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致命魔琴

这把小提琴辗转数个国家和地区,曾现身过三次,每一次现身就会有跟小提琴相关的人神秘死亡。

现在小提琴是第四次现身了……

南非赫赫有名的钻石大王胡贝卡,身家有数亿美元。

尽管胡贝卡是个商人,但是他却喜爱艺术品的收藏;拥有一个陈列室,里面陈设着他从世界各地收购回来的艺术珍品。

2004年2月中旬,胡贝卡得知约翰内斯堡的一次古董拍卖会上将拍卖一把名贵的小提琴,该小提琴是十七至十八世纪意大利著名提琴制造家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的杰出作品,有着魔幻般的优美音质,十分珍贵,拍卖的起价是150万美元。

胡贝卡一下子就被这把充满了典雅和贵族气的小提琴吸引住了,他以让众人瞠目结舌的八百五十万美元的天价购得了此把小提琴。

不久,约翰内斯堡的一家报纸刊登了一个匿名男子写来的信,他声称那把小提琴是把魔琴,会给拥有它的人带来血光之灾。

他还煞有介事地讲述了那把小提琴的历史: 二十世纪初,这把小提琴辗转落到了一个叫莫莉莎的女人手里,她爱上了一个威尼斯男人,但那个男人在骗走她的小提琴后就消失了。

莫莉莎追踪了六年,才把那个男人找到。

她偷偷地用毒药把他毒死,拿回了自己的传家之宝。

后来莫莉莎隐居在意大利南部的一个乡村,和一个音乐教师相爱了。

但这个音乐教师在骗取了莫莉莎的小提琴之后,抛下她远走高飞了。

莫莉莎寻琴未果,抑郁而终,她幼年学过巫术,临死前施展魔法发出毒咒,谁拥有这把小提琴,谁就会死!莫莉莎去世后,这把小提琴辗转数个国家和地区,曾现身过三次,每一次现身就会有跟小提琴相关的人神秘死亡。

现在小提琴是第四次现身了……

胡贝卡却根本就不相信什么巫术和鬼魂之说,然而,四月下旬,祸事终于发生了。

胡贝卡的一个叫马克的保镖和另外四个保镖在玩“俄罗斯转盘”的刺激游戏时,鬼使神差地将左轮手枪里的一粒子弹射入了自己的太阳穴,当场气绝身亡。

尽管马克曾经搬运过装有那把小提琴的箱子,但胡贝卡却坚持认为马克是意外死亡,他不相信马克的死跟小提琴有关。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引子:机考之前的四个月,我一个人搬进了学校附近的一所民居。

房主是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就住在我楼上,每天晚上十点的时候离开家,而清晨四点钟的时候才回到家。

房主和我关系淡淡的,除了每个月给她交房费的时候她会对我点点头,我总觉得她根本没在我的生活中出现过。

(1)
搬来之前,我问房主旧房客是怎样的人,房主阴阴的看看我,说:死人。

我瞪着她,她反而笑了:你也是死人,我也是,我们都是行尸走肉。

我摇摇头,不再想和她交谈什么。

男友过来帮我搬东西 男友是我的骄傲。

下午四点左右的时候才搞定,男友气喘吁吁的坐在我面前,说:你知道吗?我想要你,现在。

我给他开了瓶柠檬,靠着他坐下。

他的手放在我的腿上,并不乱动。

他静静的目不转睛得看着我,忽然把我搂住,疯狂的亲吻我。

我手里的瓶子落下来,隐隐我听见似乎是一声叫喊,我努力的扭过头,看到瓶盖滚落到了一旁,里面的液体流了出来,一直流到墙角的一块白瓷砖。

我把男友推开,我们都是很冲动的年轻人,可是我是女人,我得为自己着想,我不希望结婚之前已经不再是一个处女。

男友好看的浓眉皱了一下,白净的脸红起来。

他握住我的手问:孜孜,你总是这样!我们刚刚见面,也不愿意亲热一下?

