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恐怖旅店

乔辰到达海县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乔辰刚走出车站,就被几个旅馆的人围住了。

这些所谓的旅馆大多是民宅改的,房子就那么几间,价钱也不高。

乔辰从中选了一家最便宜的,跟着一个老太太走了。

老太太带着他七拐八拐,进了胡同内的一间公寓式的房子里,收了钱又把钥匙给了乔辰,并告诉他:“最里面的那间,你运气不错,一个人睡一个双人间!”

乔辰进屋便看见一张床上已经有人了,这个人在看书,他不开灯,却点着蜡烛看。

不是说就我一个人吗?乔辰嘀咕着,也懒得与老板交涉了,心想两个人就两个人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怎么不开灯啊?点着蜡烛多累眼睛!”乔辰主动与男人搭话。

这个人好像没听见一样,还在看着书。

乔辰讨了个没趣,怏怏地打开灯,屋子立刻亮堂起来了,他洗漱一番后便上了另一张床。

“我关灯啦?”乔辰出于礼貌又问了问看书的人。

这个男人还是不应一声,过了一会儿,乔辰把灯关掉了。

乔辰侧着身面朝墙睡,躺了一会儿,他忽然感觉后脊发凉,猛回头,那个看书的人竟然在看着他!

两人对视了一下,看书的人便收回了目光,继续看手中的书。

烛光下,男人面无表情的脸异常惨白。

乔辰打了一个冷战,暗暗地观察眼前这个男人,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和一条黑色的裤子,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的,根本就没有要睡的意思。

乔辰觉得这人有些怪异,不管是举止还是穿着。

乔辰没有深想下去,三小时的车程让他疲惫不堪,很快进入了梦乡。

黑暗中,乔辰忽然感觉黑衣男人从床上走了下来。

他睁开眼睛,看见这个男人正在用墩布拖着地,墩布与地面发出“唰唰唰”的磨擦声。

“大半夜的你墩地干什么?”乔辰被吵醒了,有点生气。

“地太脏了。

”男人拉着长音说,声音是从地面传来的。

乔辰向地面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地面上的墩布竟然是男人的头!抓着墩布的是一个没有脑袋的躯体!地上湿漉漉的不是水,而是鲜红的血!突然,黑衣男人的脑袋跳到了乔辰的怀里面,拉着长音说:“你也来帮我吧!”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距离大学英语六级考试只有一周时间了,马立明之前整天忙着看文学书,却发现好多的单词都陌生了。

唉,这次六级考试再不过关,他的脸就丢大了,因为马立明曾在全班同学面前信誓旦旦地说,这次六级考试一定会过关的。

在自习教室里人太多了,没办法,马立明只好跑到宿舍,可他到宿舍一看,他的两个舍友阿东和李金正在大声吹牛呢。

刘立明只好灰溜溜地退了出来,他想起大学的寝室到了十一点钟是要统一断电的,所以要在校园里面找地方上通宵自习是很不方便的一件事情。

怎么办呢?马立明突然想起了一个地方,那地方他曾经去过,就在学校的后山下,十分幽静。

可不知咋回事,这么美的地方,晚上也装有路灯,竟然没有人去那地方游玩。

那地方没人干扰,正是自己背诵英语单词的好地方啊!马立明抱着厚厚的英语单词书,来到了学校后山下的那个小花园里。

他一到那地方,乐了,真没想到,那地方竟然还有一个美女。

只见那美女披着一件红色的唐装外套,身影窈窕,正借着一盏应急灯,伏在石椅子上埋头苦读呢。

她捧着书挡着头,像是把脸都埋了进去,看起来是神游物外了,只有她那条红色的纱巾,在她的脖子上微微地飞扬。

突然,一阵风吹了起来,把那美女的红纱巾给吹掉了。

也许是她注意力太集中了,竟然没有发觉。

刘立明暗喜:这正是我献殷勤的时候啊,我把她的红纱巾捡起来,看她怎么感谢我?想到这,他就悄悄地走到那美女的背后,捡起了那条红纱巾,然后,他走近了美女,正想对她说话,可那书被风一吹,竟然掉在了一旁。

这下不要紧,刘立明看到了令他魂飞魄散的一幕——书背后竟然没有脸!确切地说,是没有头的美女!而且,那书本看起来也是滑腻腻的,石桌子上也一片血红,居然全部是血!

刘立明吓得面无人色。

这时,他发觉自己的肩膀被谁拍了一下,他胆战心惊地转过身来,只见一个长发披肩的大美女正冲他微笑,手里拿着一瓶红色的果汁。

“你怎么了?”女生瞧瞧发呆的刘立明,奇怪地问道。

刘立明指了指石桌子和那没有头的人,壮着胆对那女生说道:“你看,这个人……这个人竟然没有头!”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乔辰一个激灵,醒来了。

他被吓了一身冷汗。

他还来不及长出一口气就又紧张起来了,真的有人在拖地!墩布与地面发出“唰唰唰”的磨擦声。

乔辰下意识地看拖地的人,还好,头还在脖子上。

但拖地的不是黑衣男人,而是一个女人。

黑衣男人还在床上看着书,乔辰觉得,他的脸比刚才更白了。

乔辰发现,这个女人也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

“大半夜的,你墩地干什么?”乔辰问。

“地太脏了,湿乎乎的怎么也擦不干净。

”女人又说了一句,便出门了。

这时候,黑衣男人忽然笑了一声,这笑声在黑夜里显得异常尖锐。

乔辰不知道黑衣男人笑什么。

他忽然觉得这个夜显得特别不安全。

后半夜他一直游离于半梦半醒之间,终于等到天亮了,乔辰松了口气,他决定立刻离开这里。

乔辰一大早就起床了,一看黑衣男人还在看着书,他竟然看了一晚上的书!

