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我在看着你

“前几天就是你站在窗子外面的吧。

”李彦忽道。

老六笑着:“是,但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吓吓你,闹着玩的,你可千万别生气。

”说着还要帮李彦拿水壶,“走走,到我们寝室坐会儿去吧。

李彦却抓住了他的手:“我知道,老王头的死并没那么简单……”

老六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笑意忽地凝固在嘴边。

然后只见他木木地把手收了回去,同时微微地探了下肩膀。

他看向李彦,后者胸有成竹地望着他,像是已经洞悉了一切。

老六顿时变了面色,半晌,微微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被你发现了。

夜更深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整栋寝室楼也变得越来越寂静。

水房周围空荡荡的,从始至终,这里除了李彦和老六,一个人也没有来过。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李彦故作镇定地道,他只知道老六在老王头死的那晚来过水房,却不知老六真的做了些什么。

然而老六的眼神已经不再是笑眯眯的了,它们恶狠狠地,甚至有些可怕。

“你找死!”老六低喝一声,双手掐了过来。

李彦跟他扭在一起,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直往后退。

他奋力挣扎,然而却完全不是老六的对手,还没几下便被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你要干什么?!”李彦怒道,只盼自己的声音能引起附近寝室的注意。

然而老六不理,只是手上加重了力度,一副要把李彦置于死地的架势。

李彦被老六掐住了脖子,就在他感觉自己可能会被老六勒死的时候,他使劲用嗓子憋出了一句话。

“杀人灭口……难道……真的是你把老王头害死的?”

而这句话一出,老六的手指头却突然稍微放松了一些。

“原来你没有发现……”老六随之自言自语地嘀咕起来,神情有些恍惚。

“我只是猜的。

听着李彦微弱的回应,老六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悔意,放在李彦脖子上的双手也渐渐放了下来。

“我也不想这样……”老六终于后悔了。

他低着头,额前的头发挡住了双眼,似乎在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况华昌,你说真的有鬼吗?”阿姨秀英一见到我便如此问。

原来,有一天深夜,秀英阿姨去她女儿家,路过杨家片凹子里坟地时,听见有人正叽叽呱呱的在打牌,当她走出脚步声时,那打牌说话的声音就没有了,一静下来,又惊闻打牌说话声,她壮着胆子走近看,啥都没有,一远去,那声音又传了出来。

据说,还不止她一个人遇见此事呢!

科学证明,有的地方因磁场的作用,可以把人的说话声音录下来,在特定的气候条件下,就会象录音机一样播放。

可阿姨讲的事呢?那明明是山荒野地,那是从来都没有人在那里打过牌的,这就古怪了,我真不敢相信天下会有这等怪事,就想去见识一下。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准备了保暖衣物,来到杨家片凹子里,我发现在这块山清水秀的地方,有四座坟,其中一座是年代非常久远,看样子凶恶无比,于是向附近村民去打听了一下情况,结果没有谁知道那座坟墓是什么时候葬下的,也没有谁知道那里葬着的到底是谁的祖先。

倒是后来建成的三座坟,附近的村民都知道。

其余三座坟是这样成型的。

大约在八十年代中期,有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去逝,他生前就觉得那是一块风水宝地,于是,他故去后,他后人就将他葬在此处,他下葬那天村里的中年人都来帮忙,大家七手八脚挖好坑以后,一位叫赵昌盛的男人站在坑边四下望了一眼说道:“这地方山青水秀,真是一块风水宝地啊!真奇怪,这么好的一块地方,多少年来怎么就它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这里?”他一边说话一边指着那座古老的坟墓。

站在旁边的赵福力接口道:“昌盛啊,你觉得这块地好,你死了后也来葬这里吧?”

赵昌盛:“好啊。


赵昌盛回家便病倒了,接着查明他患的是癌症,很快就到了晚期,不到一年,他就死了,真如他所愿,后人把他葬在了那古老坟墓的旁边。

赵昌盛下葬那天,村里人又都去帮忙。

挖好坑将他葬下后,李从略站在他坟边说道:“他们现在是三缺一,哈哈!还差一个人就可以天天打牌了!” 上一页123下一页努力维持着最后一点点理智。

“你要是真的发现我就好了……”

但是,还没等李彦站起身来,老六却再一次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他突然使劲地拽住了李彦的衣服,就像发疯了一般。

李彦见状不妙,便瞬间爆发出自己所有的力气使劲一挣,他的手肘实实地撞在老六的眼睛上,老六头一歪便倒了下去。

可这一倒不要紧,他的头却不偏不倚磕在了水泥台子上,顿时喷了一地鲜血……

李彦呆住了,老六的头在不停地晃动着,手脚也来回划动,却怎么也爬不起来,身子一抖一抖在地上抽搐,血从脑袋上一股一股地往外冒。

“快……快救救我……叫救护车……”老六用仅存的力气说完,便晕了过去。

第二天,从医院里传出了消息,老六被抢救过来了,并且跟警察招了供,事情才总算真相大白。

这就要从老六跟老王头的矛盾说起了。

老六平时看着嘻嘻哈哈不务正业,但家里和学校有些关系,只要他各方面没有违纪记大过,那么毕业后便可以分配到一家优秀的公司,可谓是一生无忧了。

然而其他方面一切顺利,却偏偏遇上了这个又臭又硬的老王头,不管老六有什么借口,只要回来晚了,他便拒不开门,老六十分讨厌这个老头儿,自然态度也就不是很好。

于是几次违纪下来,老王头竟然闹到学校领导那里,愣是给他上了一个严重纪律处分。

可这一闹,老六却因为处分失去了他格外看中的评优资格。

从那时起,似乎有种情绪就被压抑起来,直到它爆发的那一刻。

老王头死的那天夜里,正好是李彦与老六打水。

那时已经很晚了,老六拿着水壶先进了水房。

他把壶放在最里面一排的水池里,正好被一个巨大的水箱挡住。

他刚想拧开水龙头,却听见老王头骂骂咧咧地边唠叨边走了进来。

“有前面的阀门不用,非得用后面的,那里我都擦干净了。

都没长眼啊……这么群小兔崽子……”

