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看见那个世界——鬼上坟

更新篇之鬼上坟

第一部分 在外婆家的幼年时光

前面一篇《11岁那年我去过鬼市续之更早的经历:6岁和我玩的鬼伙伴》是5-6岁吧,大头孩子去世变成气球来找我玩的事。

这一篇呢,是在这个大头之前发生的事。

确切说是3岁时候的事,可能很多朋友不相信3岁时候的事人还记得,但是我算是一个例外吧,小时候懂事早,成熟的也早。

如果你们也听说过留守儿童,那么我也是那个大军中的一份子,还是最早的一批,小时候说通俗点基本是吃百家饭长大的,留守儿童心理非常敏感,在看人脸色的环境中长大,挨打必须长记性那种,所以懂事早,记事也早。

话说回来,我2岁妈妈外出工作后,爸爸也得去找她一起工作了。

那会还没弟弟,爸爸走之前吧,把我放外婆家养着,每年寄点生活费。

但是哈,哪有嫁出去女儿还把自己女儿送回娘家养的道理。

我小时候那胳膊上的青印不是我表哥白掐的,这俩舅妈就跟大老虎小老虎似的,一般我都躲着。

没事他们说话都是酸不拉几的,不阴不阳的。

小的时候就盼过年呀,等爸爸妈妈回来了,我一股脑的把状全告了,但是爸妈还是把最好吃的喜之郎全给小表哥吃个够(九几年的时候哦),最后剩的几个才是我的,再把我说一顿。

哎,这瞬间2岁就开始知道这世道呀,这人情冷暖呀,这爸妈真像那帮村里嚼舌根说的,真心是不喜欢我呀,不仅把我扔老家,还不帮我出头呀。

现在想想那小时候的心理真孩子气,所以面我特别护着我弟,谁欺负他,我就去揍他,因为爸妈不会参合小孩子的事。

外婆一直特别宠我,对我特别好,哪怕2个舅妈那么不待见我,自己家有什么吃的藏自己吃,外婆家有什么吃的必须过来给他们孩子分一口。

小舅妈家只有一个表哥独生子,所以呢外婆也就一个大孙子,表哥比我大1-2个月,正好跨个年份。

所以我俩算是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但是我得叫他哥,力气也没他的大。

小时候我俩一争执,拌嘴,那我绝对是被揍的那个,打不过他呀,那么胖。

后来外婆就教我,再跟哥哥打架,打不就跑,别还手。

手心手背都是孙子,外婆一样都爱。

所以小时候经常看到这样一幅画面,我在前面跑,我表哥在后面追,外婆在最后面追,边追还边说:你俩跑慢点,哥哥你得让着点妹妹。

妹妹得跟小哥哥服个软!想想俩个2-3岁小孩这样跑,挺萌的。

外婆有5个孩子,3个女儿,2个儿子,,妈妈是老四,老五是小姨那会还没结婚,大舅是老大,然后大姨,然后小舅。

住的都不是特别远,2个村子,妈妈算是嫁的远的,大姨就嫁隔壁村子,最后笨笨的小姨嫁的跟我妈差不多远,一个城市的上面一个在下面。

所以最后外婆就算跟小儿子住,外婆最后的房子就给小舅住了,外公的哥哥就住在外婆家后面,后来搬去市里了,房子就让外婆搬过来住,长个人气。

我从小就是跟外婆住在外公哥哥家,表哥没事从前面过来后面跟我玩,主要是拌嘴,吵架,惹是生非,一直到我6-7岁爸妈要生弟弟才回奶奶家住之前一直跟表哥斗嘴皮。

外婆只有一个哥哥,还没结婚就去世了,所以外婆年轻的时候她妈妈是跟她住的,一直到老太走。

外公特别和蔼,标准的共产主义老党员,对外婆的妈妈也好的没话说,特别那个年代能接纳外婆的妈妈过来一起住,绝对是真爱!最后老太是在外公外婆的房子走的,也就是小舅现在住的房子。

老太走的时候,表哥刚出生1个多月,我还没出生。

我表哥也看见鬼哦,那会他跟我玩完回家找舅妈吃饭,自己回他家客厅的时候看见一个老奶奶拄着拐棍,他还问:你是哪来的老太婆,来我家干啥!(那会他也就2-3岁,宠坏了,说话一直这样。

