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扭曲的愿望

欲望的开端

大四,是一个最让人彷徨和迷离的时期,抛却了初入大学的浮华与壮志,许多现实的问题都摆在了大家面前。

此时,在406宿舍里,四个女生就在为大四哀叹着。

她们各自有未实现的心愿,却在即将毕业的前夕,无能为力。

“大学期间,我谈了一场失败的恋爱。

”宿舍里最漂亮的艾晓莉说道,“我的男朋友居然被一个其貌不扬的女生抢走了,太伤我的自尊了!我曾经发誓,要在离开大学之前把男朋友抢回来,可是眼见就要毕业了,一点儿进展都没有。

我的愿望真的要落空了吗?”

“爱情毕竟不能当饭吃,你的境遇比我还要好一些。

”宿舍里成绩最好的杜枫琳幽幽地说,“我一向以成绩好而自豪,结果呢?我连工作都没有!毕业了就要挨饿,想到未来我就害怕!”

这个时候,主修美术的潘楠从她那缤纷的画布前抬起头来,长叹道:“男朋友总会有的,工作也总会有的,你们的愿望都比较容易实现。

可是我呢?我的愿望是可以出名,凭借我的画‘火’一把。

可是,这样的愿望恐怕在有生之年都不可能实现吧……”

三个女生长吁短叹起来,只有最平庸的胡娟一言不发。

艾晓莉凑趣问道:“胡娟,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大学四年我惟一的愿望就是——你们不要总是捉弄我。

”胡娟很直白地说。

胡娟的话音刚落,整个宿舍突然陷入到一片黑暗当中,像是断电了。

正在女生们惊慌失措的时候,电又来了,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女生们觉得刚刚就是一场梦,自然也就没有人把之前胡娟说的话放在心上了。

这个时候,艾晓莉尖叫起来:“我的桌上多了一份广告,刚刚它还不在这里呢!”

是断电之后出现的广告,其他三个女生都挤上来看。

她们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了上面的字:最神秘的力量,帮你实现愿望。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一种恐惧而又好奇的特殊心理在她们的身体里纠结着。

大家都知道,这是覆梦娘的广告,也是本校的传统和禁忌。

据说覆梦娘是个有魔力的中年女人,她可以帮你实现一些不太过分的愿望——记住,是不太过分的那种,毁灭地球什么的就算了吧。

不过,你也要付出一些代价:实现愿望的过程当中,你会经常出现幻觉,看到自己人生当中最害怕的场景。

可以说,这对心理是一种巨大的考验,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去找覆梦娘帮忙。

 上一页1234下一页终于十二点了,今天的小哲又像往常一样提着笔记本来到了公交车的站牌底下。

小哲,一名网络写手,最擅长写恐怖小说,他现在可是恐怖城里的诡异天师。

他写鬼故事有一个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怪癖,那就是他每次写书都是在晚上,而且还都是十二点以后一个人坐在路灯下的公交车站牌下,曾经有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就不怕真的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么,而他只是在网上评论里回到: 我不是什么恐怖天师,我是地狱派上来的使者,在夜里我才能发挥出来自己的真正实力,真正的水平,所以我每次在晚上就把自己所想的,所听的,所闻的,所感触到了,所感悟到的,写出来给大家分享。

周围的诡异气氛是我写作的动力,是我写作的灵感所在。

至于你所说的不干净东西,可能也是我所期待的吧。

这样的话我的恐怖小说才能写得更真实,更诡异,更恐怖。

一切的谎言要从十年前开始说起。

从那时候我的一切就被注定了,命运也被锁定了,这一切我都在跟着它的轨迹,它的意念再走!
冬天的夜里总是寂静的,静的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阴风阵阵,偶尔能听到几声老狗凄惨的闷叫声,淡长而悠远,不禁给这寂静的凌晨增加了几分诡异的气氛!下水道发出的阵阵恶臭不禁给小哲增加了几分写作的灵感!