老六本就看这老头儿不顺眼,一听火就上来了,可他刚要张嘴去顶,却听有人走了进来,将什么东西重重地放在水池里。

“我交了水费,爱在哪接就在哪接,你管得着吗?”上一页1234下一页

竟然是李彦,老六听了暗暗发笑。

却只听老王头又骂了起来:“我怎么管不着?我就是专门管你们的!这么晚了不睡觉,打水白天不来偏要晚上来,踩得到处是泥,让人打扫个没完没了……”

李彦似乎骂了句脏话,老王头更加生气,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老六本来想帮着李彦一起,但又怕这老王头一抽风再给他们记上一过,便就躲在水箱后面听。

说了几句,李彦像是占了上风,老头也被气得没了话说。

李彦接满了水,便拎着水壶扬长而去。

老六呆了呆,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偷听,竟然没有接水。

他笑了笑,刚拧开水龙头,却听见“扑通”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他走出来一瞧,原来是老王头摔了一个大跟头。

还没等老六笑出来,只见老王头脑袋上直往外冒血,似乎撞到了水池边缘,摔得十分严重。

“哎呦……快来扶我一把吧……这腰也闪着了……”

老六听了,下意识地伸手上前去搀扶。

可还没等老王头完全站起身来,便听他嘴里还在骂骂咧咧地道:“……就说你们把地弄得这么滑这么脏……还是得好好处分你们……不然不知道厉害……”

老六一怔,某种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怨恨忽然爆发。

他松了手,老头儿没有站稳。

而根据他最后回忆,似乎自己也已经记不清,是不是又推了老王头一把。

总之,当老六儿回过神来,老王头已经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老王头的脑袋不偏不倚地磕在台子的一角,加上之前的伤口,血很快便流开了,还没一会儿功夫就蔓延了一大片。

而面对已经失去知觉的老王头,老六选择了逃避。

他见到老王头已经快不行了,便拿回水壶悄悄地离开了那里。

他坐在寝室里,忽然想到刚才李彦来过水房,自己一下子慌了手脚。

刚发生的事情不断在他脑子里零零碎碎地浮现,使他根本不敢确定李彦是否看见过自己。

于是,他便一直偷偷跟踪李彦,暗中试探观察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而李彦也确实变得古古怪怪,让他心中十分害怕。

至此,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

李彦听着这一切,感到自己犹如经历了一场梦境。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骨头

桌子上放着两个鸡蛋,徐佳文剥了一个,刚咬了口吞下去,突然被什么东西卡住,他猛地咳嗽起来,可那东西就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同宿舍的张元明猛地给了徐佳文后背一巴掌,不拍还好,这一拍差点儿没把徐佳文拍断气了,看见徐佳文脸色发青,张元明决定陪他去趟医院。

医生用钳子从徐佳文的喉咙里捏出一小块骨头,他把骨头扔到一边的盘子里对徐佳文说: “没事了,很多人像你这样被小的骨头卡住喉咙,挑出来就好了,下次注意点儿。

徐佳文脸色发白,他看了张元明一眼: “见鬼了,吃个鸡蛋还能被骨头卡住。

徐佳文和张元明回到宿舍,其他两人还没回来,桌子上放着另一个鸡蛋,那个鸡蛋裂开一道细缝,一只不知从哪里飞进来的红头苍蝇叮在鸡蛋上,一动不动。

徐佳文突然觉得心里极不舒服,他用手挥开苍蝇,张元明把头凑过来“嘿嘿”笑了两声: “俗话说得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他边说边把鸡蛋拿起来闻了闻,“况且还是只臭蛋。

徐佳文也把鸡蛋拿来闻了一下,一股异样的臭味从鸡蛋的裂缝里散发出来,这鸡蛋刚刚明明是正常的。

突然,那道裂缝渐渐变大,徐佳文吓了一跳,猛地把鸡蛋扔了出去,不小心砸到张元明的脸上。

“啊!”张元明大叫了一声,可惜他躲闪得太慢,臭蛋砸了他一脸,张元明愤愤地指着徐佳文: “你小子行啊,等会儿来收拾你!”说完便向厕所的方向冲过去。

徐佳文蹲下来,看向地上那只被打烂的鸡蛋,蛋壳里似乎躺着一小块骨头,那骨头突然动了一下,徐佳文揉揉眼睛,确定那根骨头还躺在蛋壳里,才轻轻呼出一口气。

一只红头苍蝇飞过来停在骨头上,苍蝇不停地搓动着前足,徐佳文猛地向那只苍蝇踩过去,可惜苍蝇早料到徐佳文的动作,示威似的发出“嗡嗡”的声音,便不见了踪影,徐佳文的脚上沾着蛋清,黏腻又湿滑。

他来到洗手间,叫了半天,也没见张元明回答他。

“喂喂,张元明,一个鸡蛋不至于把你砸噤声了吧!”话音刚落,洗手间的灯突然暗了下来,四周一片漆黑,黑暗里忽然响起“嗡嗡”声,最里面的便池门口多出一抹黑影,走近才看清,黑影扎着两个辫子,是个女生,不过女生的辫子扎得非常怪异,不是向地面垂直下来,而是与地面平行的。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