)然后老太就不见了,他等舅妈回家还跟舅妈说,给舅妈吓得赶紧跟外婆说,当晚就在门口给老太烧纸钱。

然后这也成了舅妈另一种荣耀,说家里老太喜欢表哥,回来看看表哥,表哥以后有福气。

但是也的确是,那会表哥出生,老太天天要抱要看。

甚至表哥那小点就把看见老太还说话当成一种荣耀,在小孩子们周围显摆。

结果到我这就画风变了,现在不写出来,他们还当不知道呢。

第二部分 鬼带路上坟

亲人去世三周年后我们那需要大办,第一是10桌左右的宴席,第二是六亲送上花圈,第三好像是子女送上纸做的高楼大厦和大马。

表哥3岁多1个月的时候也是我2岁8-9个月左右,外婆的妈妈去世满三周年了,就需要大办,最后把所有东西拿坟那烧掉。

那天我还跟往常一样早上吃完饭就出去晃悠,找小草上的晨露洗眼睛,这招是妈妈教的,说这样长大眼睛好看,灵动。

洗完眼睛就在外婆家周围晃悠,看看蚯蚓,抓抓蚱蜢。

早上出去洗眼睛的时候,外婆交代过别跑远,一会家里要来很多客人,就只能去前面找表哥玩。

结果我去找表哥的时候,他们一家人上街去了,然后我就没把外婆的话当回事,跑去村子西边找另一家小姐姐玩。

那会村子都很淳朴,没有汽车,怎么玩都行,村民都会互相帮忙看着孩子。

跑去小姐姐家玩着玩着时间就过去了,小姐姐去地里干完农活回来看见我,说你咋还不回家,你大姨他们都来你家啦,给你买了一个大房子,还好多大红花,快回去看去!



这个小姐姐爸爸小时候得了小儿麻痹症,一边腿长一遍腿短,平时特别爱逗我玩。

我就拍拍手上的土,跟小姐姐说再见就回家了。

回到外婆家,看见大姨她们都在门口坐着,还来了一堆人,有些我不认识。

然后我就看见外婆门口那个椅子上坐着一个老人,白头发,头上还用的那种簪子,椅子上放着一个拐棍。

我以为也是新来的客人,就过去打招呼,说奶奶好!但是这个老人一点不和蔼,小孩喊她,她不看你也不应你,特别没有礼貌。

我就有点纳闷,怎么有礼貌在这个奶奶这不好使唤,得不到夸奖呢。

我就又过去到她面前说话问,奶奶你是谁呀?今天也来我家做客?以前没看过你呢!反正我怎么问她,怎么说话她都不理我,不看我。

我看人都不理我,我就珊珊的走了。

这会正好看见大姨,就问大姨:大姨,怎么咱家门口那坐一个老奶奶,我怎么跟她说话她都不理我,她是谁呀。

我大姨可能立马想到是老太,想到小孩能看见去世的亲人,手都是发抖的,但是还是血缘战胜恐怖,跟我和蔼的说:那是老太太不是奶奶,是外婆的妈妈,门口这么多东西就是给这个老太的,她不理你,是不认识你,你就不要跟她说话了,好像你表哥找你玩呢,你去找表哥玩吧。

我反正也不怎么听懂,理解的意思就是这一堆东西就像过年那样送给这个老奶奶的,而且还得一会我们一起送到她家,因为她岁数大搬不动,她为了表示诚意就过来接我们。

就转头去找表哥玩了,告诉他这个消息。

我去前面找表哥的时候,他们一家人也回来了,正好拿纸钱来外婆家,我就过去跟表哥说,外婆门口坐着一个老奶奶,咱这东西都是给他的,表哥也好奇,说在哪呢,你带我去!然后我就拉着表哥去看,但是那会那个老奶奶不在那坐着了。

小孩子记性也就那样,看见没有人了,就自觉认为她去跟别的客人打招呼了,我们俩就去玩其它了。

然后不知道是上午还是下午,没啥时间概念,整个队伍就出发了,有吹喇叭的,有吹唢呐的,还要那很多竹子做的乐器,就跟着民间丧葬乐队一起浩浩荡荡往村外走去,有人一道放鞭,跟撒纸钱。

