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鬼话现实之——拆迁主任之死

按照上级发下的款项,凡是在拆迁范围内的户主每人均可补助10万元而黑心的刘主任动员下属挨家挨户做思想动员工作,拆迁款每户只有5万,剩下的5万就被刘主任和下属悄悄地 三二开 瓜分。

下属们因为有油水可捞,动员工作也是做得十分卖命。

从政策讲从上面压,对于比较顽固的 钉子户 必要时还会施加一些威胁。

在这恩威并施下,拆迁工作倒也十分顺畅。

刘主任也十分满意,这一天可就是净赚3万啊,这年头,啥行业都不如拆迁行业来钱快。

旱涝保收还不用费胳膊动腿的。

只等拆迁一结束,自己向上级写个报告,提到拆迁款已经妥善安置,广大拆迁户自愿积极配合政府拆迁工作(是不是这样您就自己琢磨吧)等等糊弄一下上级就行了。

上级才不会调查呢,把这份报告往总管那里一交万事大吉。

而且这一次的拆迁户也是底层百姓不是干苦力的就是捡破烂的,以他们的文化素养是绝对不会想到 以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合法权益 。

刘主任觉得,像这样的草民能给他一次性5万元的拆迁款简直就是最大的恩惠!看来自己还是比较善良的。

今天动员最后一家,只要今天一过完这200家拆迁户就全部滚蛋了。

剩余的钱除了分给几个下属外就全是自己的啦。

想到这些刘主任眼珠都变成两个人民币的符号!算起来还比规定时限提前两天天呢,这工作得力还得有一笔奖励金。

刘主任决定就此打住。

说起来自己在这个位置上也捞了不少,如今钱早就赚够。

只等这次拆迁一结束自己马上辞了工作,领着老婆孩子到国外享福去。

绿卡早都准备好了。

您司法部门总不能到国外逮我去吧?我就一个拆迁主任绝对犯不上这样。

外面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刘主任的思绪,办公室的门很粗鲁的推开。

小李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小李是刘主任的下属之一,是这次动员工作的负责人 小李上气不接下气对刘主任说: 完蛋了老大!咱们的动作被拆迁户发现了,人家声扬着不给足够的钱就去告我们,您看这该…… ,刘主任也是一惊说道: 你们的保密工作怎么搞得?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就是今天这最后一家 小李答道: 我们按照老规矩去动员他们,这家是死活不肯走,任凭你怎么压人家就是不买账,还警告我们不要欺人太甚并威胁我们说没有得到应有的拆迁款就要联合其他拆迁户去上告我们 。

刘主任很是纳闷地嘀咕着: 这事情有点蹊跷啊,那么多拆迁户怎么就他们一家知道拆迁款的明确数字呢? 。

我们也搞不清数,要不您亲自去看看? 小李建议道。

 上一页1234下一页我从来就是个无神论者,绝不相信这世界上会有什么妖魂与鬼魅。

可是由于她,我不得不信了。

认识她是在去年夏天,在网上,我们聊的投机,互留了OICQ的号码之后,便渐渐的成了朋友。

她叫范晓芸,起初与她的相识到也正常,只觉得她是个内向、不大爱说话的女孩,这与她在网上那活泼、洒脱的性格孑然相对。

可是一日,事情变了。

记得是在凌晨三点多钟,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真该死,忘了关手机了,什么时侯不能打电话,偏在这会儿,我真想揍那骚扰的家伙一顿。

我没去接,以为响几声就会停的,可那该死的东西就压根响个没完,仿佛在向我挑性 你不接,我就吵死你;你不接,我就烦死你。

***的谁呀!三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我是气的可以了。

是 是 是我,呜!呜!你马上能来吗?我想见你,我害怕。

晓芸一边抽泣着一边挂上了电话。

我本不欲前去的,明天公司有重要会议,决定由谁当担下一届办公室主任,我是最有希望的继任者了。

可我又不想得罪晓芸,她是目前为止唯一能让我找到点感觉的女人。

她是不是因为一个人睡太寂寞所以 在赶往晓芸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着糊涂心思。

正当脑海里呈现出与晓芸缠绵的景象时,我已看见晓芸就站在她家的门口,脸色是那么的苍白,几乎都快看不到一丝血色了。

她呆呆的望着我,我也就呆呆的望着她。

你一打电话我就赶来了,怎么还不上来亲我一下。

我的语气很缓和。

她还是站在那发呆,就好像没看见我这个人。

我不 不敢 过了半晌才从她嘴中蹦出这四个字。

不敢什么?快告诉我,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他的名字,我保证让他看不见新世纪第一缕阳光。

