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顶楼的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学校的顶楼居然有一个电话。

这件事是在校工生病请假的时候被发现的,因为他请假之前忘了把顶楼锁上。

高中生最喜欢把这种奇怪的事情说成校园传说,我们也不例外。

于是就出现了“那个电话会在半夜十二点响起”这样的说法。

然后越传细节就越多,变成不仅仅是响起,还有“会接到今生最爱的恋人打来的电话”,或者“接起电话就会消失”之类的说法。

无论如何,真的有人消失了。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到最后竟然是七个,包括了钦华和庭欢。

钦华的消失,我是知道一点儿真相的。

他厌倦了只知道逼他读书的父母,设计了一个逃到北方某城市流浪的计划,并让大家把他的失踪说成怪谈。

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那天,暗恋钦华很久的学妹庭欢私下跟我说,她要去找钦华,第二天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我开始觉得事有蹊跷,他们两个都是我最看重的好朋友,于是我开始寻找他们的下落。

最后,线索都指向他们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他们都曾在深夜到过学校的顶楼。

果然,还是只能去试试看那个传说吗?

为了壮胆,我带了一罐啤酒,来到了学校顶楼,静静地等待十二点来临。

再一次觉得电话出现在这里很奇怪。

它就这样悬挂在顶楼出口旁边的水泥墙上,很突兀。

我想,如果学校曾经扩建顶楼后又拆除,那么有一个被遗忘的电话或许很自然,但翻阅校史或询问老教师,似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

而且,电话接出来的线很明显到楼梯口之后就没有了,如果它真的响起来,本身就是一件恐怖的事情,更不用说去接听了。

但是它真的响了。

是“叮铃铃”那种类型的铃声。

怎么办?真的要接吗?想起他们两人的笑脸,好吧,只能接接看了。

“喂——”

“喂——”

电话那头出现的是庭欢天真的声音。

“你是学长吧?我告诉你,你就要死了,只要一接这个电话,人就会死。

不过,死之前你可以给下一个接电话的人留言。

当时我一接起来,就听到钦华学长这样说。

能这样死真是太好了。

” 上一页123下一页窗帘随着夜风飘拂在半空中,犹如一个身着轻纱的少女在黑夜里翩然起舞,我并不是欣赏它的舞姿,才在这星月当空的不去会面周公的。

其实是噩梦,一个一连几个晚上都一样的噩梦让我在这个时候醒来观赏 窗帘之舞 ,我本来并不相信这个世界有灵异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最近的我越来越感受到它的气氛,我感受到它离我越来越近,慢慢地在吞噬着我的理性 黎明的曙光让我感到无比的安全,暖暖的阳光撒进房间,把房里所有的家具都印成了红色,浓浓的红色。

以前的我并不喜欢红色,而且对它还有一种莫名的厌恶,可是随着年龄的增大,红色渐渐融入了我的生活,它现在似乎成了我生命中的主色,好象有魔力一般控制着我的思想。

昏昏沉沉的我在朋友面前早已是司空见惯的 物体 ,可现在这个憔悴得两眼发青的我并不是和他们所想的是天天 泡吧 的结果,而是一连几天的噩梦,我太讨厌那可恶的梦了,没有逻辑,没有理由,没有人性,有的只有悲伤和恐惧
好友飞飞将一杯咖啡端到我面前,浅浅地一笑,他依然是那么了解我,温柔的脸庞永远都支持着我,他知道夜晚的我如果去泡吧,早上的精神虽然不好,但绝对不会象现在这样, 喝了它!会好些的!
我伸手接过咖啡,纯纯的,很提神,我在瞬间恢复了一些元气,抬起头望向窗外,茫茫的雨帘浸湿了玻璃窗,依附在上面的水珠缓缓划落.我的把喝完咖啡的咖啡杯握在手心缓缓转动着,发现里面残留的咖啡也和窗外的雨珠一样跌划着
朋友都感叹我为什么会在这短短的几天内变得成熟,一举一动都不时透露出幽雅的气氛,他们觉得我变了,变得稳重了,而我也有相应的感觉。

以前的我总是认为世上的事很多,人的责任也很多,而负责任的人很累。

我总是选择逃避,用玩,无止尽的玩来麻醉自己。

而现在不同了,生活给我的感觉是面对,无论是悲是喜,都是人生必定要经历的,逃避就等于喝酒,越喝越愁。

我的朋友都很关心我,特别是飞飞,他是一个很会安慰人的男人,一个帅气却没有人追的男人,没有人知道他的心理在想些什么,表面看来他从来没有烦心的事,因为他的脸上总是带着那一抹浅浅的,温柔的微笑。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那么,下一个接电话的人是谁呢?

然后是一段漫长尖锐的声响。

哗——

然后他们就出现在我周围,校工、那些失踪的学长、钦华,当然还有庭欢,他们苍白而诡异的脸上露出了“欢迎加入”的微笑。

上一页123下一页

医学院第三实验室有一个禁忌:进入实验室需刷门禁卡,若卡响一声,请进;若卡响两声,千万不要进。

因为,响两声时说明有什么东西就在你的身后,等着跟你一起进实验室。

新入学的同学们被告知这条禁忌之后,背后都渗出了冷汗。

新生导组长看大家都吓变了脸色,便安慰道:“没关系的,门禁响两次的情况很少。

一旦响两次,只要你不进实验室,就一点关系都没有。

导组长说得很对,反正自从康皓铭进入医学院之后,就从未遇到过门禁响两次的情况。

他过得如鱼得水,还交了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叫作柳凝。

这天晚上,柳凝放弃了和康皓铭的约会,说要去医学院第三实验室学习。

她边走路边给康皓铭打电话,到了实验室门口,掏出卡来随意一刷。

“嘀,嘀!”门禁器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这声音,电话那端的康皓铭也听到了。

他紧张地说:“柳凝,门禁响了两次吧?”

“好像是哦。

“别进去!刚开学的时候,导组长不就说过吗?门禁响两次不能进!”康皓铭急切地说。

电话那头却传来了柳凝“嘻嘻”的笑声:“你胆子好小呀,我们可都是学医的,尸体都解剖过,还怕什么呢?这肯定是导组长乱讲的。

再说了,今晚不去实验室,我的作业做不完,明天就没法交了。

好了好了,我进去了。

明天见。

康皓铭对着电话大叫,但是柳凝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平时独来独往,也不太信邪。

正是她这种性格让康皓铭着迷,但没想到现在会一意孤行去冒险。

康皓铭急忙再给柳凝打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

康皓铭右眼皮不停地跳,心也慌乱起来。

过了一个小时,电话还是不通,他起身披上衣服冲到第三实验室门口,却发现门禁怎么刷也刷不开了。

他拍着玻璃门对着里面大叫,却只有苍白的灯光回应它。

里面是一排排医疗用品,还有那些被解剖后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各种器官。

康皓铭没有看到柳凝。

全都活了

柳凝失踪了。

自从门禁响了两次,她还强行进入之后,就彻底失踪了。

同学们都用心地去找她,但是没人找得到。

各种流言开始在学校里流传,说这个实验室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一次事的。

而且一旦开始出事,连着就是好几个人。

如果柳凝是第一个,那么接下来会是谁?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