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死亡音乐

音乐女孩的梦幻

到雨石音乐学院上学的学生,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成名。

在雨石音乐学院学习,算是踏入娱乐圈最便利的捷径了。

它虽然是私立学校,却有着不可忽视的背景。

它的幕后老板是一对夫妻:男的是著名唱片公司老板──区志林,女的是当红歌星──熙媛。

熙媛比区志林足足小了二十岁,当初也是雨石的学生。

她不仅人长得漂亮,歌喉更是出众,刚考进雨石的时候,就显得鹤立鸡群。

雨石的学生都知道,每年举办的歌唱比赛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会,只要获得第一名,就可以立即跟区志林的唱片公司签约,这也是雨石最吸引人的地方。

那一年,熙媛毫无意外地夺得了歌唱比赛冠军,并且,她在跟区志林的唱片公司签约之后,马上和区志林秘密结婚,升级为老板娘。

冠军的头衔和星光灿烂的未来,不过都是区志林的一句话,有什么能比收买美人的心更重要的呢?

生活,偶尔就是形式主义。

如今,雨石里又出现了一个“熙媛”。

这个女孩叫花音,她漂亮出众,天生一副好嗓子。

和雨石所有的学生一样,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出人头地,过上众星捧月般的生活。

可现在,面对即将到来的歌唱比赛,她却犯了愁,参加比赛的有上千人,可冠军只有一个,怎样才能一鸣惊人呢?

这天,天阴沉沉的,同学们都蜷在宿舍里做起了懒猫,惟独花音去了琴房练歌。

无奈心绪不宁,收效甚微,她只得停了下来,打算上天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花音刚上到四楼,一阵悠扬美妙的歌声突然传了过来。

四楼是学校储放杂物的地方,平时几乎没人上来,是谁在弹唱呢?她情不自禁地寻声而去。

她找到了声音来源。

透过一间杂物室的窗户,她看到一个男生正坐在一架布满灰尘的钢琴前,优雅地自弹自唱。

他长得俊朗挺拔,和他的歌声一样,带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花音不禁看呆了,也听呆了,不由自主地推门走了进去。

男生并不惊讶,只是对她微微笑了笑,又专心继续演唱,直到一曲歌毕,才站起身来。

花音这才发觉自己有些莽撞,她带着歉意,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打搅你了。

”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叶亮杀死的是学校附近的一个流浪汉,他的无动机杀人给警方带来了调查的困难,但是初次作案还是留下了很多漏洞,很快,警察就查到了这一片宿舍区。

“嗯,你那天晚上在寝室上网,有人作证吗?”警察在寝室门口问盛璋。

“没有!”

“没事,我们只是问问!对了,那边寝室里的叶亮同学,我们每次来他都不在,你发现他有什么疑点吗?”

“这……”

“不要紧,我们只是参考一下!”

“没有!”

送走警察之后,盛璋打开柜子,里面躲着瑟瑟发抖的叶亮,不停地念叨着:“一定要帮我,一定要帮我!”

盛璋苦笑一声:“你先出来吧!”

叶亮刚刚爬出柜子,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血腥答案

进来的人是任健,只见他一脸阴沉,用喑哑的嗓子说:“警察已经怀疑到你头上了,叶亮!”他最近抽烟抽得很凶。

三人关上门,呆呆地坐着,之前任健曾经提议,三人既然早晚都要成为凶手,那干脆就相互帮助,反而有活下去的可能。

外面的警笛声慢慢远去,任健问盛璋:“想好怎么杀人了吗?横竖是一刀,躲不掉的!”

普通的学生之间进行这种对话,听上去有一种虚幻感。

盛璋苦笑:“要不你杀了我吧!”

“也好!”任健拆下床架上一根沉重的钢管,掂了掂,举过头顶,“我可真来了!”

盛璋和任健素来是同寝室好友,他知道任健不会真下手,就大胆地说:“来吧,来个痛快的!”

谁料这一棍居然重重地打下,伴着一声沉闷的头骨破裂声,血飞溅了出来,溅到了任健的脸上。

盛璋不敢相信地转过脑袋,自己的朋友竟然毫无征兆地变成了一个恶魔!