我说的那么快,感觉就像预先排练过似的。

她还是没张嘴,仍旧呆呆的望着我。

快说呀!真把人急死了。

别害怕,宝贝,我在你身边,没有人会伤害你的。

我 我 我做了个可怕的梦。

她跑上前,冲入我的怀里,紧紧的抱住我,生怕把我给丢掉。

哈!一个恶梦而已,不要大惊小怪了,明天早上你便会忘了这事的,回去睡吧。

我感到好笑,又觉得晓芸很幼稚。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晚上刘主任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小李又进来说道: 老大您放心吧,事情搞定了。

刘主任喜出望外问他怎么搞定的。

小李解气的说: 我就烦这帮臭泥腿子,谁知他们还爬到咱们头上作威作福。

他们既然嫌钱少我就让他们一个子也别想捞到手! 刘主任听到这里明白了大半,不过还是试探性的问到: 你的意思是你已经把他们…… 做了! 小李答道: 不过老板你放心,各方面都调查过了,警察要破案也只会得到一个意外死亡的结论! 刘主任很高兴拍拍小李的肩膀: 好小子,有出息,反正我的任期也快到了,到时候你就接我的班。

谢老大栽培! 小李兴奋地说。

快当官的人了以后就该注意说话方式,别老大老大的,要叫领导 是!多谢领导栽培!

小李退出办公室。

刘主任如释重负地喘口气,此时的他有些担心,自己克扣拆迁款这么多次有了这种异样的担心还是头一回。

正这么想着时,门又开了,刘主任脸部肌肉顿时紧张起来。

定睛看了看,原来还是小李,不过他这次扛了两个大大的麻袋过来。

放下一个麻袋对刘主任说: 老大 噢,不。

领导,这是这次咱们扣下的拆迁款。

这另一袋子是给兄弟们的辛苦费。

您点点您的钱。

我先过去把另一袋子给兄弟们。

说完意味深长的朝刘主任笑了笑,月光下小李的笑容有些阴森。

要仔细点点数啊 。

听了这话刘主任紧张了一下,感觉这次小李似乎有些异常。

小李走后,刘主任安慰自己别瞎想。

顺手把袋子打开,一看,头皮发麻毛发也树了起来。

那一袋子不人民币不是美元,全部是蘸了血迹的冥币。

刘主任冷汗直冒,这时门再次被打开,小李又进来了,奇怪的是就是看不到小李的头在哪里,小李阴森森对刘主任说了一句 钱还少吗? 刘主任答非所问来了一句: 你 你到底是谁? 是谁?我是你最得力的下属小李啊?你不认识了?你的记性好差啊主任先生,我要你亲口对我说我是谁。

说着无头的人露出早已经腐烂露着白骨的手把刘主任的两只胳膊拔下来。

记起来了吗,亲爱的刘主任? 无头人问道。

刘主任在巨疼中挤出一句话: 你,你是人是鬼? 嗯?看来还是没想起来啊,还得给你点颜色看看。

无头人说着又把主任的两个脚拆卸下来,地上一堆的黑红的血水,刘主任还是忙然的摇着头。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呵~有意思,亲爱的大主任,我真想看看你的脑子究竟是什么做的,我可以看看吗? 没等主任回答,无头人把锋利的指骨直接插进了刘主任的脑袋里,浓浓脑浆崩出,无头人把舌头伸长舔了舔脑浆说道: 被山珍海味滋养的很好啊。

可我还想尝尝您的脑仁是什么味道,我想你不会有意见吧? 说着把刘主任的脑仁从脑壳里挖出来展开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嚼着: 哎,好吃啊。

我亲爱的主任啊,人间生活不过如此,你该享受也享受了,跟我去地下吧,你可以带着你一麻袋钱走,它们在人间也是为我们贮备的,何必费事呢?我带着你一块儿走,我还是你的下属你还是我的上级。

咱们去过另一种生活吧? 不由分说的拉着刘主任一块儿走。

刘主任这时豁出去了,他一把推开无头人自己拖着流出的脑浆,血液,脑仁痛苦在地上挣扎着。

无头人摇摇头 何必这么痛苦活在人世间呢?好吧,你考虑一下,我会再找你的哦 说完无头人消失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刘主任一个人,身体的剧痛把他惊醒。

他抹了抹额上的冷汗,一场虚惊,自己不是好好地睡在办公室吗?天已经大亮,忽然刘主任都想到明天是规定期限的时候,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那家顽固的人赶走。

