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琴弓剪穴

琴伤

如往常一样,刘伟看到美丽的月色后就忍不住拿起吉他去阳台自弹自唱一番。

他坐在椅子上把吉他放在腿上开始调音。

接着,他弹奏了几下后,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同寝室的张苏听到叫声,还以为刘伟在练声,也没在意,便继续玩游戏。

不久,张苏闻到了血腥味,低头一看,阳台那边流淌着腥红的血。

张苏跑到阳台,被吓得不轻——刘伟躺在地上,手指断了三根,血流成河。

几个小时后,手指被接好的刘伟在医院里醒来。

张苏把整个手术的过程说了一遍,然后问他的手指是怎么搞的。

刘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调音时用力拨弄琴弦,然后当场就被指尖的痛楚疼晕了。

“这么说是琴弦把你的手指给割断了?”张苏不敢相信。

几天后,刘伟出院了,回到寝室第一件事就是要复仇。

他拿起跟了自己两年的吉他,狠狠地朝椅子上摔去。

吉他轰地一声巨响,碎裂一地。

琴弦也全部断裂,飞散开来。

怪异的是,琴弦很有目的性地飞向刘伟的头部。

刘伟的脸被琴弦割出几条血痕,接着,每一条血痕都长出一根手指,手指从刘伟的脸皮里破口而出。

刘伟只觉得脸特别痒痒,于是照了照镜子。

他亲眼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慢慢被那五根手指撕开,伤口越来越大。

这五根手指是如此熟悉,他只能任由它们挣扎着伸出来。

最后,五根手指掉落在地上,爬上了刘伟的身体。

刘伟死前给张苏打了电话,电话里说了几句衔接不上的话:“他回来了……我们都得死……快跑吧。

张苏仔细回想着电话内容,谁回来了?为什么死?往哪儿跑?

很快,张苏想起来了……

他回来了。

我不会死。

我不用跑。

弓杀

刘伟死时,脖子已经被琴弦割断,只剩下一些烂肉连接着身体和头。

然而,这些张苏都没有看到,因为他回寝室后只看到了一地吉他的残渣和浓重的血迹。

对于张苏来说,刘伟生死不明,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恐怖已经来袭,做好应对措施才是关键。

当初他们三个人合伙设计了一场惨剧,现在到了该面对的时候了。

张苏把室友霍玉东叫回来清理寝室,同时想办法保全自己。

 上一页1234下一页

2010年11月27日,意大利《晚邮报》刊登了警方的一则通告,要求年轻人不要再去罗马的圣玛丽亚德教堂举行婚礼,因为那里又出现了鬼魅,并将一个正在举行婚礼的新娘吓得魂不附体。

原来,圣玛丽亚德教堂是个世界闻名的“人骨教堂”,里面用一万多具男女修士的骨头作装饰。

本来,这里平时很少对外开放,但近年来,一些年轻人为了追求刺激和留下深刻记忆,开始在这里举行婚礼,不料新人们在这里接二连三地遭遇鬼魅。

难道世上真的有鬼魂?那些鬼魂到底是什么?

新娘吓疯

塞格尔是意大利罗马大学生物学教授,他的女儿海伦娜是个芭蕾舞演员。

3年前,罗马市政府秘书劳伦斯跟着塞格尔读在职博士研究生,爱上了海伦娜,开始疯狂地追求她。

劳伦斯虽然出身普通家庭,但他好学上进,人也长得不错,所以海伦娜答应了他的求爱。

但是,此后劳伦斯几次提出要跟海伦娜结婚,都被她婉言拒绝了,她想等两年再说。

对一个芭蕾舞演员来说,一旦结婚,艺术生涯也就结束了。

2010年10月1日,海伦娜终于答应嫁给劳伦斯了,两个人在一起商量在哪举行婚礼时,劳伦斯说:“我的好几位朋友都选择在圣玛丽亚德教堂举行婚礼,他们说在那里举行婚礼,既有意义,又新鲜刺激,还能留下终身难忘的记忆。

我们是不是也在那里举行婚礼?”