“你干什么?”捂着脑袋坐在地上的叶亮痛苦地叫出来。

“你……你想杀他?”盛璋几乎不敢相信。

任健突然爆发出一阵痛快的笑:“我想了很久,才想到一个既可以杀人又不用判死刑的办法,就是等!等我们中间有人杀人,并且被警察怀疑的时候,杀掉他!如果一定要杀人,那么杀死一个杀人犯,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男生笑了笑,说:“没关系,你喜欢这首歌吗?这是我自己创作的。

花音点点头:“喜欢喜欢,太好听了!”

男生突然拿起乐谱,塞到花音手里,说:“喜欢就拿去吧。

用它参加今年的歌唱比赛,你一定能一鸣惊人的。

花音不知所措地捧着乐谱,怎么会有这种好事?那个男生已经向门口走去,眨眼间消失在了门外。

她这才边追边问:“等等,你叫什么名字啊?”

“江南!”男生的声音远远飘来。

不该出现的男生

一个月后,歌唱比赛开始了。

每个选手都摩拳擦掌,希冀着命运的突变。

为了造势,学校请来了不少记者,还邀请了音乐圈内的许多重量级人物当评委,其中也包括熙媛。

这还只是选拔赛,学生们都要在教室外候场,然后一个一个按排号轮流进去,教室里除了评委就是记者,每一个选手只有演唱一首歌的机会,可想而知,气氛有多紧张,竞争有多激烈!

听见自己的号码被叫到的时候,花音脑袋有些发懵。

她硬着头皮走进教室,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熙媛。

这个昔日的冠军,当今的大明星,坐在评委席中间的位置上,微微笑着,显得很和蔼。

似乎是看出了花音的紧张,熙媛温柔地说:“别害怕,放松唱。

花音轻松了不少,她舒了口气,开始唱歌,可刚唱出第一句歌词,熙媛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她像见了鬼一般,脸色在一瞬间变得惨白,先是目瞪口呆地盯着花音,然后“蹭”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惊恐地夺门而出。

在座的评委们傻了,花音也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熙媛这个老板娘走了,比赛也没办法继续进行,只能中止。

回到宿舍,花音大哭了一场,她觉得一切都完了,希望全部破灭了。

可她错了,三天后熙媛竟然主动找到了她。

那是一个阴沉的午后。

她正闷闷不乐地走在校园里,突然一辆跑车停在了她的身旁,熙媛缓缓地从车里走了下来。

熙媛开门见山地说:“我们能谈谈吗?”

花音愣了一下:“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熙媛点了点头,说:“先上车吧。

她带花音来到了一家咖啡厅,店内环境清静,只有她们两个客人。

刚坐下,熙媛就问道:“花音,你能告诉我参加比赛的那首歌是从哪儿听来的吗?”上一页1234下一页

花音低下头,说:“是一个男生给我的乐谱。

熙媛突然抓住花音的手,瞪大眼睛说:“那个男生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

花音被她的样子吓住了,结结巴巴地说:“那个男生非常英俊,皮肤很白,眼睛大大的。

他说,他叫江南。

熙媛的手猛地缩了回来。

她面白如纸,不可思议地摇着脑袋,嘴里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这时,窗外的天已经阴得瘆人,一道惊雷在天空炸响,她打了个冷战,逃一般离开了咖啡厅。

花音吓了一跳,忙追了出去,扒住熙媛的车窗,问:“前辈,到底出了什么事?”

熙媛坐在车里瑟瑟发抖,她直愣愣地望着花音,许久才一字一顿地说:“江南……他已经死了!”