正在乔辰穿衣时,男人忽然指着乔辰身后喊了一句:“你怎么又来了?”

乔辰吓了一跳,他回头,身后并没有人。

他在说谁?

这个时候,黑衣女人也进来了。

黑衣男人对女人说:“老婆,你看,他又来了!”他们竟是夫妻!

说完两个人同时看着乔辰的身后。

乔辰不知所措了,他不知道自己身后到底有什么。

愣了一会儿,乔辰走出了门,他要找老板问个清楚。

老太太在门口坐着,乔辰走过去说:“我房间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怎么神经兮兮的?”

老太太转过身看了看乔辰,奇怪地说:“什么男的?你房间就你一个人住啊!”乔辰一下子傻了,老太太又说:“你说的是不是穿着黑衣的男人,还有一个女的?”“对!”“唉,不瞒你说,你住的那个房间去年死了两个人,是一对夫妻,他们两个住得好好的忽然都上了吊!而且穿的都是黑色衣服,男的手里还拿着一本书。

乔辰越听越后怕,他现在知道黑衣男人为什么通宵达旦地看那本书了——那是他生前没有看完的!

“我的上衣还在房里!”乔辰说,他的上衣里面还有好几千块钱。

“走吧,我和你一起去拿。

”老太太领着乔辰走向那间屋子。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走廊这时显得格外地狭长。

走着走着,老太太忽然停住了,头也不回问乔辰:“你知道这对夫妻临死前看见了什么?”

乔辰又紧张起来了,他发现老太太背对着他用手捂着脸。

乔辰觉得这个老太太在撕自己的脸。

这时候,老太太忽然转过身子,她的脸已经变成了绿色,一只眼睛还突了出来,青筋暴露,牙齿也露在了外面,如同恐怖片里面的恶鬼一样。

“还我命来!”老太太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句,就向乔辰扑过来了。

乔辰吓得掉头就跑,他一路头也不回没命地跑着离开了那里。

还好,回程车票在裤子兜里面,中午时,他上了回江市的火车。

从此以后,他再也没去过海县。

见乔辰跑远了,老太太摘下了脸上的面具,刚才她不是在撕自己的脸,而是在往脸上戴面具。

他儿子和儿媳也走了出来,男的手里还拿着乔辰的上衣。

这家黑店靠这种伎俩已经骗取了许多房客将近十万元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继地主家发生了惨案后,村民们把古井封了。

因为事儿邪乎,便请来道士做法,贴了几道灵符。

却不曾想把一个充满怨气的鬼封死在古井内,出不来投胎。

十多年过去了,有一支拍电影的队伍来村里取景拍摄。

导演一眼就相中了这处古井的风景,刚好和他拍摄的主题映衬。

拍的是一个鬼魂从井底冒出的镜头。

虽有村民反对将古井开封,但贪财的村长却同意了开井。

就在井盖打开的一瞬间,井里冒出了一团青烟。

吓得现场观看的村民失声惊叫。

导演却笑话村民没知识,解释说这是古井封得太久,产生的沼气没法出去,一开才有烟雾冒出的科学现象。

虽然导演他自己心里也发毛,但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

马上,又进行一天的繁忙工作了。

夜了,当剧组的人都休息了。

编缉还独自忙着白天拍摄的镜头,看效果,剪缉。

看到了开井时,拍的画面时,可吓了一跳。

白天里看到的那团烟雾,在重复播放那画面时,竟然出现了一个鬼魂。

编导倒带再看,还是有。

清清楚楚的看到一个女鬼鬼魂。

同时音频抖动得厉害,他把频率调低后分明听到了一个恐怖的声音: 你们全部给我***! 吓得那导演从椅子上跌坐到地上。

他马上把所有的设备都关了,心里安慰自己:肯定是白天让那些迷信的村民给影响了。

累了一天,然后就产生幻觉。

没错!就是这样,是幻觉!他还想找个人聊天,压压惊的。

可是剧组的人都睡了。

他也便想起休息,睡意正浓了。

走进帐蓬里,突感背后阵阵发凉。

他自己没看到,实际上那女鬼就紧贴在他身后。

一团青色的怨气燃烧着,那白眼瞪着,一只连着一条筋在脸上晃,腐烂的皮肤,吐长的烂舌头上还爬着虫子。

他好像察觉到什么了,心惊肉跳的站定,鼓足了勇气后,猛的往回转身。

没有!什么都没有,他松了口气,也笑笑的摇摇头,感觉自己都神经质了,很可笑。

走到床边时,感觉有东西搓了一下头发。

他用手拨了拨,还是感觉有什么东西碰着他的头。

往上一看,天啊!神仙奶奶,那不是烟雾中的女鬼吗?说时迟,那时快,他吓得脚发软,连滚带爬的往门那边逃,却差点和恐怖的女鬼扑了个满怀。

他可吓得够呛,连喊救命的声音都呼不出了。

一下子又被女鬼意念控制了。

摇摇晃晃的走到古井那儿。

好多人都一样,让女鬼控制了。

此时正在排着队,一个接一个往古井里跳。

咚!一个。

咚!一个。

女鬼在一旁看着。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