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凶手讨论组

叶亮杀死的是学校附近的一个流浪汉,他的无动机杀人给警方带来了调查的困难,但是初次作案还是留下了很多漏洞,很快,警察就查到了这一片宿舍区。

“嗯,你那天晚上在寝室上网,有人作证吗?”警察在寝室门口问盛璋。

“没有!”

“没事,我们只是问问!对了,那边寝室里的叶亮同学,我们每次来他都不在,你发现他有什么疑点吗?”

“这……”

“不要紧,我们只是参考一下!”

“没有!”

送走警察之后,盛璋打开柜子,里面躲着瑟瑟发抖的叶亮,不停地念叨着:“一定要帮我,一定要帮我!”

盛璋苦笑一声:“你先出来吧!”

叶亮刚刚爬出柜子,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血腥答案

进来的人是任健,只见他一脸阴沉,用喑哑的嗓子说:“警察已经怀疑到你头上了,叶亮!”他最近抽烟抽得很凶。

三人关上门,呆呆地坐着,之前任健曾经提议,三人既然早晚都要成为凶手,那干脆就相互帮助,反而有活下去的可能。

外面的警笛声慢慢远去,任健问盛璋:“想好怎么杀人了吗?横竖是一刀,躲不掉的!”

普通的学生之间进行这种对话,听上去有一种虚幻感。

盛璋苦笑:“要不你杀了我吧!”

“也好!”任健拆下床架上一根沉重的钢管,掂了掂,举过头顶,“我可真来了!”

盛璋和任健素来是同寝室好友,他知道任健不会真下手,就大胆地说:“来吧,来个痛快的!”

谁料这一棍居然重重地打下,伴着一声沉闷的头骨破裂声,血飞溅了出来,溅到了任健的脸上。

盛璋不敢相信地转过脑袋,自己的朋友竟然毫无征兆地变成了一个恶魔!

“你干什么?”捂着脑袋坐在地上的叶亮痛苦地叫出来。

“你……你想杀他?”盛璋几乎不敢相信。

任健突然爆发出一阵痛快的笑:“我想了很久,才想到一个既可以杀人又不用判死刑的办法,就是等!等我们中间有人杀人,并且被警察怀疑的时候,杀掉他!如果一定要杀人,那么杀死一个杀人犯,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刘颖快三十岁的人了,至今还没有处过对象。

也许是她性格怪,选择对象比较挑剔,所以始终没有遇到合适的结婚对象。

父母老是把她的婚事挂在嘴边,弄得她很心烦,索性把工作调到离家很远的农场去。

从家到农场这段路很远,夏天天长还好说,可到了冬天下班时天都黑透了。

父母见她每天都很辛苦,也就不在唠叨她的婚事了。

这一天,刘颖下班从农场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她像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穿过林间小道,最让她头疼的是她前面路上要经过一片坟地,每次路过这片坟地她都会心惊肉跳,加紧速度骑过去。

越是害怕就越是会出现状况,正好骑到这片坟地的时候,突然她的车子压上了一块石头,车子一歪她摔倒在地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黑屋子里,四周没有窗口,但是人的视线又能看清东西很奇怪的感觉。

你醒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刘颖浑身一颤,大叫一声 谁?

只见一个男人走到她的面前,看样子年纪应该和她相仿。

长的挺帅气,穿着西装,扎着领带。

唯一的缺点就是脸色煞白,在黑暗里看得特别扎眼。

男人手里拿着一杯水向她递过来,他的手雪白雪白的。

刘颖没接。

素不相识,天又黑了她想尽快回家。

她微微一笑说: 谢谢,我不渴。

男人的手僵住了,脸上的表情立马变得阴沉 喝!

刘颖一愣, 我真不喝! 她的话没说完,猛地瞥见男人的脸气的紫青,样子非常恐怖。

她急忙接过水杯说: 我喝,刚感觉有些渴。

说完假装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其实没有真正喝到嘴里。

男人看见她喝了,脸色慢慢的缓和了过来,不过依然苍白的吓人。

刘颖看了一眼男人的脸上小心的说: 天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谢谢你救了我。

男人转头喃喃地说: 你不可以走!不可以!

刘颖大吃一惊,看他的神态像疯子一样。

她害怕的向四周看去想找到门的位置。

这时只听男人说; 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我每天都能看你从这经过,我看出来你很寂寞,而我也很寂寞。

刘颖说: 可我不认识你,我真的很想回家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男人瞪着眼睛向她走过来。

她心想这下完了,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上一页123下一页

“你……”叶亮坐在地上倒退而行,他知道眼前的任健是真的要杀自己。

“对不起了兄弟!”又一棍,趣溅到了盛璋的脸上,粘乎乎的白色东西挂在鼻子上慢慢落下,那是叶亮的脑浆。

叶亮的身体抽搐起来。

“其实这个诅咒……”

“就是要让我们四人……”

“相互残杀……”

“为了等你先完成……”

“我几天几夜没睡……”

“谢谢你……”

一边叫嚷着,一边疯狂抡着钢管的任健,在吓呆的盛璋眼中已经形同一只野兽,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

他的胃剧烈地抽搐起来,胃酸涌了上来,浑身冰凉,两手颤抖。

盛璋捂住嘴冲了出去,跪在地上一边呕吐一边恸哭起来。

所谓厄运,最终要以这种方式来结束,他宁可自己去死!