又是一道惊雷炸响,伴随着这句话,把花音的魂都震得一颤。

她惊恐地站在那里,直到熙媛的车子远去,仍旧一动不动。

大大的雨滴砸了下来,落到她身上,就像江南弹钢琴的十根手指头,一下又一下地,敲在她的背上,敲出了她一头冷汗。

不堪回首的往事

熙媛回到家,区志林正在餐厅里忙活。

虽然结婚十年了,但他依然无法确定熙媛是不是真心喜欢他。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得到她的心,惟有极尽可能地宠着她。

熙媛蜷缩在沙发上,双臂环在胸前,双腿不住地颤抖,头发蓬乱,脸色惨白,整个人像疯了一般。

看见区志林走出来,她立刻冲到他面前,说:“江南回来了!”区志林手中的蛋糕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江南”这个名字,藏在他们记忆深处整整十年了。

当年,熙媛和江南都是雨石的学生,更是学校众人皆知的一对金童玉女,他们都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都有在娱乐圈大红大紫的本钱。

那一年的雨石歌唱比赛,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熙媛和江南身上,他们要看看这对恋人将如何进行冠军争夺战。

其实熙媛很清楚,自己争不过江南。

江南不仅会唱,还擅长创作,拥有太多优势了。

但冠军,她志在必得。

当时,她并不知道区志林早就看上了自己,冠军的头衔早已内定,所以她首先想到的是阻止江南参赛。

熙媛成功了,她以江南创作的一曲《勿忘我》夺得了当年歌唱比赛的冠军。

鲜花、掌声、荣誉、赞美蜂拥而至,熙媛顿时成了一个被捧上了天的“公主”。

穿着区志林送来的锦衣华服,出席区志林为她安排的庆功晚宴,享受着鲜花美酒和众人的前呼后拥,她的心理很快发生了变化。

和大老板区志林比起来,江南这个一名不闻的小子,自然只有靠边站的份儿。

她义无反顾地投入了区志林的怀抱,可她万万没想到,江南竟然为此殉情自杀了。

不过,等一切平静下来之后,她倒安心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忧伤的盛开

“宁愿优雅的萎谢,不要忧伤的盛开?刘珊珊发这微博,到底什么意思?”石晓倩紧盯着电脑屏幕,眉头拧成了一个结。

“这是去年一个自杀女生写的遗言!刘珊珊难道不想活了?”谢春红停止了玩手机,惊讶地走了过来。

石晓倩一怔,刚想再问,男友关小剑在Q她,还是手机上网:刘珊珊在寝室里吗?

石晓倩:上街去了。

怎么了?

关小剑还没回复,QQ头像却黑了下去。

石晓倩心一沉,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刘珊珊是关小剑的前女友,两人还在纠缠不清吗?

“嘭!”寝室的门开了,刘珊珊阴沉着脸站在门口。

“你若盛开,我愿在这里等待……”石晓倩的手机铃声猝然响起,来电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刘珊珊脸色一下变得刷白,慌慌张张地转身跑了出去。

石晓倩愕然瞪着自己的手机,如坠五里云雾。

“啪!”“砰!”楼道里先后响起一记清脆的击掌声和一声重物倒地声。

石晓倩和谢春红惊愕地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冲出了寝室。

惨白的灯光下,刘珊珊仰面跌在楼道里,双眼紧闭,半边脸颊上赫然印着一个肿得发紫的掌印!

谢春红吃惊地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石晓倩看得汗毛直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再度睁眼时,却见刘珊珊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直愣愣地望着她。

石晓倩的心怦然一跳,慌忙移开了视线。

刘珊珊爬起后慢慢走到石晓倩面前,指着脸上的掌印道:“看到没?这就是忧伤的盛开!赶紧离开关小剑,不然,你也会和我一样!”

石晓倩失声道:“你是说,刚才是关小剑打了你?他人呢?”

“我不会告诉你,他也永远不会属于你!”刘珊珊蓦然转身,一步不停地朝前走着,走到楼道尽头时,忽然加快脚步,迅速消失在尽头转弯处。

石晓倩连忙拨打关小剑的手机,回应却是关机。

回到寝室,石晓倩等到谢春红睡下后,取出了刘珊珊以前送给她的一张照片。

“你不肯和他分手,我就把你分‘尸’!”石晓倩忿忿自语着,将照片上刘珊珊的头撕得粉碎。

睡得迷迷糊糊中,石晓倩没来由地感觉浑身不自在。

微微睁开眼睛,只见刘珊珊披头散发地站在床前。

石晓倩头皮一?,惊问:“你想干嘛?”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