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雪花飘,雪花扬

今年的雪似乎不算太大,我到街上去,只能感受到轻微微的寒意,将长发垂下,已至腰际,

不觉想起“待我长发及腰,娶我可好?”,这句话虽还在,想问的人,却无法追回了。

稍稍抬起头,任薄冷的雪片停留在我的脸上,和眼睛。

我无法忘记,去年。

两个无知的少年少女相约于山上的情景。

那时,也是冬季,也是雪花纷扬时期。

我却不知道,这一相会,生死别离。

那天,我和秋相约,到山上采一种草药,因为它是冬天才会成长的。

没想到,我们越往深山里走,雪下得越大,一开始的鹅毛雪,加上呼啸的狂风,渐渐加剧,我们的眼前已经模糊不清,分不开什么是路,何处是人。

我双脚一软,顿时失去知觉。

在我醒来后,看见秋在我身边,我们处于一个山洞里,周围都是潮湿的味道,一股股陈年腐朽的气味让我浑身痛楚。

是的,当时我很害怕,对于一个从未经历过任何大风大浪的女孩来说,实在是不知所措。

我只能任凭泪水肆流,空寂的山洞中只有我的哭声,外面狂风暴雪,强有力的把我的声音压至最低。

秋就在我的身边,山洞里没有一丝光亮,但我能感受得到一种愧疚的眼光在我身边。

“你别哭,对不起啊。

”随后,他将自身的一件御寒风衣披在我身上,自己在冷得发抖。

说真的,我很生气,可能也是在赌气吧,我将披在我身上的风衣没有还给他,也不曾与他说一句话。

山洞里就这样寂静下来,风雪还在继续。

虽然多了一件风衣,但我还是不觉得暖,四肢早已冻僵,更何况秋呢。

我开口了,声音也在发抖:“秋,你没事吧,要不还给你,我没事。

”四周只有我的声音在洞里回旋,却听不到任何回答。

我把那件风衣披在秋的身上,他却无动于衷,我想,是睡着了吧。

就这样过了一会,外面的风雪似乎停了。

这时,秋也醒了,但是他说了一句:“对不起啊,灵,我始终都是笨手笨脚的,出去后,要好好的。

”他大概是很冷吧,他的声音微弱极了。

我正要问他为什么,却听到山下有很多人的声音。

我知道,有很多人来找我们了,那两个最响亮的声音,一定就是我爸妈。

果然,听到我的回答,他们都跑了上来。

接着就是一句句的感叹和爸妈的责骂。

“对了,还有秋呢,在哪里?”秋的爸妈问了我,我连忙说:“他在里面,可能身体不太舒服吧。

”他父母一脸欣喜,进到山洞中。

但我听到了一阵尖叫和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嚎, “孩子,起来啊。

我回家了,秋也回家了,但是他再也不动,我再也不笑。

我去他家,做最后的告别,房间里只有我和他,我不想说话,也没有人会和我说话。

就站在那里,我用手碰了一下他的脸,好冷啊,他会不会很冷?我压抑不住,就像那天在山洞里一样哭了起来,但是再也没有一个熟悉的声音。

哭累了,我擦干双眼,却看到秋的眼睛已经睁开,泪水也在肆流,我连忙跑出去,告诉大家,秋醒了,他没死。

等到大家进到房中,秋的眼睛依然闭着,眼睛也没有泪水流出来,但嘴角似乎有一个弧度,他在微笑吗。

大家都认为我出现幻觉了,我也不愿在和他们理论。

之后,每天晚上我都会梦见他来找我诉说小时候的事,我也相信,他还活着。

直到那一天,我自己孤身一人又到那个山洞中寻找那日他留下的气息,或许是一时疲惫,我睡了过去。

醒来后已经深夜了,我迷迷糊糊中感觉丝丝凉意,当时是炎炎夏季,我想,在这里如果能就这样睡过去不再醒来,该有多好。

突然,一件物体轻飘飘的盖在我身上,随着它的接近,我有些冷了。

这时,我一惊,这不是秋的风衣吗。

“唉!”你要好好的,别冻着了。

秋是冻死的,我知道他害怕我也遭遇同样不测。

“对不起。

”我喃喃说完这句,就被拖入一个梦中。

在梦里,一个雪花飘扬的季节,陪伴我的,是一只黑色的蝴蝶。

我听说过,黑色的蝴蝶是灵魂所变。

再次遇救是第二天早上,爸妈以为我要轻生,哭得死去活来,我望向洞里,什么都没有,“你们看见一件风衣了吗,盖在我身上的?”爸妈一脸奇怪的表情,我也清楚了,秋已经走远了。

我还在努力活着,只是再也不对任何人微笑。

作者寄语:虽然不是恐怖故事,这是属于感动的,不知道效果怎样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