海伦娜吃了一惊,她虽然时常听说圣玛丽亚德教堂的事,但连一次都没敢进去过。

因为这个教堂已经有400多年历史了,当地男女修士们认为,死后将尸身献给上帝是对上帝的赞美和无上光荣的事,教堂是灵魂最好的归宿,所以都愿意死后把遗骨献给教堂。

后来,因为遗骨太多,实在放不下,神父们就用人的尸骨做成教堂的各种装饰,先后用掉一万多具人的尸骨。

想想那种地方就让人毛骨悚然,海伦娜有些犹豫:“听说那里有时闹鬼……”劳伦斯说:“有我在,闹鬼怕什么?再说闹鬼更刺激!”想到自己因为事业,到现在才答应跟劳伦斯结婚,有些亏欠他,海伦娜还是答应了。

他们将婚礼定在11月1日举行,由于11月1日也是罗马天主教的万圣节,就是鬼节,是修士们祭奠先圣的日子。

所以劳伦斯和海伦娜的婚礼,要等修士们祭奠后才能举行。

等修士们祭奠后离开,再做做准备,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张苏无法想象刘伟遭遇了什么,所以也只能凭感觉来躲避危险。

首先,他把寝室里所有可能危害生命的东西全部封藏在衣柜里,拿锁锁住,然后把阳台的窗户关好,用胶带把窗户封死,最后他拿出祖传的护身符贴身带着,用来驱邪。

“张苏,我看再怎么做都是白忙活,吉他弦都能割断刘伟的手指,那么每一样东西都可能成为杀人凶器。

如果真的是他回来了,我们逃不掉的。

”霍玉东说。

“闭嘴!我已经查过了,这个月是闰月,有助于他回来复仇。

可是再有三天这个月就结束了,只要我们挺过三天,一切都会没事的。

”张苏手握护身符。

“好吧,就听你的。

”霍玉东随手拿起运动包里的弓和箭,在寝室里舞弄起来。

他是学校里屈指可数的射箭运动员,要不是被张苏叫回来,训练起码还有两个小时才能结束。

“住手。

”张苏本能地后退,躲开了霍玉东的箭锋,然后一个箭步冲上来,抢过那根尚未离弦的箭丢向窗户那里。

接着只听哗啦啦一连串声音,那根箭刺穿了玻璃窗冲下楼去。

“你不是铅球运动员吧?这么猛。

”霍玉东不敢相信地调侃道。

张苏也无法解释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他只能尽一切力量避开所有可能成为凶器的东西。

没过多久,一个陌生的男生敲响了张苏寝室的门。

“谁?”张苏警惕地问。

“快点儿开门。

你们寝室扔下来的箭扎坏了我的篮球,赔我篮球。

霍玉东一听是这么回事,赶紧开门把他请进屋。

那个男生抱着一个鼓鼓的篮球,篮球上面插着一根箭。

“多少钱?”张苏问。

“一百三。

”男生豁达地说,“零头儿就不用给我了,你给一百就行。

张苏用一百块打发了男生,却觉得事情越来越奇怪了。

霍玉东也不说话,默默地做着拉弓的动作,一次又一次。

突然,霍玉东尖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剪命

张苏目睹了霍玉东死亡的全过程,简直是触目惊心——霍玉东本来是因为弓劲儿太大闪了腰,想顺势倒下泄力,没想到弓身像是一条柔软的蛇,紧紧地缠在了他的手上。

紧接着弓身顺着他的手臂一直爬到了他的嘴边,左右摇摆了几下后,直接钻入了他的口腔。

最后,一张硬朗的弓,如同蝮蛇一样进入了霍玉东的身体里。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此时,霍玉东已经浑身僵硬。

双目呆滞,动弹不得了。

霍玉东死了。

张苏把护身符拿在胸前,不断地祈祷着,他没想到惨剧会再次发生,他害怕到了极点。

“我不是故意害你的,你放过我吧。

”张苏瑟缩在床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忽然,张苏像是发现了什么,往地上看了一眼。

霍玉东的尸体竟然不见了。

刚才还在,怎么突然不见了?刘伟也是死了之后才消失的?我会死吗?那就消失吧。

刘伟死了,我也会死。

张苏的心已经被恐惧占据了,他试图寻找一个相对安全的角落,却发现寝室里所有的东西都异常的可怕。

“啊!”张苏叫了一声,因为他又看到了一个不合常理的东西。

一个被利箭贯穿的篮球怎么会鼓鼓的?