我走开,把瓶子扶起来,淡淡的笑说:阿岚,我们吃饭吧,我给你做呀!他无可奈何的点点头。

(2)
我很晚才回来,回来之前,我和男友坐在学校的亭子里,幻想我们的未来,男友说他会出国,我说我不会,男友问我是不是不喜欢他了。

我使劲的摇头,陪着他坐了很久。

房间里的灯光很暗淡,男友送我的台灯忘了拿来。

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关了灯,透着一扇小小的窗户看外面。

星光很暧昧,看不到月亮。

有夜的凉风挑逗的抚摸我的脸颊。

我站起来关了窗,然后看见一块白瓷砖,闪闪的泛着银光。

我愣了一下,然后想起来这该是我下午见到的那块白瓷砖了。

我心里莫名其妙的寒了一下,缩在被子里,用男友的手机给男友打电话,男友似乎刚睡着,含混不清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我把手机关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但仅仅过了半个月,蹊跷的事件又发生了。

胡贝卡的情妇查莉丝在驾车回家时,汽车失控翻下悬崖,车毁人亡,而事发的那个夜晚月光很好,出事路段也没有任何障碍物。

事后经过警方的尸检,查莉莎并没有汹酒和服用任何违禁的麻醉药物。

唯一让警方感到迷惑不解的是,在出事前的一个小时内,查莉丝有两次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给胡贝卡,说她看见一个满脸血污、穿着奇怪装束的女人手拉小提琴在路中央出现,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让她毛骨悚然。

胡贝卡仍然不相信查莉丝的死真的跟小提琴有关,他认为查莉丝是受了那个恐怖故事的暗示,独自在黑暗的旷野行驶时,因为精神极度紧张而产生了幻觉,最后导致汽车失控坠下悬崖。

由于查莉丝是除胡贝卡之外,唯一亲自用那把名贵小提琴试着演奏过曲子的人,所以她的死引起了一片可怕的猜测,凡是接触过那把小提琴的人都开始惴惴不安起来,担心厄运哪天会突然降临在自己的头上。

更离奇的是,有天晚上,胡贝卡的收藏品陈列室附近突然传来幽怨的小提琴乐曲《女神的眼泪》,乐曲如泣如诉,等警卫人员闻声跑过去时,琴声却突然消失了。

整个监视仪上也显示,在琴声响起的时候,收藏品陈列室根本没有人影出现,但陈列室里的录音装置清晰地录下了琴声。

胡贝卡将录下的琴声拿去请乐器专家鉴定,结果证明就是意大利著名小提琴家斯特拉迪瓦里制造的小提琴发出的独特的琴声。

这下,胡贝卡真的迷惑了,难道躺在陈列室里的那把小提琴真的有幽灵附在上面,能自动发出鬼魅般的音乐?

就在胡贝卡还在将信将疑时,六月的一个夜晚,他年仅十三岁的外孙女迪娅被人勒死在房间里,凶器是一根没有留下任何指纹的小提琴琴弦。

事后,警方接到迪娅一个好朋友提供的线索,迪娅被害的那天夜晚,他和她正在网上聊天,突然他收到迪娅发来的一条短信:“我看见一个拿着小提琴的女人向我的房间走来,她眼睛里流着鲜血,笑得非常古怪,我很害怕,却不敢喊,你能救救我吗?”发完短信后,她就从网上消失了。

他当时以为迪娅是在开玩笑,也就没在意,谁知道第二天得知她真的死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胡贝卡清楚地记得,将那把名贵的小提琴购回来的当天,迪娅因为好奇,用手触摸过琴弦。

难道这一不经意的触摸就成了死亡之吻?自己身边的人接二连三地神秘死亡,而警方的破案又毫无进展,这令胡贝卡倍感恐惧,他想毁掉那把小提琴,但小提琴名贵的身价又让他颇为舍不得,毕竟斯特拉迪瓦里制造的小提琴现在存世的只有寥寥数把!

就在胡贝卡焦躁不安时,他的一个叫库马罗的保镖建议他去南非北部的伊桑恩坦丛林地带狩猎散心。

胡贝卡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在2004年7月初,他打点好行装,带着四个保镖和几位亲信乘直升飞机出发了。

伊桑恩坦丛林地带是南非土著祖鲁人的栖息地,胡贝卡一连数天在丛林间狩猎,晚上他没有住在宾馆里,而是住在祖鲁人建造的树巢式的旅馆中,四个保镖轮流在树下看守保卫。

7月9日这天上午,太阳已经升到树梢头了,原本习惯早起的胡贝卡却一直没有推开树巢的门走下来。

他的秘书赛隆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于是爬着梯子上去敲门,但门久敲不开,几个保镖闻讯后,立即把门撞开,他们赫然发现胡贝卡躺在床上,浑身青紫,瞳孔放大,心脏早已停止了跳动。

