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班长快跑

楔子

如果你来过枫叶高中,你一定听过班长诅咒的传说。

传说里,所有在孔老师的班上当班长的学生都会死。

现在,我告诉你这个传说并不是假的。

孔老师是个活体阴,正是他设下了班长的诅咒。

麦凯乐是第一个死去的班长,他对我说,虽然他们是鬼,但是因为老师对于学生天生的压制力,再加上孔老师是活体阴,他们对他无可奈何。

所以,他要我也加入班长的阵容。

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死,我答应了麦凯乐,但是我们都太天真了,孔老师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周天阳

2012年12月9日

出师不利

顾晓光下了车,看着眼前锈迹斑斑的大门,露出了微笑。

他回过头对车上的人说:“我们到了。

车后座上又下来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四个人看着斑驳的围墙和散发着颓败气息的“枫叶高中”四个字,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惟一的女生那夏从包里拿出一本小说翻了翻:“没错,这就是故事的发生地点,枫叶高中。

原来这四个人是同班同学,大家有一个共同爱好——看恐怖小说,也同样喜欢冒险。

他们都听过一个关于班长诅咒的恐怖故事,故事讲得竟然就是这所废弃的枫叶高中。

故事说,枫叶高中里有个邪恶的老师通过班长诅咒残害学生。

故事写得很真实,加上枫叶高中确有其地,因此四个人决定五一假期来这所荒废的学校一探虚实。

把车停好,带上必要的食物和物品,三个男生拉着一个女生翻墙进了学校。

“周凯去哪儿了?”顾晓光、姚远和那夏在荒芜的校园里走着,忽然发现少了周凯。

“会不会还在墙外?”那夏说。

“他是第一个翻墙进来的。

”姚远纳闷地挠了挠头皮。

“别闹了周凯,太无聊了。

”顾晓光朝着周围喊道,但回答他的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哗哗——

“谁?”姚远听到不远处的灌木丛里传来了一阵声响,他走过去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恶作剧!”顾晓光懒得等周凯,他冷哼一声就拿起背包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半夜惊魂

星期一,寝室里新搬来一个名叫赵文天的男生。

赵文天长得又矮又小,说起话来细声细语的,很像女生。

他搬来之前,寝室里已经住着两个男生了——张渺和许小磊。

两个人第一眼见到赵文天时,就忍不住偷着乐。

张渺和许小磊也是小个子,因此,两人受尽了别人的冷眼,他们喜欢的女生也从来没有用正眼瞧过他们,哪怕一眼也好。

不过,现在好了,有赵文天这个更矮的男生作对比,张渺和许小磊心里多少好受些,想不高兴都难。

然而,几天之后,张渺和许小磊两个人就高兴不起来了,他们发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赵文天似乎一天比一天高,一天比一天壮。

“许小磊,你知道这小子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吗,这么有效?”一天晚上,见赵文天不在寝室,张渺问许小磊。

“我仔细观察过,赵文天除了每天晚上吃一颗药丸外,没做什么古怪的事情。

”说到这儿,许小磊恍然大悟,“莫非赵文天吃的这个药丸能增高?”

“哪有这么神奇的药丸?为了增高,我们什么药没吃过,什么增高鞋没穿过,有效吗?全是骗人的!”张渺愤愤不平地说。

许小磊想了想,觉得张渺说得很有道理,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不一会儿,赵文天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瓶子,倒了半天,从里面倒出一粒焦黑的药丸。

“药丸不多了,真麻烦,还得去搞。

”赵文天嘟哝着,把药丸放到桌子上,然后拿水杯去热水瓶那儿倒水。

许小磊眼睛一转,走上前,拿着那粒焦黑的药丸凑到眼前仔细地看了看:药丸很软,肉肉的,有一股难闻的腐臭味。

“咦,怎么这么臭?就像是什么肉腐烂后的那种臭味。

”许小磊连忙用手在鼻子前使劲儿地扇着风,以驱赶臭味。

“谁让你动我的药丸了?一边儿去!”赵文天冲上前,一把从许小磊手中夺过药丸,说,“你知道吗?这种药丸制作起来是很费工夫的。

赵文天把药丸放进嘴里,喝了一口水咽了下去,然后躺在床上,不言不语,如同一个死人。

许小磊和张渺对看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恐惧。

夜渐渐地深了,半梦半醒的许小磊突然听到一阵异样的响声,忍不住睁开眼一看,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不等周凯了?”那夏跟上顾晓光问。