张苏被好奇心驱使着,一下子拔掉了篮球上的箭,没想到随着箭身而出的还有一股白色的液体。

脑浆。

张苏猜测着,接着,他便听到篮球里传来了笑声。

张苏扔掉手里的箭,随手打开一个衣柜,拽出里面的衣服,躲进了衣柜里。

关上衣柜门,世界安静了。

没有奇怪的现象,没有恐怖的笑声,更没有死亡的来临。

张苏在柜子里躲了很久,渐渐被睡意席卷。

他睡着后做了一个噩梦,梦见篮球里的头正在衣柜外面一圈圈巡视着,试图找出突破口。

“啊!”张苏醒了,不是吓醒的,而是痛醒的。

他的头被利器贯穿了。

利器冷冰冰、湿漉漉地呆在他的头中,他忽然想明白了自己的死法,同时也失去了意识。

杀害张苏的利器是一把剪子,这把剪子本来被张苏藏在衣柜里,怕它突然掉出来,张苏特意用力把剪子插在木头壁上。

巧合的是,张苏躲进的衣柜正是这把剪子所在的隔壁的柜子。

剪子如同蚊子一样,寻着死亡的味道而来,刺穿了木壁,陷入了张苏的脑袋。

穴葬

刘伟死于琴,霍玉东死于弓,张苏死于剪。

当然,还有一个人死于穴,他叫王涛。

王涛本是他们三个的室友,但却被三个室友残忍杀害。

王涛是一个家境贫寒的孩子,他在大学里的一切花费都是自己凭借勤工俭学赚来的。

因为每天都回来得比较晚,他严重影响了寝室其余三位的休息。

为此,王涛多次道歉,并表示以后会尽量减少噪音。

但是,王涛发现自己渐渐成为寝室的异类。

他不觉得奇怪,作为穷人,被富人瞧不起也是没办法的事。

然而,突然有一天,刘伟等人提出了一个让王涛眼红的赌博。

赌博内容是关于学校后山洞穴的。

刘伟等人说,如果王涛能够不吃不喝在后山洞穴里待上一天,就给他一千块钱,待上两天就给两千块,三天四千,四天八千,五天一万六……依此类推。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李小琳是本市电台《揭秘》栏目的主持人。

这天,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找到了李小琳。

他叫宋磊,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去年在郊区开发了一座15层的“金鼎大厦”。

但自从大楼开工,就和鬼的故事纠缠不清,先是起地基时,围墙莫名倒塌,后来塔吊又三番五次地倒下,之后又有工人神秘地失踪,然后就总有人在大楼附近听到女鬼的哭泣声。

宋磊不相信这世上有鬼,但仅凭他一家之言说服不了顾客。

大楼还未建成,闹鬼的事就传得沸沸扬扬。

弄得房子竣工之后无人问津。

他想让李小琳在大楼里住上几天,以亲身经历来让谣言不攻自破。

李小琳爽快地答应了宋磊的请求。

当天晚上,李小琳就住进了“金鼎大厦”的10层1001号房间。

由于大楼还没有卖出去,所以除了在一楼有一个保安,整栋楼再无一人。

午夜12点,李小琳迷迷糊糊地刚睡着,电梯上升的声音就把她惊醒了,过了一会儿,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在她的房门前停下了,接着是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

李小琳小心地趴在猫眼上向外望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衣、披头散发的女人低着头正站在门外。

李小琳惊呆了,但她马上清醒过来,这肯定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于是她打开门,大喝一声:“干什么的?”那女人转身便顺着楼梯往下跑,李小琳立刻追了上去,可是那个白衣女人跑得很快,当李小琳追到一楼时,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

李小琳进到保安室,保安正在看电视。

李小琳急急地问:“你看没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保安木然地摇摇头:“没有。

不信你可以看监控录像。

”录像显示,12点整,电梯确实上了楼,但是电梯里却空无一人。

李小琳倒吸一口凉气,今天这事还真有点邪!她决定到大楼四周转转,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转着转着,没发现什么,她就在楼前的一座假山水池边坐下来,刚休息了一会儿,她突然听到身后有什么声音,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人掐着脖子按进了水里,李小琳拼命挣扎着,却猛然看见水里有一个蜷缩着的人,正伸着双手仿佛要抓住她!她吓呆了,这时忽然听到一声大喊,那双按住她的手瞬间消失了,李小琳从水中抬起头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