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会跳动的鞋子

放暑假前不久的一天中午,大二女生蓝因为有点东西要写,所以在教室多留了一会儿。

午后,闷热的气息到处蔓延,她觉得一阵眼花,眼前黑了一下,“莫非中暑了?”蓝心里嘀咕着收拾好东西,努力睁着疲惫的眼睛返回宿舍楼。

“到了。

”蓝隐约觉得到了宿舍楼,直接就进了一层的一个宿舍。

舍友们好像都睡了。

她们的床都是下面是桌子上面是床的那种。

蓝努力睁着眼睛,到自己床所在的位置,却发现桌子上的东西都不是自己的,她这才意识到走错宿舍了。

蓝晕晕乎乎地想转头,却被摆在桌子上的一双漆皮鞋吸引住了,那双鞋冒着蓝色的幽光,似乎还在如心脏一般跳动着。

蓝伸出手,把鞋子拿在手里,然后踉踉跄跄地出了门。

她不明白自己拿双鞋子做什么,但似乎有一种力量在诱惑她。

她上到二楼,再次走进一个宿舍,宿舍的人她一个也不认识,她的意识似乎被控制了,居然直直地再次走到一个桌子前。

这个宿舍的人都在神秘地谈论着什么。

她隐约听见一些:“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死了。

”“听说她跳下去时脚上没穿鞋子。

”“她妈妈昨天哭得好伤心,我看了都难受得不行。

宿舍一阵静默,可是似乎没有人意识到蓝的存在。

蓝果然看见最里面那个桌子上的东西都被白布蒙上了,可那里摆着一双红色漆皮鞋,她又拿了那双鞋。

她不停地上楼,在每层楼那个位置的宿舍里都拿一双漆皮鞋。

最后,她走到七楼,不同颜色的漆皮鞋也一共拿了七双。

当她抱着这七双鞋走上了八楼,有个胖胖的、个子不是很高的女孩叫住了她。

“喂。

”声音在空寂的走廊里徘徊。

蓝身体禁不住打了个冷战,迷迷糊糊地转头问:“你是叫我吗?”“嗯。

把你手里的鞋子都给我。

”那女孩说,蓝很听话地交给了她。

女孩的脸只露出眼睛,说:“谢了。

我白天没有办法去有人的地方,你现在只是在做梦,所以我请你帮我拿这些鞋子。

”女孩一双双地摸着那些鞋,嘀咕着:“活人的鞋子才会跳动,我才能跳上天堂的阶梯。

七双,七天。

这下可以走了。

”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楔子

当你掷出一枚硬币,它的结果不是正面就是反面,而它立住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当你在寂静的午夜掷出一个立住的硬币时,你觉得它是概率几乎为零的偶然?还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它。

书桌里的双手

冯悦一夜都没睡好,现在她的眼睛还肿着。

第三节是英语课,她把手伸进书桌,想把英语书拿出来。

不料她的手似乎摸到了什么东西,肉肉的,凉凉的。

当她想仔细摸的时候,那种感觉却又消失了。

冯悦想干脆把书包拽出来好了,可就在这时,书桌里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和她较劲。

冯悦把头低下想看看是什么把书包卡住了。

可当她看到真相时,不由得大叫一声,整个人都从凳子上跌坐到了地上。

书包并不是被卡住了,而是一双血淋淋的手紧紧地拽住了书包的另一头。

而且,在书桌的里面,还隐隐约约有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在死死地盯着冯悦。

“怎么了,冯悦?”老师看着脸色苍白的冯悦,关心地问道。

“没……没什么!”冯悦站起身来,但她的双手还在不停地颤抖着。

医务室里,校医给冯悦做了简单处理,还好并没有大碍。

只是她的脸色有些惨白。

“冯悦,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班长张露关心地问道。

“你不会是又看到它了吧!”旁边的李静一脸紧张地问道。

冯悦点了点头。

“你看到什么了?”两个人的对话,让张露更加疑惑。

面对张露的一再追问,冯悦讲述了昨天晚上发生在她们寝室里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

午夜掷硬币

马上就是五一假期,203寝室的四个女生正在热烈地讨论着要去哪玩。

“现在票数二比二,要不我们两队分别派个代表猜拳决定去哪吧。

”说话的是田甜,她是寝室里年龄最小,鬼主意最多的一个。

“算了吧,输了你一定又会耍赖说对方出慢拳,什么时候你赢了才算结束。

”说话的是李静。

“大姐,你看李静啊,又欺负我。

”田甜一边看向赵瑞,一边诉苦道。

赵瑞边看着书边笑着,表示立场中立,而冯悦则是在一旁偷笑。

经过一个小时激烈讨论,大家最后选择以掷硬币的方式来做决定。

可就在这时,赵瑞的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而其她的女孩并没有注意到这点。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说完女孩就消失了,只是隐约听到在八楼通往天台的台阶上传来“噔噔噔”跳动的声音。