警察很快赶到现场,对现场仔细勘察后,只发现了一条当地人称之为树蛇的毒蛇,这种蛇对热源非常敏感,如果感受到了人或动物的体温,就会主动进行攻击。

法医鉴定后,发现胡贝卡的大腿有一个细微的牙齿印,是被蛇咬的。

被这种树蛇咬伤的人,如果在一刻钟内得不到及时治疗,必将一命呜呼。

难道又是那把小提琴上的死亡诅咒应验了?负责此案的拉德贝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探长,他没有受有关小提琴魔咒的影响,而是仔细地研究凶手——那条树蛇的爬行路线。

他请教了动物学家,知道凡是动物爬行过的地方,必然会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就如人必然要留下足迹一样。

但是爬行类学家经过对胡贝卡生前住的那棵树检测后,没有发现树干和枝桠上有爬行类动物经过的痕迹,也就是说,那条致人于死命的树蛇并不是自己爬上去的,而是很可能被人扔进树巢的。

再次对那条树蛇经过痕迹检验后,拉德贝终于在蛇身上提取了几枚人留下的指纹。

由于那条树蛇在警察到达前一直躲在角落里,没有人发现,所以排除了是案发后有人无意中将指纹留在它身上的可能。

经过指纹比对,拉德贝发现指纹是案发当晚胡贝卡的保镖库马罗的,警方的暗中调查结果还显示,库马罗的银行账户在2004年三月曾突然增加了50万美元,并且他在胡贝卡死后的第二天,曾用手机向约翰内斯堡的一个号码发出过“活已干完,请发工资”的短信,而随后就有20万美元汇入他的账户。

种种迹象显示,库马罗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7月底,警方拘捕了库马罗,经过一番激烈的智慧和心理的较量后,库马罗的心理防线全盘崩溃,他彻底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同时,整个事件的幕后指使人费什也浮出水面。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楔子
没有风的秋夜,圆月在微蓝的薄云中时隐时现,天地万物都笼罩在这黑黢黢的帷幕之中,黑暗像某种液体,隐隐约约在流动、弥漫、聚集.
明月投射在井中的影像略显模糊,四周悄然无声,死一般的寂静
为什么,为什么 低沉而悲凄的声音仿佛咒语般由远即近。

远处,一个身着嫁衣,头戴凤冠的艳丽女子低喃着,跌跌撞撞的走来,脸上彩妆虽被泪水抹花,却丝毫不损她那绝美的容颜。

明眸,皓齿,蛾眉,樱唇,玲珑的身躯裹在宽大的红衣中,更显得娇巧无比。

为什么你要离开我?为什么你要娶别的女人?我哪里做错了?我哪里不如她?今天的新娘应该是我,应该是我,是我,是我 她神情恍忽,步屐踉跄,一下摔倒在井边的大青石旁,那大青石因长年被井水冲刷,早已变得光滑如壁,石中反映着她那几近疯狂的身影。

看到石中的自己,她呆了呆,突然,仰天狂笑起来,尖锐的笑声恍若负伤野兽的哀鸣,如破竹般划破寂静的夜空,令人痛彻心肺,星月为之震撼,刹那间,风云突变,狂风骤起,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打落下来,一道炸雷凭空而起,震得大地也随之颤抖。

就这样,直到嗓音嘶哑,她才停止狂笑,慢慢站起身来,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拉直湿透的嫁衣,对着天空,轻声说道: 爱你之心,永生不变,此情可待,原世世相随。

说完,她猛地纵身扑入井中。

与此同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 砰 的一声,那块大青石瞬间被劈成了两半,斜斜的倒在井边
千年后
1校园古井
听说,咱们学校以前是个坟场,建校时,挖出好多人骨
不对,我听说是医院改建的,有人晚上还看到这图书馆是间停尸房
不是,我听说
学校无论大小,无论新老,总之,是个学校,它就有传说,即使没有,也会被好事者编排出几个来,或者道听途说的把人家学校的故事搬到自己学校来,再添油加醋的形容一番,好似亲身经历一般。

对于这个建校至今都不超过三十年的A大来说,唯一值得莘莘学子们在 卧谈会 上吐口水的,大概也就只有东苑树林里的那口古井吧。

说它是 古井 ,还有点分歧,考古系有一半以上的人认为它至少有上千年的历史,而另一半则认为它最多不过是近代遗产,绝对不会超过百年,试问哪口古井被荒废千年岁月,非但未被尘土掩埋,反而水质清澈透明,总而言之,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