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魂不息

一节课四十五分钟,我无心回答黑板上一道道令人厌烦的数学题,眼睛一直在偷瞄这墙上的钟。

还有五分钟就下课了,加油!看着周围人埋头苦干,教室里鸦雀无声,我只得轻叹一口气,哎,怪我是一个另类吧。

我的座位正靠近窗边,不想听课的最大原因还是,反光!这根本就看不到嘛。

跟班主反应好多次了,却还是这样,这破学校啊!

此时的我转换注意力了,正在凝视窗外一两棵半死不活的树,想必呆在这个学校,它们的心情也不是很好吧。

这时,一个晴空劈雳般浑厚的声音响彻教室:喂,坐在窗边的那个,你的注意力哪去了!这道函数题,就麻烦你!!!上来解一下吧!教室里大多的人都被吓了一跳,我也不例外。

平时数学老一声喷嚏都能让我们吓半死。

就在我转头的那煞那间,余光似乎看见一个蓝的的东西无声无息,从楼上着落,伴随着不知从哪传来的惊叫和一片哗然。

接着,我听到一声大地都为之颤傈的彭!我们的教室在二楼,但我明确感到,脚下的半偷工减料的石灰地板也在颤抖,我的腿,被震了一下。

我们全校有名的迟钝班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其他班一大波一大波喷涌而出的人散了出去,整个过道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

等到我瘦弱不堪的身躯挤了过去之后,已经半死不活了。

我旁边几个人在叽叽喳喳聊个不停,我也将头伸了出去,看到下面的天井下一个穿着校服的人周围浓烈而又鲜艳的液体洒满全场。

我当时想:要是再弄四颗鸡蛋黄啪的一声点缀着,是否以俯视的角度看一面红艳艳的带着星星的国旗诞生?

真惨啊,这个人好像是A班的,他成绩一直都很优秀啊!一句略有惋惜之意的华从一个可爱的胖胖女生嘴里蹦出,一般会说这话的大部分是学霸之类的吧。

不过我觉得他很怪,孤僻且不说,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

另一个鸡冠男也凑进去说个不停,眼睛一直在瞄着其中一个女生。

那女生也察觉到了,顿时两个人在这个不合气氛的环境里秋波暗送,互相被电的死去活来。

我望着他那红蓝相间的秀发,真奇怪为什么还没被领导一剪刀剪了。

一恍惚间,才发现一阵阵扑面而来的浓烈血腥气味正在刺激我的每一个细胞。

等到我们被赶鸭子似得赶到教室里去的时候,那一滩支离破碎的血肉混杂着骨头和脑浆已经被救护车用一个担架十分熟练的托起带走。

对于文科的我来说,写下了一句感叹:我轻悄悄地来,正如我轰轰烈烈的走!他生的时候全校的人都不知道,死了的时候全校的人就知道了,不是么?然而,事情才刚刚开始。

虽然我是走读的,但每晚还是得来学校上自习,没办法,不孝有三,不学为大!虽然白天发生这件事后闹得人心惶惶,但学校也是为了我们好啊,更重要的是保证我们的学习效率一路狂奔,到省级领导面前他也可以吹吹牛皮拿拿奖金啊。

在我们盼星星盼月亮般的等到广播里的通知,原本以为可以暂停上课,可是听到的那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在缓慢的重复着一句话:今天照常上课,同样今晚夜自修继续上课。

一切,尽在不言中!

当我到达夜晚的校园后,平常惬意的凉风现如今只有起鸡皮疙瘩的份了,特别是我走过天井那一刻,眼睛是闭着的。

还好,教室里的灯光很明亮,我就激动万分的心情渐渐冷静下来了。

终于上课了,我环顾四周,今晚的人不多也不少,二十多个吧。

就在讲台上的老师讲的正起劲,唾沫横飞的时候,我可以了解,大家的心情都跟我一样,还在想着早上那件事故。

据了解,跳楼的是高三的学长,这个人性格内向到了极点,有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从不与人交流,家里挺富有的,但压力山大,毕竟是高三了, 他又是独子,全家人的希望就在他身上像寄居蟹一样。

最近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没想到早上在上课的时候只因为一道题不会做就如此轻生,大笑一场后老师拦不住他那矫健如飞的脚步,他如飞蛾扑火般的扑下天井就英勇牺牲了。

当老师的唾沫离我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听到楼上排山倒海般掀飞桌子踢飞椅子的声音,还夹杂着一句句鬼哭神嚎般的哭喊。

接着,我们这层楼的每一个人都相拥着跑了出去,全聚集在楼梯口那里,看着楼上的学生跑了下来。

我顺手逮住了一个家伙,问他怎么回事,他结结巴巴我还是听得懂。

原来他们在上课的时候,教室里的灯光一闪一闪,更恐怖的是有一个倒霉蛋的后桌明明没有人却有椅子摆动的声音。

还传来一句同学,麻烦你教我这道题吧,我不会!那个倒霉蛋像平时一样转过头去的时候,原来后面根本没有人,而且,那个位置就是跳楼者的座位!顿时,全班像白开水一样沸腾了起来,他的叫声最为惨烈,我刚才听到的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就是他,没错!

不但这间教室,其他教室也出现了难以用科学来解释的灵异显现。

灯光闪烁,门在自动开和关,教室里古老的多媒体屏幕出现一大片血红色,广播里有一个正在唱歌的男音,很嘶哑。

我在想象着,是不是跟disco一样啊。

1/212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