他深深的吸了一股浊气,十分享受的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他的脑海里冥冥中响起了一声凄惨的哀吼声!声音十分诡异!听起来甚是恐怖!这时他猛的一下睁开了眼睛,两眼发直,呆呆的看着下水道口,大概半分钟过后!他像听到什么召唤一样,他知道灵感来了!匆忙的掏出电脑,待开机以后,就匆忙的开始了今天的恐怖之旅。

只见他有条不紊的打着子,啪!啪!啪!敲键盘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凌晨显得十分刺耳,阴冷的寒风再一次吹过他那单薄的凡体,但看起来他好像并没有一点冷的意思,而恰恰相反,他的额头上反而渐渐的渗出了几颗诡异的汗珠,他的表情也渐渐的变得异常兴奋,异常紧张!

啪!啪!啪!他敲键盘的频率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响!在他看来,这些被他在键盘上敲出来的并不是字,而是一个个正在被封印的灵魂,他正在努力的靠自己的感觉帮这灵魂解除封印,叫他们迸发出来,给读者更真实的感觉!让读者看到超越空间以外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会是它么?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到底灵不灵呢?”艾晓莉轻声问。

杜枫琳很坚定地说:“灵!因为……我知道有人成功过。

“谁?”潘楠追问道。

杜枫琳看了看艾晓莉,然后犹豫地说:“我说句晓莉可能不爱听的话,还记得你的男友变心的时候吧?那简直是不可相信的,他一下子就爱上了那个与你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女生。

后来,我听人说,那女生提前找到了覆梦娘,让覆梦娘帮助她实现了得到心爱男生的愿望。

听了这话,艾晓莉恨得拍案而起。

“真的这么灵?那么……如果能够实现愿望成为一位名画家,那么看看恐怖的场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潘楠咬了咬牙,率先说。

很快,杜枫琳也表态了:“如果能找到工作解决吃饭的问题,那么我也愿意。

“为了爱,我更是无怨无悔!”艾晓莉也叫了起来,“咱们去找覆梦娘吧!四个人一起,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胡娟默默地坐在一边,什么都没有说。

可是她的眼睛里,闪着一种忧郁的光。

她拿起了那份广告,上面飘过了一丝她熟悉的香味。

恐怖的代价

此时,四个女生已经坐在了覆梦娘的面前。

覆梦娘看上去和普通的妇女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她的眼睛格外明亮。

覆梦娘说:“你们想要实现愿望吗?一旦开始,就不能终止啊。

在实现愿望的过程里,你们会看到自己人生当中最恐惧的场景,那是你们生命的禁地。

那种惊恐和痛苦也许是无法忍受的呢。

“不怕!”四个女生一起说。

于是,她们咬破手指,将血分别滴在四个小碗里。

覆梦娘接走了她们的血,然后在一支青紫色的蜡烛上烘烤,伴随着吱吱声,血液飘出了青烟,很快被蒸发掉了。

“好了,你们都有什么愿望?”覆梦娘问。

“我先说!”艾晓莉抢先道,“我要让男朋友再也不离开我!”

“这个好办。

”覆梦娘点点头,“他这一生都不会离开你了。

“我想找个好工作,”杜枫琳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所谓好工作就是……要高薪,要清闲。

“这个也好办。

”覆梦娘点点头,“你会得到一个又高薪又清闲的工作,而且这个工作竞争压力也不会大。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爱画画,我希望自己的画可以出名。

”潘楠又贪心地补充了一句,“最好是一夜成名的那种,我不想等太久。

“没有问题。

”覆梦娘说,“你很快就会凭借画作而一夜成名。

最后,胡娟吞吞吐吐地开口了:“我的愿望就是,希望她们三个不要再捉弄我了。

其他女生都对胡娟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然而,这也毕竟算是一个愿望,覆梦娘微笑着说:“好的,她们三个很快就不再捉弄你了。

