩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午夜。

那天四人喝高了,七荤八素地相互搀扶着往学校走,在路过学校人工湖边时,他们听到了萧微的呼救声。

四个人想也没想,七手八脚地将失足落水的萧微救起。

后来分班后,她居然又和他们同班。

成阳开学时在教室看到萧微的第一眼,就对陆李和严小明说:“嘿,那女孩绝对是我的!”

严小明立马接过话头:“哎哟,好巧,我也觉得她绝对是我的。

“哥的女人你也敢抢?”成阳叫着,和严小明嬉打在了一起。

陆李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有些窝囊。

萧微如果是天鹅,那自己就一定是癞蛤蟆。

这时,坐在他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另一个室友宋林说了句话:“你们不能喜欢她!会死人的!”

这个叫宋林的室友和宿舍三人的关系并不好,性格孤僻,喜欢研究民间玄学,一开学就在学校一家饭馆做兼职,基本不怎么回宿舍。

所以,当时陆李也没把宋林这话记在心上。

但没想到,真的死人了。

死的不是别人,正是萧微。

那时候,富二代成阳利用自身优势,刚将萧微追到手。

萧微是自杀的,她跳进了学校外面的河里。

尸体被打捞起来的时候,早已经发白肿胀了。

大家只知道成阳为此消沉了整整一周。

这天下午,成阳财大气粗地在宋林兼职的饭馆里订了一桌菜,只说了一句话:“今天是萧微死的第七天,请大家吃顿饭,希望我能早日从悲伤中解脱出来。

” 上一页1234下一页窗帘随着夜风飘拂在半空中,犹如一个身着轻纱的少女在黑夜里翩然起舞,我并不是欣赏它的舞姿,才在这星月当空的不去会面周公的。

其实是噩梦,一个一连几个晚上都一样的噩梦让我在这个时候醒来观赏 窗帘之舞 ,我本来并不相信这个世界有灵异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最近的我越来越感受到它的气氛,我感受到它离我越来越近,慢慢地在吞噬着我的理性 黎明的曙光让我感到无比的安全,暖暖的阳光撒进房间,把房里所有的家具都印成了红色,浓浓的红色。

以前的我并不喜欢红色,而且对它还有一种莫名的厌恶,可是随着年龄的增大,红色渐渐融入了我的生活,它现在似乎成了我生命中的主色,好象有魔力一般控制着我的思想。

昏昏沉沉的我在朋友面前早已是司空见惯的 物体 ,可现在这个憔悴得两眼发青的我并不是和他们所想的是天天 泡吧 的结果,而是一连几天的噩梦,我太讨厌那可恶的梦了,没有逻辑,没有理由,没有人性,有的只有悲伤和恐惧
好友飞飞将一杯咖啡端到我面前,浅浅地一笑,他依然是那么了解我,温柔的脸庞永远都支持着我,他知道夜晚的我如果去泡吧,早上的精神虽然不好,但绝对不会象现在这样, 喝了它!会好些的!
我伸手接过咖啡,纯纯的,很提神,我在瞬间恢复了一些元气,抬起头望向窗外,茫茫的雨帘浸湿了玻璃窗,依附在上面的水珠缓缓划落.我的把喝完咖啡的咖啡杯握在手心缓缓转动着,发现里面残留的咖啡也和窗外的雨珠一样跌划着
朋友都感叹我为什么会在这短短的几天内变得成熟,一举一动都不时透露出幽雅的气氛,他们觉得我变了,变得稳重了,而我也有相应的感觉。

以前的我总是认为世上的事很多,人的责任也很多,而负责任的人很累。

我总是选择逃避,用玩,无止尽的玩来麻醉自己。

而现在不同了,生活给我的感觉是面对,无论是悲是喜,都是人生必定要经历的,逃避就等于喝酒,越喝越愁。

我的朋友都很关心我,特别是飞飞,他是一个很会安慰人的男人,一个帅气却没有人追的男人,没有人知道他的心理在想些什么,表面看来他从来没有烦心的事,因为他的脸上总是带着那一抹浅浅的,温柔的微笑。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四个人默默地喝了一晚上。

此刻,陆李早已清醒过来,看着“微微一笑很倾城”发来的消息,心里突然泛起了一阵不安。

“开始了。

我不希望你也介入进来,离开这个宿舍,这是你惟一的逃生机会!”

“你是谁?”陆李犹豫了很久,还是问,“什么开始了?”

这时候宿舍静悄悄的,醉酒的成阳和宋林早已经躺下了,严小明还在厕所里。

“死亡游戏,开始了!”

看到这话,陆李这才注意到对方的签名档:头七夜,会死人吗?

他一惊:“你是萧微?”

“你说呢?”

陆李觉得后背一凉,看着对方完全空白的资料栏,居然白痴地答道:“拿已经死掉的人开玩笑,你会被诅咒的。

“小李李,”这是萧微平日对他的称呼,“这不是恶作剧。

死神就潜伏在这屋子里!”