有人抬花圈,有人拿纸做的大房子,外婆前后招呼这人干活,照顾不来我,我就被大姨拉着走,表哥也在后面舅妈抱着走。

队伍走着走着,我又看见那个老奶奶了,就跑到表哥身边,我就用手指,我说表哥表哥快看,那老奶奶也在前面走,就是她!舅妈听见了,立马把表哥眼睛捂起来,骂我说:“小孩子别乱说话,说谎话烂嘴巴。

”我嘴巴一撅,说:“看就在那,你看我没说谎!”舅妈就急眼了,说:“你再说我就揍你啦!”我就赶紧往前跑,抓住大姨手说舅妈要揍我。

大姨就说:“吓唬你玩呢,怎么了惹哥哥了?”我说:“没有,那个老奶奶在队伍前面走着呢,我指给表哥看。

大姨,为什么她走在队伍前面呢?”大姨手又是一紧,平复下心情说:“那个是老太呀,这么多东西咱送她家,她得带路呢,我们不知道她家在哪呢。

”然后我还开玩笑说,送这多东西给她,管咱饭不?大姨说:“你还想去人家吃饭呀,外婆家饭不好吃吗?今天外婆家吃火腿肠呢,你不吃?我一听火腿肠,我就说,那我回家吃!吃火腿肠,给哥哥也一根!”

然后一路上大姨就不说话了,帮忙的一个大人听到我们对话,就说这小孩还是眼睛尖,看见今天老太太了。

看来老太太也知道今天给她过周年。

路上就这么浩浩荡荡的走着,最后走到一个大沟边,小舅跟外婆在那找了一会,然后指着一个土包说,就是这了。

然后就开始放鞭,烧火纸,烧大房子那些。

这一块的记忆我终身难忘,因为就到了这,舅舅他们开始放鞭烧火纸的时候,那个老奶奶就开始大声的哭,越哭越厉害,最后就是鬼叫唤,吓得我躲在大姨身后,那哭声到后面特别奇怪,那种声音还形容不出来,但是就是感觉很不开心,很悲伤,很吓人,非常尖锐,撕心裂肺的哭或者叫做喊叫。

最后烧完纸要放最后一挂鞭,就再放着最后一挂大鞭的时候,那个老奶奶尖啸一声,真的就跟那三峡里听见山上猿猴那尖啸声那样,叫了老长一声,然后这个老奶奶全身开始萎靡,一点点的缩小,最后缩的就剩一滩衣服,最后衣服化成了灰不见了。

就跟成龙那个洗发水广告一样,Duang一下不见了!我才2岁多,对这个世界还没有善恶之分,没有明辨力,就是惊呆了,满脑子问号。

最后大人嘴里说,这些东西烧了,那边人就收到了,但是他们没给我解释是为什么,我一直也不明白,那么大的人怎么能住进这么小的房子,而且这个房子就是外面是房子,里面都是空的,门口为什么还贴一对小孩。

那个花圈那么好看,就这么插在土堆上,不怕人偷吗?这种压根没有任何人解释明白的世界观就这么强制的给灌输了,没有为什么,大人们也是小时候这么听大人说的。

后来回去路上,我还问大姨,怎么这个老奶奶不见了,不跟我们一起回去,这野地里哪有人家,晚上她住哪,大姨就哄我说,东西都送给她了,她拿回家了,就不跟我们回来,这周围没有人家,我们就送到这,老奶奶会自己一人把所有东西拿过去她家的。

她不用咱们帮忙,能搬动。

后来大姨有没有跟外婆说过这事,我不知道,我记得去年过年跟外婆说小时候,外婆说不记得了,但是我形容的那个老人形象的确是她妈妈,她去世的时候我还没出生,所以不认识我,就是认识我也不会跟我们说话的,2个世界的人。

现在回忆想想,我真的是经历了先人带我们去上坟,她自己整个羽化的过程,太神奇了。

这个算是我最早看得见去世的亲人吧,后来就去奶奶家读书了,也没有再去给这个老太上过坟。

网站里有能人的奇人异事们,你们看到我这个描述,应该知道我这个说的是真的,可能我有些词语说的不是那么到位,但是整个过程大致就是这样的,后来再上坟什么的也没有再在坟墓边看见过先人,也没有在家看过坐那一动不动的人。

是个这么多年,我还是记得,应为那个场面太震撼我了,太难以忘记了。

下一篇我就讲其中一年清明节我遇鬼的故事。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