“等他玩够了自己就出来了。

”顾晓光又扯着脖子对不远处的姚远喊,“走吧,进教学楼,不跟他玩了。

三个人背着背包走进了破败的如同一口棺材的教学楼。

他们不知道,一个人躲在一处灌木丛后一直盯着他们,直到他们走进了教学楼,那个人才起身跟了上去。

周老师的班级

教学楼里很昏暗,墙皮已经脱落,空气中充满了霉臭味,呈现出一种颓败的迹象。

三个人背着背包挨个房间查找,逐层检查,希望能找到故事里那个孔老师上课的闹鬼的班级。

大家的心情都很忐忑,既希望那个故事是真的又希望是假的。

三个人这时已经检查到了第四层楼。

他们刚刚登上楼梯,一个人就从走廊那头走了过来。

“你们是谁?”来人发现了顾晓光他们三个。

“我……我们……”那夏支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是谁啊?”顾晓光毫不客气地问。

“我是这儿的老师。

“这种地方还有老师上课?”姚远质疑道。

破败的墙壁、长满杂草的操场、充满霉臭味的教学楼……这里的确不像是正常上课的学校。

“呵呵,我是在这里给学生补课的老师,现在是假期,大家只能偷着补课……”那人笑笑继续说,“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们看过一个发生在这里的恐怖故事,所以来探险。

”那夏说着举起了手里的小说。

顾晓光立刻把她的胳膊拽了回来,示意她不要多说话。

“哦?呵呵,我就是主角周天阳,你们可以叫我周老师。

”那人竟然这样说。

“你真的是老师不是学生?这么说那篇文章是虚构的了?”姚远有些失望。

周天阳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完全是虚构的。

“那就是真的喽?”顾晓光立刻兴奋地说。

“我慢慢跟你们说。

来,我先带你们去我的班级参观参观。

”周天阳说着就朝前走去。

顾晓光本来不想跟着去,但他实在拉不住那夏和姚远,只好跟了上去。

周天阳的班级里大概坐了二十几个学生。

学生们在那里一直写写算算,连头都不抬。

周天阳带着三个人进了教室。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怪不得假期还要补课,真是一群书呆子。

”那夏嘟囔了一句。

一个女生突然抬起了头,眼神犀利地看着那夏说:“去死吧。

那夏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尴尬地张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出口。

“没什么好看的,我们走吧。

”顾晓光觉得假期最大的计划都被眼前这个周天阳破坏掉了。

“啊!”这时,那夏惊呼一声,指着埋头学习的学生中的一个大叫,“周凯!”

玻璃窗上的脸

听了那夏的话,顾晓光和姚远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那夏指着的那个学生身上。

那个学生站起身:“真没意思,一下子就被你们看出来了。

”那个人果然是一进校门就失踪了的周凯。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 古怪诊所

张强手拿《人才招聘报》来到柳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钟了。

他是到殷阳中医诊所来应聘的。

柳镇只是一个有着千儿八百户人家的小镇,殷阳中医诊所就建在镇子外的水塘边,水塘中的荷花早已经枯干了,不远处的河堤下,还有几座孤零零的坟茔。

张强站在殷阳中医诊所老旧的门口,他就有些后悔了。

这样患者寥寥的诊所,张强即使应聘成功,工资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听到张强的敲门声,殷阳一边咳嗽着,一边缓慢地走了出来。

殷阳今年50多岁,身体瘦弱,脸色青白,依张强的行医经验看来,他极有可能是寒邪入体,脾胃失调引起的病症。

殷阳弄明白张强的来意,他又看了一眼张强递上来的毕业证书,说道:“好,你跟我来吧!”

殷阳的中医诊所是个四合院,院心种植着三棵古老的槐树,树阴浓密,遮天蔽日,张强刚走进院子,就觉得阴气扑面,他打了一个寒噤。

殷阳领着张强来到了上房,殷阳将他最近得病,需要请一个助手帮忙的情况讲了一遍,然后说道:“工资一个月六千,你看可以吗?”

张强在省城的中医院工作,一月工资才四千七,殷阳一个月给他六千块的工资,这真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了。

张强急忙连说可以。

殷阳盯了张强一会儿,提醒他道:“其实在你之前,已经来了三个应聘者,他们有的行医时间比你长,有的学历比你高,可是他们没干几天,都先后辞职了……”

张强拍着胸脯道:“放心,我一定能胜任这里的工作!”

殷阳瞧着张强的眼神中,流露都是怀疑的神色,半晌,他才说道:“你先休息一下,半夜子时,有一位患者需要夜诊!”

张强的卧室在东厢房中,东房角的桌子上,堆放着满是尘土的香烛和黄纸,他回想着殷阳古怪的眼神,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可是就在张强有些迷糊的时候,他觉得有一只冰冷的手在推自己,张强吓得一声惊叫,待他睁开眼睛一看,推自己的竟是殷阳。

殷阳也不说话,只是冲他一摆手,张强看了一眼墙上的老式挂钟,正是半夜12点,看来是夜诊的时间到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