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一个村庄的诡异“死神”

30多年来,几乎每个夏天,死神都会如约来到云南省崎岖高地上的这个小村落。

当一个叫李林梅的农妇提着一篮蘑菇,走过王家村村头的小路,看见一间小平房门前挂起了崭新的白布帘,她就能知道村里又有人被“拖”走了。

王家村是云南大理东面的一个小村庄,距离大理市区大概需要一个小时车程。

每年,当季风和季雨抵达这里的6月底,村里就会有不同年龄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神秘死去。

没有人知道“凶手”是谁。

村里唯一的医生李光辉脸色发白地从灵堂走出来。

他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下一个死的会是谁?”

神秘的凶手

发生在王家村以及周围地区的类似死亡案例,一律被称为“云南不明原因猝死”案。

从1978年以来,当地已有超过400多例死亡病例和几十例非致命性心脏病病例,被归入这种“不明原因猝死综合征”。

就像魔咒一样,这些“不明原因”的猝死总是集中暴发,村民们毫无征兆地陆续死去。

因此,当村庄里出现第一个死者,往往会引发其他村民的恐慌。

然而,没有人知道“凶手”的真面目。

50多岁的李林梅记得,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每年的雨季,都会有不少专家从昆明甚至北京赶来,钻进这个海拔2000米左右的村庄。

这些戴着眼镜的城里人总会皱着眉头,在本子上涂涂画画,然后又陆续地离开。

2005年6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流行病专家曾光带领他的团队来到云南大理。

他们和云南省本地的专家,开始了为期5年的追踪工作。

第一步,他预测这些发生猝死症状的村庄,包括王家村在内,进行了生活评估。

在此之前,云南省地方病防治所副所长黄文丽带领另一支团队撒开了一张大网。

从2002年开始,黄文丽为这种病症编制了一份长长的危险因素清单,上面包括肠道病毒感染、饮用山溪水、酗酒以及食用植物油和蘑菇。

“但任何一个证据都没法说服大家。

”刘吉开说。

他是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首席药物学家,参与了这次长达5年的调查取证。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下个镜头马上开拍,剧组里的人都忙忙碌碌。

只有一个人,悠闲地站在一边打量着新来的一批群众演员。

他就是副导演于浩。

在这批演员中,于浩发现有个女孩特别出众。

这个女孩的气质清新,容貌娟秀,很符合剧本中一个角色的形象。

但没理由这么容易就便宜她吧?于浩嘴角轻轻一勾,他太了解这些满脑袋明星梦的少女了,无论对她们提什么要求都不会被拒绝的。

等到戏散场,于浩悄悄把女孩叫到一边仔细询问。

原来女孩叫阿春,还是一个在读的大学生。

“我觉得你很适合剧本里的一个角色。

”于浩说道。

“是吗?太好了!”不出他所料,阿春兴奋得眼睛都放光了。

“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于浩在阿舂耳边轻轻说道, “成功总是需要代价的,这个角色好多人都惦记呢。

“您的意思是?”阿春迷茫地看着于浩。

“你不付出些什么,我是不会让你轻易得到角色的,这可是我们圈子里的潜规则哦。

阿春听懂了于浩的意思,咬着下唇不做声。

于浩拍拍她的肩膀, “晚上到我房间来,我等你。

说完,便转头离开了。

是夜,于浩正听着音乐,突然,门铃响了。

于浩去开门,果然是阿春。

“真是个聪明的女孩,我没看错你。

”于浩笑道, “现在,证明一下你有什么资本去竞争这个角色吧。

阿春轻轻一笑,然后开始~件件地褪去自己的衣衫。

于浩亢奋地看着眼前香艳的一幕,可当阿春脱去贴身的那件衬衣时,于浩却被吓得瘫倒在地上。

原来阿春粉嫩的脖颈下面,连接的竟然是一副白骨!于浩甚至能看到骨架内已经腐烂的内脏。

“救命啊!”于浩想大喊,可是发出的声音却像蚊子一样轻细。

阿春歪头看着于浩,脖子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弧度。

“嘿嘿,你发现了我的秘密,我是不会轻易让你活着出去的,这可是我们圈子里的潜规则……”

上一页12下一页

为了逮住元凶,人们想尽办法。

起初,云南本地的专家倾向于将死因归于克山病。

在这块云南北部崎岖的高地上,土壤缺乏硒元素,是克山病的一个诱因。

这个论断很快被推翻了,云南的研究人员仅在4个村庄发现了柯萨奇病毒,这是克山病导致死亡的致命因素。

此外,克山病患者的心脏肌肉在受到柯萨奇病毒的侵袭后,会导致器官病变。

而近半数的猝死者心脏“看起来是正常的”。

死亡依然在继续。

刘吉开听到的故事“都十分惊悚”:在临死前的几个小时里,约有2/3的患者表现出各种异样的症状,比如心悸头晕、恶心、癫痫、疲乏等,有一些怪异的症伏甚至无法归类。

由于之前无数次无疾而终的调查,村民们对这些专家的到来已习以为常。

古老的流言,依然在村民之间流传。

年长的村民会告诉小孩子们:每年6月到8月的雨季,千万不要在很晚的时候出门,否则就会被“鬼”拖走。

然而,死亡并非仅仅发生于夜晚。

有的村民在白天与人谈话时,猝然倒地,心脏停止跳动。

追捕凶手

就在专家们束手无策之时,神秘莫测的“魔鬼”终于留下了蛛丝马迹。

2005年夏天,云南本地的研究人员给曾光和他的团队送来了一组心脏组织病理幻灯片。

图片来自3个家庭,这3个家庭在同一时间,都各有两个人死亡。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一种致命的心律不齐,有迹象表明,某种类似药物或毒素的物质打乱了心脏的平衡。