蓝突然清醒过来,大叫一声奔下楼去了…… 蚊帐下的男人脸

话说四川一座大学,位于城市郊外,平时就流传着不少令人不可思议的事。

有一个女生寝室,住着7个女生,平日里相安无事,但是有一晚,住在下铺的一个女生小萍(化名)怎么也睡不着。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睁大眼睛,看了看表,两点了。

“哦,快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她喃喃地对自己说着。

然后仰着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突然,她发现床上挂的蚊帐在慢慢往下沉。

住过宿舍下铺的朋友都知道挂在床上的蚊帐从上铺吊下来的样子。

她有点奇怪,开始还以为是风,但渐渐地发现好像有个东西从蚊帐上面印下来。

她再仔细一看,竟是一个人脸的样子从蚊帐上浮现出来,慢慢清晰起来,就像一个石膏的人脸,而且是个男人的脸,还在对她笑。

小萍浑身发冷,一跃而起,大叫一声,全寝室人都醒了。

大家纷纷询问什么事,小萍瑟瑟发抖,指着床说:“有鬼,有鬼。

”全寝室女生吓了一跳,但左看右看,什么也没发现。

大家以为小萍在做梦,就又回到床上。

但从此,这个男人脸就缠上了小萍,每晚都出现,这个寝室的人再没睡过好觉。

后来,大家向学校反映这事,教务处的一个主任告诉小萍和她的室友:“你们今晚回去睡,我带几个保卫人员守在寝室外,一旦有情况,你们就叫我们。

夜晚来临,小萍和室友们早早上了床。

教务主任和五六个保安,还有十几个自告奋勇的男学生守在门外。

两点过了,小萍死死地盯着床上面的蚊帐。

突然,蚊帐开始往下沉了,又来啦!那个白色的男人脸盯着小萍笑。

“来啦!”小萍大叫一声,门外的人一涌而入,可是什么也看不到。

“在窗户那儿……到门口了,他要出去……”可是大家随小萍手指的方向,什么也看不见,似乎只有小萍能看到。

“他的意思可能是要我跟他走。

”小萍说。

“那就跟着他。

”教务主任说。

于是,一大帮人簇拥着小萍出了寝室。

小萍跟着那张脸,大家跟着小萍。

一会儿,走出校门,来到校外的一个烂水塘边。

那张脸对着小萍笑笑,一跃而入。

“他跳进去了广小萍叫着。

”马上叫人抽干水塘。

“教务主任吩咐。

第二天,有关部门前来抽干了水塘,你猜发现了什么?一具男尸。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原来,几个星期前,这所大学失踪了一个男生,学校、公安人员四处寻找无果,想不到淹死在这里。

后来,证实了男尸正是那个失踪学生,他是失足掉入烂水塘的。

人们把这男生生前的照片给小萍看,小萍认出那张脸正是此人。

也许是这男生尸骨未寒想有人发现吧,但他为何找上小萍就不得而知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音乐女孩的梦幻

到雨石音乐学院上学的学生,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成名。

在雨石音乐学院学习,算是踏入娱乐圈最便利的捷径了。

它虽然是私立学校,却有着不可忽视的背景。

它的幕后老板是一对夫妻:男的是著名唱片公司老板──区志林,女的是当红歌星──熙媛。

熙媛比区志林足足小了二十岁,当初也是雨石的学生。

她不仅人长得漂亮,歌喉更是出众,刚考进雨石的时候,就显得鹤立鸡群。

雨石的学生都知道,每年举办的歌唱比赛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会,只要获得第一名,就可以立即跟区志林的唱片公司签约,这也是雨石最吸引人的地方。

那一年,熙媛毫无意外地夺得了歌唱比赛冠军,并且,她在跟区志林的唱片公司签约之后,马上和区志林秘密结婚,升级为老板娘。

冠军的头衔和星光灿烂的未来,不过都是区志林的一句话,有什么能比收买美人的心更重要的呢?

生活,偶尔就是形式主义。

如今,雨石里又出现了一个“熙媛”。

这个女孩叫花音,她漂亮出众,天生一副好嗓子。

和雨石所有的学生一样,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出人头地,过上众星捧月般的生活。

可现在,面对即将到来的歌唱比赛,她却犯了愁,参加比赛的有上千人,可冠军只有一个,怎样才能一鸣惊人呢?

这天,天阴沉沉的,同学们都蜷在宿舍里做起了懒猫,惟独花音去了琴房练歌。

无奈心绪不宁,收效甚微,她只得停了下来,打算上天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花音刚上到四楼,一阵悠扬美妙的歌声突然传了过来。

四楼是学校储放杂物的地方,平时几乎没人上来,是谁在弹唱呢?她情不自禁地寻声而去。

她找到了声音来源。

透过一间杂物室的窗户,她看到一个男生正坐在一架布满灰尘的钢琴前,优雅地自弹自唱。

他长得俊朗挺拔,和他的歌声一样,带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花音不禁看呆了,也听呆了,不由自主地推门走了进去。

男生并不惊讶,只是对她微微笑了笑,又专心继续演唱,直到一曲歌毕,才站起身来。

花音这才发觉自己有些莽撞,她带着歉意,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打搅你了。

”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