他听见屋子里的任健正在报警:“是这样的……我问他是不是凶手,他突然拿刀捅我……我杀了人了,我很害怕,快来吧……”

他跪在地上回过头,看见昔日温暖如同港湾一样的寝室里,任健正咬着牙,用一把小刀扎自己的肚子,然后擦去指纹,塞进了叶亮的手里。

地上,叶亮的尸体蜷缩着,流着血,头骨的碎片飞溅在地上……

这就是最好的答案?盛璋颤抖着站起来,冲出楼去,发疯地跑着,跑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算被动地躲下去,也绝对绝对不杀人!

校园杀人分尸案结案的时候,盛璋正在一个破烂的桥洞里躲着,手机关了,他不想知道外面的世界,他已经几天没有吃饭了,渴的时候就喝河里的脏水。

一天早晨,阳光照在他的眼睑上时,他意外地发现一件事:第七天已经过去了,他既没有杀人,也没有死去!

他打开手机,几条短信跳了出来,第一条是寝室老大发的:“你哪儿去了?小琳跳楼了,你有没有良心,居然不回来!”

一下子,他觉得天崩地裂。

尾声

小琳的几条短信是这么写的——

“混蛋,你失踪两天了,我要报案了啊!”

“你该不是在外面勾搭哪个女人了吧?我现在上你的QQ哟,让我查到你死定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哇哇,你知道我在你QQ上看到什么了?那个组里居然有陈书杰!啊呀,大帅哥……当然了,我还是最喜欢你。

快回来吧,我急死了!”

之后再没有她的消息,显然她也被卷进了厄运,最后,像盛璋一样心软的小琳没有杀人,却自杀了!

而这一切,正是盛璋的逃避带来的,他害死了小琳,成了凶手!

巨大的冲击让他的心麻痹了,甚至哭都哭不出来。

这时,河水的倒影里,一只枯瘦的手搭在他的肩头。

“宿命这种东西,就是这么妙不可言!”那声音说。

他猛然回头,背后却空空荡荡。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音乐女孩的梦幻

到雨石音乐学院上学的学生,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成名。

在雨石音乐学院学习,算是踏入娱乐圈最便利的捷径了。

它虽然是私立学校,却有着不可忽视的背景。

它的幕后老板是一对夫妻:男的是著名唱片公司老板──区志林,女的是当红歌星──熙媛。

熙媛比区志林足足小了二十岁,当初也是雨石的学生。

她不仅人长得漂亮,歌喉更是出众,刚考进雨石的时候,就显得鹤立鸡群。

雨石的学生都知道,每年举办的歌唱比赛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会,只要获得第一名,就可以立即跟区志林的唱片公司签约,这也是雨石最吸引人的地方。

那一年,熙媛毫无意外地夺得了歌唱比赛冠军,并且,她在跟区志林的唱片公司签约之后,马上和区志林秘密结婚,升级为老板娘。

冠军的头衔和星光灿烂的未来,不过都是区志林的一句话,有什么能比收买美人的心更重要的呢?

生活,偶尔就是形式主义。

如今,雨石里又出现了一个“熙媛”。

这个女孩叫花音,她漂亮出众,天生一副好嗓子。

和雨石所有的学生一样,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出人头地,过上众星捧月般的生活。

可现在,面对即将到来的歌唱比赛,她却犯了愁,参加比赛的有上千人,可冠军只有一个,怎样才能一鸣惊人呢?

这天,天阴沉沉的,同学们都蜷在宿舍里做起了懒猫,惟独花音去了琴房练歌。

无奈心绪不宁,收效甚微,她只得停了下来,打算上天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花音刚上到四楼,一阵悠扬美妙的歌声突然传了过来。

四楼是学校储放杂物的地方,平时几乎没人上来,是谁在弹唱呢?她情不自禁地寻声而去。

她找到了声音来源。

透过一间杂物室的窗户,她看到一个男生正坐在一架布满灰尘的钢琴前,优雅地自弹自唱。

他长得俊朗挺拔,和他的歌声一样,带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花音不禁看呆了,也听呆了,不由自主地推门走了进去。

男生并不惊讶,只是对她微微笑了笑,又专心继续演唱,直到一曲歌毕,才站起身来。

花音这才发觉自己有些莽撞,她带着歉意,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打搅你了。

”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