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旧床冤魂

这个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有个同学叫啊年,小时候常常和哥哥在家里,因为家中并不富裕所以只能在房间里装一把大的吊扇,夏天的时候很热,所以就经常打地铺。

啊年的房间很简陋,里面什么装饰都没有,只有一张旧书桌和一张旧的双层床,那生锈的铁窗上挂着破旧的窗帘,偶尔有月光透过,影子看起来真的有些恐怖,不过啊年已经习惯这样的日子。

 

  啊年升4年级的那个夏天,是百年大旱,天气燥热,他唯一晚上令自己睡得安稳点的就是在冰冷的瓷砖上打地铺。

这天晚上啊年的哥哥出去上班没有回来睡,他只好自己打地铺,他把所有能让风进来的通道都打开了(窗户,门..)。

把一切都安顿好了以后,啊年进入了梦乡……

  半夜风扇呼呼的吹着,不时发出支支的声音,窗外的月光透过铁窗照在了啊年的身上。

忽然!啊年发现一个人影从门口朝他走来,不停在说着什么,“。

”啊年心里越来越害怕,心跳加速,似乎有一个魔鬼正在靠近….“啊!”随着一声大叫,啊年从梦中惊醒,原来这只是个噩梦,梦里的一切就好想忘记了似的啊年只记得一半…已经害怕得出一声冷汗的啊年,朝四周张望着,一切都正常,不过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五年过去了,啊年上初二了。

对于自己四年级发生的事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啊年还是照常自己一个人睡(哥哥上班除了星期六日,都没有回来睡),夏天照常打地铺。

初二这年暑假,一天晚上啊年照常打地铺,可是奇怪的事发生了,啊年做噩梦了,而且这个噩梦的内容和四年级的时候发的噩梦是连接的,,,梦里有一个满身黑呼呼,似乎是被烧焦过的人,口里不停在说“我很惨你就收留我吧!!别赶我走,别赶我走……”这回啊年有点害怕了…心中有些发慌。

不过由于自己都已经是初中生了,啊年只好默默地告诉自己,只是一个梦没有什么的。

不过时隔没有多久,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这天晚上啊年没敢在睡地板,睡在铁架床的二层上,不过睡到半夜,啊年发现自己的哥哥从床围往上爬,双手抓住床尾的铁,白着眼盯着自己,脸色苍白,于是啊年就很害怕,想起来看个究竟。

但是就在这是,身体好像被什么压住了,动弹不得,怎么动也动不了,啊年就想大叫,不过无论怎么叫都叫不出声音…啊年在用自己的意志,在抗衡着…这时哥哥那恐怖的脸庞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自己也好像从某种控制中得以挣脱…起来看看哥哥的下床空空的什么也没有…这时自己才想起今天不是星期六天哥哥没有回来睡…心里越想就越害怕…整晚都没有睡觉… 上一页123下一页

我要讲的故事,就是发生在多年以前的一个鬼节。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我高考落了榜,只好去找补习班再来一年,可恶的是当年考的成绩实在是太对不起国家的培养,连重点高中的补习线都没到,只好到郊区的一个普通高中 进修 ,我在学校的附近租了一间平房,骑单车上学只要20分钟。

房间很小,一张床,一个写字台,如果我回来把单车放进房子的话,那基本就没什么空间了。

由于是在郊区,我这里经常停电,还好学校要求每天都要上晚自习,晚上停电的时候也可以和其他人聊聊天。

我正发呆一样的看着她,她似乎有些心慌,手一震,橡皮掉在了地上,我们几乎是同一时间去拾那块橡皮,不经意我碰到了他的手,好冷,她缩回了手,我把橡皮放在了桌上,我才发现到这个女孩的皮肤很白,甚至是看不到什么血色,可能是教室里日光灯的关系吧,我没有仔细想很多,对她笑了笑,她终于对我的努力有了回报,给了我一个淡淡的笑。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寒意,刺骨,甚至叫我觉得全身毛孔都张开了。

我不禁回头看了一眼,立刻,我发现了这阵寒冷的来源,前排的一个男生正在看着我,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当时他的眼神,怨恨而狠毒,我的胸口仿佛被一块巨石压住一样,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他站起来,走到我身边,但那双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我,我拼命的想摆脱他的眼神,但不知怎么回事,我使出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把自己的眼光从他的眼睛上拿开。