想起昨天的梦,主任心有余悸,发誓这自己是最后一次。

想到钱一到手,自己和老婆数到手软。

在风雨场所自己被三个女人轮番轰炸到筋疲力竭。

这些想着想着就***带劲。

恐惧烟消云散,一丝奸笑掠过主任的嘴角。

对付这种人关键时刻就要老将出马了,他们平头百姓能硬过我那我就把位置让给他,老子靠的就是比硬才到如今的风光。

你个小小草民能有什么本事?越想越气。

他正这么想着,被街上一个算命的拦下来。

干什么? 刘主任没好气的说道。

先生要往哪里去啊? 算命的问了一句。

去哪里管你个屁事? 刘主任不耐烦的回了一句转身走开。

算命的在后面追了一句: 先生啊,千万别去 鸾凤岗 刘主任心想我在这里生活几十年了而且就负责拆迁,这里倒是有几个岗命名的地方就是没听过 鸾凤岗 这老糊涂玩我呢,故意说了个我没听过的名字糊弄我的钱。

老不死的东西,什么玩意儿。

一边想一边走,已经看到这最后一户拆迁的家。

刘主任敲敲门,开门的是那个算命的。

先生请进吧? 刘主任一惊,算命的看出来了 先生刚才走的是大道,我走的是小道。

这就是我晚于先生而比先生早到。

不必惊疑,屋内坐吧? 刘主任进了屋看了看 一个简易的瓦棚四处漏风不说,水电气早就断了。

真不晓得这家人怎么挺过来的,命还真硬。

刘主任心里说道。

屋里一个妇女抱着个孩子,那孩子直勾勾盯着刘主任,盯得他很不自然。

其实刘主任进来时没留心看屋外的门牌,那里写的不是几排几号而是三个红字 鸾凤岗 。

上一页1234下一页

2008年12月,美国密执安州的坦普尔,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保姆贝罗尼卡和梅格(化名)在屋里哄孩子睡觉时,突然听见一阵怪声

怪声听起来像是来自屋外,之后,她们看到在屋子的窗帘上,一个奇怪的黑影一闪而过,两个人感到非常害怕,之后她们便听到从关家畜的小屋方向传来的咆哮声。

在小屋里养着羊和鸡。

“是熊?”贝罗尼卡和梅格小声说着,她们认为是饥饿的熊来袭击家畜了。

“我去看一下!”鼓起勇气的贝罗尼卡拿着数码照相机,提心吊胆地来到走廊察看。

结果,她看到在前方的暗处站着一个怪物,那不是熊,那是身高1.8米左右,像巨犬的怪物,更奇怪的是怪物是用后脚站立着。

贝罗尼卡慌张地按下快门,但在瞬间怪物以敏捷的动作消失了。

照片只拍到了怪物立着时的姿势。

数小时后,主人回到家,大家把小屋周围仔细地搜索了一遍,发现一些酷似犬类的脚印,但远比犬的大得多。

据说,那怪物的脸部酷似犬。

那个奇怪的野兽,有时会像大脚怪那样用两脚直立行走,在当地人们称其为“犬人”。

贝罗尼卡目击的怪物,正是那个犬人。

传说中的怪物

事实上,早在1987年,密执安州的无线电台DJ斯迪夫·库克就提出犬人这个新名词。

爱好超自然现象的他,把该州自古以来传说中的像大脚怪人的兽人系的UMA(未确认动物)作为参照,从而描绘出了半人半犬、两脚步行的“犬人”形象。

他收集了从1880年到1980年目击犬人的详细报告,发现在那个地方从1880年开始,每10年的末尾碰“7”的年份,半人半兽的犬人就会出现。

例如,1977年,住在一个小屋的希皮等人,从窗子窥视到露出牙齿像犬人那样的动物。

同年,有人寄来他们听到犬人从森林中发出怪声的报告。

而在1987年7月,有人在该州北部的卢萨村一个无人居住的原木小屋遭受了来历不明的动物的袭击:在小屋的门及窗子上留下了齿印及爪痕,在地面上还留下似犬的大脚印。

村民们认为凶手就是传说中的犬人,有人甚至把拍到的“犬人”照片放到了网络上。

莫名其妙的8厘米影片

被称为“格布鲁影片”的8厘米影片,是2007年从密执安州某不动产店发现的商品。

谁也不清楚其拍摄者是谁,据说,那是1970年拍摄的影片。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