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厕所里的草鞋

张南是一名法医专业学生,虽然专业挺霸气,学校却不怎么样,学校虽以省会命名却坐落在一个偏远不开化的小村子里。

兴许是地皮便宜的原因学校倒是大肆扩张,修得非常宽敞,但是因为学生不多,整个学校都笼罩在一片阴森诡异的气氛里,即使是正午时分这感觉也挥之不去。

村里还专门为了学校修了一条路,直接从村口通到学校,方便学生外出进城,即使这样学生还是怨声载道。

因为这条路靠着村子的坟场,有一截路异常阴森。

学生一般不敢晚上外出,这一点老师们还是特别满意的。

这天张南被高中同学叫出去聚餐,一直到了晚上十一点才回学校。

走到坟场那截路,本就心里发毛的张南却迎面遇上一组送葬的队伍,张南赶紧避让。

老远就听到唢呐锣鼓不绝于耳,前面队伍打着旧式的纸灯笼,灯笼上还写着丧字,所有人都披麻戴孝。

队伍前两名中年男子开着路一边撒着冥纸,再往后便是一个大约十岁的男孩拿着遗像旁边跟着两个男子,六人合抬的棺材前用绳子挂着一只欢蹦乱跳的活鸡。

再往后就是丧葬乐队和一群手持各样器具的男人,整个队伍没有一个女人。

就在棺材抬过张南的时候,突然,那只鸡挣脱了,还好死不死的扑到了张南怀里。

整个队伍都慌了,除了抬棺材的人都在忙着捉鸡。

张南根本不敢多瞧,被这么一吓连忙离开了,他一边自言自语给自己壮胆,一边猛往学校跑。

一路狂奔,路上却听猫叫,回头一看原来是只猫,暗夜里几乎只能看见它的两只发光的眼睛,这只猫跟着张南想跟他一起走的样子。

但是,张南可顾不了这么多了,根本就没打算停下来,一直到了寝室门口他才得以喘口气。

喵,喵正当张南打算休息,那只黑猫再次出现,来到张南旁边,用脑袋蹭着张南的腿。

看来是一只流浪猫,见它这么可爱张南也心软了,打算先养起来,再给它物色个好主人。

虽然受惊不小,张南还是立马就给黑猫拍了不少照片,上网发帖看谁愿意收养。

说也奇怪,原本缠人的小猫一进宿舍就不理人了,跳上窗台望着窗外一动不动。

张南也没多想,其他人都已经睡了他也就简单洗漱后上了床。

半夜张南肚痛难忍起床上厕所,破学校就是破学校,宿舍连个厕所也没有,上厕所还得穿过整个走廊去公用厕所。

厕所的格局也就和天下的厕所差不多,半人高的隔板隔出一排蹲位,张南随便拉开一间就蹲了下来。

隔板是木质的,也就没挨着地上,如果你旁边有人的话,你就刚好能看见对方的一只脚。

现在张南旁边就有一只,这只脚穿着青布布鞋,上面竟还套着一只草鞋。

张南看见了也没多想,只是奇怪这是什么品位,这么怪异的穿着是新时尚么?张南平时就不怎么注意穿着打扮,对时尚界所有东西都觉得奇怪,完事儿之后便离开了。

回宿舍看见黑猫还是在窗台上,蜷着身子睡着了,奇怪,猫不是应该白天睡觉么?张南摸它,它也只是动了下耳朵。

犯罪心理学老师在课上滔滔不绝,下面睡过去一片人,夏日的阳光正焦烤着所有人,连窗帘都挡不住。

张南又突然腹痛难耐,肯定是昨天吃坏了肚子,起身悄悄的从后门溜了出去。

兴许是温度太高,解剖室的福尔马林气味充斥着整个校园,中间还夹杂着些许尸臭。

张南来到厕所蹲下,旁边竟然又是那只穿着草鞋的脚,一动不动的就呆在那儿。

张南这边排山倒海,旁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张南也觉得奇怪,怎么又遇见这个人?直到张南出来了那人也没起来,旁边的门是半掩的,也不能直接看到,好奇心驱使他假装往里走,转身的时候看看那人,这不看没关系,这一看可把张南吓得腿软,那个蹲位根本没人。

一整天张南都在想着这件事,差点就忘了寝室里还有只猫,猫可一整天啥都没吃上东西。

他特地在食堂打了一份鱼带回宿舍,刚好全寝室的人都在,张南终于说出自己的遭遇。

张南你可别吓我,我们学校这环境已经够阴森了,闹鬼什么都是传言,你要是说你也撞鬼了,那我可没法活了。

王旭这人胆儿特小,寝室里出现黑猫就差点把他吓个半死,说黑猫通灵什么的。

听了这话寝室长杨磊不乐意了,他说我说你们这些人,读大学的知识分子咋就这么封建迷信呢?什么神神鬼鬼的?要真有那些玩意儿,我们以后做法医的还混不混了?

我也不想说,但是这也太诡异了,我见到那只脚两次了,青色布鞋,诡异的是穿了鞋还套了只草鞋。

都什么年代了还穿草鞋?张南走到窗前喂猫。

这时李博士用他那人工智能语音似的口吻说话了草鞋,这种东西早就没人穿了,以前是农民穿为了防滑,后来有了胶鞋解放鞋逐渐就淘汰了,不过在咱们这儿有一个风俗,家里人死了,子孙的人除了披麻戴孝之外还要求穿草鞋。

啊哈,那就是村儿里死人了,穿草鞋的人跑到学校里来上厕所。

王旭倒是高兴得很。

你是不是傻?村儿里人干嘛跑这么远来咱们学校上厕所?说着杨磊就往王旭脑袋上来了一记。

王旭吵着就要打起来,李博士幽幽的来了一句死人也要穿草鞋。

1/212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