四个女生各自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她们向覆梦娘道别,然后心满意足地往回走。

归去的路很长,月光如水般洒在她们脚下。

这里太静了,静得甚至有些恐怖。

为了与恐惧对抗,艾晓莉走在最前面大声地唱歌。

突然,艾晓莉的声音变成了一种刺耳的尖叫,她全身抽搐了一下,然后拼命地甩着自己的长发,像个疯子般狂奔起来。

大家愣了一下,好不容易才追上艾晓莉。

杜枫琳把颤抖的晓莉搂在了怀里,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

在这种安慰下,艾晓莉抬起漂亮的脸,惊恐地说:“我……我看见了……我看见我最怕的寿西了。

“什么?你最怕的是什么?”大家追问。

于是,艾晓莉幽幽地讲出了自己经历过的最恐怖的事情。

小时候,艾晓莉经常被爸妈锁在家里自己玩。

有一天,她正在阳台上捏泥巴,自娱自乐玩得正欢,突然,有一缕黑色的头发垂到了她的脸上。

她吓坏了,急忙站起来,却发现有一个女人扒在阳台上,长长的头发就是这女人垂下来的。

这女人脸色铁青,口鼻处都是血。

她对着艾晓莉咧开嘴一笑,然后伴随着一声惨叫,她突然就掉下去了。

后来艾晓莉才知道,那个女人就住在自己家楼上,她的丈夫是个花心大萝卜。

有一天夫妻两人为了外遇的事情打了起来,丈夫失手把鼻青脸肿的妻子打下了楼。

可怜的女人在下坠过程中抓住了艾晓莉家的阳台。

但她还是没有逃过一死。

艾晓莉家是十八楼。

也就是说,年幼的艾晓莉看到了那个可怜的坠楼女人死前的样子,最后的样子。

童年的阴影挥之不去,从那之后,艾晓莉总是在梦里看到那缕黑色的头发,而且一想到那场景,她就会不住地颤抖。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薛林的家族世世代代都是学医的,被当时的人们称为神医世家。

他们家族传下来的祖训,长男在18岁生日那天必须接受父亲亲自传医,今天正好是长男薛林的生日,家族里的老老少少早早就等在祠堂外,奇怪的是每个人都身穿孝服面带愁容。

父亲脸色沉重的把他叫进了祠堂里,母亲哭着冲过来,紧紧的抓住了父亲,父亲用手拍了拍母亲的脸,示意族人把母亲带走,这一刻薛林感觉到紧张和害怕,隐隐约约中仿佛将要发生什么不幸的事情。

就这样他一步一回头的和父亲走进祠堂,父亲关好门,让他跪在祖先面前,他自己盘腿坐在他面前闭上了眼睛,不一会脸色由白变红,由红变青,只见他慢慢的张口嘴巴,就在这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在他的嘴里闪出一把小刀来,这把小刀通体透明,发出淡淡的光芒。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薛林绝不相信现在看见的,太神奇了。

父亲把小刀连同手里一部厚厚的书一起交给了薛林。

拿着,这是咱们薛家历代只传给长男的鬼刀和医书,现在传给你。

说完父亲把刀和书郑重的放在薛林的手上。

薛林接过刀的时候感觉很吃惊,这刀竟然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做成的,心想难道薛家历代精湛的医术就是靠它得来的吗?就在他认真端详这把刀的时候,父亲突然一扬手,那把刀非常准确的飞进了他的嘴里,只感觉一股清凉刀已经顺着喉咙滑到了丹田,他不由自主的惊叫一声。

等他缓过神想问父亲怎么回事的时候,发现父亲的头发变的雪白,脸上一点血色没有,人更是奄奄一息了。

他急忙扑了过去,大声的叫着: 爹 爹

父亲缓缓的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 记得在你儿子的18岁的时候把刀传给他 还没等说完,父亲的眼睛就永远的闭上了。

接着他听见外面的哭喊声,想起族人今天都穿着孝服,看来今天除了他,都知道父亲会去世。

他猛地冲出祠堂,激动的抓住每个身边的人大声地叫着说: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接着他几乎疯了一样撕着身边人的孝服,就在他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突然间脑后一痛他便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他克制住自己不去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可是没用,任他怎么努力,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都在提醒他这一切不是梦都是真的,他喃喃地说 我不要当什么长男,我不要学医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