今夜的月光过于皎洁,将整个宿舍染上一层冰冷惨淡的白,晃得陆李的眼睛一阵晕眩。

他认定在那月光照射不到的地界,真的有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

慢慢地,屋子中央浮现出一个影子,一双手慢慢攀爬,朝陆李伸了过来。

这时候,成阳已经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宋林已经睡熟了,严小明还在厕所里。

陆李大气也不敢出。

就在此刻,他和“微微一笑很倾城”的聊天窗口一下黑了!耳机里传出了类似马桶冲水的声音,一声惨烈的呼救声响了起来:“救我!陆李快来救我!”

陆李一惊,甩开耳机。

而那个月光下的影子,居然慢慢地退了回去,最后消失在了阳台。

陆李刚要松口气,“微微一笑很倾城”的消息来了:“死神已经把他带走了!”

陆李看着这条消息,想也没想就关了电脑。

电脑关机的声音却不是正常的windows关闭音,而是一个人溺在水中发出的沉闷声音:“为什么不救我?”

已经午夜两点了,陆李心有余悸地上了床。

成阳的呼噜打得更响了,宋林早已睡熟。

谁也不知道,厕所里的严小明遭遇了什么!

多余的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的陆李感到床架子颤动了几下。

他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发现原来是同样也睡在右边床位的成阳起夜上厕所。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泛起了微微的白,月光的照射范围也缩减到阳台小小的一块儿。

就在陆李刚要翻身继续睡的时候——

“你在哪儿?”原本睡眼迷离的成阳发了话,听声音似乎是在找什么人。

陆李没出声,眼见着成阳在宿舍中央来来回回摸索了两圈,却一无所获。

“你小子在干什么?”陆李小声询问道。

成阳没有回答,又在这不大的宿舍里忙碌了起来,边摸索边嘟囔着:“在哪儿呢?你到底在哪儿?”

“在这儿!”阳台上,一个甜美的女声答道。

那不正是萧微的声音吗?

听到声音,摸索着的成阳似乎受到什么召唤,一下跳到了阳台。

宿舍在5楼,熄灯后大门是不开的,怎么会有女生出现在阳台上?

陆李不敢出声,抓着床架,将身体探了出去。

今天是萧微的头七,难道她真的回来找成阳?

阳台的月光依旧很明亮,但他只看到白白的一片雾气。

“东西拿到了?”成阳的声音里透着掩盖不住的兴奋。

“呵呵……”萧微清脆的笑声传了过来,“拿到了,你看!”

话音刚落,从雾气中慢慢地露出了一个人头。

陆李差点儿叫了出来,那不是严小明的头吗?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双手也伸了出来,细细长长,应该是个女孩的手。

而严小明的头,居然是被托在这双手里的。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严小明的床,空空的。

一种不好的预感徒然地绕上了陆李的心头,他看到严小明的嘴巴动了动,但发出来的却是萧微的声音:“天快亮了,我该回去了!”

“回去?现在不是才……”

“我们的事情,被人知道得太多可不好!”

“还有谁知道?”成阳突然间提高了音量。

“就是他!”只剩颗脑袋的严小明的目光突然朝陆李射了过来。

“有人醒了?”成阳的声音充满了慌乱。

他紧张地转过身的瞬间,陆李听到自己的心脏“咯吱”地响了一声。

成阳转过来的脸上没有任何五官!

此刻,他的意识仿佛暂停了,原本死死抓着床架的手突然失去了力气,整个人“砰”地一声死死地砸到了地板上。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不知道为什么,学校的顶楼居然有一个电话。

这件事是在校工生病请假的时候被发现的,因为他请假之前忘了把顶楼锁上。

高中生最喜欢把这种奇怪的事情说成校园传说,我们也不例外。

于是就出现了“那个电话会在半夜十二点响起”这样的说法。

然后越传细节就越多,变成不仅仅是响起,还有“会接到今生最爱的恋人打来的电话”,或者“接起电话就会消失”之类的说法。

无论如何,真的有人消失了。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到最后竟然是七个,包括了钦华和庭欢。

钦华的消失,我是知道一点儿真相的。

他厌倦了只知道逼他读书的父母,设计了一个逃到北方某城市流浪的计划,并让大家把他的失踪说成怪谈。

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那天,暗恋钦华很久的学妹庭欢私下跟我说,她要去找钦华,第二天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我开始觉得事有蹊跷,他们两个都是我最看重的好朋友,于是我开始寻找他们的下落。

最后,线索都指向他们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他们都曾在深夜到过学校的顶楼。

果然,还是只能去试试看那个传说吗?

为了壮胆,我带了一罐啤酒,来到了学校顶楼,静静地等待十二点来临。

再一次觉得电话出现在这里很奇怪。

它就这样悬挂在顶楼出口旁边的水泥墙上,很突兀。

我想,如果学校曾经扩建顶楼后又拆除,那么有一个被遗忘的电话或许很自然,但翻阅校史或询问老教师,似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

而且,电话接出来的线很明显到楼梯口之后就没有了,如果它真的响起来,本身就是一件恐怖的事情,更不用说去接听了。

但是它真的响了。

是“叮铃铃”那种类型的铃声。

怎么办?真的要接吗?想起他们两人的笑脸,好吧,只能接接看了。

“喂——”

“喂——”

电话那头出现的是庭欢天真的声音。

“你是学长吧?我告诉你,你就要死了,只要一接这个电话,人就会死。

不过,死之前你可以给下一个接电话的人留言。

当时我一接起来,就听到钦华学长这样说。

能这样死真是太好了。

”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