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孽婴

日子在盼望中喜悦着,可是有一天发生的一件事却在这种喜悦之中,略略蒙上了一层阴影。

那是在林蕊肚里的孩子七个多月大的时候,一次我下班回家,在门口听到她在电话里和别人聊得很愉快。

我进门以后,她却已经挂机。

于是问她和谁在聊天。

她说:呀,原来你回来了呀。

是你早先的一个朋友,听说我快要生产了,特意来问候一声。

很自然地,我问:他说了叫什么名字吗?

一个女的。

叫丁莉。

我的心里顿时格登了一下。

丁莉,我婚前的女朋友。

可是,她已经死了三年了呀!

担心林蕊知道以后会害怕,对胎儿不好,我没有吱声。

也许是丁莉生前的好友打电话过来恶作剧的吧。

我这样安慰着自己。

而一丝不祥的预感却在刹那间滑过。

不想庸人自扰,我努力地不去想这件事,也不去想丁莉。

一个星期以后,林蕊意外早产了。

现在的医院非常人性化,因为林蕊难产,医生将我请进了产房,说是给她精神上的支持。

我就那么呆呆傻傻地握着林蕊的手,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大汗淋漓。

终于,孩子出来了。

可是却没有我预想了不下一万次的啼哭声。

我走近孩子,只看到她猛地一回头,寻到了我的方向,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了我。

一丝凉意从心底生起,不觉间,我已是一身冷汗。

由于难产,林蕊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我便终日在家里照顾她。

想象中,产后的女人虽然苍白疲惫,但应该是幸福快乐的,周身散发着母爱的光辉。

可奇怪的是,林蕊却显得很忧郁,甚至在怀抱着囡囡我们的小女儿的时候,也是如此。

是因为身体的原因?

我不解,便只有更细心地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希望她可以早日康复。

可是事情却远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那天我正在厨房为林蕊熬黑鱼汤,林蕊唤我道:老公,电话!

我擦了擦手,便去接。

那边却传来了阴森森的冷笑声。

你老婆终于生了?你也有自己的孩子了?丁莉的声音!

惊吓中,我的手一颤,话筒掉在了地上。

林蕊关切地问我怎么了。

怕她担心,我只道:刚洗鱼的,手滑。

那以后我又接过几次这样的电话。

我的精神已处于崩溃的边缘。

我向电话里的丁莉哀求道:你放过我们吧!我已经知道错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当初应该和你把孩子生下来

可是丁莉却似乎根本不愿意听这些,只更加阴沉地道:不会就这样过去的。

一切都有着因果的报应!

那天夜半的时候,电话铃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

我悄悄下床,怕惊醒了好不容易睡熟的囡囡和哄了半夜孩子的林蕊。

丁莉又在电话那边冷笑着。

你究竟是人是鬼?你想怎么样?我豁出去般地问她。

亲爱的,丁莉叫我,我怎么会舍得对你怎么样呢?你知道我有多爱你!虽然我是为你而死,但我还是恨不起来你啊。

那你为什么这么多天一直在纠缠着我?我愤愤地问。

不是我啊。

是我们死去的宝宝啊。

她已经去找你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

宝宝她恨你,我劝不住她。

求求你了,不要再胡来了好不好?

你不信吗?你自己听她说好了。

然后,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挂线声。

1/212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