她是我的! 他用一种缓慢而无力的语气说了这句话。

我张大嘴巴想说些什么,可是说出的话自己都听不见, 算了,放过他吧 那个女孩淡淡的说,男生的眼光终于离开了我的视线,顿时我有中如释重负的感觉,迅速的离开了这张桌子,在旁边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我回头看了一眼女孩,她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坐到了教室的最后,再也没敢抬头看那个男生,再看了几本漫画以后,我看表已经11点多了,陆续有人离开了自习室,剩下用功的学生已经不多了,我注意到那个男生已经不见了,女孩的座位也是空的,估计已经回家了,想起刚才的情景,我不禁嘟囔着: 见鬼了 ,收拾了一下东西,我背着包离开教室下了楼。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二天和妈妈提到了这件事,妈妈也觉得很奇怪,可能这屋子不干净。

于是妈妈找了个问香的问了一下,问香的说“你们家的铁床不是一手的,是二手的,这个铁床曾今发生过命案的,这床上的冤魂不散,于是随床寄居在你门家,那晚是因为你儿子的头发太长超过了床沿,所以小鬼觉得好玩就帮你儿子数头发,结果被你儿子发现才会发生后来看到的哥哥的幻影..这一切都是那东西在作怪,只要把铁床搬出你们家就没有事了…”回头想想妈妈才回忆起,原来问香的说得一点也没错,是因为当时家里太穷了,也只好买二手的床…妈妈和啊年都大惊…

  于是回家后妈妈把床当废品卖了,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什么事发生。

上一页123下一页

村头的老王头死了,人们说,老王头早该死了,死了活该,只是可怜了他那三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老大十四岁,老二才十二岁,老三刚刚十岁,三孩子老早就没了娘,现在又没了爹,这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说起这老王头没一个人说他好。

早年老王头家境还算过得去,娶了媳妇后,日子更是一天比一天强,孩他娘,是那种标准传统劳动妇女,勤劳朴实,里里外外把家里打理的是井井有条,人人都说老王头是好妻命。

后来又连添四丁,真是人丁兴旺,财源广进啊。

按说这老王头该知足了,可偏偏好景不长,富足安逸的生活,让老王头邪念顿生,他粘上了吸大麻的恶习。

他为了吸食大麻,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买了,媳妇要是敢阻拦,顶头就是一顿海打。

那媳妇鼻青脸肿是家常便饭,很快一个好好的家让老王头给败了。

后来,老王头烟瘾犯上来,可家里除了三间破草房,实在没得卖了,他就打起他小儿子的注意,竟背着老婆把老四卖了。

他老婆知道后,气的是疯疯癫癫的。

可为了满足他的烟瘾,看看还有几分姿色的老婆,他心里又有了注意。

强迫他老婆陪人睡觉,给他挣钱抽大烟。

他老婆虽然神志不好,可也有清醒的时候,有一天人们发现打扮的干干净净的老王头的老婆吊死在自家的房梁上。

老婆死后,老王头更是无所顾忌,整天喝的是昏天黑地。

可喝酒要钱,抽大麻要钱,他整天无所事事拿来的钱呢,他不还有三个儿子吗?老婆死后,三儿子成了他的累赘,心里煩透了,要不是想着拿他们换钱,早就不管他们了。

这不,已经给老三联系好了人家,也收了人家定金,心里高兴就多喝了几杯,没成想回来的路上一头载到水沟里,再也没有起来。

真是老天长眼,恶有恶报!
常言说的好,活人不跟死人计较,可怜这三孩子在乡亲们的帮助下,为老王头购置了送老的衣裳,备置了薄棺,为老王头穿上花花绿绿的寿衣,停放在堂屋里凳好的用苇席棚的草铺上。

老王头家境破落,除早年盖的三间草屋外,就剩那个长满荒草的院落了,那一人多高的院墙和双扇黑漆斑驳的大门还絡现当年富足的景象。

他家那三间草房,左首是主室,中间一间做堂屋,右首一间放置一磨盘,边上用木板凳了一张小床作为三兄弟栖身之地。

而老王头的灵堂就设置在堂屋。

老王头头朝里脚朝外,被安放在用苇席棚的草铺上,脸上盖着一块白布,脚穿黑色布鞋,两脚用麻绳捆着。

脚头摆一香案,一天到晚香烟不断。

人们都说,人死后,不能马上下葬,要在家停尸三日。

在没过奈何桥、喝孟婆的迷魂汤之前,要回家看看,以了却没了却的心事,见亲人最后一面。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