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小镇诡事——身后追来的是什么?

我们小镇是一个相对落后的小镇,大半的人都过着农耕生活,偶尔去帮人家做些力气活儿贴补家用,伐木是我们那儿最常见的一种,有时候伐木的地方离家近,可以回家休息,但有时候离得远,就只能带上米粮和被褥在伐木场住下直到把所有的木材运回家,当然,中间也会让回家休息一两天,缓一缓,但是那会儿大家都舍不得回家,都想着多干两天能多挣两天的钱,谁会想回家呢,我爸爸也不例外,说实话,因为爸妈结婚早,就算有了我,爸爸其实也还是个才20出头的愣头青,放到现在也就是读大学的年纪,跟爷爷他们分家后,我家的田里产出交了税过后,也就没多少了,需要靠爸妈去跟人家做活才能够让一家人一年不挨饿,但也仅仅是维持在不挨饿的程度了,想要再好些是没有了的。

爸爸那次也跟往常一样跟着我伯伯他们去伐木场上工,因为离得远,从那儿到镇上一来一回都要走3、4个小时,为了节约时间,爸爸他们也就带上被褥和米粮去山上住了,那会儿都已经是秋收过后,天气渐凉,因为爸爸前面带的衣服太薄,所以,逢休息的时间爸爸就决定下了工回家拿衣服,下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过钟了,爸爸来不及收拾,拿了几套多的单衣、柴刀和手电筒(那会儿的手电筒还是上电池的,所以不要问我怎么充电的问题……)就往家赶,因为当中有一段路是坟坡(但这件事跟坟坡没关系,有关坟坡的事我后面再跟大家讲),怕撞上什么,爸爸还是特意加快了步伐回的家,只是到底已经是深秋了,天黑得快,爸爸走到我爷爷他们家田边的时候就天就已经开始慢慢黑了起来,刚开始还能见路,到后面就完全看不见了,也只能听到些蛙鸣声,和偶尔的一些虫鸣声,剩下的就是我爸自己的脚步声了,但到底是经常走的路,又带了手电筒,爸爸也没那么怕,也没想那么多,就是想着早些到家,低着头一个劲儿的赶路,走着走着,我爸爸听到除了自己以外的脚步声,他以为是有跟他同样因为做活晚了赶着回家的老乡,回头看了一下,发现没人,我爸认为可能是自己低着头一个劲儿走路幻听了,于是,就接着赶路回家,也没多想,可是走了一会儿我爸又听到了脚步声,又觉得是不是路拐来拐去的看不到人,就直接等在了原地,想看看是不是一会儿就有人冒出来了,等了好一会儿,一个影子都没看见,爸爸这会儿才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后脑勺凉飕飕的,他不敢多想,扭头就走,边走边骂,只是刚刚还觉得离得远的脚步声忽然就清晰了起来,仿佛就在我爸身后一样,甚至我爸都能感觉到它似乎是在跟着我爸的走路速度走,但就是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我爸说他那会儿吓得啥都想不起了,只知道快点到家,也不敢回头看,手里紧紧的握着柴刀(我们那儿有时候驱邪会用到柴刀,说利刃带煞气,能治鬼),明明该是有些冷的晚上,我把生生吓出了冷汗,后背都湿透了,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爸走到了大溪沟下面,我爸说他刚到大溪沟,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他一路上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消失了。

爸爸回到家的时候,我妈看他脸色都不太好,又听我把说遇到了东西,连忙去喊我奶娘来看,奶奶就直接让爸爸喝姜水,然后告诉他晚上睡觉的时候在枕头下放一把菜刀就可以了,想着是不是因为大溪沟那儿有我们立的土地,那东西被土地挡回去了,又让我爸爸第二天拿着东西去那儿拜拜,到后面我爸就没事了,也没生病啥的,这事儿就过去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啥感觉,可能是我文笔不太行,描绘不出那种感觉,但我爸跟我讲的时候,可是把我吓得不行的。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