为了证实这一种想法,专家们向医院索要了这些死者死前的心电图,心电图证实了这种怀疑。

此外,在2006年和2007年的调查中,专家们又获得了一个巨大的发现。

他们在几户死者的家中发现了一种白色的小蘑菇。

而另外几名猝死者的家人也承认,死者生前食用过这种奇怪的小蘑菇。

2008年的夏天,刘吉开开始对这种小白蘑菇进行毒性测试。

捕捉“魔鬼”的科学实验就此开始。

刘吉开和他的团队成员们戴上手套,将这种看起来寻常的小白蘑菇浸到酒精里。

这种特殊的酒精在实验中往往用于化学萃取。

经过一到三天的“泡酒”,刘吉开从萃取的溶剂中提陈出来一种复杂的提取物。

这种提取物被装在化学容器里,运往位于北京的中国医学科学院实验动物研究所。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些健壮的小白鼠被挑选出来,装在实验笼子里。

提取物被分成不同的剂量,作为食物,喂食给这些小白鼠。

出乎意料的是,在24小时之内,小白鼠们陆续死去,无论吞食的剂量多少。

他们死亡之前,均出现一种奇怪的症状:得了癫痫一样,不断颤动,出现水肿、小肠出血。

事实证明,小白蘑菇有毒。

接下来,刘吉开将所有的提取物,加以提纯分离。

光谱技术也投入了使用。

刘吉开用电子质谱仪将这种化合物的分子打碎,利用光谱技术中的核磁共振成像,剥离出3种“奇怪的”氨基酸。

“3种都是有毒的。

”刘吉开说。

他几乎已经可以断定谁是每年光顾云南村庄的“鬼”。

赶跑凶手

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这个说法,比如李光辉。

他坚持认为,山溪受到有毒物质或者病原体的污染,是导致这种猝死综合症的主因,“绝大多数的病例都喝过脏水”。

这个地区的村民喜欢饮用山里的天然水,尽管在专家们看来,这种水有股奇怪的味道。

刘吉开也证实,并不是所有的猝死者都食用了这种小白蘑菇。

调查组的研究人员注意到,重金属元素钡似乎在死亡过程中起到了一定作用。

它可以引发心率失常。

2006年,调查组对发生群体性猝死的两个村庄,对死者及家属提取了血液样本。

很多人的钡含量都超标了,其中一名死者达到了很高的含量水平。

而在另外一个群体性猝死事件中,死者的血液、尿液、头发和本地的水中,都检测到高含量的钡元素。

至今,常将蘑菇装进竹篮的李林梅和一些村民也不愿意相信,是小白蘑菇导致了猝死。

在这些云南高地的小村落里,野生蘑菇是他们的重要收入来源。

蘑菇的采摘季一般在每年的七八月间,“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去采蘑菇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活着看到鬼,也不见得是坏事,到死都见到鬼是什么样子,真是一件憾事。

      我说有鬼,是没人信的。

别人说有鬼,我也是将信将疑。

见到鬼,而且是活见鬼的人是春富。

说到这个春富,他命是很苦的,自打他出世没两年,就死了娘,兄妹五人,全靠父亲给地主扛活养着,清苦就不必说。

春富一直是营养不良,瘦得皮包骨头。

四岁时,父亲与哥哥们都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如果在这样下去生的希望十分渺茫。

哥哥狠一狠心,对父亲说:“爹,把小四儿送个好人家吧!”老黄无语地点了点头。

      经人介绍,把春富送给一对无儿无女的老俩口,家住五十里外。

主要是这对老人心地善良,当时的条件不错,可以保证春富吃饱穿暖。

在家里真是:“衣不裹肤,食不饱腹。

”没过几日,老头来领养春富。

老头费尽心机,好话说尽,又是拿糖,又是给饼,可春富就是不跟他走。

实在没法,老头只好硬把春富抱上马车,春富一边哭着,一边喊着“爹!我不走。

爹!我不走,春富以后听您的话,再也不喊饿了,再也不喊饿了……”哥哥姐姐们自是难舍春富,一个个哭得跟泪人似的,老黄的心里更比刀割还要难受。

就这样,春富来到了新家。

      春富刚到这个陌生的环境里,确实哭闹了一些时日。

可在这儿,有老太无微不致的母爱温暖着,春富渐渐地适应了新环境。

爹娘对他都非常好,刚一到这儿,老太就给他穿上新做的衣裳,而且每餐都有饱饭吃。

睡觉之前老太都给他讲故事,春富过着很是幸福的生活,虽然他也常想爹爹和哥哥姐姐们,但他还是安顿了下来。

老头姓于,会点木匠手艺,平日里给人家做点木件,闲时也不呆着,做些小木凳到集上去买,赚些零花钱。

所以,小日子过得挺充裕。

时光就这样流逝而过,转眼春富十三岁了。

就在这一年,老头突然得了重病过逝了。

剩下这一老一少,老的身体也不好,家务也做不了,春富还小也不能干什么重活挣钱,就给邻家富人放牛糊口。

春富十分懂事,砍柴担水,洗衣做饭,事事干得得心应手,村里人都夸奖春富懂事孝顺,“老太真借着养子的力了!”老太卧床不起,春富侍候老太的吃喝拉撒,从不嫌弃。

这一日天刚擦黑,春富去给老太倒便盆,刚回到外屋,就看到老头站在门口,老头只是看着春富,什么都没有说,眼睛很湿润,象刚流泪的样子,面容也十分慈祥。

起初,春富有点怕,可看到老头面容和蔼,就没了怕意。

刚想喊一声“爹”,老头就变成一束光球,渐渐地小了,小成一个豆粒大的点,后来就看不见了。

春富进屋和老太说了,老太抚摸着春富的脸说:“儿孝顺,你爹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